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34章 脱皮之她来了!(4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34章 脱皮之她来了!(4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电话在响起两声后被接通,很快传来沈星的声音。

        “喂?”

        这边拿着手机的李先一愣。

        说实话,他期望法医值班室中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那就说明,那边也出事了。

        因为医院这里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没有等到那整张皮女子的出现。

        原本按照周道的猜测,根据前几个案子的经验来看,这整张皮女子会有极大几率来到医院,因为它的目标就快要因为全身皮肤溃烂而死。

        它需要直接吸收这层腐败物,从而壮大自己。

        但现在一看,或许这只异常根本不会来了。

        根据周道早些时候所说的,郑瑞军已经在留意陈尸房中的姜桂蓉尸体,这说明他或许有了新的发现。

        如果这件事与医院皮肤溃烂的病人此事有关,说不定整张皮女子没有到医院来的原因,是因为它到了法医室那边去了。

        现在自己装备充足,如果有可能的话,李先不介意多赚一点。况且,夜隐组织这次想要的异常目标本来就是整张皮女子,而不是自己现在抓到的这张溃烂皮肤。

        只不过,现在听沈星接电话的声音很平静,明显那边没有什么异常。

        李先开口道:“我是周道长官的助理兼驾驶员,李先。截止目前,你那边一切正常吗?”

        沈星回道:“要看怎么说,陈尸房外面很正常。嗯,我刚刚一直在打周道长官的电话,可无法连接,他现在和你在一起吗?”

        “不在,他早就已经出去了啊,说是要去你那儿。”李先的语气表现出适当的诧异,听不出有其他不同。

        “那我再等等,可能他快要到了。”沈星点头。

        挂断电话,沈星看了看时间,见距离周道说他一个小时后过来,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

