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21章 对自己身份的疑惑(4300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21章 对自己身份的疑惑(4300字,求订阅,求月票!)

        在听见郭丽荣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时,沈星感觉自己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那么真实,仿佛听见了梦呓一般听着电话那头的女人在说话。

        “儿子,你们还没到吗?不是早上就出来的吗?现在到哪儿了?”

        沈星好半天才想起回答,慢慢回过神来,斟酌自己该如何开口。

        就在郭丽荣询问第三遍、并且声音已经明显变得有些焦急起来后,他这才说道:“妈,咱们家……住哪儿?”

        听见他的问话,不仅是电话那头,就连坐在对面的菲菲也都呆呆的看着他,忘记了嘴里还在咀嚼着东西。

        “啊!”郭丽荣的惊讶声响起,“儿子,你……你这是……摔坏脑袋了吗?”

        沈星顺着她的话,点头道:“不是,不过近段时间脑袋有时会疼,找不出原因,但偶尔会产生健忘的症状。”

        “你去医院检查没有?医生怎么说?”郭丽荣更是惊讶无比。

        “等我回来再说,你先把咱家地址告诉我。”沈星道。

        菲菲此时又将小手伸了过去,抓住沈星的两根手指,有些畏惧,而更多则是担心的注视着沈星。

        你说吧,这么大一个人了,才出去多久,连自家住哪儿都忘记了,这让菲菲总有点担心以后沈星会把自己给忘记。

        在电话那头说出了地址后,沈星的脸色慢慢地有了变化,对郭丽荣又是一顿好生安慰,言明自己很快就会回家。

        郭丽荣听语气儿子似乎也很正常,稍微放了心,一番叮嘱后挂了电话,沈星则是拿着手机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叔叔?”菲菲小声道。

        沈星一愣,回过神来,拿起筷子挤出笑容道:“快吃吧,吃了我们先找一家酒店,把东西放好后,咱们在附近随便逛逛……”

        ……

        云谷市治安厅,特殊案件调查组办公室。

        该办公室设立在治安厅大楼五楼的最里面,总共有四间办公室,其中一间是组长的,另外一间是李乃婧和赵文博的。

        还有两间用来存放一些与案子有关的物品。

        此刻李乃婧和赵文博都坐在办公室里。

        李乃婧正在整理上个案子的文件,用燕尾夹把资料一叠一叠的夹住,放进文件盒,不时抬起脑袋,扭动一圈脖子,发出咯咯咯的骨节响动声。

        她轻轻捶了两下脖颈,埋怨道:“我这年纪轻轻的,颈椎病却越来越厉害了!”

        前几天她和郑瑞军跟进的一个疑似特殊案件的刑事案子,结果调查到最后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一系列的巧合使得案子看上去充满了诡异元素。

        劳累了这几天,一想到做了那么多无用功,李乃婧就想发脾气。

        不过还好,郑瑞军准备给她放一周假,好好休息休息。

        赵文博坐在办公桌前,正在操作电脑,打开的页面显示的标题为“ts-927号死尸行走案件(北风镇)”。

        “我跟你说……”李乃婧把脑袋凑过来,看了一眼该案件的登记表,提醒道:“北风镇这个案子你自己来办,我要休假休息几天,做个身体调理和理疗啥的。”

        “去吧去吧,乃婧姐,我自己处理就行了。”赵文博点头,不过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沈星昨天告诉我,说是如果发生什么已经下葬的尸体会自行移动的案子,要务必告诉他一声。”

        “哦?”李乃婧感到惊讶,“他能预见这个案子的发生。”

        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或许他在此之前可能听到或是看到了一些特殊情况,所以才有了推测。”

        “那我要告诉他一声不?”赵文博问。

        “嗯,告诉他。”李乃婧道:“我休假了,你就让沈星陪你去看看,反正他出勤的话是按件计酬。不过话说回来,沈星这两天案子收入费还可以,应该能赶得上他那小破店带来的收入了。”

        赵文博摇了摇头:“你不知道,沈星目前并不在云谷市,而是在籁城,他说他带着林菲菲回家探望父母去了。”

        “籁城?”李乃婧扭头看向赵文博,眉头微微蹙起,“好像……沈星的父母不住在籁城,我有点印象的,上次你不是和我一起查看过他的资料吗?”

