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16章 面具(求订阅!)

第116章 面具(求订阅!)

        这一晚上,卓大同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清晨看见姜桂蓉端坐在院子里的那一幕。

        他时而惊恐,时而心慌,有时候觉得床边是不是站着一个人,有时候又仿佛听见有人在院子外敲门。

        睁开眼睛,目光扫视卧室,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其他人。

        再仔细倾听屋外,一片寂静,并没有什么敲门声。

        就这样折腾到半夜,不知道是几点的时候卓大同才终于迷迷糊糊的睡去。

        这个觉他睡得一点也不安稳,仿佛根本就没有睡着,整个人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到了清晨,天刚刚亮起后,卓大同干脆坐了起来,坐在床上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就这么一边抽着,一边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一支烟抽完,从床上昏昏沉沉的爬起来,准备去卫生间撒泡尿后回来继续睡,看能否睡得着。

        昨天经历的一切,现在在他看来,仿佛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显得已经不那么真实。

        目光往窗外瞥了一眼,卓大同整个人顿时僵立在原地。

        从窗户望出去,只见清晨的院子中,那熟悉的木椅上,一身花色寿衣的姜桂蓉仍旧坐在那里,身上紧裹的床单和捆绑的绳子已经不知去向。

        不过这一次,姜桂蓉的坐姿不再那么端正。

        她的脑袋耷拉着,低垂到了胸口,几乎快看不见脸,双脚也是歪斜的,就好像随时都要坐不住而滑倒。

        她的双手分别搭在木椅两边的木质扶手上,同样看似松松垮垮。

        而且不同于昨天,此刻的姜桂蓉,全身都有液体滴下,似乎身体内部已经腐烂的更为厉害了。

        她所坐着的椅子下,已经积了一滩似乎是黑色的液体,散发出浓烈的臭味。

        卓大同哆哆嗦嗦的拿起电话,给棺材店的叶老头打了过去。

        一个半小时后。

        叶老头面容严肃,站在卓大同的屋子中间,看着外面已经重新被自己两个徒弟用破棉絮包裹起来的姜桂蓉尸体。

        用破棉絮包裹,是为了能够达到吸水的目的,不让尸水继续淌出来。

        院子里的地上也洒了一层石灰粉,用来中和刚才散发出恶臭的液体。

        从忙碌的徒弟身上收回目光,此时叶老头的脸还有些红通通的,不过昨晚的酒早就已经醒了。

        他看向卓大同,郑重问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桂蓉的事?”

        卓大同一愣,随即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没有,我卓大同对天发誓,绝对没有!”

        “那她是否有生前未完成的心愿?”叶老头继续问。

        “没有,她说只希望我能健健康康的活着。”卓大同回答。

        叶老头低下头,仔细想了想,再次问道:“你平时有没有什么病症,比如睡着了会自己起床?”

        卓大同反问:“你说的是梦游症吧?我没有,我平时睡眠都还可以,从来不半夜去厕所,除了要起来照顾桂蓉。”

        说到这儿,卓大同忽然反应过来叶老头为什么这么问了,看了看那具已被重新包裹好的尸体。

        他面露惊恐的道:“你是说,我梦游症发作,半夜三更去刨开桂蓉的坟墓,然后把她背回来?!”

        “只是猜测。”叶老头道:“毕竟桂蓉生前的时候,街坊邻居都知道你们感情很好,或许你潜意识里舍不得她走呢?然后睡着了不自觉的又把她带回了家。”

        “不会,不会!”卓大同使劲的摇头,“肯定不会,我昨晚几乎没有睡着,即使有段时间可能睡了一会儿,但绝对达不到起身去四公里外的坟堆刨开桂蓉的坟、再将她又背回来的地步。”

        “而且……”说到这儿,卓大同指了指那地上的石灰粉,“如果我把尸体背回来,衣服上怎么一点恶臭的液体都没沾上,干干净净的。”

        叶老头点头,这样一看,的确不是卓大同背回来的。

        就在此时,秋生和文才捆好了尸体,两人在院子里的水龙头那儿认认真真用洗手液洗干净手,来到叶老头身旁。

        秋生道:“师父,这件事太邪门了!我和文才商量了一下,我们认为还是不要再碰这事。正好我家里下午有事……”

        话未说完,叶老头面色已经变得很难看。

        卓大同赶紧拿出一千块钱,分别给了这俩徒弟一人五百,口中道:“麻烦你们了,真的麻烦了!”

        说着,又不动声色的塞了身上最后一千块钱给叶老头。

        按照昨天的做法,即使要将尸体送回墓穴重新安葬,也要等到傍晚之后,所以此刻只能干等着。

        俩徒弟收了钱,不再提出离开,老老实实的坐在屋檐下。

        叶老头则是叹了口气,坐在靠近院子外的里屋布沙发上,卓大同又赶紧给三人泡了一壶茶。

        等茶水变温凉后,叶老头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他刚才一直在思索这件邪门事件的关键,站起身来道:“我在你这屋里转转。”

        “嗯,你随便看。”卓大同点头。

        叶老头一边看,一边问道:“屋里有没有摆放古董,我是说真的古董,那种从墓穴中挖出来有些年份的?”

        卓大同摇头苦笑:“我哪里买的起那种东西?”

        因为没有休息好,此刻他的两只眼袋看起来更大,仿佛眼睛下面又多了一对肉嘟嘟的眼睛。

        叶老头又问:“那你仔细回忆一下,家里有没有近期刚拿回来的,但以前并不属于这屋里的东西?”

        话到这里,卓大同一愣。

        “好像,还真有一件!”

        片刻后,叶老头拿着卓大同从卧室拿出来的面具木雕,诧异道:“这东西,是你花一万块钱买的?”

        “嗯,虽然它不是什么古董,但我感觉这面具很像桂蓉年轻的时候,甚至还能感觉到她在对我微笑。”卓大同解释道:“因为那段时间我知道桂蓉快走了,为了今后有一个念想,所以一咬牙就交了订金,前几天刚刚拿回来没多久。”

        叶老头和两个徒弟好奇的看着这面具,但觉普普通通,根本没有越看越像谁的感觉。

        于是他们同时升起一个念头:这卓大憨包,肯定被骗了!

        ……

        坐在听物木雕店里工作台前的沈星,忽然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鼻子,揉成纸团,把纸巾丢进垃圾篓里。

        “难道我着凉了?”

        沈星低头看了看这具越来越健硕完美的身躯,自从身体强度提升后,他哪里还想过会得什么感冒?

        看着胸肌和肱二头肌,越看越觉得好看,差不多快一分钟后,突然由衷赞道:“好有力量感!”

        话落忽然有了感应,抬起头来,就见一个不知什么时候进店的男性顾客正目瞪口呆,用一种“离我远点、你个死gay佬”的眼神戒备而紧张的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