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24章 法医室(万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第124章 法医室(万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此刻客卧中虽然已经关灯,但亮着监控显示屏,所以还是能够看清楚屋里的一切。

        “啊——”

        见到门外站着姜桂蓉的这一幕,躲到角落里去的卓大同忍不住失声惊恐的叫了起来。

        听见了他的叫声,姜桂蓉那一直低垂的脑袋往上抬起,在这个过程中,显得非常僵硬,发出咯咯咯的骨骼摩擦声。

        不过似乎抬起来后,脑袋又太过用力了,导致骨骼发出巨响,脑袋直接仰起来,一颗眼珠从眼眶里滚落而下。

        伸出了右臂,虚空想要抓住躲在角落里的卓大同,同时嘴唇微张,流出大量黑色液体。

        咚的一声,角落里的卓大同直接晕了过去。

        赵文博此刻并没有感受到自己精神受到冲击的影响,可见姜桂蓉并没有产生精神冲击力,而卓大同纯粹就是被吓晕的。

        他按下伸缩棍上的击鬼按钮,两步跨到姜桂蓉面前,姜桂蓉的手臂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还没挥动过去的伸缩棍。

        啪!

        一口黑液喷了赵文博一脸。

        赵文博得亏眼睛提前一秒闭上,他大惊之下一脚踹中姜桂蓉的肚子,将她踹回到客厅。

        就在此时,三名治安官经过院子冲进了客厅,三人都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其中一人见倒地的姜桂蓉无声无息想要爬起来,他立刻拿出手枪上膛,对着尸体就是砰砰两枪。

        姜桂蓉的寿衣顿时显露出两个漆黑枪洞,她还想要继续爬起来时,另外两名治安官同样对着她开枪。

        又是数声枪响过后,尸体仍在挣扎,想要继续站起来。

        此时赵文博已经用放在桌上的矿泉水随便冲了下脸,将眼睛周围的黑液洗掉,衣袖一抹,睁开了眼,走上前对着姜桂蓉的脑袋就是猛地一记伸缩棍。

        这一棍敲下,原本还要起身的姜桂蓉,肉眼可见她的身体周围一层气息散开,顿时整个身体不再挣扎扭动,变回了一具正常尸体。

        赵文博有些气喘,再次扯了四五张纸巾擦了擦脸。

        此时那些治安官仍旧用手枪对着姜桂蓉的尸体,不敢大意。

        赵文博走到尸体前蹲下,仔细看了看这女人,片刻之后,他吩咐道:“尸体不能再掩埋。让法医室的车过来,把尸体运走,我们特殊案件组没到法医那边之前,告诉他们用密封的硬度为r级的金属箱装这具尸体,不能大意。不管听见里面传来什么声音,都不要打开。”

        话落,再次有更多的治安官赶来。

        这些人很快开始收拾现场,并将拍摄的视频画面做了证据收回,拆除了摄像头和线路。

        救护车不一会儿也赶到,而此时昏迷的卓大同已经醒过来,他执意不去医院,最后医生现场给他检查了一遍身体,确认没事后才离去。

        至于姜桂蓉的尸体,已经被裹尸布裹了一层,并且装入准备好的尸袋中,醒过来的卓大同并没有看见。

        否则看见老伴被枪击并被伸缩棍敲坏了脑袋,他可能又会承受不了而胡思乱想。

        毕竟现在的情况是卓大同对如何面对姜桂蓉的心情很复杂,他既想老伴没事,又害怕再见到她。

        赵文博告诉卓大同事情已经处理好,姜桂蓉再也不会出现,让他放放心心的生活。

        同时赵文博暗中让治安官去姜桂蓉的坟墓那边,将泥土和石块重新堆叠整齐,损坏的棺材板全部掩埋妥当,确保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目前看来这姜桂蓉只是物理攻击,且攻击力不算很强,如果一直埋起来她都会自己爬出来的话,那就只能关回去再做研究。

        必要时,可能还要移送上级单位研究,毕竟这种处理方式又不是第一回。

        ……

        沈星是在云谷市下飞机之后接到了赵文博的电话,告知他特调组直接抓获了那行走的卓大同老伴的尸体。

        本来在龙源市和父母在一起时,沈星就被赵文博电话告知了这边的情况,他知道卓大同的老伴尸体还是会来见卓大同的。

        发生这一切,与自己卖给他木雕面具与否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只是当前沈星也碰到了自己的问题,记忆缺失,不知道家庭住址,不认识父母,还在尝试一点点的接触,这些问题困扰着他,在没有彻底了解之前使得他也没想过要立即回云谷市。