        “我也有点印象,但不敢肯定。”赵文博道:“当时我听他这么说,也愣了一下。”

        话落,他打开了市民个人信息资料库,输入自己的名字和登录密码,在需要查找市民的搜索框中输入了“沈星”的名字,以及他的生日。

        不一会儿,沈星的头像和个人详细资料出现在页面中。

        不过这么一看,这家伙这张照片已经可以列为最帅证件照了,让李乃婧不禁猜测他肯定是p的。

        没想到这人雕功不错,哪知道p功同样不俗。

        目光下移,找到了沈星的老家住址:宁州,龙阜大市,龙源市栖霞小区7号楼1单元1-1号。

        “这小子的老家不在本州啊,不知道他跑去旗山大市那边干什么?”赵文博纳闷道。

        又看了看沈星的父母名字和之前的工作单位。

        只见上面写着:

        沈仕海,男,57岁,龙源市四海家具个体商人。

        唐爱州,女,56岁,龙源市第一中学退休教师。

        以上信息显示,沈星的父母的确都在龙源市,而不在什么籁城。

        “管他去籁城干什么,我先打个电话,告诉沈星这个案子,问他要不要参加。”赵文博道:“但如果他不是在籁城,而是去了……呃,宁州的龙源市的话,那可能暂时赶不回来。”

        拿起办公桌上的固定电话,拨打了沈星的号码,不过很快赵文博就挂断,再次拨打过去,随即还是挂断。

        他耸了耸肩,道:“暂时无法接通,可能那边信号不好。”

        ……

        坐在飞机上,沈星的内心仍是震撼无比。

        昨天在与母亲的通话中,当对方说出“龙源”这个词时,沈星一口气差点没上得来。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记忆会偏差那么大,现在自己老家非但不再籁城,更是不在旗山大市,不在夸州,而是在毗邻夸州的宁州。

        “龙阜大市,龙源市栖霞小区。”沈星喃喃自语。

        不过在他的记忆中,对这个地址完全没有印象,甚至沈星有种感觉,不仅是这个地址,就是父母的名字,似乎也有极大可能不是自己记忆中的名字。

        不是沈国立和郭丽荣,而是其他的另外名字。

        只是在电话中无法使得母亲说出自己的名字,因为让对方告诉自己家里的住址就已经让人很奇怪了,再让母亲告诉自己她的名字,怕是精神病院的车可能会首先抵达机场等候。

        和菲菲在籁城找了家酒店住了一晚,订好了第二天飞往宁州龙阜大市的飞机票,在路途中还要转机一次,才能最终抵达龙源市。

        此刻坐在飞往龙源市的飞机上,沈星一言不发。

        菲菲感觉得出他现在很混乱,很迷惑,所以时刻关注着沈星的动静,没有像之前出来那样很兴奋,问东问西,而只是静静地坐在旁边座位上,不时伸手拉一拉沈星的手。

        沈星此时的关注力全部放在了对当前这件怪事的分析上。

        作为一个从平行世界夺舍重生的男一号,他知道自己拥有两部分的记忆,一部分是来自地球那个世界的记忆,另一部分则是被夺舍的这具身体原主所留下来的记忆。

        而现在看来,似乎是身体原主的记忆出错了,而且出错的很离谱!

        不仅记忆中多出了一段根本不存在的记忆和人,更是使得自己这个夺舍重生者都无法发觉这段记忆其实是没有的,或者是假的。

        最主要的是,昨天发现这段记忆有问题后,竟然发生了当初回忆身体原主和叶听吵架时那相同的脑袋剧烈疼痛的症状。

        这就说明,这两者之间或许有什么联系。

        难道原主的记忆缺失,后来被人为的补进去了一些根本不存在的记忆?

        或者是原主在那个时候遭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然后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应急障碍,将自己的某段记忆自行屏蔽了?

        可这解释不了为什么会出现籁城这段不存在的记忆。

        思考半天,忽然沈星全身微微一震,升起了一个即使是他也一时无法接受的念头。

        籁城这段记忆,是不是自己从地球那个平行世界带过来的记忆?

