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29章 脱皮之不速之客(46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29章 脱皮之不速之客(4600字,求订阅,求月票!)

        来到法医室大楼的门口,这里果然有两名值班警卫在门口来回走动,不过早上的那名警卫已经不在这里。

        沈星走来后,因为他还背着一个背包,形迹有些可疑,其中一名保安立刻走了过来。

        “现在已经下班了,请问你找谁?”

        沈星露出微笑,把自己的办案证递了过去:“我是奉命过来的。”

        那警卫接过他的办案证,仔细看了看,点头道:“沈星,原来就是你。我们已经接到命令,从现在开始这里只能你一人进出。”

        话落,另一名警卫拿过一个对讲机,递到沈星手里:“频道已经调好了,有什么情况可以直接通知我们。不过除非得到你的通知,否则我们不能进入负二层。”

        沈星纳闷道:“这里只有你们两人?”

        那警卫摇头:“门口是我们两人,整个鉴证科大楼内目前加上我们俩共有二十名警卫在巡逻,今晚我们加强了警备力量。”

        沈星恍然点头。

        拿着对讲机走进了大楼大门,虽然外面的路灯较为暗淡,不过楼内的灯光却开得很足,似乎是特意将所有能够打开的灯都打开了。

        楼梯口上方还能听见有人说话,应该是二楼巡逻的警卫。

        沈星直接按下电梯键,乘坐电梯来到了负二楼。

        一出电梯门,一股说不出的冷意立刻出现,袭遍全身。

        他的肌肤顿时浮起一片鸡皮疙瘩,连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抬头一瞧,这里的白炽灯管所发出的光,依旧是那万年不变的惨白,即便光线变得比以往更充足,也只会感觉到更加惨白。

        沈星摇了摇头,往走廊一边的法医值班室走去。

        本来今天这里有两个人值班,包括那基本不回家、把陈尸房当成了第二个家的王景中法医。

        不过上级下了命令,所有人必须回去,一个不留,王法医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陈尸房,临走时还留恋的瞥了一眼自己经常推动的那几个陈尸柜。

