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22章 严密部署(44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22章 严密部署(4400字,求订阅,求月票!)

        一路上,连沈星自己都感觉到与这第一次见面的父母两人存在隔阂,他不相信这两人感觉不到。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眼前两人似乎也有这方面的顾虑,非但他们没有感觉到诧异,反而在极力的想要对自己好。

        “是不是自己以前和他们吵过架,闹得不欢而散过?”沈星心里有了怀疑。

        否则怎么解释一直以来都只是打电话联系,双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夸州距离宁州又不远,只是毗邻关系,如果自己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好的话,即便一年当中怎么也要回来看望个一两次。

        父亲的轿车停在机场停车场内,沈星留意了一下,牌子是宝犇的,与宝骉同一个牌子不同的系列,都算是豪车,这就证明自己家里经济状况其实很好。

        而这也更证明了,自己的确是和父母关系闹僵后才离开的宁州,否则在最开始开木雕店的困难时候,不可能不接受他们的帮助。

        好吧,既然现在和父母处于关系好转的阶段,那可以趁此机会将收养菲菲的事先告诉他们,免得将来与他们和好了又要再给这对夫妻补上一刀。

        坐在车上,菲菲和自己坐在后排,母亲本来是坐在副驾驶上的,但为了和儿子靠得近一些,她也坐在后排,一直拉着沈星的手。

        现在坐在中间的沈星两只手都被人拉着,一边是母亲,一边是菲菲。

        “妈,爸,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林菲菲,我收养的孩子。”沈星没有拐弯抹角,他已经打定主意直接坦白。

        此话一出口,母亲脸上立刻浮现惊讶之色,不过很快她就察觉自己有些失色,怕被沈星和菲菲看见,赶紧露出微笑。

        而沈星也注意到正在开车的父亲,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抖,不过没有其他表示。

        “原来是这样的啊!”大约数秒钟后,母亲似乎已经恢复往常,伸手摸了摸菲菲的小脸蛋,“你的全名叫什么呀?”

        “奶奶好,我叫林菲菲。”菲菲也正在察言观色,见沈星母亲问起,赶紧回答。

        沈星看了看车内中间的后视镜,见父亲正在通过后视镜偷瞄菲菲,随即问道:“老爸,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男子一顿,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摇了摇头:“呃,没有,没有,回……回去说。”

        四十分钟后,轿车驶入龙源市栖霞小区的地下停车库负二层,乘电梯上到一楼,透过观光型的电梯,沈星发现这个小区的绿化非常好,风景和空气都很不错。

        不过对于眼前的一切,他依然没有什么印象。

        回到7号楼1单元1-1号的家中,家里的装修看上去也很沉稳大气,与记忆中那不存在的红枫叶小区的家,完全是天壤之别。

        看得出来,现在的父母的确不差钱。

        夫妻俩回到家后,先是招呼沈星和菲菲把行李放下歇一会儿,随即两人走进卧室,关上了门。

        沈星知道,他们肯定是在讨论自己收养菲菲这件事,而这件事也必须要让他们先讨论出个结果。

        不管自己决不决定与他们在未来好好相处,也不管之前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自己与父母关系闹僵的,现在菲菲和自己相依为命,不可能再让她回孤儿院。

        而对于沈星来说,现下的这对父母自己完全没有印象,反而不如菲菲和自己这般亲切,甚至可以说,他们还没有自己记忆中与那叫沈国立、郭丽荣这对不存在的父母关系亲密。

        面对他们,让沈星有种熟悉的陌生人的感觉。

        大约十多分钟后,夫妻俩从卧室里一前一后走出,父亲的脸色有点僵硬,而母亲则已经露出微笑,对菲菲招了招手。

        “菲菲,过来,奶奶和你第一次见面,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来。”

        说着,将一个准备好的大红包塞进了菲菲的手里。

        菲菲有些不知所措,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赶紧回头看向沈星。

        沈星笑着点了点头,看现在的模样,他已经知道这夫妻俩商量的结果是什么了。

        虽然可能不太接受,甚至有些不怎么情愿,但他们依然决定承认自己收养菲菲的事实,否则母亲不可能拿出这么大一个红包给菲菲。

        “爸,妈,把你们的身份证给我,我拍张照。”沈星道。

        这夫妻俩微微一愣,就听沈星解释道:“是这样的,收养关系一栏还差一项资料,就是你们的身份证明,民政处那边早就让我补一下,现在回家了我才想起这件事。”

