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41章 定源复仇(下)(5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41章 定源复仇(下)(5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就在这人影快要走到卧室中间时,那楼梯木雕中的水池内,忽然有白色气息升腾出来。

        只是现在屋里一片黑暗,虽然隐隐能够视物,但那白色气息看起来却像是黑烟,且极难分辨。

        在衣柜里的二货看来,那走到了卧室中的人影蓦地停下,忽然一动不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而这人影却是忽然感到自己在下坠,且很快双脚触地,落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虽然他根本不惧黑暗,但此刻自己身遭周围的黑暗却显得有些捉摸不透,仿佛这里是另一个空间,不再是刚才的卧室。

        眼前出现了一排楼梯,一节节延伸下去,仿佛看不到尽头。

        这人影扭头看了看后方,那里也是一排楼梯,延伸上去,同样看不到尽头。

        他没有选择往上走,而是往面对自己向下延伸的楼梯走去,一步一步,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就如一团烂泥砸在楼梯台阶上。

        不知道走了多久,这人影发现根本看不到下面是什么,他转过身,正要走回去。

        就在此时,一阵笑声从下方传来。

        “嘻嘻嘻,我在这里……”

        人影一顿,再次面向眼前这向下的楼梯,同一时刻,他似乎还听见了水波荡漾的声音。

        下一秒,这人影伸出手,似乎要抓住什么,再次往楼梯下方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张大了嘴巴。

        吧嗒,一团血肉掉落下来,砸在楼梯台阶上,但他却并没有停下。

        越往下走,听见的水声就越大,仿佛下面有一个水池,有东西正在水池中划动。

        不知又走了多久,眼前的黑暗突然就散开,露出不远处楼梯最底端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池,而此刻水池内波纹荡漾,似乎里面有东西正在游动。

        人影依旧不急不慢的走了下去。

        距离水池还有两三米时,这水池内哗啦一下,翻滚而起,一个湿漉漉的脑袋从水面浮出。

        这是一个女人,有些肥胖,被水打湿的长发粘在脸上和脖子上,导致看不太清楚模样。

        她缓缓从水中爬出,爬过水池边沿,默不作声的踏上了楼梯的台阶,与这人影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双方都没有退让。

        肥胖女子忽然张开了口,眼皮翻起来,其内的眼瞳完全是黑色,没有眼白,而对面这人影则是身体迅速变大,对着肥胖女子的身体包裹而去。

        女子一只手伸出,抓破了这人影的皮肤,穿透到背面,却被人影纠缠住手,无法再抽回,然后是臂膀,再然后是右半边身子。

        很快这女子就有半个身子被人影给缠住,她立刻退了一步,带着这缠住自己的人影滚落进水池里。

        水池中,那人影在接触到水后,反而变得更加光滑,自己也犹如一团水流一般,与这熟悉水性的肥胖女子不停的厮打,溅起大量水花,但都诡异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此时,对于衣柜中的二货来说,他看见了极为奇异的一幕。

        就见那神不知鬼不觉进入卧室中的黑影,忽然站在原地片刻,然后和空气打了起来,似乎还有不小的仇恨。

        一边甩动胳膊,一边疯狂撕咬,不时整个身体似乎变得很宽,然后又忽然间收拢。

        二货伸手轻轻挠了挠头,第一次发现在这世上自己的二好像并不是唯一,其实还有很多人、或者生物都挺二的,就比如眼前这位。

        想到这一层,正好看见这卧室中的黑影已经在伸手掐自己的脖子,仿佛与自己脖子有不共戴天之仇,掐的那叫一个使劲。

        但是让二货疑惑的是,就这种掐脖子的力道来看,这黑影怎么还没有掐死自己,反而越掐越得劲?