        不仅如此,他反而还在龙源市多耽搁了一天,使得菲菲也请了一天假,要在京基节后的第二天才能到校上课。

        得亏菲菲的学习不错,耽搁一天课程对于菲菲来说,影响不大。

        赵文博让他回到云谷市后就立刻联系自己,然后邀请他去法医室的陈尸房看看那具姜桂蓉的尸体。

        不过回到云谷市的时候已经晚了,沈星想着菲菲晚上一个人在家,加上那边尸体已经被捕获,又不是很要紧的事,所以明天再去。

        回到家里,两人把这次沈星父母带给他们的大量食物和衣服整理了一遍。

        这一路回来,两人累得够呛,可能是多年未见儿子的原因,母亲唐爱州给沈星和菲菲购买了很多好看的衣服,且装了很多土特产。

        而菲菲也成功获得唐爱州和沈仕海的喜爱,最开始的一天,双方都在适应,不过很快他们就接受了菲菲。

        唐爱州言明,菲菲每个月的生活费由她包了,虽然沈星这边不会要他们一分钱,但菲菲这里她这个做奶奶的,却很乐意为沈星分担。

        沈星没有拒绝,而菲菲这几天做的最多的动作,就是趁唐爱州不注意,抱着她的脸冷不丁就吧唧一口。

        这可将唐爱州乐坏了。

        在相处的过程中,沈星察觉到沈仕海和唐爱州,与自己记忆中那不存在的父母沈国立和郭丽荣没有一点相似之处,完全就是不同的一对父母。

        这一点,让他更相信沈国立和郭丽荣,或许是不是在地球那一世的父母。

        或者是他继承过来的,关于地球那一世的诸多记忆中的其中一个。只不过与当前的记忆完全混合了。

        相处之后,他发现沈仕海和唐爱州都很好相处,很好说话,而对于自己的表现还有点过于溺爱的倾向。

        这可能就是造成以前的自己和他们发生矛盾且最后完全闹僵的原因之一。

        唯一有一点,沈仕海和唐爱州不喜欢叶听,他们对叶听似乎也很熟悉,但只要聊到这个女人,俩老要不就是突然沉默,要不就会找其他话题岔开。

        为此,沈星找了个和母亲唐爱州一起逛街的机会,从她口中探出了一些他们关于叶听的看法。

        归纳起来,大致就是他们感觉叶听这个女孩不诚实,总有很多事情隐瞒着他们,或许也有很多秘密隐瞒着沈星,只是沈星当时被爱情冲昏了头,所以父母的告诫他并没有听见去。

        反而为了这件事几次三番与沈仕海和唐爱州吵架,这一点,沈星同样没有任何印象。

        随后他得出了与父母闹僵的秘密,原来也是因为父母要让自己离开叶听,叶听不知怎么得知了这个消息,与沈星吵了一架,然后两人陷入冷静期。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后来拥有了目前记忆的沈星,从衣柜后面得到的u盘视频中得知,叶听在金城大厦的7楼走廊上已中枪身亡。

        但那个时候他并不知情,还与已经死亡的叶听互发短信,甚至是通了电话,两人最后在电话中谈和。

        然后,叶听彻底失踪。

        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基本被沈星在这几天梳理清楚,而在龙源市那几天,他也被父母带去了医院做全身检查。

        结果他的身体很正常,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沈星只得说是可能自己没有休息好,脑袋发晕,以此掩盖自己记忆窜错了门的事实。

