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11章 审问(求订阅!)

第111章 审问(求订阅!)

        “谋杀!?”

        沈星的一番话,使得苏彤当场愣住,半天没回过神。

        木讷的从床上起身,跟在沈星和赵文博的身后离开寝室,赵文博敲了敲隔壁的门。

        随即有两名治安官打开门,押着中间的陈蒙走了出来。

        “先回厅里再说。”赵文博吩咐。

        “那我先回家了。”沈星点点头,“等你们审问结束后,把结果告诉我就行了。”

        “你不去?”赵文博有些诧异。

        “大概情况都已经猜到了,最多有一些出入,不用去了。”沈星摆了摆手。

        回头又对一脸惊讶、正捂着自己嘴巴的苏彤道:“现在可以叫你的室友回来陪你了,这边已经没事,你身上的东西已经清除干净。”

        在他开启的异瞳中,已经看不到苏彤的双眼还有那种代表异常的红色气息,清澈的大眼已经变得很正常。

        只要双眼不被感染的异常残余影响,对于苏彤来说,她所看见和听见的异状,都会彻底消失。

        而对于沈星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闪回技能,将袁阿婆闪回出来替自己做事。

        不过事实证明,袁阿婆很好用,或者可以说能够被闪回的异常,应该都很好用。

        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看得出来,苏彤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对于沈星的话,她选择了无条件相信,因为眼前这个人似乎能给自己带来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刚才和他一起在寝室的时候苏彤就有这种感觉,后来用对讲机聊天,也有这种感觉。

        而那舔舐自己眼皮的白发老妪,明显沈星是知道有这么一只鬼物会出现的,说明眼前的这个男人更是不简单,竟然拥有让鬼物替他办事的能力。

        苏彤从小就对事物很好奇,越是稀奇古怪,她越是喜欢。

        此刻虽然对刚才的遭遇心有余悸,但她对沈星的好奇已经上升到了顶点,不过却很好的忍在心里,表面没有什么表示。

        “如果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我会打你电话。”苏彤点头道。

        吃晚饭的时候,他们已经交换了电话,包括此刻的陈蒙也有沈星和赵文博的电话号码。

        和完美配合的校方打了一声招呼后,众人静悄悄地将戴上了黑色头套的陈蒙押出了学校,上了一辆巡逻车,赵文博和沈星也跟了上去。

        巡逻车很快呼啸而去。

        沈星在中途快要靠近自己家街道的附近下了车,重新打了一辆出租,回到了常青藤小区。

        此时已是深夜,楼道内寂静无比,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在周围回荡。

        第一层和第二层楼梯的声控灯随着沈星上楼一层一层的亮起。

        刚刚爬到三楼时,在三楼声控灯亮起的瞬间就见黑暗中的门口蹲着一个黑影,沈星脚步一顿,微微一愣,没有说话,而是慢慢走了过去。

        蹲在门口的人正是二货,这家伙身上的衣服与此刻的沈星一模一样,似乎每一次他出现,都会将沈星本尊在那一刻的所有东西模仿到极致,包括衣物。

        沈星走到门口,拿出钥匙,问道:“怎么?她不给你开门?”

        二货抬起头,本来准备对着沈星露出微笑的,不过好像他想起了对方上次的提醒,裂开的嘴角迅速收了回去。

        沈星打开门进屋,瞥了一眼菲菲的卧室,见这丫头早就睡着。

        他又回到门外,准备让二货进屋里来,哪知探头一瞧门外,空无一人,这家伙在自己回来后又消失了。

        到了此时,沈星敢肯定,这家伙的出现似乎就是为了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能够保护菲菲。

        至少,也是为了让菲菲不会感到孤单。

        每一次似乎都是自己出去接触异常时,他就会出现,而因为别的原因外出的话,二货并不会出现。

        这就证明,二货似乎能感应自己。

        第二天一早,刚刚九点赵文博就发来了一条审讯录音,喜欢睡懒觉的沈星想着还要去开店,所以才刚刚起来。

        睡眼惺忪的打开手机一看,这录音需要他在手机上操作登录治安厅的醒狮在线系统,并且输入准确的密码并验证身份后才能打开收听。

        沈星跟着提示一番操作,又是身份信息输入,又是自拍摄像认证,花了五六分钟才总算打开了昨晚陈蒙的审讯录音。

        这小子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有精神,而是透出一股疲惫、惧怕和小心翼翼。

        “我什么都说,但你们一定要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是的,我回去了,把苏彤送回寝室后,我根本没有回寝室,而是返回了图书馆副楼。梁海中说的那个通往副楼里的密道,我也知道,当初不止他一个去过,我和其他新生同样进去过。”

        “那个地方几乎每年都有新生被老生捉弄,至少都要进去一次。只是里面除了太黑以外,之前一直没有什么异况,那一次我下到负一层就出来,而这一次我知道我陪苏彤回去后,梁海中和陶文江肯定会以此为借口笑话我,会故意在苏彤面前损我胆小!我的脑海中甚至已经浮现出那让人不舒服的一幕。”

        “所以我返了回去,我要证明给他们看,我陈蒙同样敢进去,要让他们知道老子的胆子也并不小。我到了那个密道上方后,原本顺着墙上的爪钉准备一路爬下去,哪知忽然看见一个人影正从下面往上爬,拼了命的爬。”

        “我一愣,赶紧收回了伸下去的脚,趴在洞口那儿看着下方。很快就见到了梁海中,他很慌张,一边爬,一边大口喘息,看见我后起初他吃了一惊,但随即就对我伸出手。我知道他想让我拉他上来,所以赶紧趴在洞口,二话不说抓住了他的手。”

        “不过就在此时,他的身体忽然变得很重很重,仿佛被下面的什么东西给抓住了。就在我想要继续加大力量将他拽出洞口时,他连惨叫都没发出,直接被拽了下去,咚的一声似乎摔到了地面。”

        “我吓傻了,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被副楼里面的鬼给盯上,它肯定嫉恨我准备救下梁海中。所以这只鬼为了报复我才缠住了我,而我与苏彤靠得比较近,导致苏彤也被它盯上……”

        听完这段录音,沈星沉默不语,轻轻摩挲着下巴。

        很快他又将录音播放了一遍。

        现在看来,梁海中被摔死的原因找到了,或许是摔下去死掉,然后再被里面的异常拖到了快要到负三层的位置,不过很快就被李乃婧和赵文博下去打断了异常的进一步动作。

        而且陈蒙和苏彤感染了异常的原因似乎也很清楚了。

        沈星想了想,给赵文博打了电话过去,赵文博在电话那头问:“录音听了吗?”

        “听了。”沈星回答。

        赵文博一晚上没睡也有些疲惫,说道:“案情基本审查结束,昨晚陈蒙已经如实供述,而且经过也都完全对得上。不过要等我们进一步调查核实后,才能释放他。”

        “不能释放。”沈星忽道。

        电话那头的赵文博一怔,“为什么?”

        “他说谎。”沈星语气平静,“我建议继续审问,这小子的心理素质很强,审问的时候可能要注意这方面。”

        挂断电话,他长长吁了口气。

        如果陈蒙昨晚在学校里的逃跑,可以用惊慌失措而害怕承担责任来搪塞的话,那自己在他双眼中发出红色气息时看见的一抹邪意,则必定证明这小子干过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