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23章 回来带走自己?(4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23章 回来带走自己?(4000字,求订阅,求月票!)

        心理医生的确诊,使得赵文博排除了卓大同患上梦游者、夜晚去将自己老伴尸体背回来的可能。

        而且他自己同样在卓大同的身上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卓大同除了表现出担惊受怕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常表现。

        深思熟虑后,赵文博计划如果第四天傍晚再没有异常发生的话,他会独自留守在这里到第五晚上,将其他治安官先撤回。

        毕竟当前的案子只是有些诡异,并不是什么大案要案,没必要耗费这么多治安力量在这上面。

        再说刑事组上面已经在催促了,毕竟另外一些普通案子要用到的治安力量会更多。

        第四天晚上。

        大约凌晨两点时,守候在墓地区域的三名治安官发现了一些异常。

        为首的一名络腮胡是此次小队的队长,他值班的时间为凌晨一点到三点。

        差不多正好两点时,这络腮胡就听见姜桂蓉的墓**传来一阵奇异的响动。

        他初始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第二次响动传来,络腮胡当即一震,伸手拍醒了另外两名躺在身旁不远处的同事。

        “醒醒,有动静!”

        那两名同事立刻翻身爬了起来,三人所在地是一个看上去规模较大的墓穴旁,这墓穴的主人生前应该是做生意的,较为富裕,且去世至少四五年了,光是那墓碑就是其他墓碑的三个那么大。

        而此刻这三名治安官正好在墓碑的一旁隐藏自己,探出脑袋就能观察到不远处姜桂蓉的墓穴情况。

        另外两人醒来后,仔细一听,果然就能听见那边墓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咚的一声轻响。

        这似乎是躺在棺材里的姜桂蓉,正在敲打棺材盖。

        络腮胡向其他两人打了声招呼,做了一个自己要绕到另一面去观察的手势,随即弓着腰,低着脑袋往旁边绕了过去。

        另外两名同事仔细看了看四周,没有见到有可疑的人影,似乎这尸体真的是自己跑出来的,而没有经过外力。

        络腮胡很快借着周围其他墓穴的掩护来到姜桂蓉墓穴的另一面,他没有打开手电筒,而是借着月光一看,果真墓穴外一个人都没有。

        还是只能听见墓**部传出响动,咚咚作响,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密闭的棺材盖。

        正因为说是密闭,是治安官在将尸体重新送回墓穴后,将棺材盖用胶封的形式进行了闭合,而且使用的还是强烈粘合剂,非常牢固。

        不要说是外面有人使用外力撬开,即便是将棺材盖完全损坏,这粘合剂依然能够将盖子的四周边沿粘合得牢牢地。

        没有外人,是尸体自己在移动!

        这一刻,守候在这里的络腮胡队长终于得出结论。

        也就是说,这件事的确是异常案件了,不是普通的刑事案。

        墓**的响动依然在不停传出,随即络腮胡就看到,堆叠在墓穴上方的泥土纷纷开始抖动,往两旁滑落,仿佛这一块区域产生了地震一般,只影响到了姜桂蓉的墓穴。

        他悄悄循着来时的路又绕回到另外两名同事身边,这两人此刻同样在一眼不眨的注视着那因为震动而泥土脱落的墓穴。

        其中一人还不忘打开办案用的小型摄录机,启动夜拍模式,将整个诡异情形记录下来。

        不多时,随着更多的泥土往两旁滑落,堆叠固定的一些石块也开始滚落下来,似乎里面传出了更大的推力。

        这些石块噼里啪啦掉落两旁,有些被摔坏,有些则滚落到了相邻墓穴的区域。

        络腮胡感觉不对,下意识的拉着两名同事快速后退,退到了相距有两个墓穴的地方,蹲在一个小土包的后面,再次仔细察看。

        不多时,墓穴完整的翻开来,露出一口黑漆漆的棺材,不过此刻这棺材似乎已经被损坏,且果然如络腮胡猜测的那样,棺材从中间破了个洞,而棺材盖边沿的强力粘合剂依然发挥着超强效用,没有一点损坏的迹象。