        因为时空错乱、记忆也有可能错乱重合,导致自己在某个地方看见过籁城,看见过什么红枫叶小区,所以坚定的就把这个不存在的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家。

        但这个念头让沈星感到惊恐甚至是有那么一丝害怕的是,如果籁城这段记忆是从地球带过来的,自己实际上根本不记得自己住在宁州的父母,但他们又是真实存在的。

        那么有没有还有一种可能,自己夺舍重生的这段记忆,也是不存在的?!

        也就是说,夺舍重生是假的,自己从地球那个平行世界过来的这段经历,也被想当然认为是原来的自己的,他沈星根本就是这个世界的土著,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夺舍重生的事。

        或者的确发生过夺舍,但那位夺舍者并没有夺走这具身体的控制权,而是反被自己这个土著给抢占融合了他的记忆???

        只是在记忆融合过程中产生了变化,导致自己无法分辨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且还有部分记忆已经丢失了!

        如此一来,似乎就能够说得通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情况。

        这个念头升起后,沈星的身上不知不觉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额头上也全是汗珠。

        菲菲以为他脑袋疼痛又发作了,赶紧拿出一张纸巾给他擦拭汗珠,正准备按下呼叫空姐过来的按钮时,沈星制止了她。

        “没事,已经好了,没事了。”

        当前自己的猜想太过匪夷所思,但连夺舍穿越这种事都能发生,沈星不排除还会发生其他更离奇的事。

        “其实我们不应该再来宁州的,而是回云谷市,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你的身体。”菲菲满心担忧的道。

        沈星挤出一抹笑容,回道:“我在龙源市就不能检查吗?目前来说,虽然我很健忘,但这里始终是我的家。我的父母都在这里,他们也会照顾好我的。”

        菲菲认真想了想也是,乖巧的说道:“那到龙源市后我不出去玩了,陪你去医院检查。”

        其实沈星在得知真实情况后,依然选择到宁州来,就有着想要过来看看自己脑海中完全没有记忆的父母,到底长什么样子的想法。

        是不是与那段不存在的记忆中的父母就连相貌都是不一样的。

        在宁州生活的记忆,目前的沈星同样完全没有,他还要看看是不是当自己回到这里后,这段尘封的记忆会被唤醒。

        每一件事都要尝试过后才能确认,因为猜测之后得出的结论太多,他不得不这么做。

        顿了顿,沈星忽然嘴唇蠕动,说出了一句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的话。

        “我特么如果真是土著,那岂不是叶听本来就是我的女友?”

        这一刻,他忽然有种以往的认知和世界观彻底崩塌的感觉。

        ……

        这是沈星和菲菲出行的第二天,两人乘坐了四个多小时的飞机,包括中途转机,终于抵达位于龙阜大市的龙源市机场。

        这一次,不用沈星再去寻找自己家的住址,因为父母已经在机场外面等候。

        果然,沈星完全不认识自己父母,因为自己以前并没有在手机中存父母的照片,满满的几乎都是叶听和他在撒狗粮。

        从这个方面来看,之前的沈星似乎不太注重与父母维持良好关系。

        因为并不认识他们,所以沈星格外小心,在电话里告诉他们自己还带了一个小女孩一起过来的,具体原因等到达后再说。

        所以出了机场出口后,他的目光并没有四处游离,否则反而容易暴露不认识自己父母的事实。

        一手牵着菲菲,一手拉着行李箱,沈星慢慢在接机的人群中寻找,直到看见了两个上了年纪的人。

        这一男一女同样也在走出来的人群中寻找,不过很快目光就锁定在了沈星身上,女子身材高瘦,打扮得体端庄,男子则一直拉着这女子的手,面容温和,一脸笑意。

        这与沈星记忆中另一对不存在的父母,完全是天壤之别。

        不管这两人是不是正主,沈星都浅浅笑了一下,但并没有表现出太过热烈的情绪。

        如果不是这两人,而同一时刻真正的父母要是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也不至于会怀疑他竟然会认错人。

        下一秒,那两人快步上前。

        “星星!”女子对着他招手,有些激动的喊道。

        沈星点了点头,然后悄悄地对菲菲说道:“好吧,我为我这该死的记忆道歉!忘掉昨天我跟你描述过的那两人,现在重新和眼前的爷爷奶奶认识一下吧。”

        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