        值班室的灯同样全部打开,连墙上的小壁灯都是亮着的。

        靠墙一面的监控视频同样全部开动,此刻正常运转,播放的是三个陈尸房以及走廊两头的实时画面。

        除了陈尸房里一片黑暗,启用的是夜视拍摄模式外,那条长长的走廊因为灯光充足的原因,所以看上去更加清晰。

        沈星将背包取下,打开里面包裹好的女子木雕,把木雕拿出来,放在监控视频的旁边。

        然后取出周道给自己的那银色钢笔,拿在手里把玩。

        在此过程中,沈星注意到监控视频的另一边还摆放了几瓶矿泉水和两盒盒装的方便面。

        不得不说,周道想得还真是周道,怕自己熬一夜后,凌晨的时候会饿着。

        沈星在监控视频前方坐了大约一个小时后,起身拿了一支已经充好电的强光手电,往值班室外走去,来到走廊站定。

        这种强光手电,一共有三支,都是已经充好电的。

        他拿着手电并没有打开,一手拿着银色钢笔,往走廊上陈尸房那一面慢慢走去。

        走廊里静悄悄地,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听不见任何其他声音。

        说实话,要不是自己遭遇了多次异常,且自身力量和防御得到过强化,沈星也不敢保证自己敢不敢在这里呆一晚上。

        至少他现在心里依旧隐隐有些发虚,主要是在这静默下的环境,无形中使得心里被渲染了一层恐惧。

        经过1号陈尸房时,沈星停下,仔细看了看这扇门,是关闭的。

        不仅如此,从门缝中有一股更为冰冷的气息透出来,使得他知道,这陈尸房里的冷气开得更大更足。

        他继续往2号陈尸房走去,经过门口时,同样能够感受到门内的冰冷气息往外面猛灌,似乎有风口正好对着门口的位置。

        看了看这里的门,同样是锁死的。

        随即沈星往3号陈尸房门口走去。

        来到3号陈尸房这里站定,这是他今天晚上重点关注的地方,所以看得更是仔细。

        门锁完好,且因为3号陈尸房的门是厚重合金门的原因,严丝合缝,站在门口也感觉不到哪怕一丝冷风从里面吹出。

        一切正常。

        沈星抬起头,准备继续往走廊里走,那边还有两间办公室,不过似乎是存放一些物品或者资料所用。

        就在此时,他微微愣了一下,稍微贴近身前这3号陈尸房的合金门,伸出一只手掌,按在合金门上,立刻就有一股刺骨的冰冷传递过来。

        沈星没有动作,就这么保持着这个姿势。

        虽然无法证实,但此刻他升起一股若有若无的感觉,似乎门的另一边,有一个人正站在陈尸房内,一动不动的靠着门口。

        这种感觉很微妙,沈星也不敢肯定,因为这纯粹是他的一种直觉。

        不多时,沈星的身体离开合金门一段距离,怔怔地的盯着门口。

        这条走廊里,一时之间安静得让人感到害怕。

        轻轻吁了口气,如果有人在里面的话,待会儿返回监控视频那儿看一眼就知道了。

        沈星不再多想,继续走向走廊最里面的两个办公室,这里的门同样是锁住的。

        这样还要好一些,免得自己又要进去查看一番。

        随即沈星转身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空荡荡的走廊内响起有规律的脚步声,很快他经过值班室门口,又再经过电梯间。

        来到负二层走廊的另一头,这里是厕所,还有两间房屋,里面摆放了大量的空的推床。

        一些推床看上去都已经生锈,可能车轱辘早就坏掉。

        沈星打开两个房间里的电灯看了一眼,又用手电筒照射了一下灯光昏暗的角落,没有什么异常发现。

        他关掉灯,转身走进了对面的厕所。

        可能因为考虑到这负二层本来就有点阴森的原因,所以这里卫生间的灯并不昏暗,非常明亮。

        不过厕所是共用的,不分男女,没有小便池,全部是单独的隔间,隔间与隔间之间没有空隙,能够很好的保护隐私。

        沈星随便进入了第二个隔间,把手电筒夹在腋下,拉动裤子拉链时,身后的隔间门慢慢关上。

        这厕所的面积很大,导致每一个隔间内同样也空间宽敞。

        站在马桶前的沈星,距离背后的隔间门至少有半米远。

        就在他正舒畅的解决问题时,走廊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这声音不急不缓,很快来到厕所门外,随即门被推开,那脚步声走了进来。

        沈星一愣,此时他还要差一点才能解决完,可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已经完全走入厕所,似乎正在靠近自己身后的隔间门。

        一股莫名的寒意爬上脊背,沈星当即气运丹田,眼观鼻鼻观心,心系小腹,小腹一紧,下一秒,水量顿时增加了三倍。

        本来还要约莫六七秒才能彻底解决的这泡尿,只在两秒之后就顺利收功。

        转身提裤子,右手拿手电筒,左手拿银色钢笔,全身绷紧呈戒备状态,所有动作几乎一气呵成。

        就在此时,外面脚步声也忽然停下。

        此刻这扇隔间门并没有从里面上锁,而是自然关闭的,但那外面站着的人也没有推门,而是就这么站在外面,似乎距离隔间门还有一两米的距离。

        沈星一边戒备,一边慢慢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拉链拉上没有,裤裆有没有被弄湿。

        幸好,非常干爽!也没有夹住什么。

        外面的脚步声一直没有再响起,仿佛那刚才明明走进来的人,已经消失了。

        沈星也保持着不动,心跳慢慢加快,目光一直盯着隔间门。

        大约十多秒后,他往前慢慢走了一步,没有弄出动静。

        虽然此刻门外没有了声音,但沈星很清楚,那发出脚步声的家伙多半正站在门外不远处。

        他伸出手,准备打开隔间门。

        就在此时,脚步声再次响起,不过并没有靠近,而是忽然走到了厕所门口,然后是门被拉开的声音。

        沈星当即一把拉开隔间门跨出,左右一看,四周空无一人,而外面的走廊却传来急速移动的脚步声,仿佛这人在踮着脚尖奔跑。

        沈星迅速冲到厕所门口,拉开门跑了出去,站在走廊上往电梯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中,似乎有一个影子一晃而过,消失不见。

        他加快脚步跑了过去,看着电梯门,显示当前电梯停留所在楼层为5楼,并不是这负二层。

        也就是没有谁乘坐过这电梯。

        沈星瞥了一眼关着的楼梯间门,走过去一把推开,打开手电筒往里照射了片刻。

        什么都没看见。

        黑漆漆的楼梯间内,更是一片死寂。

        这里的负二层并不是最底层,下面还有负三层,不过那也并不是地下车库,而是装了一些杂物的小仓库。

        仔细分析刚才的脚步声,虽然听不出是男的还是女的,但给沈星的感觉这脚步声的主人似乎是人,并不是鬼。

        想到了这一点,他没有再去楼梯间细探,而是立刻回到了法医室的值班室,四处瞧了瞧,没有见到什么可疑之处,又将值班室的里屋门打开找了片刻。

        里屋中还有一间小床,平时基本是王景中法医在睡,现在仍旧空无一人,只能看见墙上的挂钟在不急不慢的走动。

        沈星瞥了一眼那下摆在摇动的挂钟,时间显示准确,说明一直有人在管理。

        他又看了看唯一可以躲藏人的床下,没有见到有人。

        随即回到值班室的监控视频前,仔细看了看监控,不管是走廊还是陈尸房,看上去都很寻常,没有什么可疑。

        沈星坐下来推测一番,那刚才传出脚步声的人,极有可能是从楼上下来的,没有搭乘电梯,而是走的楼梯。

        他拿起对讲机,按下通话键,对门口值守的警卫道:“我是负二层法医室的沈星,请你们让人留意一下楼梯口,特别是通往负层的楼梯间,看看是否有人。”