        唐爱州是一名退休的特级教师,退休工资较高,而沈仕海至今仍在经营一家家具公司,虽然效益马马虎虎,但早年积累下来的钱,使得他沈家同样有些底蕴。

        在双方关系闹僵那几年,沈星一直没有接受他们的帮衬,加上记忆出错,他一直以为父母家也没有什么钱。

        现在虽然与父母已经和好了,但他也不会要父母出钱让自己在云谷市安家,目前自己所赚的收入,除了买房以外已经足够其他花销。

        而且现在和菲菲住,他根本用不着买什么房子。

        不过一直到最后离开龙源市,看着站在送机口外的沈仕海和唐爱州,沈星依然知道两人对于自己收养菲菲这件事,心中存在芥蒂。

        只是现在木已成舟,加之双方关系像俩老所期望的那样已经缓和,他们不愿再为这种事情再和儿子闹僵。

        所以,他们能够接受菲菲,甚至只要儿子喜欢,他们也同样接受之前的叶听。

        不过从儿子的口中,他们得知叶听已经失踪很久了,而且有很大概率已经死亡。

        “沈叔叔,我数了一下,奶奶给我买了11件衣服,4套裙子。”收拾好所有东西的菲菲,认真数了一下,随即满脸欢喜的抬头看着沈星。

        沈星点头道:“我也差不多,还多了24条内|裤,40双袜子。”

        “差不多?奶奶也给你买裙子了吗?”菲菲目瞪口呆的看着沈星。

        沈星哈哈笑道:“快回卧室去,把衣服的吊牌减掉,叠好放进衣柜里。”

        “好的。”菲菲笑呵呵的把自己衣服抱进了卧室。

        沈星发现她的行李箱最下面压了一套智力拼图,不过看样子是难度很高的那种,上面写着拼图共计1024块。

        “原来还给你二货叔叔带了礼物,一千多块拼图?是怕他还不够憨憨吗?”沈星一边笑着自言自语,一边将拼图拿出来,放在一旁。

        沈星将屋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此时菲菲已经洗完澡,吹了头发后就爬上了床。

        收拾完屋里的东西和除尘,使得沈星出了一身臭汗,他洗了个澡又检查了一遍门窗后才上床躺着,拿过手机一看,赵文博在半个小时前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明天上午八点,来治安厅10号楼法医室的陈尸房,郑哥也会过来,咱们研究一下姜桂蓉的尸体。”

        沈星看了看日期,今天是赵文博告诉他捕获姜桂蓉尸体的第二天。

        他不禁也有些好奇起来,为什么卓大同的妻子会在死后从坟墓里爬出来回家?为什么他们会认为是自己木雕出了问题?为什么这些特调组成员已经抓住尸体了却还是无解?这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带着这个疑问,沈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他几乎是和菲菲一同起的床,菲菲惊讶于他这么早起来,随口问了一句,然后从奶奶给自己买的金色小钱包里抽出五块钱,乐滋滋的往学校而去。

        沈星也早早出了门,因为害怕迟到所以没有乘坐公交车,而是打了个出租车,不多时到了治安厅大门外。

        下了车,在门口出示了自己的办案证,那守门的警卫将这张办案证在自己的磁卡机上靠了一下,小屏幕的画面中很快显现出沈星的头像。

        这张也是他的身份证头像。

        守门警卫确认后,先是通知了法医室所在的10号楼警卫,然后才将沈星放行。

        沈星跟着警卫的指示,看着路向标识,很快来到10号楼附近。

        看了看时间,目前已经是七点五十分,也不知道赵文博和郑瑞军来了没有。

        来到10号楼,这里的警卫因为提前收到了消息,只是问了一句沈星的名字,就带着他往里走去,不过没有上楼,而是直接乘坐电梯下到了负二楼。

        电梯门打开,警卫并没有出电梯,而是对沈星道:“出了电梯右拐,就是法医室的陈尸房,王法医和两名特调组的治安官都已经进去了。”

        沈星道了谢,暗道这些人来得这么快,随即加快脚步走出电梯。

        出乎意料,这负二层的空气很好,且灯光充足,没有什么阴暗角落,不会引人过多的遐想。

        只不过出了电梯后的走廊空空荡荡的,没有见到一个人,只是不远处的房间里传来若有若无的说话声。

        沈星往那个方向走了几步,说话声传入耳中,听得更加清楚,不过这走廊四周依然一个人都没见到。

        不仅如此,不知是心里暗示,还是这真实环境的影响,站在这走廊中,让沈星很快感到了冷意,仿佛这里的空调开得很足,连带走廊外的空气都是冷冰冰的。

        很快他走到一个房间门牌上写着“1号陈尸房”的门外,仔细一听,说话声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沈星想了想,就现在这个样子,在这种环境下直接推门进去似乎不太好,遂伸手敲了敲门。

        屋里的说话声停止,很快响起一个声音:“请进。”

