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17章 不是木雕的问题(求订阅,求月票!)

第117章 不是木雕的问题(求订阅,求月票!)

        不过还好,最后这个怀疑沈星是gay佬的男性顾客买走了他刚刚制作好的衣柜木雕。

        并且看沈星正在制作的楼梯木雕很不错,也交订金预订了一个。

        收了钱,沈星感叹现在的人们随着生活水平上升后,越来越有品位了,能够欣赏自己制作的木雕就是有力证明。

        今天是京基节前的最后一天班,沈星连明天的高铁票都订好了,等着下午打烊后,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和菲菲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归途之旅。

        下午两点后,店里忽然急匆匆的进来一个熟人——卓大同。

        卓大同满头都是汗,微微有些气喘,他是乘坐公交车过来的,从郊区一路颠簸总算来到沈星的木雕店。

        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着那面具木雕。

        一进店,卓大同就把面具木雕拿了出来,面色焦虑的说道:“沈老板,你可不能坑人啊!我一个退休老人,根本没有多少钱,不值得你这样做,把这种邪物卖给我,我吃不消啊!”

        沈星一头雾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卓大同把面具放在沈星面前:“这东西是邪物,我老伴,我老伴……算了,我把东西退给你,请你把钱退还给我。你只退我一半的钱就行了,其他的,我卓大同都认栽。”

        “等等。”沈星仍旧莫名其妙,“你老伴……不是去世了吗?我卖给你木雕面具,和她有什么关系?”

        卓大同盯着他,“你……你是真不懂?还是故意装的?”

        “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沈星两手一摊。

        卓大同指着面具道:“就因为我在你这里买这东西回去,现在家里发生了一些事,很古怪的事。”

        “你说说,或许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也不一定。”沈星走出柜台,给卓大同倒了杯水。

        卓大同有些诧异,盯着沈星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说道:“可能你真的不知道,你这面具很邪门,我……我老伴去世才没几天,她的尸体……尸体……”

        沈星愣了一下:“出现异常了?”

        “嗯,出现异常。”卓大同点头,“我叫了我们镇里懂行的人看了看,他们说与这面具有很大关系,这是个邪物,不能放在家里。”

        听到这儿,沈星微笑摇了摇头,说面具是邪物的,这根本不可能。

        他心里很清楚,面具的制作完全融入了自己的技艺进去,在此期间没有一点异常的特性融入进去。

        况且自己的目光远非常人可比,其内拥有特性的木雕,在自己眼中呈现的是一个相同的黑影,而没有特性的木雕则平平无奇,什么都没有。

        何况自己还有异瞳,最开始拥有异瞳的时候,为了测试,他还专门开启异瞳看过每一个自己制作的木雕,结果除了有吸收过特性的木雕表面呈现红色气息以外,其他手工克隆的相同木雕则完全正常。

        最多是这些手工克隆的木雕看上去更加逼真,更加有灵动感,这是因为自己对原始木雕特性的了解,在雕刻的过程中自然而然融入进去的。

        这根本不是异常,甚至与异常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沈星很清楚,卓大同家的异常,与自己的面具木雕没有关系。否则卖出去的眼瞳木雕、衣柜木雕,怕是早就有人上门来砸场子了,不会等到现在。

        “能不能具体说说,你老伴的尸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沈星问道。

        现在既然对方已经怀疑了自己的作品,那他怎么都有必要还面具木雕一个清白,否则自己的招牌弄砸了,以后还做不做生意?

        卓大同犹豫片刻,一五一十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沈星越听越感到吃惊,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

        如果现在的情况是因为遭遇异常才发生,而不是人为的话,那这异常算是一种新的表现形式了。

        说是人为,是因为要将尸体从棺材里抬出来的话,也不是不能够办到,找几个年轻人,花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姜桂蓉的尸体移到卓家院子里。

        毕竟那种院子身手好点的,随便一翻就能进去。

        “报案没有?”沈星问。

        “报案?”卓大同摇头。

        毕竟出的事情很诡异,导致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什么诈尸、闹鬼等等,想着找一个懂行的人来处理,压根就没想过要报案的问题。

        “先去报一个案吧,让治安官勘查一下你院子周围有没有脚印、指印或是翻墙的可疑痕迹。”沈星道。

        “可这样其他街坊就知道我老伴的尸体从棺材里跑出来了!他们会议论,会各种猜测,会说我卓家肯定做了违背天良的事,现在遭到报应了。”卓大同担心道。

        “跟治安官说一声,他们会秘密处理的。”沈星提出建议,“至于这面具木雕,如果你有怀疑的话,现在可先放在我这里。你再回去看看,如果家里接下来几天果然都没事了,我收回面具,并全额把款退给你。但如果家里还是出事,那就证明与我的面具木雕没有关系。”

        顿了顿,他提醒道:“你要知道,我做木雕生意的,同样很看中口碑,我不允许有任何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我的作品上。本店所销售的作品,我保证都是干干净净的。”

        把面具留在了听物小店,沈星给他手写了一个收物证明,卓大同拿上证明后忧心忡忡的离开。

        其实打心里来说,他反倒希望这面具不是什么邪物,但也不希望看到自己老婆的尸体每天清晨都回到家里。

        他准备就按照沈星的话去做,并且请治安官一定要为自己保密。

        在赶回家的路上,卓大同拿出电话拨打了报案号码。

        “喂,治安官先生,我家里发生了奇怪的事,能不能请你们来我家看看……”

        ……

        沈星送走卓大同后,返回店里,开启异瞳仔细查看了一下面具木雕,还是很正常。

        这东西原本就很平常,它的特殊之处,是在沈星拥有极强的特性感应力的情况下雕刻而出,使之木雕本身产生了一种类似灵蕴的说法。

        灵蕴这东西完全凭感觉,不是人人都能感受到。

        对这方面感应强的人,或是正好自己的需求与之能够对应匹配的人,肯定就感觉木雕不一般。

        下一步,沈星在考虑能否让这种灵蕴融入到接下来的每一个木雕作品中,当然,这里指的是他曾遭遇到的异常所制作的木雕。

        至于卓大同去世的妻子从棺材里爬出来返回家里这件事,因为不知道他是否得罪了某些人,所以沈星猜测,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做恶作剧的话,那多半是卓家碰到异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