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46章 夜隐(43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46章 夜隐(4300字,求订阅,求月票!)

        长长吁了口气,沈星将序列板放在工作台上,怔怔地盯着它。

        目前这无意中得来的序列链,很明显只是其中的一条序列,一条名为γ-6的序列,而且仅代表了第二类异常。

        也就是恐惧。

        从低到高的排序依次是,姚童,表现出来的疑似一名精神分裂患者;面壁者,一个以不同模样出现在人们面前,不让任何人看见自己面貌的恐怖存在;复眼,这位不能与它对视,否则会遭遇无法预料的后果,至于什么后果暂时不得而知。

        然后是王之,超等序列的强大异常,还是异常缔造者。

        最后一位是“他是谁”,这大能连名字都没有,是一位只有七岁小孩以下才能看见的大恐怖。

        不过好在“他是谁”似乎并不吓人,至少外貌没有吓坏小孩。

        以上,只是这一个序列板中的一条序列链里的异常。

        除此之外不知道还有多少序列链,还能生成多少序列板。

        而且到了此时,沈星才敢猜测,自己之前碰上的那些诸如假洪斌、血瞳、衣柜、楼梯等异常,应该算是最底层的了,还根本排不进这种序列链当中。

        也就是至少序列等级为中等以上,方能进入序列链。

        像这衣柜异常在沈星看来,已经属于挺厉害的一种,可以操控黑暗,形成黑域。还能将其他死体或者活体,通过在自己的黑域中孵化出另一种形式并操控。

        而楼梯异常同样厉害,可以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演变出自己的楼梯和水池世界,但凡有生物进入里面就会造成幻象。

        仔细一对比,衣柜和楼梯,几乎与头皮异常相差不了多大,但头皮之上是溃烂皮肤,溃烂皮肤之上才是整张皮。

        自己还是通过用这个木雕吸收了整张皮,这才误打误撞得到了第二类γ-6序列链。

        所以整张皮以下的异常,即便被吸收,应该也无法显示出这种序列链。

        也就是说,它们的等级根本不够。

        当然,衣柜异常也算是极为难得的一种,虽然等级不够,但它的能力非常特殊,使得沈星拥有了闪回技能,可以支配闪回的异常。

        目前为止沈星最不相信的就是有鬼。

        现在看来,即便是闪回出来的袁阿婆,看模样似乎与鬼魂没有区别,但沈星认为她也应该是另一种形式的生命状态,而不是单纯意义上的鬼。

        从最开始沈星认为自己撞鬼,到现在的这完整的序列链摆在眼前,使得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得到了彻底转变。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路很简单,实力足够的情况下,先找到这链条中序列五的存在——姚童,通过接触她,看看能否得到更多的关于异常的秘密。

        而且刚才的文字提示也说明了,如果破除这完整链条,自己将会随机得到一项模因能力。

        虽然暂时不知道这模因能力是什么,但其作用肯定很大,沈星知道自己必须要获得,或许有了这些能力,才能更好并更有底气接触异常。

        不管是找到叶听下落,还是证明自己的确是夺舍重生,又或是当地土著,这都需要依靠自己一步步探索得出。

        而且听周道所说,他们在气体罐中发现了一只被吸收的溃烂皮肤异常,被证实属于那医院中应皮肤溃烂而死亡的女子。

        这应该是李先和郑瑞军在以为杀掉了周道后,将那女子的溃烂皮肤吸收进气体罐,原本应该是准备卖钱的,哪知后来两人都死亡。

        郑瑞军的尸体和另一名神秘女子的尸体在医院病房中被发现,经过尸检,两人生前都遭到了溃烂皮肤的袭击,但却都是中枪而亡。

        经过比对,他们体内的子弹正是来自李先在法医室中交给沈星的那把手枪。

        而沈星所考虑的是,自己能否再看看那溃烂皮肤,如果能用木雕将它吸纳则更好。

        当然这个想法很天真,目前被抓获的溃烂皮肤早就被严密看管,甚至很可能已经送到鹤山大市也不一定。

        至于那终极母体,据周道所说,果然已经死亡,在那晚上沈星走后不久,就自行化成了粉末,没有什么研究价值了。

        从医院回来的这两天正好是周末,沈星和菲菲趁机将这新家收拾了一番,主要是把自己从老屋中拿过来的东西进行了整理。

        在周日这天晚上,周道过来拜访并做告辞,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有些胖,不过给沈星的第一印象就仿佛看到了洪金宝的感觉。