        非但没有见到周道的身影,更是连电话也打不通。

        目前是凌晨两点过,而在之前快要两点的时候,3号陈尸房内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

        沈星先是坐在值班室的视频监控前,听见一阵若隐若现的响声从值班室外传来,类似于轻微的撞击声,但不太能分辨出声源在哪儿。

        因为按照之前赵文博和那王景中法医的说法,这个时间段一般就是姜桂蓉的尸体“复活”之时,所以沈星留了一个心眼,目光盯着夜视模式下的3号陈尸房监控。

        大约半分钟,他忽然见到视频中的金属尸盒动了一下,虽然很轻微,但仔细观看还是比较容易分辨。

        随即一道轻微的撞击声,再次传入值班室。

        结合眼前看到的视频,沈星大概可以判断出,这道撞击声应该就是3号陈尸房内、那刚刚动了一下的金属尸盒里传来。

        似乎,姜桂蓉的尸体在这一刻已经醒了。

        只不过金属盒非常牢固,即便她醒了也无法出来,就是连坐起身也都无法办到。

        只能在里面躺着的姜桂蓉,会这样一直传来撞击的响动。

        沈星注视视频中的金属尸盒,见盒子又动了一下,这一次是盒子的尾部在动,应该是被姜桂蓉踢了一脚。

        下一秒,一道沉闷的撞击声经过走廊传入耳内。

        当初王景中法医听见这个响动时,最开始感到害怕,不过时间久了就只剩下好奇了。

        毕竟尸体对于他来说,就和看见活人没什么区别。

        只要不去打开金属尸盒,姜桂蓉即便诈尸也没有任何影响,甚至王法医还独自跑去打开了3号陈尸房,站在金属盒不远处亲眼观察了很久。

        当然,那个时候他可不敢上前去乱碰金属盒,否则引起不必要的后果,自己可承担不起。

        关键时刻这法医其实还是很靠谱的。

        沈星看了一会儿正在撞击的金属盒后,他转移目光,看了看其他两个陈尸房,不过这两个地方都很安静,没有什么异常。

        随即他看向走廊的监控,在看见那停放在1号陈尸房外借助冷气保存的蒋飞尸体时,微微一愣。

        只见此刻这平放着尸体的推床下方正在滴血,一颗颗鲜血已经在地面汇聚成一团,看上去很是醒目。

        最开始这叫蒋飞、可以化兽形的家伙在死后并没有流出血液,沈星还以为这是因为他的身体异常所导致。

        哪知现在看来,才知道这家伙死后也同样是凡人,只不过可能因为身体慢慢才转变为正常人的缘故,体内鲜血差不多一两个小时后才开始慢慢流出。

        但因为事先没有准备,导致推床的床单全部被浸染,而且滴落的血液还打湿了地面。

        血液这东西本来就不好清理,地面全部是瓷砖还好说,多拖洗两遍基本上可以弄干净,但瓷砖缝隙内的血迹却根本无法清除。

        沈星正要起身出值班室时,此时李先打来了电话。

        两人交谈过后,沈星感到诧异,他不知道周道那么早就出来的,又跑哪儿去了。

        而且听李先的语气,那边的计划似乎进展得也并不顺利。

        沈星起身打开了值班室门,然后去那存放破烂推床和白布的储存室里,重新找了好几张白布,不管是脏兮兮的,还是破烂的,都叠成厚实的白布巾,放在滴落血液的地方做好吸收。

        然后他又去厕所找到了一个盛水的塑料桶,把桶放在白布巾上,使得血液全部滴落在桶内,发出有节奏的铛铛铛声。

        大约十分钟左右,声音转变为了类似水滴的声音。

        除此之外,不时还有3号陈尸房内传出的沉闷撞击。

        目前为止,比起刚才这里死一般的寂静,要突然间热闹了很多。

        沈星走到3号陈尸房门口,靠近门边仔细听了听,刚开始只能听见里面的金属响动,不过很快,他的眉头微皱,就听到一阵嘶哑的声音,应该是从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不似在说话,而是一种纯粹的喊叫。

        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这是姜桂蓉那具尸体所发出的声音。

        听了片刻,除了撞击,就是这种轻微的嘶哑喊叫,因为钥匙全部被收走,他也无法打开3号陈尸房。

        沈星想了想,后退一步,开启了异瞳。

        异瞳视线开启后具有常规视线所不具有的穿透作用,即使站在陈尸房外,在能够发现异常的地方,还是能够看见红色气息。

        而此刻在异瞳的视线中,只见陈尸房内那摆放金属尸盒的位置,一大团红色气息正在升腾。

        这与沈星白天所看到的一幕完全不一样,白天在异瞳的观测下,这尸体身上什么都看不见,一切正常。

        可现在在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尸体,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画面。

        红色气息如同火焰,缭缭升起,且主要聚集在姜桂蓉的腹部和腰部位置,其他地方的红色气息明显减少了很多。

        至于腰腹位置的红色,则已经快要转变为黑红色,可见气息之浓郁。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沈星有些诧异。

        难道姜桂蓉在死前怀孕了?而且还是怀的异常?

        脑海里升起一个连他自己都感觉很不靠谱的念头。

        收回目光,又看了一眼推床上蒋飞的尸体,这兽化后的家伙看上去平平常常,没有什么红色气息冒出。

        3号陈尸房内,依然传来撞击声和嘶哑的喊叫,按照赵文博和王法医的说法,这个声音要持续一个多小时,然后才会逐渐停息下来、

        最开始沈星原本是有计划的,就是在这里守一晚上,然后查出姜桂蓉诈尸的秘密。

        但现在因为是受鹤山大市特调组周道所托,人家没有给自己陈尸房的钥匙,他不可能越过规矩,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等这次任务结束,再看看能够找个机会来查清楚。

        当然如果姜桂蓉的尸体被移送到鹤山大市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又看了看时间,不知道周道怎么还没来。

        沈星拿出手机,试着又拨了拨周道的电话,提示还是无法接通。

        “怎么回事儿?”沈星把手机放进裤兜,往值班室走去。

        快要到达值班室门口时,叮的一声传来,这声音来自电梯口的方向。

        坐过电梯的人都知道,这是电梯抵达这一层的提示。

        沈星蓦地一愣,没有进值班室,而是快步对着电梯口走了过去,不过并没有完全站在电梯口前方,而是靠在走廊这一面的墙边沿,探头看向电梯门。

        因为电梯门这里有电灯常亮,所以视线很清楚,上面显示的楼层信息是“-2”层。

        的的确确,有人乘坐电梯来到了这一层。

        沈星很清楚,楼上那些警卫不可能不经过自己同意而下来,如果他们真有非常紧急的事要乘坐电梯到负二楼,至少也要提前讲一声。

        就在此时,电梯门缓缓打开,目光所及之处,没有见到一个人。

        电梯是空的!

