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26章 怀疑(4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26章 怀疑(4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昨天晚上你在办什么案子?”周道笑眯眯的一边询问,一边走了进来。

        郑瑞军作为云谷市特调组组长,拥有自己的单独办公室。

        这办公室也并不算宽敞,由一套标配的办公桌椅、一套皮沙发、一个茶几,以及一个空调和两盆绿萝所构成。

        只是此刻办公室里的窗户全是关着的,乍一走进来,感觉空气不流通,有些发闷。

        “查办一起幼童失踪案。”郑瑞军过去拿了一个一次性纸杯,倒了一杯水,给周道递了过来,继续道:“刚开始怀疑有异常,因为监控显示出来的画面也很奇怪,后来才发现凶手竟然是一只猴子。”

        “哪里来的猴子?”周道好奇问道。

        “从祁福山下来的猴子,你应该知道,我们云谷市的祁福山上,猴子是出了名的匪徒,连游客都害怕他们。”郑瑞军解释。

        “那后来找到失踪的幼童没有?”周道继续问。

        “找到了,找到了。”郑瑞军点头,“在猴子窝里找到的,不过除了受到惊吓以外没什么大碍。”

        “把你的汗擦一擦吧。”周道笑了起来,“睡个觉,不光是额头,连脖子和手心都是汗。”

        郑瑞军笑道:“没有啊,手里可没汗。”

        周道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那放在桌上、郑瑞军刚刚抬过来的一次性纸杯,只见纸杯的外侧挂了细微的水滴。

        郑瑞军解释:“那是刚才的水溢出来了。”

        不过同一时刻,他的手不知不觉在裤子上擦了一下。

        “我可能今天晚上就回鹤山大市。”周道并没有动桌上的水,而是说道:“这几天在这里要谢谢你们给我提供的帮助,所以过来跟你告个别。”

        “客气什么。”郑瑞军摆了摆手,“我们应该配合的,倒是没有实质性的帮上什么忙,反而让你自己费心了。”

        周道摇头:“也没有什么费心的,不过案子的根源大概摸清楚了,等我回去叫上同事印证一下,或许就会水落石出。”

        “你们还要返回云谷吗?”郑瑞军询问。

        周道再次摇头:“不一定。”

        他随即看了看时间,站起来,从小皮包里拿出一个信封。

        这信封是密封好的,且里面明显装了什么东西,或许是纸张,但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纸张。

        “我刚刚去看了看,但刑事组的曾组长不在,麻烦你把这个转交给他一下,谢谢!”

        “好的,没问题。”郑瑞军接过,随手放进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

        周道走向门口,郑瑞军替他打开了门。

        他转身拍了拍郑瑞军略有些单薄的肩膀,笑眯眯道:“我听说如果一个人强制吸纳异气,而在异气耗光后的瞬间,全身都会大汗淋漓。不知道有没有这种事?”

        郑瑞军一怔,摇了摇头:“不知道,那东西我可不敢碰。”

        周道呵呵一笑,转身离去。

        郑瑞军盯着他远去的背影,渐渐地,眼神变得冰冷。

        关上办公室的门,返回办公桌前,他拉开抽屉把那密封的信件拿了出来,在手里掂量了一下。

        扭头看向窗户外,不一会儿就见周道夹着小皮包的身影出现在大楼外的花园中,穿过花园渐行渐远,很快消失不见。

        他收回眼神,整个人由刚才的若无其事瞬间一松,仿佛充满气的气球,这一刻忽然松懈,脸色微微苍白,轻轻喘息。

        扯过两张纸巾,将脸上的汗液擦去,然后把外衣脱下,里面的背心早就已被汗水浸透。

        此时的郑瑞军,一眼看去仿佛苍老了好几岁,整个人有种突然间萎靡不振的感觉。

        不过他丝毫不为自己现在的状态而在意,只是盯着手里密封的信件,左手缓缓伸出,拿过一把剪刀,慢慢靠近这封信。

        片刻后,剪刀停下,尖端只是碰到了信封,但并没有剪下。

        大约僵持了一分钟后,郑瑞军放下剪刀,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封信,将它缓缓放进抽屉里,把抽屉关上。