        虽然对方较胖,但动作麻利,走路如风,一看就是个很灵活的胖子。

        经过介绍,得知这胖子就是鹤山大市的调查组副组长丁文鹰。

        光听名字的话,感觉应该是一个身体精瘦、雷厉风行、性格沉稳的人,而丁文鹰也的确雷厉风行,只是他的体型却完全呈反差。

        给这两名来自鹤山大市特调组的人泡了两杯茶,菲菲很自觉的回到自己卧室没有打扰他们。

        三人坐在客厅看着电视,聊些家常事。

        大约半个小时后,丁文鹰才切入正题,开口问道:“沈先生,方便问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融入了异常特性的吗?”

        沈星很清楚,他们过来绝非只是来串门那么简单,这些问题早就已经想好如何回答了,很自然的回道:“嗯,从第一次遭遇那诈尸的林婉茹时发现的,那次事件后,因为我和林婉茹有过肢体接触,后来发现自己力气似乎增长了。”

        “哦?”周道和丁文鹰都是满脸疑惑。

        沈星继续道:“后来处理图书馆副楼的异常后,这种身体变强的感觉更为明显,然后就成现在这样了。”

        丁文鹰看向周道,在这方面,周道算是最有发言权的了,因为他本人就是因为该原因多出了几条命。

        “我当初在和那猫人搏斗时,双双掉入了湖里,因此无意中吸纳了它的特性。”周道点头,“这东西说不清楚,可能是体质的原因,连我自己现在都没搞懂。”

        丁文鹰是鹤山大市特调组中少有知道周道有几条命的人,他很信赖周道,所以当听周道说沈星也是这一类人、且背景很干净时,当时他就有了招纳沈星的想法。

        但奈何沈星本人不愿意受体制约束,所以变相给了他一本红心证件。

        当然,这也不是特调组第一次给某人红心证件,这从沈星的编号为007就可以看出,在他之前,还有获得红心证件的人。

        况且,红心证件的含义很大,这需要沈星以后慢慢才能了解。

        丁文鹰笑道:“你们这种人最好,可以吸纳特性并完美融合,而不用像我们这样去融合什么静电场。”

        周道也笑了起来:“别说我们,你这种可以和静电场和平共处的身体我才喜欢,能力比我强大多了。”

        “还是你的身体好。”丁文鹰又道。

        沈星越听越不对劲,感觉这两人之间已经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基情在回荡,赶紧开口道:“丁队长可以融合静电场吗?不知道融合后,会产生哪些变化?”

        丁文鹰道:“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太显著的变化,你看看我,该胖还是胖,减不了肥。只是面对异常时,不易再受到精神攻击,身体融合静电场后,还会对异常特性的攻击产生本能抵抗和反噬。”

        周道在一旁补充道:“丁队长的静电场防御很强,开启后可以灭杀大部分特性暴露的异常。不像我,反而去融合了异常特性,导致与静电场的融合也限于停滞状态,最多就是一些基础防御和查探。”

        “你已经很不错了。”丁文鹰笑道,随即看向沈星,“这次的案件多亏有你,本来想着给你一份奖金,但还不如直接给你一套公寓住。等你老房子那边装修翻新完,你可以搬回去,但这公寓同样留给你和小菲菲。”

        “对了,还有。”周道补充,“你那个木雕店位置太偏了,已经在新城区边沿去了,所以我们准备在新城的中心位置给你租一间店铺,什么费用你都不用管,只管把木雕搬进去出售就可以了。”

        “对我这么好?”沈星有些吃惊。

        就听周道继续说道:“我们后来选了一下,发现治安厅旁边不远处就有一个空店铺,而且治安厅这里多好啊,处于城市中心位置。”

        “对,往西面几步就是商业广场,东面有花鸟市场,对面还有电影院和小吃街,人|流量极大。”丁文鹰此刻说得贼溜,感觉他根本就不是从鹤山来的,而是土生土长的云谷市人。

        沈星忍不住笑了:“两位长官,有话咱说到明处,让我把店开在治安厅旁边,不就是为了方便配合你们办案吗?哪里来的那么多小九九?”

