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39章 定源复仇(上)(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39章 定源复仇(上)(42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经过这么多天的调查,虽然周道调查头皮的时间没有郑瑞军暗中调查的时间长,但同样了解到了大部分关于这一类异常的情况。

        首先他也知道头皮是最低一层,其次是疑似溃烂皮肤,因为这些溃烂皮肤隐隐有作妖的趋势。

        虽然在被郑瑞军击杀后,医院里的那一幕周道并没有看见,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推测。

        如果第二层是溃烂皮肤,那第三层才是自己一直在追踪的整张皮女子。

        不过现在看来整张皮女子已经被沈星和李先给收拾掉了,至于是怎么收拾的,等这里的事情结束后,要好好问一问沈星。

        而第四层也就是最后一层,应该就是这隐藏在姜桂蓉体内的肉团,此刻已经套在了李先的脑袋上。

        头皮对于惹怒它的人,或是感知到有危险的人,会直接通过感染或是操控人攻击的方式灭掉对方。

        而第二层溃烂皮肤如何处理惹怒它的人,周道并不清楚。但他知道第三层整张皮女子采用的除了自身的攻击以外,还有通过墨渍的定源复仇。

        一旦她察觉出了危险,且被惹怒,就会激发一团墨渍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这些惹怒她的人,并给予强烈的一击。

        至于最后一层终极母体,或许也有黑暗技能,且这技能比起前面的墨渍,应该只强不弱,只是不知道是什么。

        此时沈星听见了周道的自言自语,观察这一动不动的肉团和李先尸体片刻,侧头对周道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不对?”

        周道仍在思索,似乎没有听见沈星的话。

        片刻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沈星道:“这终极母体看样子比起其它皮肤要弱了很多,但它应该有黑暗技能的,而它的下层皮肤的黑暗技能是定源复仇。”

        “定源复仇?”沈星皱眉,“怎么个定源复仇?”

        “锁定复仇目标,然后杀掉该目标,嗯,通过墨渍或自己动手的方式。”周道解释。

        沈星道:“也就是不管这人在哪儿,它都能找到目标,然后再复仇?”

        “差不多是这样?”周道点头。

        沈星回头再次瞥了一眼一动不动的肉团,而此刻这肉团已经不再是鲜红色,而是渐渐变得灰暗,仿佛丧失了生机。

        “刚才那整张皮女子的墨渍袭击了我。”沈星道。

        周道摇头:“这肉团作为终极母体,它的袭击方式不一定还是墨渍。”

        沈星再次皱起眉头。

        他审视了一下自己眼角下的属性值,原本五层的精神抗体属性,刚才连番使用,甚至还催发了一次对李先的精神攻击,导致此刻还剩下连一层都不到。

        想了想,他消耗少许精神抗体开启异瞳,认真观察了一下李先和他脑袋上套着的母体。

        没有任何异常的红色气息。

        周道此刻则是心里有了一些猜测,只是他还不敢肯定,对沈星道:“那整张皮女子之下,或许还有一层溃烂皮肤的异常,只是我暂时没有见到过。如果这母体也有定源复仇技能,那刚才我们对它动手,呃,准确的说是你开枪射它。它可能会在此之后激发黑暗技能。”

        沈星愕然:“也就是说,它会以某种方式对我进行定源复仇?”

        周道不愿承认,但刚才自己根本没有推测到这一点,这一刻也只能点头:“我只是说有可能,不过这母体如果这么弱的话,或许它根本激发不了定源复仇。”

        “还是小心一点好!”

        沈星略一迟疑,抬起右脚,一步迈入3号陈尸房内。

        周道也撑着墙壁,一步步来到陈尸房的门口,看着里面的一切。

        沈星没有去碰倒在地上的李先和那肉团,也没碰姜桂蓉的尸体,而是走过去把刚才扔进去的消防斧捡起来。

        这斧柄也都是金属的,与斧刃连成一体,非常结实。

        提着斧子慢慢走到姜桂蓉尸体旁,仔细看了看,发现她的肚子已经腐烂破开,里面黑漆漆的散发出一股被防腐和除臭剂混合后的怪味。

        但这具尸体确实已经无法再移动了。

        沈星往前一步,跨过姜桂蓉,看向李先头上的那顶独一无二、全世界仅此一家的大肉帽子。

        异瞳之下,仍旧没有见到半分红色气息,这不同于他之前在姜桂蓉腰间看到散发出红色气息的一幕。

        似乎肉团真的死了。

        不过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沈星,此刻仍不会放心,不管这东西能不能激发定源复仇,即便它没死,刚才自己射它的一枪,也已经形成了仇恨。