        下一秒忽然发出一道轻微的气爆声,眼前的黑影整个一震,恢复了正常,不再与自己过意不去。

        而那木雕楼梯的池子中,缭缭升起的白气已经完全消失,再一看水池中刚刚菲菲倒进去的清水,此刻一滴不剩,全都挥发干净。

        屋里再次陷入诡异的死寂,站在屋中的黑影,慢慢转动着身体,不多时,他对着衣柜的方向走去。

        ……

        第073号巡逻车,在接到调动中心的临时调度通知后,于四分钟后赶到了常青藤小区。

        该巡逻车上不包括驾驶员在内,还有五名治安官,因为是特种巡逻车辆,这些治安官带着头盔,一个个都穿着防弹背心,装备防爆武器,手枪也有两把,一把是空包弹,另一把才是实弹。

        停在街边后,五名身穿纯黑色制服的治安官走下车,留一名治安官在巡逻车旁边,驾驶员则依然呆在驾驶室里待命。

        另外四人快速走进了小区内。

        常青藤小区并没有保安,这四名治安官很快走到了楼梯口,按照调度中心的指挥往三楼而去。

        亮黑色的皮靴落在楼梯上,发出沉稳的脚步声,虽然很急促,但却没有一点慌乱的感觉。

        不多时,四人来到三楼站定。

        因为他们的到来,楼梯的一二层均有声控灯亮起,不过到了三楼后,这里的声控灯却并没有亮,似乎已经坏了。

        一个身材较为高大男子走在最前面,他似乎是这个巡逻队的队长,到了三楼后,他立刻对其他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所有人都拿出了手枪,这不是空包弹的那支,而是装了实弹的。

        这一次调度中心的指令很明确,因为这起案件是来自治安厅特殊案件调查组的命令,所以调度中心已经说明,该案件不能用常规手段处置,必须小心谨慎。

        虽然第073巡逻组从来没有碰到过所谓的特殊案件,但他们有较为丰富的出勤经验,即使没有碰到,也有所耳闻,所以一个个不动声色的按序走到沈星和菲菲的家门前。

        借着其他地方的灯光看了看这屋子的客厅门,完好无损,没有被动过的迹象。

        “到底是不是这里?”

        队长转头看向其他人,有些纳闷。

        看门口并没有任何杂乱痕迹,连门锁都没有坏,为什么有人报案说是被入侵?

        难道是这家人自己打开门,把坏人放进去的?

        再透过窗户看这家房间里,什么都看不到,一片漆黑与死寂,仿佛没有人在。

        队长后退一步,看了看四周,确定自己没有来错地方,指定的地点就是这里。

        他轻轻拍了拍其中一名队员的肩膀,这队员会意,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从大腿外侧的贴身口袋里抽出一把犹如镊子的金属物品。

        这物品又细又长,中间开叉,通体用软金属做成,即使弯成三百六十度也无法折断。

        这队员双手拿着镊子的两头,一上一下轻轻插入锁孔中,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很快他摸索了一阵,回头看向队长。

        队长也很默契的点点头。

        这队员手指微微用力,发出咔的一道轻响,将客厅门锁打开。

        一只手握着门边沿,将门微微提起来,使得其在打开的过程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队长让这开锁的队员守在门口,他和另外两人蹑手蹑脚的走进客厅内。

        接着窗外的光,看了看客厅和厨房门口,没有什么异常,然后又瞥了一眼开着门的沈星的卧室,里面有一个工作台,上面摆放了一些看不太清楚的木头,但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