        站起来打开了空调,冷气开足,随即他从文件柜下方的盒子里找了一套备用的干净衣服,把身上湿透的衣服换了下来。

        ……

        从治安厅出来,沈星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来到木雕店开店营业。

        几天没开店了,因为临街的原因,柜台上已经铺了一层细灰,他把抹布浸透水,稍微拧干一些,然后将所有展示柜擦了一遍,特别是玻璃被擦得亮锃锃的。

        把地上扫了之后,又拖了两遍,忙完后坐下来喝了杯水,准备到隔壁面包店买个面包和一杯牛奶充充饥。

        正要出去时,一抬头,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走进店里,正是前几天那嚷着要退还自己面具木雕的卓大同。

        “沈老板,你好!好久不见了。”卓大同在见到沈星后,当即满脸堆笑。

        他很清楚,在治安官出面办案后,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老伴的尸体或许永远都不会再回到坟墓中了。

        这几天他的心里一直有种异样的牵挂。

        一方面有点想念生前的姜桂蓉,一方面又非常害怕这个现在看上去已经很恐怖、完全是两个人的老伴。

        思来想去,卓大同感觉能够治疗自己这古怪想法的方式,或许就是再看看那面具。

        何况当初自己误会了沈星,怎么着也得亲自过来跟沈星道个歉。

        他从昨天就来看了一下,还在街边等候半天,哪知沈星没有来开店,所以今天又来了。

        沈星倒不是那么计较的人,主要是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了,姜桂蓉诈尸与否,与自己卖给卓大同的面具木雕没有关系。

        否则现在卓大同也不会舔着个脸,嬉皮笑脸的跑自己这里来。

        他露出微笑,点点头道:“来了,坐吧。”

        话落,转身回到店里面,拿出钥匙,从一个货柜下的柜子里取出上次卓大同送回来的面具,对卓大同说道。

        “你是要把面具拿回去,还是我直接退钱给你?”

        “要面具,要面具,我要面具。”卓大同赶紧站起来走了过去,双手接过用布巾包好的面具。

        他打开布巾看了看,随即露出释怀的笑容,紧紧的抱着,沈星甚至注意到这老头的眼角已经积满泪水。

        “我去隔壁买面包,你吃东西了吗?”沈星随口问一句。

        卓大同立刻抓住他的衣袖:“吃什么面包?我请你吃饭,就在这附近找个小馆子。”

        沈星道:“我才开店,去馆子吃耽误时间,影响生意了。”

        卓大同执意不让他吃什么面包,立刻道:“我让餐馆送你店里来,我们就在这里吃。”

        推辞不过,沈星终于点头。

        不一会儿卓大同就去安排好了饭菜,宫保肉丁、蒜泥白菜、西红柿炒鸡蛋、豆花汤,全部都是家常菜。

        沈星笑道:“这大清早的,我还是头一回这么吃。”

        卓大同也笑道:“我也是头一回。”

        两人话虽如此说,但坐下后很快就风卷残云般将菜肴扫荡干净。

        叫来餐馆把吃剩的菜盘收走,沈星起身打扫吃饭的地方,卓大同则是拿过抹布帮忙擦拭放菜的桌子。

        “哟,你这店里都已经开始请人了。”一道声音此时在木雕店的门口响起,听起来有些熟悉。

        沈星抬头一瞧,发现竟然是来自鹤山大市的特调组成员周道,对他露出微笑:“原来你还没回去?嗯,这是我的顾客,不是店里的伙计。再说我这小破店,哪儿能请得起人?”

        卓大同见周道一副领导派头,也不敢多问,擦拭桌子后,放下抹布,把自己的面具木雕包好,双手抱起来,对沈星道:“那不打扰你们,沈老板我先走了,以后电话联系。”

        “好的,你慢走。”沈星点头。

        见卓大同离开后,周道好半天才从他的背影上收回目光,指了指卓大同离开的方向,问道:“这是那妻子诈尸的男子?”