        沈星推开门走了进去,目光投向屋里站着的三个人,这三人分别是郑瑞军、赵文博和一个穿着白色法医工作服的陌生中年男子。

        这男子应该就是那警卫口中的王法医。

        王法医的头发非常凌乱,脸色些许苍白,应该是常年熬夜班的原因,这头发的凌乱程度,与郑瑞军也有的一拼。

        三个人站在一具胸腔被打开的尸体旁,不过那尸体似乎并不是姜桂蓉,而是一个年轻男性。

        除此之外,这陈尸房最里面一侧的墙壁全部是推拉式的陈尸柜,沈星粗略看了一下,大概房间里的陈尸柜就有二十五个左右。

        也就是说,如果这些推拉式陈尸柜中全部装有尸体的话,这里有二十多具等待或者已经被法医解剖的尸体。

        “你来了,沈星,过来给你介绍一下。”郑瑞军对着沈星露出微笑,指着王法医道:“这位是王景中法医,负责本次姜桂蓉案子的尸体解剖和分析。这是沈星,我们聘请的临时办案员,对异常特别的敏感,且精神力极强,分析力很透彻。”

        这最后一句话,显然是郑瑞军在听赵文博说起职业学院图书馆事件之后,对沈星又加上的一句评语。

        毕竟那件案子能被破获,沈星功不可没。

        与王景中法医互相问了句好后,沈星问道:“王法医,现在是什么情况?”

        赵文博道:“姜桂蓉的尸体并不在这里,我们把她锁在了3号陈尸房,那里也被叫做特殊陈尸房,而且将她用特殊的金属尸盒锁住。”

        顿了顿,又道:“尸体运回来的头天晚上和昨天晚上,都发生过异动,但她被关在金属盒里,无法破开出来。不过到了白天姜桂蓉就会变成一具真正的尸体,白天那段时间王法医曾对她做过短暂的解剖。”

        “结果怎么样?”沈星问。

        郑瑞军也道:“我也刚来,同样想知道王法医的解剖结果。”

        王法医将这胸腔被打开的男性尸体的尸袋拉上拉链,开口道:“据我的解剖分析,姜桂蓉就是一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尸体。她的身体开放部位已经开始孵化蛆虫,表皮脱落,且符合一般尸体的腐烂特征,从腹部开始,腐败水泡凝结完成,且有大量水泡已经破裂导致恶臭液体流出……”

        “有没有发现不符合正常人尸体的什么特殊情形?”郑瑞军问,“即便是很细微的那种?”

        “没有发现。”王法医摇了摇头,将这年轻男子的尸体推回了陈尸柜中,关好冷冻的柜门。

        他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早上八点,那具尸体产生异动的几率很小,要不要去3号陈尸房看看?”

        这次过来,郑瑞军和赵文博本来就要准备过去看一看姜桂蓉。

        闻言点头,四个人离开了1号陈尸房,王法医顺手关掉这里的灯。

        房门关上的瞬间,沈星回头看了一眼,感觉没有了灯光的陈尸房内,一股浓烈的阴冷之意瞬间就弥漫开来。

        四人很快走到走廊的最里面,沈星抬头一瞧,见这3号陈尸房的门都是全金属的,王法医输入了门口的密码,又加上指纹解锁,里面才传出咔哒一声。

        金属门往一旁退去,露出里面黑黢黢的空间,不过这漆黑空间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就被自动亮起的电灯驱散。

        白炽灯灯光充足,使得这陈尸房里同样没有任何黑暗死角。

        其中在三张解剖床的上方,还有数盏无影灯,只是并未打开。

        不多时,沈星的目光和其他人一样,集中在了这间陈尸房的一个很醒目的金属盒上。

        这金属盒如果立起来,大概有一人高,正好可以装进去一具尸体。

        不知使用什么合金材质做成,只是凭肉眼观察就非常坚固。

        这间陈尸房里同样有大量推拉式的陈尸柜,不过里面几乎都是空的,唯有那金属盒子内。

        “3号陈尸房平时我们都不开放,只有等到特殊需要保存的尸体,或者碰到像今次这种古怪尸体时才会使用该房间。”王法医一边走向那金属盒,一边介绍道。

        因为金属盒的密闭的,也看不到姜桂蓉的尸体,四个人很快聚集在金属盒周围。

        王法医给他们一人发了一个口罩和一次性手套,三人分别戴上。

        在他还未打开金属盒之前,沈星问道:“王法医,你有没有碰到过某人确定死亡后,尸体仍然可以移动的案例?”