        这队长让其他两名队员去厨房和沈星的卧室检查一下,自己轻手轻脚的来到菲菲的卧室门前,小心倾听着。

        因为此刻只有这间房没有打开门,也是最可疑的。

        很快,他听见了里面传来一阵响动,就仿佛有什么东西滴落到地面,发出啪啪啪的轻微响声。

        低头一瞧,发现这卧室门同样完好,伸出手握住门把,轻轻扭动,门锁是被人从里面反锁的,根本无法打开。

        不过很快咯吱一声,这房间里似乎有扇门被打开了。

        菲菲的尖叫声传出,然后是一声闷哼和错乱的脚步声响起。

        这队长心中一惊,来不及反应,后退一步,猛地一脚对着卧室门踹去。

        他力量惊人,加上有很多次暴力破门的经验,只是一脚,就将卧室门给踹开。

        其他两名队员听见响动立刻奔跑过来。

        这队长当先冲进了卧室,这一刻没有必要再隐藏什么,他立刻伸手打开自己胸前的照明灯,灯光亮起,看清楚了卧室里的动静。

        只见一个全身溃烂的老人,正趴在一个年轻男子的身上,而此时这年轻男子正在一个劲儿的挣扎,双手抓着老人的溃烂皮肤,试图将他从自己身上甩下来。

        但这老人仿佛力大无穷,年轻人不管怎么做都是徒劳的。

        而年轻人身后是一个衣柜,衣柜中还有人影晃动,好像是一个小孩子正躲藏在里面。

        “都别动,我们是治安官!”

        队长一声大吼,手枪对准了这看似全身溃烂的老人。

        此时其他队员也都打开了胸前的照明灯,使得卧室里顿时一片明亮,所有人都看见了这诡异的一幕。

        因为随着二货晃动挣扎,他的身体调了个面,使得这些治安官发现,老人似乎根本没有身体,而是一张皮紧紧贴在这年轻人的身上,皮肤表面急速蠕动,还有脓疮爆裂开。

        “队长?!这是……”两名治安官顿时大惊失色。

        那队长来不及细想,对着二货和老人皮肤的方向直接扣动了扳机,同时下达了和平时办案时不一样的命令:“一起射杀!”

        “不要!不要杀二叔叔!”衣柜中的菲菲当即疯狂大叫,冲出了衣柜。

        一颗子弹从二货的肩膀穿透,射入缠绕在他身上的老人皮肤上,同样穿透了老人这层皮肤。

        不过这一下,却使得老人忽然松开了二货,转而对着这群闯入卧室的治安官扑去。

        二货得以挣脱,赶紧冲向菲菲,将她抱起来,转身盯着老人皮肤。

        他的目光中充满了仇恨,死死的盯着那老人。

        砰砰砰……

        数道枪声响起,转眼间,这张老人皮肤就被射穿了十多个子弹孔。

        不过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速度,猛地裹住了最前面的队长上半身。

        这队长虽然身体魁梧,但始终比不上二货这种更奇异的身体,根本无法挣扎,只是一下就中了招,手枪掉落,就见那老人皮肤如同流水般顺着他的嘴巴钻了进去。

        短短数秒钟的时间,队长身体反转,喉咙变得粗大无比,一根根青筋暴露,并且伴随着全身骨头的脆响。

        他转过身,姿势古怪的对着其中一名队员走去。

        这两人当即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赶紧后退,但稍前面的一人还是没能退离,他也不敢对自己的队长开枪,被队长一把按住了额头,猛地一扭。

        咔嚓一声,这名队员脑袋看向后方,脖子变成了一根麻花。

        另一名队员再也不顾,对着队长的身体就是数枪,但依旧没能阻止对方的前进,眼看已经靠近自己,他直接心一狠,抵着队长的脸颊就是一枪。

        砰!

        队长的脑袋完全往后翻转,随即又诡异的复原回来,脑袋耷拉着,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一团流动的溃烂皮肤似乎要从他脸上的破烂洞口钻出,这年轻队员几乎快吓尿,不顾一切的转身逃出卧室,冲向客厅。

        “跑,快跑!”他口中喊道。

        那客厅外守着的人同样已经被吓傻,经这人这么一叫,他反应过来,在自己的队友冲出房门后,伸出手一把拉住客厅门,嘭的一声将赶来的已经不成人形的队长关在了门后。

        咔嚓咔嚓,这被控制的队长转身,没有再继续追逐,而是脚步极重的再次走向菲菲的卧室。

        同一时刻。

        坐在出租车里的沈星电话响起,是周道用法医室的座机打来。

        “我知道肉团定源复仇的载体是什么了!”周道语气急促的道:“不是墨渍,而应该是那溃烂皮肤!医院中的那皮肤溃烂的女子肯定在死后她的皮肤脱离下来,然后被李先和郑瑞军给收走。但这里还有一个病人,是一个姓田的老人,他也同样被整张皮女子覆盖传染过!”