        沈星点头,有些吃惊:“没想到你一直在关注云谷市的特殊案件,这个案子我想赵文博可能也才刚刚报上去吧。”

        周道点头,并没有隐瞒:“我其实一直在留意。”

        沈星两手一摊,对他道:“你是想告诉我,这次过来是想买我的木雕吗?”

        周道呵呵一笑:“好吧,你既然说了我就买一件。不过是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沈星本来就是开玩笑的,不可能真的强买强卖。

        “晚上去一趟治安厅的法医室,在那里给我盯着3号陈尸房。”周道压低声音说道。

        沈星顿时诧异:“那里陈放的不正是刚才卓大同的老婆姜桂蓉的尸体吗?”

        “我知道。”周道点头:“我在办一件案子,需要你今晚守住陈尸房,如果出现什么异常,及时通知我。”

        沈星更是迷惑,问道:“为什么不叫云谷市的特调组帮你?他们应该比我更有经验……”

        周道摆了摆手,将声音压得更低:“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其他不要多问。总之,今晚守住3号陈尸房,即便谁来也不要让他进去,我会让法医室的值班人员也全部离开。”

        沈星听了摇摇头,说道:“抱歉,我只是调查组的临时工,而且还是按件计酬。现在我根本不知道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所以可能无法接受这个安排。”

        周道轻声叹息,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大约两三分钟后,他抬起头,盯着沈星道:“上次的头皮事件记得吗?我在云谷市调查的过程中,发现它的上层母体了。不过那异常很强大,且非常狡猾,在此期间我还发现这里的人有些问题。”

        “这里的人……是指谁?”沈星皱眉问。

        “调查组。”周道轻声道:“我查过你的底细,你在遭遇异常之前与云谷市调查组的人根本不认识,而且也是近期才决定加入该组临时办案,所以现在这里可以相信的人,你是之一。”

        “有问题?”沈星听了周道的话,感到很吃惊。

        他不知道对方所指的这个“有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也不知道是什么方面的问题,但显然现在周道根本不怎么相信云谷市调查组了,反而选择信任自己这个临聘人员。

        “晚上你去陈尸房外的值班室,不要告诉云谷市调查组的人,谁也不要告诉,就守在那里。”

        周道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支银色的笔递给沈星,“这支电磁笔不仅可以释放静电场,还可以瞬间产生强烈的高压电流,这是致命攻击。我现在把它给你防身,你要谨慎使用。”

        沈星接过笔,见这支笔与调查组给自己的静电笔有些区别,体型稍微大了一些,且笔帽是按动式的,无法直接打开。

        周道教了他使用的方法,提醒道:“你不会碰到那上层母体,但你必须要知道,这只异常可不是你平常见过的普通异常。它不仅仅只有特性那么简单,而是拥有黑暗技能。”

        “黑暗技能?”沈星仔细琢磨,产生了一种越来越吃惊的感觉。

        “说这些只是提醒你一定要警惕,今晚无论如何不要离开陈尸房值班室。”周道继续叮嘱,“外面的一切你不用操心,只要守住那里就行。”

        “那你干什么?”沈星不解问道。

        周道面色微微一厉:“抓异常,再看看能否抓住某人。”

        沈星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墨渍的事,有没有下落?”

        周道点点头,提醒道:“记住,如果看见有墨渍在你附近,一定要防备,或者干脆直接逃跑。如果感觉头晕或者快要晕倒,可以直接咬一口舌尖。”

        话及此处,他低头沉吟:“不过,你只要守在地下二层,应该看不见什么。”

        两人商量了一些细节,虽然周道因为暂时保密的原因,没有讲清楚他在怀疑谁,并且那要抓捕的异常具体是什么,但沈星知道自己的任务要简单很多,只要守住法医室那边就可以了。

        其他案情,等今晚过后再详细问问。

        只是这次他是与鹤山大市的特调组合作,周道走之前直接转给了他一万的案件报酬,也就是守一夜陈尸房值班室,有什么异常通知周道,这钱就算到手了。

        等周道走后,沈星看着手机里的收款短信提示,却感觉自己接下来的遭遇或许没有这家伙说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