        “哦。”父亲勉强挤出笑脸,将自己身份证拿了出来。

        母亲立刻伸手接过,连同自己的身份证交到沈星手里。

        沈星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趁机看了看这两人的姓名。

        “沈仕海,唐爱州。”

        他快速记下了两人的名字,也故意拍了照。

        如果不使用这个方法,自己实在无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得知这夫妻俩人的名字。

        现在需要了解的事情还很多,比如自己为什么要和父母闹矛盾?他们对自己掌握了些什么?他们知不知道叶听这个人?

        所有这些事,沈星都要在接下来的几天不动声色的慢慢掌握。

        而菲菲这小姑娘也很聪明,知道如何与二老建立初次见面的良好印象,暂时不用沈星担心。

        其实最开始沈星有过怀疑这两人是不是故意乔装自己的父母,不过在见到沈仕海后,他的顾虑打消了。

        因为自己和沈仕海长得实在太像了,看着沈仕海的模样,就有种看见了自己年老时候的感觉。

        当然了,沈仕海是妥妥的属于那种老帅哥的类型。

        ……

        夸州,鹤山大市,云谷市北风镇。

        卓家的老宅已经被治安官彻底封锁,不过从院子外根本看不出异样,此刻院子内包括老宅的里屋中,至少有二十名治安官在内。

        这些治安官或是采集印痕、给床上的尸体拍照,或是询问卓大同事发的经过,还有几名治安官在院子里询问棺材店老板叶老头和他的两个徒弟。

        这三人的口风都很紧,毕竟这件事很离奇,而且在卓家算是大事,所以北风镇里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一次的现场勘查非常严密,院子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治安官们检查了一遍,甚至用上了采集印痕的半导体硅感和超声波技术。

        赵文博独自一人坐在老宅里屋的沙发上,看着周围忙碌的同事,不时盯着另一面正在接受询问的卓大同。

        卓大同这会儿完全已经吓蒙了,什么都说,没有任何隐瞒,包括他认为是从沈星那儿购买木雕面具过来才导致事情发生的猜测也都如实供述。

        这让赵文博恍然,原来沈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提前“预测”到这件案子的。

        卓大同口中提到的在沈星那儿买回来的面具,赵文博记得自己也曾经看到过,不过是在沈星的家里。

        在赵文博看来,因为他也看不出面具的灵蕴,所以只是感觉那东西做工确实非常精致,但如果说是卖一万以上的话,感觉价格还是偏贵了。

        不过卓大同说能在面具中看见自己妻子年轻时的样子,这种事情只能见仁见智,各取所需。自己认为没有价值的东西,说不定在别人眼中却是价值连城,这是一个道理。

        晚些时候,经过消毒和除臭处理的姜桂蓉的尸体,被治安官从卧室里抬出。

        尸体同样已经被包裹严实,在天黑之后送上了车,拉到墓地重新秘密安葬。

        而这一次,墓地那边留下三名治安官暗中监视动静,没有撤回。

        尸体赵文博早些时候已经查看了,的确是一个死人,没有发现任何变为异常的征兆。

        但事实就是,这没有任何异常、正常腐烂的尸体,会在某一个晚上突然回到屋里,而这一次竟是直接出现在了卓大同的床上。

        而赵文博的猜测也与当初的沈星有些类似。

        看这模样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姜桂蓉的尸体的确变异了,不过是在晚上和凌晨的时候才会发生,会自己从坟墓里爬出来,回到家中。

