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33章 脱皮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133章 脱皮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郑瑞军不相信这溃烂皮肤选择攻击目标时,会只找长得帅的人下手。

        况且,自己也不帅啊!

        身材不高,又瘦又小,还不注重衣着打扮,头发也乱糟糟的,这么一看,那年轻的李先应该是一个绝佳的附体目标,而不是自己。

        可现在的事实就是,这溃烂的皮肤又找到了自己,而且刚才自己通过趴地上躲过它的攻击后,也没能将它的矛头转向站在另一边的李先。

        反倒是在妩媚女子打开房门的一刻,转而攻击距离较远的她。

        难道它看不到李先?只看得到这女人和自己?

        不可能!

        现在郑瑞军怎么都没想到,本来想守株待兔,等待整张皮女子到病房来上钩。

        哪知现在那只异常没来,而这病床上的女人反倒形成了另一张溃烂皮肤,且只是攻击自己和妩媚女子,像完全看不到李先似地。

        “不对!肯定是哪里不对!”

        郑瑞军的脑袋飞速运转。

        在被溃烂皮肤控制的妩媚女子对着病床爬来之际,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随即逼迫体内的部分异气散出,全身一震,细细一感应,在气息散发出来的同时,发现自己右脚跟的位置,原本也应该有异气散发的部位,却什么也没发生。

        似乎是被什么给堵住了。

        郑瑞军立刻低头抬脚查看,就见一抹非常浅显的血迹沾染在脚后跟的皮鞋上,如果不仔细查看,根本发现不了。

        这东西像是血迹又不太像,再看一眼,郑瑞军恍然大悟。

        这是从那溃烂皮肤身上取下的粘液,被人用静电场封锁在了自己脚后跟,并不是刚才在与溃烂皮肤搏斗时沾染上的。

        这团粘液被人有意为之、用静电场使得其固定在了自己的身上。

        再一细想,在周道还没死之前,自己靠近过他,而目前所接触的人当中,也只有周道的身体是能够融入静电场的,可以对其进行控制。

        这粘液明显是从还没有蜕变的溃烂皮肤上取下,然后动用静电场,将其封锁在自己身上,使得溃烂皮肤在觉醒脱离之后,认准了复仇对象,也就是自己和那已经把自己脑袋射穿的女子。

        至于妩媚女子的身上,虽然不知具体位置,但肯定也被沾染了相同的粘液,并用静电场固定,导致她也成了溃烂皮肤的复仇对象。

        毕竟她当时距离被偷袭的周道更近。

        而郑瑞军在前期的研究中,大概可以确定,这整张皮女子的下下层寄生体,比如头皮,就是通过类似于寄生感染的形式对侵犯过它的人予以报复和惩治。

        就好像当初沈星对它有过威胁,所以被感染。而林菲菲和那大块头义工对他没有威胁,所以不曾被感染。

        至于整张皮女子自己,则是通过墨渍的方式,除掉对自己有威胁的人。

        仔细梳理一遍就是:

        第一层头皮,通过感染其他人使得头皮发痒而溃烂的方式,实行报复或者传播。

        第二层溃烂皮肤,也就是当前病床女子身上褪下的这层皮肤,通过静电场不断刺激粘液引发仇恨,且溃烂皮肤直接进行物理攻击,化为流水钻入目标的口鼻中,实行身体控制。

        第三层整张皮女子,这也是周道一直在追踪的异常,并且现在郑瑞军也大概清楚了,整张皮女子的定位复仇方式,就是墨渍。

        这整张皮女子不同于前面两层异常的诡异之处是,它能展开定源复仇,这是它的黑暗技能。

        一旦确立某人和它有仇,这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被墨渍定源找到,然后击杀。

        不仅如此,视该人与整张皮女子的仇恨程度,或许该定源复仇还会波及到与该人密切相关的其他人。

        至于整张皮女子的再上面,还有没有更高一级的上层母体,郑瑞军暂时不知情,周道或许知道一些,但也只是怀疑,没有任何证据且他也没告诉其他人。

        原本地面沉浮的晶莹气体,有一半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整张皮女子的墨渍攻击,因为墨渍的无定向流动性极强,且没有自我意识,基本进入晶莹气体中就会被困住磨灭。