        王法医很坚定的摇了摇头:“没有,如果真有这种可能,就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除了用僵尸这种概念来框定以外,我想不到还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释。”

        话落,他拿出随身钥匙,插入这金属盒里面嵌入的锁扣内,轻轻扭动,然后走到另一侧再次重复刚才的操作。

        金属盒的锁被打开,这种盒子采用了滑动设计,被打开后根本不用掀起来,而是直接往一侧滑走,露出了姜桂蓉尸体的上半截。

        下半截依旧在盒子里,不过要想看见的话,得将下半截盒子往另一侧滑,遮住她的上半身。

        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沈星在乍一见到姜桂蓉此刻的模样时,依然感到心惊肉跳,胃里翻腾了两下,好不容易才终于忍住。

        姜桂蓉的面容已经腐败不堪……(以下省略两千字)

        她的腹部也已完全腐烂……(以下再次省略两千字)

        不过显然现在她的样子已经经过了法医的特殊处理,没有继续再腐烂,而是处于停止进一步恶化的状态。

        “其实我们在抓住她后,可以直接将她的尸体烧掉的,这样一了百了,完全可以将该异常清除。”赵文博道:“但如果我们这样做,那这次异常记录就无法上报,也失去了一个很好的了解和研究异常的机会。”

        沈星点头,表示理解。

        这一刻,他已经开启了自己的异瞳。

        在回去探亲的这几天,他随身带了一个血瞳的木雕在身,因为这东西方便携带,拿在手里就相当于一个小玩意儿,可以随时凝视,替自己巩固精神抗体。

        所以这段时间他的精神抗体一直处于五层全满的状态。

        这一刻消耗一些抗体启动异瞳,完全是毛毛雨。

        不过仔细在姜桂蓉的尸体上下扫视一遍后,没有发现任何红色气息,一切如常。

        沈星不动声色的在这陈尸房的其他地方看了看,同样没有发现红色气息。

        此时王法医正不厌其烦拿着手术器具的在姜桂蓉肚子里捣鼓来捣鼓去,不时拿个器官出来,讲了一遍后又重新放进去。

        干这种事对于他来说,就像喝水吃饭一样寻常,在沈星看来,对尸体已经麻木的王法医有种完全找不到激情的赶脚。

        要是从尸体中发现一个不一样的特殊情况,恐怕王法医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或许比普通人中了彩票还要兴奋。

        郑瑞军和赵文博在一旁仔细听着他的分析,但沈星的注意力却不在此处。

        他的异瞳不仅扫视了这陈尸房的所有角落和陈尸柜,甚至在王法医的身上也扫了一遍,然后顺带将郑瑞军和赵文博两人同样扫了。

        目光在郑瑞军的身上略微停顿了一下,沈星露出些许诧异,收回了异瞳。

        “王法医,尸体晚上产生异动时,大概是在几点钟?”此时郑瑞军正在开口询问。

        王法医想都没想,道:“这两天晚上,基本都在凌晨两点,我们有记录的。而且第一个晚上赵文博也在,那个时候他也听到了响声,并做了记录。”

        郑瑞军看向赵文博,后者点了点头。

        “似乎将她从北风镇移到这里后,尸体的异动就开始变得频繁,以往要相隔两天才会回一次家的姜桂蓉,现在每晚都会产生异动。”赵文博补充道。

        郑瑞军伸手敲了敲这金属盒:“也就是如果没有这容器的阻隔,姜桂蓉晚上早就出来,并且还有可能会继续返回北风镇?”

        “完全有可能。”赵文博补充,“而且姜桂蓉的尸体走路很快,我们的治安官队员要一路小跑才能勉强跟上。不仅如此,她走路的姿势也很怪异。”

        沈星一愣,问道:“她是怎么走的?你能不能学一下。”

        赵文博也愣住了,这种奇怪的要求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略一沉吟,他退了两步,面向停尸房更加宽敞的地方,然后学着当初看见姜桂蓉回到家中时那样,身体歪斜着,然后往前迈开右脚。

        这并不是平常步行时那种步伐,而是脚掌忽然间伸出,仿佛是脚趾前端在用力,然后才是小腿和大腿肌肉被拉出来,迈开了一步。

        随即赵文博迈出第二步,同样也是靠着脚掌的发力前行,而不是大腿往前先抬起。

        虽然模仿得已经很不错了,但这个姿势显然是很不好操控的,才第二步就让赵文博身体前倾,差点摔了一个跟斗。

        他赶紧停下,回头看向沈星和郑瑞军:“看清楚了吗?”