        还有一种是她的尸体并没有变异,而是被人故意从墓穴中挖出,然后运回卓家老宅。

        如果被证实是第二种原因的话,赵文博将转身就走,不会负责继续跟进这件普通案子。

        不过现在根本没有证据证明尸体是被人运回来的。

        不多时,又来了两名治安官,从带来的装备里拿出了监控设备以及一圈圈电线。

        这两人很快找到接电源的位置,然后沿着需要安装监控摄像头的地方走了一遍,找准了电线的铺设方向,很快开始安装起来。

        大约两个小时,卓家老宅的屋檐下一个摄像头被接通,拍摄的画面正对着院子方向,将院子接近70%的地方覆盖。

        然后大门口往里的位置也有一个摄像头,是对准房屋这边,将院子剩余的30%的位置也全部覆盖完。

        屋里同样也有摄像头,对着客厅以及卧室的门口。除此之外,院子外的外墙上一个,院子门口一个。

        如果有人在外走动,或者翻墙进入,都逃不过摄像头的监视。

        距离卓家老宅附近的一个小旅馆内,住进去三名便衣治安官,专门负责监视外墙这边有没有可疑人物。

        而赵文博则带着另外两名治安官就呆在卓大同家里,叶老头和他的两名徒弟被告知回去后一定要守口如瓶,否则有可能被收监。

        这将一辈子老老实实的三人可吓得不轻,三人回去后什么都不敢讲,只是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去。

        他们希望听见第二天就有悄悄搬动尸体的犯罪分子被抓获的消息,而不是查出是尸体自行移动,且治安官们也毫无头绪的消息。

        毕竟如果真是姜桂蓉的尸体在自行移动,叶老头三人也和尸体有过接触,难保哪天一觉醒来,不会看见一具腐烂的尸体坐在自己床边的恐怖一幕。

        因为这一夜所有人都忙碌了很晚,所以一直平安无事,守在墓地那边的治安官回话,一切正常。

        如今卓大同听见这种话已经不怎么相信了,因为前两天晚上还不是一切如常,可突然在第三天姜桂蓉再次回来,而且还直接侧躺在她以前睡觉的那一边床上。

        她身体腐烂流出臭水的那一幕,一直在卓大同的眼前挥之不去,让他从没有过的形成了心理阴影。

        他不知道那天早上他是如何爬出去的,反正已经被吓得双腿无力,站不起来了。

        等爬到了院子里,才想起打电话再次叫来治安官。

        治安官在墓穴里也进行了检查,发现当初叶老头钉在棺材上的四根棺材钉已经全部脱落,检查痕迹应该是被一股大力直接崩开的,不过看不出发力的方向是由内还有由外。

        第二天晚上,各个监视岗位的治安官严密监控了一天,同样没有见到任何异常。

        这让赵文博不禁怀疑,是不是那悄悄挖出尸体的家伙发现治安官介入,且已经在守株待兔,所以可能暂时不会再行动。

        考虑一天,他改变了当前的方式,让等候在旅馆内的治安官继续严密监控,墓地那边守候的治安官则在白天的时候后退,远离监视目标,等到了夜晚才悄悄靠近过去。

        至于卓家老宅里的治安官,除了自己以外,其他全部撤到镇上的其他旅馆,等候命令。

        又是一夜很快过去。

        期间赵文博眯了两个多小时的觉,卓大同也睡了一会儿,但什么也没发生,仿佛一切又已经如常了。

        第三天晚上同样如此。

        此时不光是赵文博,就是其他治安官也在考虑要不要再撤回一些人手,免得大量精力被耗费在这里,且收效甚微。

        第四天上午,赵文博叫来了一名心理医生,就在卧室里对卓大同进行了催眠疗法。

        卧室的大床连同床单被褥已经被更换,因为那股尸体的芬芳已经完全透入木板中,且时刻散发出恶臭,不得不被更换。

        卓大同躺在床上,闭着双眼,那一头白发的治安厅御用心理医生对他进行了快速催眠,两人关在卧室里也听不清楚说些什么。

        大约半个小时后,心理医生走了出来,反手将卧室门轻轻关上,对赵文博道:“差不多了解清楚了,现在他已经睡熟,这人睡眠质量很差,趁这个机会可以让他多睡一会儿。”

        赵文博点头,问道:“是什么情况?”

        “他患有典型的焦虑症状,而且明显受到过惊吓,情绪有些不稳定。”心理医生道:“不过卓大同并没有梦游症的倾向,他近段时间的睡眠甚至没有达到过深度睡眠状态,无法进入深睡阶段的第3至第4期。而通常情况下,我们所认为的梦游症,是要到这个深度睡眠的阶段才会产生。”

        赵文博对梦游症也有过一定了解,知道梦游必须在深度睡眠时才会发生,而且通常在梦游的情况下很难叫醒对方。

        在这里有一个误区,认为不能在一个人梦游时叫醒他,否则会使得对方立刻疯掉或者被吓死,其实这基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被叫醒的梦游者最多会出现短暂的迷糊或者定向力不清的障碍,但随着意识清醒会很快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