        从那破开的棺材洞里面,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在爬出。

        这边因为距离比刚才更远,所以三名治安官看得也没有刚才那么仔细。

        不多时,就见一个人影站在了墓穴上,歪歪倒倒的走下已经破开的墓穴,来到地面站定。

        这人一身花色寿衣,站着的身体也有一些歪斜,脸上和双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掉落。

        即便看不太清楚对方的样貌,但依旧可以肯定那正是姜桂蓉。

        只见姜桂蓉站在原地片刻,很快就歪歪倒倒的迈动步子,选定一个方向走去。

        隐藏起来的三名治安官面面相觑,不多时,络腮胡压低声音道:“你们两个赶快跟着过去,注意保持距离,不要让尸体发现你们。我去墓穴那边检查一下。”

        两名治安官点点头,虽然有些心惊胆颤,甚至手脚都在发抖,但他们依然跟了上去。

        两人都不敢打开手电筒,倒是借着月光还能看见那远去的黑影,所以小心翼翼的跟着。

        而络腮胡这里,在那两名治安官走之后立刻弓着背悄悄来到墓穴旁,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异常了,他对着墓**打开了手电筒。

        映入目光中的是一片已经被破坏掉的棺木,主要是棺盖几乎完全被毁,中间破开一个大洞,导致棺盖已经断裂,一头落到了棺木内,另一头则是斜靠在棺木外。

        棺木里面散发出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这是后来他们将姜桂蓉的尸体第三次送入棺木后留下的,除此之外还使用了除臭剂。

        所以现在虽然依然能够闻到一股尸臭味,但味道已经减轻了很多。

        倒是棺木内全部被尸水浸透。

        络腮胡又仔细查看了一遍,除了这些以外,这里并没有其他异常情况。

        不过在检查的过程中,络腮胡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姜桂蓉的尸体已经腐烂的更加厉害,刚才自己看见的从对方身上不断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

        现在经过络腮胡用电筒反复证明,那是一块块烂掉的血肉,沿着棺木内,一直到棺木外,然后地上每隔一段距离都会留下或是血液,或是碎肉的证据。

        他越看越是心惊,这种情况下这女人还可以爬出棺材,这不是鬼还能是什么。

        想了想,抬头看向另外两名同事跟着去的方向,络腮胡一边加快脚步,一边拿出手机给赵文博拨打了电话过去。

        “喂,赵长官,尸体动了,自己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密封的棺材板都被她破坏掉,现在应该是往卓大同家过去了。”

        赵文博接到电话之前,已经迷迷糊糊睡着,此刻顿时清醒过来。

        他一边通知外面旅馆内的治安官注意观察卓家院子外的动静,同时做好攻击准备,一边让卓大同必须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卓大同听见自己老婆再次回来了,目前正在路上,吓得他心跳如鼓,脸色苍白,蹲在卧室门口,想要移动都无法办到。

        不过好在,屋里有治安官,外面也有治安官守着,这让他不至于像那天突然看见老婆出现在自己旁边躺着的那一幕那么惊恐。

        加上屋里的监视器可以看见姜桂蓉什么时候回来,这让卓大同至少有点主动权,他心里的恐惧慢慢开始稳定。

        只是让卓大同想不通的是,生前姜桂蓉没有什么留恋的,也没有什么大的遗憾,现在更证明了她不是被人挖掘出来然后再背回来的,那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回来?

        屋里没有什么物品是邪物,可以引得姜桂蓉回家,而上次因为这事还错怪了木雕店的老板沈星,等事情过后,卓大同想着绝对要去给人家赔礼道歉。

        至于家里也没有什么物品是值得姜桂蓉放不下的,而她唯一放不下的,可能就是今后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想到这里,卓大同突然倒吸一口凉气,不会姜桂蓉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自己今后孤单,要把自己给带走吧?

