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15章 重新掩埋(求订阅!求月票!)

第115章 重新掩埋(求订阅!求月票!)

        卓大同小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不过只打开一道只供一人通过的缝隙。

        叶老头嘴里叼着一个烟斗首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他的两个徒弟,一个中年人,一个年轻人。

        三人的目光几乎是同时定在了那放在阴凉处、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尸体上。

        叶老头皱着眉,快步走了过去,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布袋,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你将你今早所看到的,完完整整讲一遍给我听。”沉默片刻,叶老头对卓大同吩咐。

        卓大同早就六神无主,加上对方是卖棺材的,这方面接触的事物较多,比自己肯定有经验,所以立刻仔仔细细的将早上自己醒来后的经过讲了出来。

        为了描述细致,他甚至将自己上厕所擦了几张纸巾都说得很清楚。

        要不是叶老头即使制止,他还准备顺便讲一下自己屁股上其实长了很大一颗外痔的事实。

        好不容易将早上的经过事无巨细的讲完,叶老头和他的两个徒弟听了之后脸色都很不好看。

        说实话,这种事他们也从来没有碰到过,倒是听说过死了的人又复活的事,但那是真的复活,可以用医学的角度来解释。

        可如今眼前的这具尸体,按照卓大同的叙述,还真的就只是一具尸体,一具不可能自己会从坟墓里爬出来又返回家中坐着尸体。

        而且,叶老头的鼻子很灵光,虽然尸体外面包裹得较厚,但他依然闻到了里面传出来的若有若无的腐臭味。

        这种味道叶老头很熟悉,因为是做棺材的,有时候一些穷困的家里死了人,出不起钱租冰棺,在炎热的季节里差不多三两天就会发臭,就是这种味。

        证明这的确是尸体没错。

        “我再说一遍,我们可不是什么专业抬尸的,只是帮个忙。”叶老头又强调了一遍。

        他到现在也弄不懂为什么姜桂蓉会在死后返回家中。

        不过现在既然情况已经发生,加上一天就可以赚两千块钱,他并没有推迟。

        卓大同不住的点头,表示什么都听叶老头的安排。

        叶老头让其他人先休息,自己从布袋里拿出一瓶看似纯净水的液体,摸出一根已经有些枯萎的枝条,枝条上淋上这液体,随即往尸身上甩去。

        一边甩水滴,一边念念有词,绕着尸体不断的移动。

        不一会儿一瓶水全部用光,叶老头又盘坐在尸体旁边,口中一直在蠕动,不知说着什么。

        大约又是半个小时,他终于停下,双手撑地,慢慢地站起来,随即咚的一屁股又坐了下去,吓得卓大同一跳,以为这是叶老头在不惜损耗自己的肉身赶走鬼魂,赶紧站起身看去。

        就见叶老头捶了捶自己的膝盖,脸色尴尬的道:“腿麻了。”

        两名徒弟走过去,一左一右将他扶到附近的木椅上坐下。

        叶老头一边揉着腿,一边问道:“大同,你昨晚听见什么异常没有?嗯,不止是昨晚,快天亮的时候呢?”

        卓大同摇头:“其实我瞌睡较轻,但却什么都没听见,屋里安静得很。”

        “你不是说起来后看见桂蓉是在院子里坐着的吗?坐在哪儿?”叶老头问。

        “嗯,就坐在你那儿。”卓大同指了指他屁股下的木椅,“坐在这张木椅上。”

        “我屮艸芔茻……”

        叶老头脚也不麻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对其中一个徒弟道:“秋生,给我辟邪水!”

        沾染了晦气,他准备把屁股用辟邪水淋一下,否则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很倒霉,至少自己也会产生心理暗示。

        “师父,你不是刚刚用完了吗?”那叫秋生的徒弟一老一实回答。

        “文才,快回去再取一瓶。”

        另一名徒弟答应一声,打开院门很快消失。

        “我们今天暂时都不走了,就在这里吃饭,等到晚上天一黑就可以做事。”叶老头对卓大同道。

        卓大同赶紧点头:“谢谢老叶,谢谢老叶!我这就准备饭菜,上次还剩下半个猪头、两个猪耳朵冻在冰柜里,咱们正好做了吃了。”

        一边说着,卓大同一边往屋里走去。

        “有没有酒?没有我让徒弟回去拿点。”叶老头故意开口问。

        “有,有,上次酒席还剩下三瓶白曲,够不够?”卓大同热情的道。

        “够了够了。”

        在卓大同进屋准备晚饭后,不多时回去取辟邪水的文才返回。

        进了院门,他将一个矿泉水瓶递给了叶老头。

        叶老头结果一愣:“怎么是……冰镇的?”

        “不知道。”文才耸了耸肩,“师娘说你要的那种用完了,就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

        叶老头:“……”

        好半天回过神,接过矿泉水瓶倒了一些冰镇过的水在那快要枯萎的枝条上,往自己屁股上打了两下,开口道:“幸亏还有我的辟邪的柳枝加持,否则一瓶矿泉水怎么能其作用!”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晚饭四个人吃了猪头肉,叶老头一个人就喝了两瓶白酒,秋生文才两人一瓶,卓大同则没什么胃口,白酒更是象征性的只是端起酒杯碰了碰嘴唇。

        两个徒弟倒没有什么醉意,但叶老头在饭后不一会儿就躺在里屋的布沙发上睡着了。

        到了夜晚十一点过,此时镇上的街边夜灯昏黄,路上已经很难看到一个人影了。

        卓大同摇醒了叶老头,对方倒还算酒醒得快,让两个等候在旁的徒弟一边一头扛着尸体,四个人静悄悄地出了院门,将姜桂蓉的尸体轻放在早先开过来拉棺材的小货车上。

        秋生开车,四个人趁着夜色出了北风镇,往北风峡谷驶去。

        一路上倒很顺畅,很快来到坟地,找到了姜桂蓉的坟墓所在。

        白天的时候,在去卓大同家之前其实叶老头已经来看过,此刻这块坟墓的泥土的确是翻起来的,小土包有部分已经垮塌,棺材板也是打开的。

        秋生文才将尸体重新放入坟中,也没有再解开包裹,实际上他们认为已经没有必要再解开,因为有部分尸水已经浸透了紧裹的床单。

        从小货车后面取出两把铲子,将泥土重新掩埋了尸体,把石块堆叠整齐,使得坟包再次保持了规整。

        忙完这些已经是凌晨一点。

        四人回到镇里,卓大同对叶老头和他的徒弟一阵感谢,这才返回家中。

        也得亏在镇里以前的熟人多,否则他真不知道这次的怪事该如何处置。

        刚才叶老头曾问过他,姜桂蓉在生前是否还有未完成的遗愿,或者其他一些放心不下的事。

        不过说实话,姜桂蓉生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该交代的后事,该给卓大同说的话,都已经做尽,卓大同找不到任何能够让姜桂蓉以当前这中恐怖模样返回家里的理由。

        他双手合十,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夜空,对着北风峡谷的方向,轻声开口道:“桂蓉,你好好安息吧!我再活个几年就去和你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