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02章 鹤山大市特调组

第102章 鹤山大市特调组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沈星看了看手机,竟然快要到中午。

        因为昨晚睡得太晚,现在睡到这个时候其实也没什么。

        不过让他担心的是菲菲不知道醒没醒,昨晚这小丫头同样睡得晚,如果还是像往常那样早起的话,这一天肯定会睡眠不足。

        而如果菲菲也没能起来,又忘记了跟学校请假,不知道这系级学霸会不会自责。

        起床一看,菲菲的床上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早就不见了人影。

        习惯性的看了看冰箱门,上面果然贴了一张彩色便签纸。

        这是上次他和菲菲约定之后,后来特意买回来的,用作两人平时的留言交流工具,非常方便,且菲菲显然也很喜欢。

        “沈叔叔,我现在都很困,但又要去学校,今天肯定朱老师会打电话过来,你要记得帮我圆谎。”

        看完纸条,沈星愣了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圆谎,为什么要圆谎?”

        话声刚落,卧室里的手机铃声响起。

        沈星返回卧室,拿起手机一看,满脸狐疑之色。

        来电显示是“老城一校朱老师”,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从来没有存过什么朱老师的电话号码,甚至他都不认识对方。

        稍加思索,肯定是菲菲那丫头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拿手机存进去的。

        露出微笑,接通了电话,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喂,请问是林菲菲的监护人吗?”

        “嗯,我是,你好朱老师!”沈星回道。

        现在都已经知道是菲菲的老师了,他没有假装不认识,而是直接打起了招呼。

        电话那端明显愣了下,反而有些迟疑了,问道:“你是不是姓沈?”

        “对,我姓沈。”沈星回答。

        这朱老师知道菲菲在母亲死后是被人收养的,而学校的登记册上也有沈星的名字,说道:“沈先生,林菲菲今早一直在课堂上打瞌睡,问了她,她说是昨晚在玩智力拼图,所以睡晚了。请问是这样吗?”

        “是的,与她的描述完全一致。”沈星终于明白菲菲为什么要他圆谎了。

        他的回答没有错,不过在朱老师听起来总有种古古怪怪的感觉:“菲菲连八岁都没到,你作为监护人应该知道,她每天必须要保持充足的睡眠,而不是熬夜玩拼图。”

        朱老师的语气有些变得严厉,毕竟她对菲菲给予了厚望,可这小姑娘今早一直精神不振,其他任课老师都在反映,她可不希望这颗好苗子毁在一个不称职的监护人手上。

        如果菲菲今后一直这样的话,这位负责任的朱老师有可能还会考虑向市政厅民政处反映,必要时申请收回沈星对林菲菲的收养权。

        “不会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类似情形。”沈星拍着胸口道:“从今天开始,菲菲一准晚上九点上床,晚一分钟我都给你写保证书,保证不会让她熬夜修仙,呃不是,熬夜玩拼图。”

        朱老师好半天才憋住笑,回道:“好的,沈先生,我只是提醒一下,今晚早点让林菲菲休息吧。这孩子其实挺懂事的,可能在家里有时候自控力稍微差了点,注意一下就行了。”

        挂断电话,沈星暗自腹诽。

        开玩笑,菲菲自控力差?昨晚要不是被她二货叔叔给吓着了睡不着,单论起自控力,连自己这个长期以来浸淫木雕制作、比普通人更加专注的“艺术家”都赶不上她好吗?

        洗漱完后,沈星去楼下吃了碗燃面,还加了一个煎蛋,喝了一碗豆花汤,把肚子吃撑了后才去开店。

        在木雕店内找了块楠木,准备用它来制作这一次新收入的异常——楼梯和水池。

        其实按照沈星看来,这楼梯和水池虽然看上去是两个不同的物体,但实际上其实是融为一体的。

        因为楼梯中透出一股来自池水的气息,而在沿着楼梯蜿蜒而下的过程中,又受到这股弥漫在楼梯中的气息所带来的致幻作用,也就引发了异常。

        所以这两个物体其实完全相通。

        这块楠木较长,大概有成人手臂的三分之二那么长,沈星准备直接制作成楼梯蜿蜒而下的样子,然后在楼梯最低点呈现出一汪水池,这样可使得整个作品一气呵成,而不是用木料来做拼接。

        当然,水池只能做出外形,其内中空,作为摆件时也可以往里面存放水。

        如果能在池中呈现出水汽升腾弥漫的场景,到时候多做几个新的摆在店里销售,怕是会更加吸引眼球。

        现在沈星的手速极快,远超单身多年的死宅男,一个下午的功夫,整个楼梯和水池木雕几乎就快要成形。

        就在他专心致志制作时,头顶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啧啧,你这手速!现在还是单身吧?”

        沈星手中圆弧刀正在挥舞,戳、削、挑、修,不亦乐乎,闻言一愣,抬头看去,见是一个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裤的男子。

        这男子头发打理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衬衣扎在裤子里,露出来的皮带扣是一个银白色的Z型,衬衣和裤子都很修身,一双皮鞋擦得贼亮。

        说实话,沈星很久没有看见穿得这么正正规规的男士了,感觉就像刚刚参加完“振兴乡村大型土特产推广会”刚散会出来的样子。

        “请问你是……”

        “鄙人周道,周全的周,道士的道。”这男子面带笑容,看上去倒很亲切。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腋下夹着的皮包里拿出一个证件本,打开后递到沈星眼前。

        沈星眼睛微微一亮,见这证件上写着“鹤山大市特殊案件调查组”,一个黑色六角星作为背景,占据了几乎整张证件的页面。

        “你是鹤山的特调组成员?”沈星有些吃惊,不知这大市的特调组怎么会找到自己这里来了。

        难道是自己的异能天赋已经包不住,终于被对方挖掘出来,所以特意来请自己出山坐镇鹤山大市了?

        或者是云谷市这边的特调组将自己作为特殊人才引荐给了鹤山特调组?

        一时之间胡思乱想,就听周道问道:“不好意思,这次专程过来调查一件事,请问居佳苑小区张树的案子,你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