        哪知在整张皮女子和头皮异常之间,竟然又出现了一个溃烂皮肤的异常,直接打乱了郑瑞军的计划。

        在发现脚后跟沾染并被静电场固定的粘液后,郑瑞军立刻脱鞋,但却惊奇的发现,粘液已经被静电场渗透入袜子,再扯掉袜子,又看见脚后跟的皮肉黑了一块,连肌肤都被浸透而无法抹去。

        “艹!”

        郑瑞军骂了一句粗口。

        下一秒,那被附体的妩媚女子尸体已经攀爬上床,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郑瑞军再次逼出一层异气冲击。

        哗啦一下,抓着自己的妩媚女子一个震动,并没有放手,被异气冲击的身体因为有了妩媚女子身体本身的抵抗,对体内隐藏的溃烂皮肤的影响很小很小。

        这就导致,女子非但没有被震退,反而再次上前,双手抱住了郑瑞军的脚。

        郑瑞军手握金色钢笔,对着自己先是打了一层静电防护,然后按住强烈麻醉剂的一端,正要对着目标激发时。

        他的身体突然间猛地一个颤抖,脊背一震,一股强大的电流从该方向传来,瞬间全身一麻,瘫倒在床上。

        在他的身后,李先手中的银色钢笔放下,目光漠然。

        郑瑞军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先会将自己和妩媚女子的尸体一起当做了目标,直接发射了高压电流。

        原本刚开始的时候郑瑞军是让李先帮助自己,并且他也知道李先肯定会相助,因为他们现在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但实际情况是他和女子的尸体相互接触,正在搏斗,李先突然激发超强电流,他和女子尸体都肯定同时被电击,根本无法躲避。

        可李先偏偏就这么做了。

        “你不是让我帮你吗?我只能帮到这儿了。”李先口中喃喃,似乎在自言自语。

        就见那同时被电击的妩媚女子,身体同样变得僵直,不过她的嘴唇却慢慢被撑大,一股如同流水般的溃烂皮肤涌出,整个贴附在了郑瑞军的身上。

        慢慢地缠绕、裹紧,手和手相连,身体和身体接触,双脚套住了郑瑞军的双脚,然后是整个头部。

        李先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怔怔地看着这一幕,脑海里浮现出刚才郑瑞军对自己说过的话。

        片刻之后,他自言自语道:“按照咱们郑长官的尿性,这异常的上层母体至少能值一千万,那这层溃烂皮肤,起码也有五百万至八百万了。”

        话落,戴上手套,走到郑瑞军放在窗户下的包裹前,拿出那喷出晶莹气体的气体罐,这气体罐只有半个灭火器那么大,随即将开关阀拨弄到标记为“吸入”的方向。

        来到床上已经被溃烂皮肤完全裹住的郑瑞军身前,对着这层溃烂皮肤,按下气体罐的按钮,一股诡异的吸力产生。

        肉眼可见,在喷洒出的少量晶莹气体的影响下,溃烂皮肤虽然在挣扎,但很快就仿佛气体一般,被完全吸入气体罐中。

        露出床上已经全身皮肤红肿的郑瑞军。

        郑瑞军此时还有呼吸,但已经陷入深度昏迷。

        李先走到门口,将妩媚女子刚刚掉落地上的手枪捡了起来,来到床前,对着郑瑞军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噗的一声过后,正在呼吸的郑瑞军身体一颤,胸口的起伏慢慢静止。

        李先将气体罐收进包裹,然后打开了郑瑞军那支金色钢笔的静电场,对着自己激发了一次,随即仔细寻找自己身上有没有被这几人暗中弄下阴招。

        找了一遍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一颗心落了地,他随即拿起手机,拨打了云谷市治安厅法医值班室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