        “嗯嗯,知道了。”沈星此刻的脸色很难看。

        虽然出租车司机的驾驶技术已经够好了,但仍旧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到常青藤小区。

        他看了一眼自己眼角下的精神抗体,连一层的能量都不足,刚才心中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实行得了。

        不再犹豫,沈星强制启动换脸技能。

        唯一的一点精神抗体瞬间被消耗完毕,但平时这换脸需要一个层级的精神抗体才够,现在被强制启动,他根本没有把握是否能够成功。

        抬头立刻看向出租车车内的后视镜,呈现在镜子中的,是一张陌生的脸,不是之前完成衣柜任务的那张脸,这是一张全新的脸,同样很陌生。

        成功了!

        沈星微微吃惊。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张脸仍在产生细微的变化,似乎根本不稳定,正在缓慢的蠕动。

        不行,可能维持不了多久。

        沈星瞥了一眼驾驶员的后脑勺,见这家伙这会儿专心致志的开车,已经达到人车合一的状态,根本没空看坐在后排的自己。

        至于换脸,就是换了一个身份,而定源复仇,定的是沈星的身份,此刻的沈星已经不再是沈星,所以可以推测那定源复仇,有较大概率会在这一刻失效。

        而同一时刻。

        菲菲的卧室内,原本再次折返、走向衣柜的被控制的队长,此刻忽然呆在了原地,不再移动,仿佛这一瞬间他失去了目标。

        出租车终于在常青藤小区门口停下,沈星快速下车,此时巡逻车旁听见了枪声后的治安官,正在一边通过对讲机询问楼上情况,一边给调度中心紧急汇报,暂时无暇他顾。

        沈星冲进小区,往楼梯上快速奔跑。

        同时他一摸自己的脸颊,发现刚才的蠕动感已经不再,似乎……换脸已经恢复了!

        三楼的卧室中,那短暂失去目标的队长口中,一团溃烂皮肤爬出,原本准备离开这里。

        不过下一秒这老人皮肤微微一颤,迅速转过身,啪啪啪靠近了衣柜,弯下腰,瞧见二货紧紧地抱着菲菲,正在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而菲菲的眼神则是透着恐惧,不过她的皮肤似乎有些微微变红。

        老人全身沉下,溃烂皮肤完全张开,将二货和菲菲全部包裹起来……

        沈星快速冲上了三楼,就见自己家客厅门外的两名惊魂未定的治安官,其中一名治安官正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另一人一手拿枪对着门口,一手正用对讲机呼叫支援。

        “菲菲!”

        沈星对着门口大喊。

        下一秒,一阵突然袭来!

        轰的一声,房间所有门窗破裂,这客厅门肉眼可见的往外拱出一个半球形,周围墙壁也微微往外倾斜。

        吧嗒,拱出来的门板往外倒落下来,沈星大骇之下,快速冲进尘土弥漫的房间中,来到菲菲卧室。

        这里已经一片狼藉,地上和墙上,甚至是床上,到处都有溃烂的皮肉沫,那老人皮肤已经变成了渣子。

        在破烂的衣柜中不见二货踪影,只有菲菲趴在堆积的衣服上。

        沈星赶紧伸手想要抱她起来,哪知一碰到菲菲的手臂皮肤却产生一种被高温烙烫的感觉,他猛地缩回了手,吃惊的看着全身泛红的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