        丁文鹰和周道面色一尬,相视笑了小,丁文鹰道:“好好,咱明人不说暗话,我们特调组在今后肯定要依赖你的帮助。”

        沈星点头,很爽快的道:“既然收下你们给我办的证件,我肯定会履行诺言,这一点请你们放心。”

        “好,沈先生也很爽快!”丁文鹰笑呵呵的一拍大腿,“明天我就叫组里的人去帮你搬店,搬完店我和周道就回鹤山大市了。”

        周道点头:“我来这里已经一个月,这次九死一生,回去也想好好休息休息。”

        说到这儿,周道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我看你有一个木雕非常不错,你出多少钱?我想买一个带回去。”

        沈星摆了摆手:“要什么钱?喜欢哪个就拿去。”

        “那个,那个衣柜的木雕。”周道顺势指了指放在沈星房间中那木架上的其中一个木雕。

        “你看中了它?”

        沈星一愣,扭头看去,果然这里能够看见自己卧室中的衣柜木雕。

        “今天过来就看到,刚才又看了几眼,就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非常喜欢。”周道实话实说。

        沈星无语,心中暗道:“你倒是有感觉,那可是衣柜木雕的原型。”

        顿了顿,说道:“对于一名雕刻师来说,一些作品意义非凡,是不能给任何人的,千金不卖。这样吧,明天不是搬店铺吗?你到时候来店里随便选一个,我送给你。这楼梯木雕,店里也有。”

        周道有些念念不舍的收回目光,只得点头。

        丁文鹰倒不是很在意这些,而是简明扼要的向沈星透露出夜隐组织的存在。

        沈星是第一次听说这么个组织,据丁文鹰介绍,该组织专门走地下交易异常的勾当,而且他们掌握了异气改良技术。

        异气,这是一种从异常身上提取而出的气息,类似于特性,但与特性又有本质的不同。

        换句话说,特性是根本,异气就是旁门左道。而像特调组这种融合静电场对付异常的手段,则是正规的官方手段,对于人体来说是无害的。

        而该组织的人,基本都是依靠吸收异气,逼迫潜能,形成对付异常的诸多手段。

        像那气体罐中的晶莹气体就是在提取异气的基础上,进行了粒子沉淀,这种沉淀作用会干扰到异常的活跃细胞,进而影响其行动。

        在夜隐组织中,这被叫做“困压气体”,专门针对抓捕异常研制。

        该组织分布极广,目前暂无法得知他们的老巢在哪儿,而且据特调组联合治安厅其他部门调查,夜隐买通了治安厅内的某些人,使得一些情况可以了如指掌。

        这是最让特调组头痛的问题,就比如这一次的内奸郑瑞军。

        其实郑瑞军还好说点,至少周道已经开始怀疑他了,只是万万没想到李先竟然也被收买。

        周道也因此陷入了他们下的套,可谓防不胜防。

        一番交谈,使得沈星也重视起这什么夜隐组织来,他甚至开始猜测,会不会叶听在中枪之前,也与这组织有过往来。

        毕竟他看了郑瑞军的死亡照片,额头上中了两枪,加上当初周道被射杀时,同样也是额头中枪。

        而金城大厦的监控视频中,显示叶听中枪的同样为额头是致命伤。

        这个组织是不是培养的杀人方向,就是对准目标的额头开枪?

        不仅如此,在听了丁文鹰提起这夜隐组织后,沈星记忆中的某个点似乎被唤醒了。

        他感觉,他好像在哪儿听过“夜隐”两个字。

        不是从书上或者报纸上看到,也不是在新闻上或之前从治安官口中得知,而是好像是与人面对面说过“夜隐”这两个字。

        在三人谈话快接近尾声时,沈星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模糊的画面,脑仁又开始隐隐刺疼。

        这模糊画面中,叶听在对着他咆哮,而沈星自己同样也在对着叶听大吼大叫,因为激动而满脸通红。

        “沈星,我恨你!”

        “随你恨吧!夜隐?别特么去碰这种组织!”

        轰然间,这条记忆逐渐清晰,沈星变得目瞪口呆。

        “夜隐,我好像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