        甚至在更早之前,自己用斧子砍姜桂蓉脑门的时候,说不定就已经形成仇恨了。

        没必要现在还畏畏缩缩,他双手举起消防斧,对着这肉团又是一斧子狠狠地劈下。

        噗嗤一声,肉团从中变为两瓣,露出里面李先那已经被融化得腐烂不堪的脑袋。

        这肉团此刻已经完全成为死灰色,且通体开始变硬,犹如一块岩石,不再是软绵绵的状态。

        “确定已经死了,并且已经开始僵化。”

        沈星拿着消防斧走出了陈尸房。

        周道点点头,在他的搀扶下,两人进了值班室。

        沈星又回到走廊将那变异的木片拿回来,装进背包里。

        此刻走廊和3号陈尸房里的灯管有部分已经损坏,灯光忽明忽暗,待久了让沈星感到眼花。

        回到了值班室后才感觉舒适一点。

        他将手套脱掉,让周道坐下休息,看了看监控视频,果然已经全部成了雪花点。

        李先到来后不仅毁掉了监控线路,更是连这值班室里的硬盘都被他弄坏。

        不过这样也好,反倒将刚才沈星的身体那一系列诡异变化同样掩盖了下去。

        “现在可以通知其他治安官了吧?”沈星拿起办公室的座机,听了听话筒,还有声音传出,证明是好的。

        李先并没有剪断电话线。

        周道点头:“让他们叫刑事组的人过来。”

        顿了顿,又道:“或许一楼那些巡逻警卫的尸体就让他们处理的够呛。”

        沈星愕然:“上面的警卫,全死了?”

        周道摇头:“有几人只是处于昏迷,这整张皮女子进来时应该是无声无息的就弄死了七八个警卫。普通人类,根本不是这种异常的对手,有枪都没用。”

        目前看来,这整张皮女子,是皮肤异常这多个层级中实力最强的一个层级,而并非母体越高级,实力就越强。

        沈星轻轻叹气,很快把电话拨打出去,叫了治安厅刑事组的增援。

        放下电话后片刻,他有些不放心的对周道问道:“如果那母体能够启动定源复仇的话,我现在是不是就等于受到了它隐晦的诅咒了?”

        “呃,差不多是这样。”周道有些尴尬的道。

        如果沈星真是落下这么个结果的话,他感觉自己也有责任,因为自己没有提前想到这一层。

        “没关系,我只是确认一下。正如你所说,这母体明显在进化中,所以不堪一击,不一定还能激发这种技能。”沈星道:“况且它已经死了,用什么激发?”

        周道正要说话,桌上的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沈星很快拿起听筒,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里面传来似乎是李乃婧的声音。

        “沈星?你在法医室那边吗?”

        沈星一愣,看了看周道,随即按下免提并且把听筒放回原位,直接对着免提说道:“是的,是刚才那些接到消息的刑事组治安官告诉你的吗?你应该在休假吧,这么晚了还没睡?”

        “唉,休个屁假!赵文博家里出事了,我现在正在现场。”李乃婧道。

        “发生什么事了?”沈星有些吃惊。

        扭头看了看周道,见他也一脸愕然。

        李乃婧在电话那头回道:“文博的家人死了,事情很复杂,晚一些再说。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大概七八分钟前,我接到了菲菲的电话,说是你的电话打不通,她在找你。小姑娘听起来有点害怕,你怎么大晚上一个人把她丢在家里?”

        沈星有些疑惑,看了看手机,显示当前时间已经快要凌晨三点。

        这么个时间点,菲菲竟然没有睡觉,而且还在打电话找自己?

