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10章 以另类方式去除感染(求订阅!求月票!)

第110章 以另类方式去除感染(求订阅!求月票!)

        一边说话,赵文博还一边搓着双手,明显有些激动。

        沈星最开始暗中告诉他时,他还不怎么相信,因为陈蒙看样子也是受害者。

        虽然最开始,这陈蒙和苏彤因为害怕而没有主动向治安官报告并说出实情,但现在也算是如实交待。

        况且他们并没有什么作案动机,那梁海中和陶文江即使因为这件事而丧失了性命,那也是他们的选择,陈蒙和苏彤并没有怂恿,甚至他俩还提出不要再去惹事。

        不过沈星说了,陈蒙绝对隐瞒了什么,否则他和苏彤不可能会沾染异常。

        这一切,并不是偶然才发生的。

        随即赵文博暗中打电话,安排十来个治安官分别守住了各个区的校门,这样做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但果然就让沈星给言中,在西校门抓到了趁夜准备逃走的陈蒙。

        站在走廊外,借着走廊上的灯光,沈星盯着脸色苍白的陈蒙。

        这家伙还有些气喘,显然刚才跑快了,可能又被治安官追逐了一阵,现在还没有回过气来。

        沈星盯着他,也不说话,直到陈蒙的眼神不自觉开始回避后,问道:“你是不是在和苏彤回寝室后,又独自返回图书馆副楼了?”

        陈蒙紧低着头,也不回答。

        沈星露出冷笑,不再说话。

        赵文博挥了挥手,让两名治安官先把他押进了沈星住的那间寝室,等候讯问。

        对沈星问道:“苏彤怎么样?她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沈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道:“目前看起来她是不知情的,而且应该很快就能解除了。”

        507室的房间内。

        按照沈星的吩咐,苏彤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她不知道沈星为什么要让自己就这么坐着,只是心里莫名其妙的升起了恐惧感。

        虽然能够听见门外有人在小声说话,证明门口有人,但屋里的气温在这一刻却似乎降了下来。

        她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能够看到鼻间呼出的白色气息,忍不住全身开始轻轻颤抖。

        啊——

        下一秒,一道沉闷的,仿佛憋了很久的嘶哑嗓音发出,如同一个破旧的风箱,将大量污浊的气体缓缓排了出来。

        坐在床上的苏彤微微一抖,吓得身体仿佛被冻住,全身一片冰凉。

        在她的印象中,那疑似陶文江或者梁海中的鬼魂,又找回来了。

        片刻之后,床下果然传来爬行声,一个什么东西在蠕动,慢慢地,一点一点的从自己坐着的床下爬到了隔壁的床下。

        随即一抹白色的东西从床下冒了出来。

        苏彤发现自己脑袋都无法转动了,她知道此刻已经全身僵硬,这是因为强烈的恐惧而造成,眼角余光所及,就见似乎一个赤果果的身体从隔壁床底爬出。

        随即一只枯瘦如柴、皮肤打着皱褶的手臂慢慢伸到了床沿,拽住床单,将自己的身体逐渐挪了上去。

        那东西的位置变高,苏彤无法再看得清楚。

        她想要扭动脖子,但好像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不过此刻的五感却更为强烈,她能感觉到床在轻微的抖动,是那枯瘦如柴的身体已经爬上来了,从隔壁的床爬到了自己的床角。

        啊——

        又是一道浊气吐出的声音,苏彤已经能够闻到一股腥臭无比的气息,她的身体不再那么僵硬,已经可以微微转头,但却根本不敢移动。

        一来是记得沈星说过的话,让自己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忍住,二来她也没有那个胆量敢移动。

        只想让这诡异东西能够把自己当做透明人,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事与愿违,腥臭气息过后,那身体很快靠近了苏彤,透出一股冰冷刺骨的感觉。

        就在此时,苏彤的眼角瞥到了一缕白发,这白发并不柔顺,虽然很长,但乱糟糟的,仿佛已经很久没有打理。

        她的心跳几乎都快停止,能够感受到这白发的主人正趴在自己的肩上,发出呼呼呼的声音,似乎在嗅着什么。

        眼睛看到了更多对方的身体,这是个苍老的女人,皮肤干涸,松松垮垮堆叠在一起,白色长发打卷绞成了一个个死疙瘩,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古怪的味道。

        它似乎并不正面着自己,不知是因为感知到自己害怕,还是什么,而是从背后过来,趴在苏彤的肩头,伸出了舌头。

        这舌头不知有多长,但通体为老红色,柔软无比,对着苏彤的脸上舔来。

        苏彤当即闭眼,死死的闭上,两只手的拳头也捏得紧紧的,全身发抖,但不敢移动,不敢反抗,如果不是沈星事先有提醒,她相信自己挨不到这一刻,可能在这诡异女人爬上床的一刻,就已经晕过去了。

        眼皮位置能够感受到一阵湿润,这白发苍苍、没有穿衣服的女人,似乎用舌头在舔舐自己闭着的眼皮。

        除了有点痒,有点恶心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异样感。

        很快右眼舔了一遍,随即左眼眼皮一动,也感到了湿润,很快被舌头又舔了一遍。

        啊——

        又是一道熟悉的来自这白发老妪的声音,苏彤此刻的紧张感终于有了降低。

        因为她发现这老妪对自己似乎并没有恶意,除了出场方式有些吓人以外,她只是攀附在自己肩头,然后舔了两下自己闭着的眼皮。

        随即肩上的枯瘦手掌松开,白发老妪如同来时那样,一路爬行到了隔壁床铺,然后四肢扭转,仿佛关节全部错位,顺着床沿翻到了床下。

        地上很快响起了爬行声,慢慢地,消失不见。

        苏彤的身体仍在颤抖,不过已经好了很多,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也感觉到刚才那股刺骨的阴寒正在消失,周围气温慢慢回归了正常。

        啪,就在此时,沈星推门走了进来,赵文博跟在身后。

        一见苏彤满头大汗,脸色苍白、胸口呼呼起伏的模样,吓了赵文博一跳。

        沈星则是对着苏彤眨了眨眼,问道:“感觉怎么样?”

        苏彤又等了片刻才缓过气,想起沈星之前所的话,她微微点头,很艰难才说出话来:“除了害怕以外,倒是没有其他更多感觉。”

        沈星哈哈一笑,对赵文博解释道:“我让她独自扛过去,这样就不会再有什么异常感应。”

        苏彤自然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配合的点了点头:“说实话,刚才之前,整个人有一种头脑很昏沉的感觉,不过现在没有了。”

        “能够这么操作的吗?”赵文博有些钦佩的拍了拍沈星肩膀,“那我让陈蒙也独自抗抗。”

        沈星笑道:“他受到的异常感染可能较强,不一定能抗得过。”

        赵文博点头:“我们先把他带回去讯问了再说。”

        “陈蒙出什么事了?”苏彤既担心又惊讶的问道。

        “他?呃,涉嫌谋杀。”沈星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