        沈星点点头,若有所思。

        郑瑞军则好像没有怎么在意,而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和脖子。

        据赵文博说,这位组长这段时间似乎很忙,但没有听说哪里有特殊的大案,似乎都是一些疑似特殊案件实则到头来发现都是很正常的案子。

        见到赵文博这么惟妙惟肖的模仿,王法医站在一旁瞥了尸体一眼,叹道:“如果能亲眼这到这尸体下来走路,颠覆我的医学认知,那么我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郑瑞军没好气的笑道:“就你这职业,想要不枉此生的几率很大,别急!”

        王法医忍不住笑了起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沈星此时仍旧在沉思,脑海里回忆起赵文博刚才走路的姿势,这种诡异的姿势,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过仔细一想那被血瞳附体的林婉茹尸体时,好像林婉茹的走路姿势与这个又不太一样。

        当初的林婉茹是脑袋被那血瞳牵引,导致整个人像是提线木偶那样,不管是走路还是行动都很诡异,四肢似乎没有用力。

        特别是双脚虽然看似在走路,但几乎可以说是悬空的感觉。

        而看赵文博模仿的样子,似乎也有点类似于这种被操控或者牵引的感觉。

        难道……

        想到这儿,沈星感觉自己似乎正在接近某个真相,否则自己的异瞳为什么无法在姜桂蓉的尸身上发现代表了异常的红色气息。

        他一直站在旁边沉默不语,脑袋里琢磨着,直到忽然听见郑瑞军叫自己的名字,才发现他们已经讨论完毕,准备离开。

        实际上特调组也有检验异常的手段,就是使用静电场。如果开启静电场后,在靠近异常之后,该异常会产生轻微的反应。

        而这种反映会很清晰的在静电场中显露出来,调查员们就是凭此来判断是否有异常。

        只不过这种静电场反应也有不准确的时候,远远比不上沈星的异瞳来得准确。

        何况有时候在特殊环境下,连沈星的异瞳也有察觉不出异常的时候,比如陷入黑暗楼梯的幻境中。

        见他们准备离开,沈星问道:“晚上你们要过来吗?”

        郑瑞军摇头,赵文博则点头。

        两人随即相视了一眼,赵文博道:“我要过来,继续监测两天,如果这两天这具尸体仍旧在同一个时刻出现诡异,可能我们调查组会把她往大市调查组移送。”

        说到这儿,赵文博似乎记起了什么,对郑瑞军问道:“对了郑哥,鹤山大市的周道调查员好像还在本市,没有离去对吧?”

        郑瑞军点头:“应该是在查什么案子。”

        “如果可以的话,要不要通知他过来看一下。大市的调查员见多识广,说不定可以查出该异常的真相。”赵文博提议。

        郑瑞军却摇头道:“还是不要打扰他,人家说不定在查更重要的案子,又没通报我们。我们最好不要去干扰人家办案!”

        “好吧。”赵文博耸了耸肩,扭头看向沈星,“晚上你要不要来?”

        “我看情况吧。”沈星瞥了一眼郑瑞军。

        而对于王法医来说,他基本是长年累月蹲在法医室这犄角旮旯里,整天解剖和研究着尸体。

        所以肯定晚上都在这儿,何况从工作角度来说,王法医还对姜桂蓉这具特殊尸体非常感兴趣,甚至想要亲眼看到对方是怎么移动的。

        要不是他恪守职业操守的话,怕是会悄悄解锁那合金打造的尸体盒。

        当然,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同属一种作死的行为。

        几人一边交谈,一边离开了法医室。

        其实沈星也很想晚上过来看一看,但一想到夜里菲菲又是一个人在家里,或许那行踪不定的二货又会出现,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要怪也只怪异常总是在晚上出现的情况居多,现在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大晚上把菲菲一个人丢在屋里出门。

