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95章 黑暗楼梯(七)(1/5 求订阅,求月票!)

第95章 黑暗楼梯(七)(1/5 求订阅,求月票!)

        见到这楼梯拐角处的尸体那一刻,沈星一惊,他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躺着个人。

        而且看这模样应该死了有一会儿了,但绝对不是很久之前的尸体,这尸体的身体下方血液还没凝固,说明躺在这里不会超过很久。

        “看样子似乎是摔下来的?!”

        沈星纳闷的抬头看了看头顶,那是上一层楼梯拐角处的底部,与这一层的地面相距才两米多点,不至于摔成这个样子。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摔死在这里的?”

        沈星低头沉思,刚才李乃婧和赵文博一前一后下来,两人因为没有使用手电筒,肯定看不清楚地上躺着的尸体,所以他们是摸索着经过,而且不可能不会发现这里躺着一个人。

        又或者,两人确实没发现,不过这应该是受到类似刚才自己处理的那骷髅男子的干扰。

        沈星沉默片刻,一脚跨过这像是学生的尸体,继续往负三层楼下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注意观察前方负三层的空间内是否有显示为红色气息的异常出现。

        但看了一圈,什么都看不到。

        似乎自从下楼梯进入这栋副楼之后,这异瞳对于异常的分辨就开始失灵了。

        此时虽然还没有完全下到负三层,但沈星闻到了一股生水的味道,似乎这个地方积蓄了很多很多的水。

        而同一时刻,他的眼角下那精神抗体的属性值,退减速度比刚才加快了一些。

        “此地的精神影响较大。”沈星得出结论。

        随即后面的楼梯拐角处位置,传来咔嚓的一声。

        沈星微微一怔,停止了继续下楼,就这么站在楼梯上。

        他的身后大约两三米的距离处,咔咔咔咔,一连串骨骼响动的声音传出,那刚才还躺在地上四肢扭断的年轻学生,此刻歪歪倒倒的站了起来。

        他的脖子也是折断的,耷拉在左肩,因为双脚断裂,站起来后依然不对称,导致身体一边高一边矮,双手也无法放下,而是呈诡异角度张开,关节处有白骨露出。

        身上的鲜血吧嗒、吧嗒的滴落在那滩血液中。

        勉强站起来的这年轻男子,缓缓调转方向,面向沈星的身后……

        ……

        负二层。

        陶文江蜷缩在一个废弃的书柜内,因为书柜里的隔间较小,他很庆幸自己身体瘦小,而为了完美隐藏起来,更是拼了命的将身体缩成一团,一动也不敢动。

        书柜的柜门刚好能够关上,这还是陶文江用手指一直勾住门内的横条,以免它会自然打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两根手指早就麻木了,很快又换了左手。

        就在此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陶文江身体微微一抖,没有推开柜门出去,反而更加用力的拉着柜门,不让它打开。

        那脚步声走到了这个书柜附近,停了下来,随即说话声响起,这是一个女声。

        “陶文江?陶文江?你在哪儿?”

        这个女声非常熟悉,陶文江一听就知道是谁。

        苏彤,这是苏彤的声音。

        不过他很清楚,此时此地,苏彤不可能出现,陈蒙也不可能在这里。

        而就在十分钟之前,他不仅撞见了陈蒙,也撞见了苏彤,这两人分别在这层楼里走动,没有使用手电筒,就好像他们能够看见这里的一切。

        而那个时候的陶文江,在发现自己无法走出那段楼梯后,他选择返回了负一层,谁知道走了半天,没能到负一层,却出现在了负二层。

        他也搞不懂,自己什么时候下到负二层的。

        不过陶文江很清楚,他在此之前听见了梁海中的惨叫。

        梁海中当着他的面,拽着一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灰衣女子往楼梯上跑去,他想要提醒对方,但嘴巴张开半天,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陶文江知道,自己因为极度的恐惧,当时已经被吓失声了。

        莫名其妙的来到负二层后,他不敢再四处走动,而是缩在这一层的某个阴暗角落里,为了防止自己暴露,他直接关掉了电筒。

        从那个时候开始陶文江就很清楚,他或许仅凭个人之力已经走不出去了。

        那段楼梯太诡异,现在只有等待,看看能否有一线生机。

        随后,他听见了下楼梯的脚步声,有人从楼上下来,然后就传来一个人的呼喊声。

        “陶文江!”

        那人在叫他的名字,而且一听声音,正是刚才在自己和梁海中决定过来探秘之前、和苏彤一起离开的陈蒙。

        陶文江愣了一下,他准备回答的,不过抬头一瞧,楼梯口那个方向黑漆漆的一片,竟然什么光都没有。

        一个人在这如此黑暗的环境里,没有任何停顿的从楼上走下来,竟然没有借助任何光亮。

        这让陶文江无法想象,他当即缩回了脑袋,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别说回答了,连大气都不敢喘。

        那脚步声慢慢的在这一层走了起来,没有再离开,而且一边走,一边呼喊陶文江的名字。

        陶文江几乎是在地上慢慢爬行,只要那脚步声快要靠近自己,他就会立刻悄无声息的爬开,没有弄出一点声音。

        不过在此过程中,他感觉自己心跳都快停止,连呼吸都已经不会。

        胆颤心惊的躲了半天后,那属于“陈蒙”的脚步声终于走远,下了楼梯,似乎往负三层去了。

        陶文江在一个大书柜后蹲了片刻,感觉双脚发麻后,他起身准备重新换个地方隐藏,随后就听见距离自己不远处,似乎有一阵异样的响动。

        仔细一听,好像是有人正在走路,不过应该是踮着脚尖在行走,响起那种轻微点地的声音。

        这声音虽然很小,但因为速度有点快,使得陶文江依然分辨了出来。

        他赶紧再次蹲下,忽然就听见距离自己右后方的某个位置,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

        “嘻嘻嘻……”

        听这声音距离自己连三米都不到。

        此时的陶文江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吓晕过去,他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以防因为惊恐而发出声音被对方发现,慢慢爬到这个书柜的前方。

        那踮着的脚尖往他的右边走去,并没有靠近陶文江。

        不过很快,一个女子声音响起:“文江?陶文江?你在哪儿?”

        “苏彤?”

        陶文江捂着嘴,全身都在颤抖,直到那声音似乎走到了楼梯口的位置。

        他当即轻轻打开了书柜门,哪知这柜门常年未开,发出吱呀的一声,那远去的脚步声一顿,当即小跑而来。

        陶文江什么都不顾了,把自己狠狠地塞入衣柜中,快速将门关上,双手扣住门内的横条。

        那脚步声在距离衣柜四五米的距离时停下,重新开始走动,而且苏彤不时就要喊一声,她的声音在这寂静黑暗的夜里,在陶文江听来,仿佛追魂夺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