        沈星生怕是自己站的角度挡住了电梯里的部分空间,干脆站出来一步,仔细看过去,果然还是没有见到人影。

        难道是谁故意在上面楼层的电梯中按下负二层的按钮,然后跑出了电梯,任凭电梯抵达负二层?

        是谁会这么恶作剧?而且还是在当前这种情况下。

        沈星摇摇头,他不相信楼上的巡逻警卫会这么没有逼数。

        就在此时,电梯门已经缓缓关闭。

        但如果在楼上没有人呼唤电梯时,它会暂时一直停在这一层,而按照电梯的系统设置,大概五至十分钟后电梯才会回到一楼待命。

        沈星目光转动,又看了看楼梯间的方向,此刻楼梯间门是关着的,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传出一点声音。

        他不准备过去看,因为没必要给自己找事做,只要守住这陈尸房直到天明,或者等到周道到来就行了。

        不管刚才是谁在乱按电梯,或者这电梯真出现了异常,只要不干扰到自己就行。

        从楼梯间方向收回目光,沈星正要回值班室,就在此时,电梯门发出叮的一声,再次缓缓往两边打开。

        沈星一愣,扭头看去,就见此时正在打开还不足一个巴掌缝隙的电梯门内,站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头发浓郁的女子。

        这女子微低着头,似乎在看着自己脚尖,而沈星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下去,发现她根本没有穿鞋,而露出来的双脚软绵绵的,看上去似乎只有皮肤,而没有肌肉组织。

        整体看去,这女子的身高连一米五都不到,那宽大的风衣披在她的身上,就如给一个软绵绵的棉花糖披了一层加大版的糖衣,仿佛随时都要挂不住而掉下。

        只是这女子的头发之浓郁,让人看了心里发毛,乍一看到,还以为是一头黑毛狮子。

        在看见这女子的下一秒,沈星快速把自己藏在了走廊的墙沿,没有再细看她。

        仅凭刚才那一眼,他有九成九的把握敢肯定,这女人或许就是那整张皮的女子,也是周道说要捕杀的头皮异常的上层母体。

        因为特征很明显,长发浓郁,没有穿鞋,露出的脚掌软趴趴的,看似没有骨头和血肉,纯粹是靠一股诡异力量支撑着这女子整个身躯,支撑着这只有外皮的身躯。

        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跑自己这里来了?!

        沈星一惊,没有搞懂,不是应该周道在外面设计抓捕或是杀死她吗?现在周道没来,反而把这整张皮的女子给引来了?这是什么操作?

        正在思考时,啪~啪~啪的声音有节奏的传来,那女子似乎走出了电梯门。

        因为她确实没有骨头和血肉支撑,所以每一步踏在地上,都让人感觉如同一滩烂泥糊在了地面,声音不大,但传入耳内却很清晰。

        因为从电梯到走廊之间还有一个电梯等候间,所以这女子最多还有七八步,就会来到走廊口。

        沈星知道自己不能再隐藏在这里,当即转身垫着脚一路小跑,快速靠近值班室,推开值班室门的同时,连门都还没完全打开,他的整个身体几乎同一时间就挤了进去。

        现在不知道这女子过来的用意是什么,也不知道与周道的计划有没有关联,所以必须要弄清楚她的目的。

        在没有搞清楚事情之前,沈星决定暂时不要让这整张皮女子看见自己。

        几乎是在他关上门的瞬间,穿着黑色宽大风衣的女子、披头散发且行动怪异的往这个方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