        同时他也注意到自己的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在这负二楼中一直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难怪菲菲没有打通手机,可能李乃婧刚才也在打自己水手机,同样没打通。

        最后在听说了刑事组那边接到了自己的电话通知后,这才找到了法医值班室座机的联系方式,联系到了自己。

        现在菲菲竟然还没睡,而且在到处打电话寻找自己,明显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沈星知道菲菲平时很细心,她的电话手表里,不仅存了自己的电话,还有郑瑞军、李乃婧和赵文博的,甚至还有楼上邻居沈大婶,以及沈星的父母沈仕海、唐爱州的电话。

        不再多想,沈星立刻用值班室的座机拨打了菲菲的电话手表。

        才响了一声,立刻被那边接通,传来菲菲压低到了极致的声音。

        “喂?”

        沈星听对方的声音明显就不对劲,似乎在刻意回避什么,不让谁听见自己发声。

        “菲菲,出什么事了?”

        菲菲一听是沈星的声音,顿时激动起来,压低声音快速说道:“沈叔叔,我到处找你!我害怕,屋外面……外面一直有脚步声,就在客厅门外,还有窗户那边,也有脚步声。”

        最开始沈星以为是不是二货突然变得反常,以至于给菲菲造成了威胁,但现在一听,似乎并不是这样。

        让菲菲感到害怕的是屋外有脚步声。

        “你二叔叔呢?已经消失了吗?”沈星问道。

        “不。”菲菲摇头,“他还在,他一直守在客厅门口,我问他什么他都不说,从那脚步声响起后,二叔叔就一直站在门边没有动过。”

        沈星的心跳有些加快起来,他不知道这个点为什么会有人在自己家附近徘徊。

        这人可能是小偷,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

        “你们开灯了没有?”沈星问。

        “没有,外面有月光,我看得见。”菲菲回答。

        顿了顿,她又道:“我是被敲门的声音吵醒的,那外面的人刚才在敲门,但好像又不是。”

        现在可以知道的是,菲菲原本应该已经睡着了,不过二货从来不睡,可能仍旧和以前一样,坐在床边守着她。

        直到那诡异的脚步声出现,使得二货离开了菲菲的卧室,守在客厅门口一动不动,而此时的菲菲被她所说的敲门声给惊醒。

        因为有二货在家里,菲菲知道不能让外面的人得知这二叔叔的存在,所以并没有告诉李乃婧或是其他人家里发生了什么,只是到处寻找如何能联系上沈星。

        “你现在让二叔叔回到你卧室,然后你俩将卧室门关上,反锁。一旦那人进入了客厅,你就把我之前放在你卧室里的那杯水、倒入旁边楼梯木雕底端的水池中,然后躲起来。”

        末了又道:“我马上回来,你们就躲藏在卧室里,哪儿都不要走!把手表电话插上耳机,待会儿用耳机和我说话。”

        挂断电话,沈星立刻转身,正要告诉周道让他先在这里等一会儿,因为刑事组的治安官马上就会到来,而自己要急着回去。

        现在周道全身虚弱,也帮不上什么忙,而李乃婧在处理赵文博家的突发事件,明显也赶不回来。

        不过在沈星转身看向周道的一刻,他明显一怔,就见周道的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脸色不再是苍白,而是带了一抹土灰色。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沈星道:“我现在有急事要回家,待会儿就会有治安官过来,你哪里不舒服马上告诉他们。”

        说话的时候,已经能听见有密集的脚步声在楼梯的方向响起。

        因为乘坐电梯下来被限制了人数,所以这些赶来的治安官有很多人选择了此刻更为快捷的楼梯通道。

        “不是!”周道忽然开口,嘴唇也有些哆嗦,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我忽略了一点,很重要的一点!完了,完了!”

        听了他的话,沈星的心里顿时被笼罩了一层阴影,他没有立刻离去,反而上前一步,问道:“你忽略了什么?什么严重的事?”

        周道的眼神本来有些恍惚了,此刻慢慢聚集在了沈星的身上,嘴唇哆嗦着道:“赵文博是最开始与姜桂蓉发生冲突的人,因为在卓家老宅里,他用伸缩棍击打姜桂蓉,使得她被抓捕到了法医室。”

        听了他的话,沈星隐隐仿似猜到了什么,但话到嘴边又说不上来。

        “所以……定源复仇,很可能不止针对与这终极母体有过冲突的对象,还有可能是冲突对象身边最亲近的人!”周道神情僵硬的说道。

        嘭!

        值班室的门传来一声爆响,被狠狠地拉开,沈星的身影已经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