        总之现在姜桂蓉尸体处于特殊案件调查组的控制之下,如果赵文博能一个人处理掉这异常最好,如果无法处理,人家也说了将会移交给上级,不用自己担心。

        在他离开之后,郑瑞军打了一个沉重的哈欠,往特调组的办公楼方向走去,办公室里的沙发就是他的床,平时工作累了基本都在那儿休息。

        可能是昨晚睡得不够,很显然他要回办公室再睡个回笼觉。

        而赵文博则是呆在法医室,目前他跟进的案子只有这个,反正也没地方去,不如就在法医室里守着。

        王景中法医的想法则和郑瑞军一样,昨天夜里他观察异动的姜桂蓉尸体一直到凌晨五点才休息,此刻也早就熬不住了。

        把自己关在里面的值班室,那里有一张小床,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呼噜声。

        睡觉前,王法医习惯性的把3号陈尸房的机械钥匙放入赵文博前方的桌子抽屉里。

        这机械钥匙有点类似十字架的形状,且快要到成年人的手掌那么长,如果停电,3号陈尸房的密码锁和指纹锁将会暂时失效,这个时候就可以用机械钥匙直接打开。

        赵文博瞥了一眼放入机械钥匙的抽屉,收回目光,一眼不眨的盯着监控视频,特别是3号陈尸房内的视频。

        此时法医室内还有两名年轻一点的法医,一男一女,两人在聊着昨天下班后的轶事,不时传出笑声。

        赵文博没有搭话,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

        大概半个小时后,法医室的座机电话响起,那年轻女法医拿起电话问了一句,通话片刻后放下电话,对男法医道:“刚刚万金路出车祸,死了两名路人,驾驶员也死了。他的尸体现在放在刑事组的解剖室,让我们过去验一下他是否喝酒。”

        男法医纳闷道:“闻一下就知道了吧。”

        女法医一脸无奈:“他开的是小货车,拉了一车的白酒全洒了。”

        男法医恍然点头,两人跟赵文博打了声招呼后,很快离去。

        赵文博瞧了瞧四周,现在这个房间里已经没人,他掏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大团烟雾,感觉精力顿时充沛了不少。

        瞧了瞧墙上的开关,走过去将换气扇的开关打开,返回监控视频前继续注视着。

        一支烟很快抽完,赵文博起身来到饮水机旁,给自己泡了一杯浓茶,因为有点烫手,所以他双手抬着,小心翼翼回到监控视频前。

        目光投向视频中的刹那,他的身体忽然猛地一震,双眼圆睁,盯着视频中的场景。

        只见那原本处于夜拍模式的视频此刻亮度已经明显增强,这是3号陈尸房里被打开电灯后才会出现的景象。

        也就是说,此刻那个陈尸房的电灯已经被人打开了。

        灯是手控加自动感应的设计,如果有人按下,房间会亮,身体有体温的人一旦进入,房间也会亮。

        目光下,就见视频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非常清晰,而且赵文博一眼就认了出来。

        他失声道:“郑哥?!”

        万万没想到,出现在视频中3号陈尸房内的人影,竟然是郑瑞军。

        乱蓬蓬的头发,矮小的个子,有些泛黄的外衣,这不是郑瑞军是谁?

        “不可能!”赵文博立刻在心里否定。

        他很清楚此刻3号陈尸房的门是关闭的,除非王法医亲自去打开,或者其他人使用此刻自己身前抽屉里的机械钥匙。

        诧异之下,拉开抽屉看了一眼,机械钥匙还在。

        不过很快赵文博就升起另一个念头,机械钥匙会不会有两把,甚至是更多。

        这一点王法医并没有告诉自己。

        办公室里面的值班室仍旧传来王法医那震天的呼噜声,赵文博盯着视频中的郑瑞军,见对方只是走到装有姜桂蓉尸体的金属盒前,怔怔地盯着金属盒,暂时没有其他动作。

        不过这个行为就已经很怪异了。

        赵文博转身走向王法医睡觉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又叫喊了几声,结果里面的呼噜声反而更大,王法医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赵文博扭头看了一眼监控视频,就见郑瑞军已经不再呆立在金属盒前,而是拿出什么东西,正在金属盒的那把合金锁周围鼓捣着什么。

        “他要开锁?”赵文博一惊,再次扭头看了一眼呼噜声传出的方向,张口喊道:“王法医,快醒醒!”

        话落,一把拉开抽屉取出里面的机械钥匙,打开法医室办公室的门快速来到走廊外。

        走廊外透出一股阴冷之意,头顶的白炽灯管使得赵文博的脸色现在变得很惨白。

        他快步冲向3号陈尸房门口,低头一瞧,发现门锁完好无损,竟然并没有打开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