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25章 谁在里面?

第125章 谁在里面?

        眼见这道金属门锁似乎没有被打开,赵文博有些惊讶。

        不过这也不排除郑瑞军有另一把机械钥匙的可能,打开了门,然后进去后再关上,从外面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因为这金属门采用了自动锁死的设置,门一旦关闭,外面的金属锁会智能回转到最初位置。

        赵文博不太明白,他搞不懂为什么郑瑞军会返回3号停尸房而不告诉自己,难道他有什么特殊的事情要做?却并不想让自己协助他?

        或者是有人乔装打扮成郑瑞军的模样,偷偷摸摸进了陈尸房?

        扭头又看了一眼法医室的方向,没有见到王法医的身影,说明这家伙还是根本没醒,这睡劲之大,也算稀少了。

        赵文博将手里这把机械钥匙插入锁孔,插到底后试探着往右旋转了半圈,没有反应,继续旋转,如此在旋转到第三圈的时候,有了一种齿轮在磨合转动的反馈感。

        不多时,咔嚓一声,金属锁往两旁快速滑去,门锁被打开。

        他立刻拉开一边的门,随即一怔,没想到入眼竟然一片漆黑,这3号陈尸房里竟然灯是熄灭的!

        这与他在监控视频中看到的情景根本不一样,在监控中,明明陈尸房里的灯已经全亮。

        看着黑洞洞的空间,赵文博略一犹豫,伸手到门内旁边的墙上摸到了开关,啪嚓一下按下,但没有任何反应。

        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漆漆的3号陈尸房。

        “郑哥?”他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外试着往陈尸房内喊了一声。

        等了片刻,没有任何回应传来。

        赵文博看了看法医室的方向,刚才跑出来急了,加上根本没想到3号陈尸房的灯管会不亮,所以放在法医室内的应急手电筒并没有带一支出来。

        此刻想要返回去拿,又恐自己离开这段时间里面会生出什么变故。

        到底郑瑞军在不在里面?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人是不是郑瑞军?似乎现在都成了一个谜。

        “郑哥都离开了,他为什么会突然返回来?”

        赵文博越来越起疑,决定还是返回法医室拿两支手电筒过来,并且怎么也要将那睡得像猪一样的王法医给叫起来。

        不过在此期间,得先把3号陈尸房刚刚打开的门给关上。

        正要关门时,就听一阵金属碰撞声从陈尸房内的最里面传出,这声音似乎就是来自那装着姜桂蓉尸体的金属盒。

        联想起刚才在视频中看见那疑似郑瑞军的人,似乎正在摆弄金属盒上的锁,会不会……已经打开金属盒了?

        赵文博当即把手机掏了出来,直接点开手电筒功能,借着这不太明亮的电筒光往黑暗中的3号陈尸房里照射进去。

        现在他根本不惧那金属盒中的尸体,因为姜桂蓉要产生异动一直都是凌晨两点左右才开始,不是现在。

        赵文博要谨防的人,是那疑似进入了陈尸房、乔装成郑瑞军的人。

        哗啦啦,金属盒似乎被打开了。

        但从赵文博的方向看过去,即使有手机的电筒光,但依旧看不太清楚最里面黑暗中的景象是什么。

        他不得已靠近陈尸房的门口,但不敢跨进去,一只手拿出了黑色伸缩棍,一只手将手机电筒尽量往里面照射。

        隐隐约约间,看见那金属盒的方向,上半截盒子果然已经往下被推拉开。

        而且那里似乎空无一物,反而是在金属盒的旁边地上,歪歪斜斜的站着一个黑影。

        这黑影站着的模样,与那天赵文博瞧见姜桂蓉从卓家院子里走进来时一模一样。

        他的心里顿时打了个突兀,全神贯注的盯着那黑影,不再前行,正要往后退一步并直接关上这3号陈尸房的金属门时。

        咚的一声响起,赵文博的后脑勺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

        不巧,被击中的地方还是上次被沈星敲肿的同一个位置,刚刚才消肿不久的包,此刻再次完完整整的冒了出来,还油亮油亮的。

        倒地后的赵文博身后,露出一个男子的身影。

        这男子身穿正装白色短袖,笔挺的西裤,上衣扎进裤子里,露出一个大大的z字型金属皮带扣,腋窝下还夹了一个小皮包。

        一眼看去,感觉至少是厅里的领导。

        不过刚才打晕赵文博那一下,明显就是他所为,而且轻描淡写,非常流畅。

        这男子夹着小皮包,直接迈步走进了3号陈尸房。

        在他进入的刹那,感应到人体温度的室内智能感应灯,瞬间哗啦啦亮起,驱散了陈尸房内的黑暗。

        那些在赵文博看来出现了故障的灯管,此刻竟然全都是好的!

        而且这男子似乎也并不意外,他径直走向那装有姜桂蓉尸体的金属盒。

        诡异的是,这金属盒竟然密封完好,不是赵文博看见的那一幕,它根本没有被打开过,而是和之前锁死时一模一样。

        男子走到金属盒前,伸出右手按在金属盒的表面,微微闭眼。

        偌大一间陈尸房里,安静异常,除了传来的制冷机的轻微转动声以外,什么也听不见。

        男子就这么按着金属盒的外壳,大约一分钟左右,这才收回了手,环顾陈尸房四周一眼,没有见到什么异常。

        他转身出了三号陈尸房,随手将金属门关闭。

        瞧了一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赵文博,这男子没有理会他,而是顺着阴冷的走廊往电梯口走去。

        在经过法医室办公室的门口时,他瞥了一眼办公室里面那关上的值班室的门,此刻里面依旧传来震耳欲聋的呼噜声。

        这男子很快乘坐电梯来到一楼,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在来到大楼门口时,那正在站岗的警卫非但没有拦住他,反而对着他啪的敬了一个礼。

        男子点了点头,夹着小皮包,一副领导派头往治安厅最大的那幢楼走去,他似乎根本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

        来到大楼处后,出示了一下证件,这里的两名警卫当即又是立正敬礼,态度非常恭敬。

        男子乘坐电梯径直来到五楼,进入走廊后直奔五楼最里面的办公室。

        这里的走廊已经没有法医室那边的阴冷感觉,四周气温很正常,没有开得很足的空调,一些地方还能看到照射进来的阳光。

        不多时,他停在最里面那间办公室的门口,伸手敲了敲门,“郑组长,在里面吗?”

        等了等,门内没有回应。

        男子再次伸手敲了两三下,里面终于传来声音,似乎听起来说话的人还处于迷糊的状态。

        “谁啊?”

        “郑组长,请开门?”男子脸上露出微笑,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说道。

        很快办公室里传来脚步声,门被打开,正在睡回笼觉的郑瑞军睡眼惺忪的抬头看来,随即一怔,脸上浮现有些尴尬的笑容。

        “原来是周长官!不好意思啊周长官,昨晚熬夜太久,刚刚正在补觉。”

        男子摆了摆手:“别叫我什么长官,叫我名字周道就行了。嗯,没吵着你吧?”

        “没……没有,周长官,你还没回鹤山大市吗?”郑瑞军勉强笑了笑。

        周道摇了摇头,斜乜着目光盯着郑瑞军的脸:“你这是干什么?睡个觉,怎么满头大汗的?”

        郑瑞军打了个哈哈,“我怕热,睡觉总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