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13章 入土不安?!(求订阅!)

第113章 入土不安?!(求订阅!)

        和身体原主的老妈说了一通后,沈星挂断电话。

        然后又征得了菲菲的同意,两人准备这个京基节放假就回一趟沈星的老家,那是位于同在夸州、不过是在旗山大市下辖的一个城市——籁城。

        旗山大市距离鹤山大市大约五百公里,而距离鹤山大市的云谷市则大约有七百公里。

        通常与云谷市之间的交通工具有飞机和高铁,而沈星准备带着菲菲坐一趟高铁,这样可以相对节省一些交通费,且所花掉的时间并不会很多。

        最主要的是,这一路过去沿途的风景也很美丽。

        其实沈星也说不上是夺舍重生,至少他是在原主死后才过来的,拥有原主的记忆,对原主的父母也同样印象深刻,如同和叶听一样。

        父亲沈国立在籁城的一家自动化外包装加工厂工作,月薪普普通通,母亲郭丽荣在自家屋里开了一间很小很小的小卖部。

        小卖部主要供应的就是小区里平时需要的生活用品和部分食品。

        老俩口一把屎一把尿把沈星给喂大,小时候的经历,沈星大部分都记得很清楚。

        自从占据原主的身体后,他还从没有见过父母,通常都是电话联系,且自己也很少打电话回去,基本都是老俩口想儿子了,在吃完晚饭的时候会打过来。

        不过沈星似乎有些隔阂,大概聊个五六分钟,基本就会陷入拿着电话听对方呼吸声的尴尬局面。

        可能老俩口已经在那头悄悄埋怨,出去闯荡的儿子渐渐变得不想家了,感情似乎也在变淡,两人都建议他回籁城去发展。

        再说制作木雕在哪儿不可以,为什么偏偏要选择云谷市?

        既然沈星在这个地方失去了叶听,那不如离开那个伤心地,这样还可以回去孝敬和照顾父母。

        为此沈星也不好说什么,总不能说自己感到有隔阂吧?

        这次回去看看他们,也顺便将林菲菲带去让二老见见她。

        自己收养孩子这件事,不可能一直向家里的人瞒着。按照记忆中沈国立的脾气,沈星相信他顶多是责备自己几句,最多虎个脸管一天,第二天就会缓和。

        而郭丽荣更好说话,因为在沈星的记忆中,郭丽荣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孩子,特别是那种乖巧的小女孩。

        以前曾因为她自己生了个男孩,还埋怨沈国立好些时候。

        当然,这是沈星长大后才听夫妻俩作为笑谈提起过。

        总之,趁着这个机会,也该带着菲菲和两老见一面,这也算是自己和这原主的父母的第一面。

        接下来的五天时间,沈星继续打磨漫威系列的角色,并且这一次他按照前世记忆中的角色形象,给每一个人物都进行了上色处理。

        不过沈星很清楚,记忆总有缺失的时候,每一个角色人物的色彩不一定有正版的那么完整和一致,但至少能够做到大概一致就可以了。

        而且他也知道,只有几天的时间即使自己如今手速快得出神入化,同样做不完这个系列的漫威角色,况且还要慢慢上色。

        ……

        三天后的清晨。

        云谷市北郊外十二公里的北风镇。

        北风镇因为距离城市较近,算是远近闻名的大镇。

        购买了沈星第一个木雕面具的卓大同,正是居住在该镇。

        北风镇是卓大同的老家,虽然他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城里工作,但提前退休之后,为了落叶归根,重新把老屋打扫了一遍,和老伴一起搬了回来。

        只是回来没多久,老伴就开始疾病缠身,拖了两年之久,直到家里到了四处借债的地步,姜桂蓉也终于落了气。

        一直辛苦了这么长时间的卓大同到了此刻,也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他说不出是悲痛,还是麻木,也不知道姜桂蓉走后,自己是松了口气,还是心里缺少了什么。

        每天只是坐在老宅的小院子里发呆,时不时看看那花大价钱买来的木雕面具,越看越像姜桂蓉的模样,仿佛在对着自己笑,脑海里尽是年轻时和老伴在一起的往事。

        北风镇有个习俗,这里没有火葬,实行着自己的特殊地域政策——土葬。

        因为北风镇的后山为北风峡谷,穿过峡谷后地势广阔,虽然山势略有起伏,但极易实行土葬的方式。

        往往穿过北风峡谷后,能够看到大量数之不清的坟墓出现在峡谷后的山脉一侧。

        姜桂蓉同样被安葬在了这里,不过因为长期治疗和服药,家里实在付不出更多的钱,她的坟墓修建的较为简易。

        先是搭了一个土包,前面立了一块墓碑,碑文是近期才赶上去的字,土包修建的很整齐,石头规规整整的一块叠一块,一些可能容易垮掉的地方还用水泥加了固。

        按照这里的习俗,新建的坟墓需要暂时保持这个样子,在亡魂节的时候才能请人过来全部完善并重修一遍,也是那个时候的坟墓才能体现出亡者生前的地位。

        姜桂蓉的坟墓距离北风镇边大约四公里多,而卓大同住的宅子正好在北风镇靠近峡谷方向的边沿,不用完全深入镇中心就可以回家。

        这几天清晨,卓大同准时六点就会醒来,差不多六点半洗漱上厕所完毕,然后看一会儿亡妻的遗像和自己购买的面具木雕,再准备出门买菜。

        他很庆幸,虽然前段时间很苦,手里很拮据,但好在通过丧礼收来的礼金勉强还清了外债,甚至在那木雕店老板沈星那儿还给自己带来了惊喜。

        人家非但给自己一直留着面具木雕,还在听说自己的遭遇后减免了那么多钱。

        说实话,卓大同很是感激。

        从厕所出来后,此时天刚微微亮起,院子里的东西看起来有些模糊,但基本能够视物。

        就在卓大同擦拭了一遍妻子的遗像后,准备出门去买菜时,他的目光从里屋投向老宅的院子内,随即整个人猛地一震,呆立在那儿。

        目光中,一个人影正端坐在院子里的木椅上,上半身挺得笔直,犹如认真听课的小学生,双手放在膝盖上面,似乎正在注视着屋内。

        卓大同呆立数秒钟,往前不自觉的走了两步,随着看清楚院子里的人影后,他的身体也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脸色刷地一下苍白,嘴唇抖动,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两个字。

        “桂蓉?!”

        身上穿着花色的寿衣,脸色蜡黄的姜桂蓉,紧紧闭着眼,仿佛睡着一般,面对着卓大同的方向,无动于衷。

        卓大同看清楚了,这端坐的人正是自己心中惦记的老伴姜桂蓉,犹豫半天,他哆哆嗦嗦的走出院子,随即一股臭气从眼前人的方向传来。

        他甚至能看见姜桂蓉脸上已经开始腐烂的皮肤。

        对方依旧端端正正坐着,哪里有半分活人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