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14章 她回来了(求订阅!)

第114章 她回来了(求订阅!)

        卓大同四肢冰凉,瞪着眼前忽然出现在院子中那把木椅上的老伴,他此刻非但惊恐,更是有种坠入梦里的感觉。

        大着胆子凑近一些,仔细一瞧,的确是姜桂蓉,且对方眼睛闭着,没有任何生息,就是一副已经死了很久的模样。

        浓烈的臭味再次涌入鼻中,卓大同忍不住后退一步。

        他略一犹豫,忍不住出声道:“桂蓉?桂蓉?”

        盯着姜桂蓉蜡黄的脸颊,对方根本没有一点反应。

        卓大同看了看四周,院子的门是关着的,周围也没有其他异常,连摆设都没有移动过。

        为什么姜桂蓉会在这里?看模样,这的确是老伴的尸体,不是鬼魂,不是假的!

        难道是她自己从坟墓中爬起来,大半夜走了四公里多,回到家里的?

        升起这个让人惊悚的念头后,卓大同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片刻之后,他咬着牙伸出了手,碰了碰端坐着的姜桂蓉。

        随着他的手刚刚靠近,姜桂蓉的尸体往另一边缓缓歪倒下去,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连同椅子也歪斜过去。

        “死的,真是死的?!”卓大同吓得脸色惨白,整个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半天后,他终于缓了过来,使劲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很疼,这不是做梦,老伴的尸体就在自己眼前。

        卓大同此刻终于能够正常思考,他再次大着胆子蹲下身,摸了摸姜桂蓉已经在发臭的手,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

        一个死人是不可能会自己回家!

        惊恐的卓大同想了想,快速返回屋子找了一块刚洗的深蓝色床单,回到院子将老伴的尸体盖上,然后回到屋里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一口喝完。

        好半天后,他再次变得冷静了一些,迟疑的回到姜桂蓉躺着的地方,把盖住对方脑袋那部分的床单翻起来,盯着姜桂蓉的脸。

        “桂蓉?”卓大同忍不住再次叫了一声。

        其实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因事情太过离奇,如果姜桂蓉是自己走回来的,她极有可能能够听见自己说话。

        顿了顿,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卓大同站起来,去屋里拿出两千块钱,塞进裤兜里,然后将院门打开了一扇门。

        站在门口,他回头看了一眼姜桂蓉的尸体,心里再次升起一股寒意,关门离去。

        来到街上后,卓大同直奔相邻街街尾的叶老头棺材店,气喘吁吁的来到叶老头棺材店,此刻还早,人家根本没有开门。

        卓大同咚咚咚敲起了外面的门,好半天后里面传来了脚步声。

        “谁啊?”

        “老叶,我,大同。”卓大同在门口回答。

        “你这……棺材钱不是已经结清了吗?”叶老头在屋里揉着眼睛,有些纳闷的自言自语。

        平常时候,谁也不会没事来敲棺材店的门,除非家里有需要,或者是来还账的。

        棺材钱通常情况下没有谁会赊欠,因为这在普通人看来是一个不好的兆头,所以叶老头从来不担心别人欠账不还的问题。

        打开门,卓大同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开口道:“我知道结清了,现在找你是有别的事。”

        “什么事?”叶老头看着他。

        “把你平时联系的抬尸人电话给我,我有急事。”卓大同道。

        “什么抬尸人?那些都是我徒弟,跟着我混饭吃的。”叶老头没好气的道:“买我店里的棺材才给抬尸,平时他们可不做这种活。”

        “我给钱!”卓大同急了。

        叶老头有些惊讶,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这是干什么了?丧事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为什么还要抬尸?”

        卓大同想说我特么一个人也抬不动啊,忍了忍,道:“你不要多问,总之帮我个忙,我给你两千块钱算是辛苦费和报酬,你让你俩徒弟给我抬一回尸体。顺便你也过来看看,你经常做这个,应该懂得一些门道,我现在迷得很!”

        叶老头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大同,我跟你说,你要是瞒着我什么事,我可不会帮这个忙的,给多少钱也不可能!”

        卓大同急得没办法,凑到他耳边说了一番。

        叶老头越听越是心惊,等卓大同讲完,他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我和我两个徒弟中午过来,你先回去,找大点的床单把她包好,现在街坊们都起来了所以暂时不能做,我们晚上再抬出去。”

        卓大同不住点头,把两千块钱拿出来塞进叶老头手里,忧心忡忡的快步离去。

        回到家中,此时街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他进了院子后立刻转身关上门,回头见尸体仍在地上躺着,还是之前自己离开时的模样。

        稍稍松了口气,卓大同快速走进里屋房间的卧室,找出一张更大的浅灰色床单,又在院子了找到一捆麻绳。

        他来到姜桂蓉的尸体旁蹲下,先是将那大床单铺在地面,然后把姜桂蓉的尸体拖到了这床单中间的位置,两头卷过来,中间塞进去。

        用绳子将两头扎进,绳子打结的部位再用一圈细绳绑成死结。

        最后不放心的又在尸体中间捆了两圈,确保完全看不见后,这才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

        此时卓大同大汗淋漓,他的身子骨本就较弱,一个人抬姜桂蓉的尸体根本抬不起来,所以刚才只能用拖的。

        坐了一会儿缓过气后,肚子开始打鼓,一股饥饿感袭来。

        自从早上起床后,只是喝水一直没有吃什么东西,卓大同害怕自己血糖低会晕倒,于是爬起来洗了手,去厨房下了一碗面。

        等抬着面碗吃的时候,又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胃口。

        就这么抬着碗站在里屋门口,盯着院子里已经捆绑结实的那具尸体,心里一时之间不是滋味。

        “对不起,桂蓉!可是你……你,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一碗面吃了一半,再也吃不下去。

        片刻后太阳出来,卓大同害怕尸体在阳光下暴晒后会腐烂得更快,他赶紧去院子将姜桂蓉的尸体拖到了房檐下的一个阴凉处。

        就这么一直等着,什么也没做。

        大约快到中午时,院子外传来了敲门声。

        似乎为了减少卓大同的担心,那叶老头的声音跟着响起:“大同,开门,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