        不多时对讲机那边响起了声音:“收到,马上叫人过去。”

        这些警卫的效率很快,大约一分钟左右,楼梯间就有人陆陆续续的开始下楼,此时沈星来到值班室外,走到楼梯间的门口打开门,用手电筒照射楼上。

        此时楼上至少有三个人正在一边查看,一边往楼下走来。

        看见他的电筒光束后,其中一人打了声招呼,“你好,沈星长官。”

        下来的这三名警卫并不清楚沈星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上级安排他过来,肯定对方也是治安官,而且有可能比法医室这几人级别还要高。

        “你们一路看下来,有没有什么发现?”沈星站在楼梯间的门口问道。

        “没有见到可疑情况。”另一名警卫回答。

        沈星注意到这三人都长得人高马大,身材魁梧,应该是治安厅那边精挑细选出来的。

        略一琢磨,道:“再叫三个人过来,你们两个人一组,第一组守在一楼的楼梯间入口,第二组守在负一层的楼梯间入口,第三组则守在我那一层的楼梯间,确保没有其他人出入。”

        这三人愣了一下,其中一名警卫问道:“是守一个晚上吗?”

        沈星点头:“必要时,可能要守一个晚上。不过可以叫人来换班。”

        这名警卫看了另外两人一眼,回道:“好的,我给队长报告一下,再安排三个人过来。”

        “如果你们看见了异常情况,切记不要鲁莽行动,用对讲机通知我,或者暂时隔离该地。”沈星叮嘱道。

        众警卫纷纷点头,分头安排准备站岗。

        沈星离开负二层的楼梯间,回到法医室外的走廊,他并没有立刻回值班室。

        而是一直站在这里,回头看向楼梯间,又看了看仍旧停在五楼的电梯。

        “不对?”

        沈星转身面对走廊厕所的那一头。

        他仔细一想,如果那从厕所里跑出来的人刚才只是躲藏在楼梯间里,并没有离开,那自己返回值班室里屋去搜索的这一段时间,这家伙完全能够再次溜出来。

        当然,他不可能溜出来后躲藏在值班室里,因为自己也在值班室。而且那人也不可能进入陈尸房,因为他有大概率没有钥匙。

        不仅如此,就连自己都没钥匙。

        所以这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家伙,有可能会……

        沈星抬起头,把目光再次投向厕所的方向。

        拿出别在腰间的黑色伸缩棍,一手抓着手电筒,慢慢抬起脚,轻轻的放下,一步一步对着厕所门口走去。

        花了接近两分钟,他才慢慢走到厕所门口,中途没有弄出一点响动,来到门口站定。

        仔细倾听了里面的动静,似乎真有很轻微的异响传出,下一秒,沈星猛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在推开门一步跨入的同时,这厕所里也再次传出一道轻微的声音,随即立刻静止。

        沈星侧头看去,每一个隔间都是自然关闭的。

        他没有迟疑,来到第一个隔间门前,拿着伸缩棍对着门板轻轻一抵,这扇门随即打开,其内空无一人。

        他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打开了第二道隔间门,里面同样没人。

        如此依次打开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在用伸缩棍抵住第六道隔间门时,这扇门并没有被推开,似乎里面被反锁了。

        沈星后退一步,正要抬腿猛踢时,一股危险感降临,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一闪身,一个黑影突然撞破了结实的隔间门,从里面弹射而出,扑到沈星刚才站着的位置。

        这人穿着警卫衣服,没戴帽子,全身肌肉虬结,将这身衣服撑得几乎快要破裂,他的姿势很怪异,手脚并用的趴在地上,抬头看着沈星。

        他的眼瞳也很不正常,是黄色的竖瞳,给沈星的感觉,一眼看去就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

        双腿一蹬,这家伙对着沈星再次扑去。

        沈星来不及后退,原地一个转身,而如今他的速度和反应力同样也很惊人,在转身的同时右手一甩,手中伸缩棍结结实实砸在对方肩上。

        不过这一击,却如同敲中了钢板,沈星的手掌剧烈震动,虎口发麻,这伸缩棍竟然直接被敲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