        这么一想,他顿时心跳又开始加快起来。

        说是再过几年会下去陪老伴,但卓大同可没想过会有这么快。不管是谁,在死亡突然降临头上时,没理由不挣扎几下。

        如今的卓大同就是如此,真要让他现在就死的话,他肯定会再三犹豫。

        不管如何,等治安官处理了再说。

        此时的赵文博已经关掉屋里的所有电灯,随即让卓大同和自己躲进另一间小卧室,关上门反锁,然后盯着放在这间屋里的监控视频显示器。

        片刻之后,手机震动再次传来,赵文博接听了电话,是那络腮胡又一次打来的。

        “长官,我因为检查棺材和墓穴所以耽搁了一会儿,但现在一路小跑都没追上姜桂蓉,我猜想那尸体走的很快,我的队员可能也都在一路小跑追踪。你们要留意点,她可能很快就会到达卓家。”

        赵文博道:“要确定你追踪的方向是正确的,如果偏离了卓家,立刻告诉我。”

        他并没有打电话联系那另外两名跟踪的治安官,因为他们距离尸体较近,如果接电话的过程中暴露了自己,后果不堪设想。

        电话刚刚挂断,大约两分钟左右,对面旅馆楼上守候的治安官再次打来电话:“喂,赵长官,看见姜桂蓉了,她已经靠近卓家院子的外墙……”

        “详细描述一下。”赵文博微微皱眉,吩咐了一句。

        因为此刻外面的治安官使用的夜视望远镜观看,所以看得十分仔细。

        那治安官道:“她现在是站立的,不过身体有点歪斜,似乎支撑不起来,身上的血肉有一部分已经脱落,脱落位置能够看到露出来的骨头……”

        赵文博此时并没有开免提,否则他担心卓大同要是听见这些描述,可能会出现意外情况。

        “她已经走到墙角下,她的走路姿势很怪异,这……无法形容,现在已经开始攀爬上墙……呃,不对,不是攀爬,是,是走上去的!”

        “走上去的?”赵文博一愣。

        “嗯,踮着脚尖走上去的,而且似乎没有怎么用力,很轻,她已经攀过墙头了……”那边的治安官继续描述。

        不过现在赵文博已经无需他描述了,因为视频监控中出现了一个穿着寿衣的女子身影。

        这女子的确是从墙上走下来的,且踮着脚尖,仿佛没有怎么着力,导致墙上根本无法留下清晰脚印。

        她走下墙壁站定后,赵文博能够察觉到身边站着的卓大同全身颤抖,怔怔地盯着监控中的女子身影,一言不发。

        姜桂蓉的身体的确很古怪,她并没有站直,而是歪斜的站着,脑袋也是低垂的,只能看见三分之一的脸部轮廓。

        不过即便是这三分之一的脸,因为腐烂后血肉掉落的原因,依然看起来坑坑洼洼,很是恐怖。

        “桂蓉?这是……”

        此时卓大同已经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滚落,透过指缝和手背滴在地上。

        站立片刻后,姜桂蓉往宅子里屋的方向走来。

        赵文博立刻发现她走动的方式的确非常怪异,先是脚掌和小脚牵引出力量,而不是通过大腿来带动发力,往前移动。

        所以就见到姜桂蓉的脚掌忽然往前一伸,带动身体走了过去,然后是另一只脚。

        而且在此过程中,她的双手没有甩动,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很快,她穿过了院子,走到里屋门口,从另一个视频监控中可以看见,在姜桂蓉走到里屋关闭的门外时,这扇门自然就打开了,没有一点违和感。

        随即姜桂蓉以她那古怪的行走方式往主卧室的方向走去。

        当然那里面空无一物,根本没人,很快这女人又从卧室里走出来,没有停顿,在视频中能够看见她在脚掌的诡异牵引下,往赵文博和卓大同所在的客卧方向走来。

        “退到角落里,不要动。”赵文博立刻叮嘱卓大同,随即抽出了黑色的伸缩棍,左手拿出金色钢笔。

        视频中的姜桂蓉很快靠近了小卧室门口,此刻这扇门同样是从里面反锁的。

        可就在她靠近门口时,反锁的门扣忽然咔嚓一声,竟然自行打开!

        赵文博一抬头,就见打开的卧室门外,皮肉烂掉、全身散发出古怪气息的姜桂蓉低着头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