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86章 卓大同

第86章 卓大同

        看着这张照片,沈星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将照片收好,然后拿出手机,翻到三年前叶听发给身体原主的短信。

        “那种墨渍异常,难道还会发短信?”

        沈星喃喃自语,看了片刻,这才收好手机,关上店门回家。

        路过一家儿童玩具店时,见店门外挂了一种智力拼图,图案看上去稍稍有些复杂,沈星没有多想,给菲菲买了一件带回去。

        平时自己晚上做木雕时,菲菲基本都是在看课外读物,什么书都读,所以沈星准备让她换换口味,做做脑力活动。

        当然,如果菲菲不喜欢的话,也不会勉强她做拼图。

        回到家时,厨房里已经传来炒菜的声音,换气扇开的风力很足,哗啦啦的,伴随着菲菲挥动锅铲与炒菜锅发出的碰撞声。

        有那么一刻,沈星有种恍惚回到叶听没有失踪前的感觉。

        不过他很快就摇了摇头,露出苦笑,这原主的记忆,特别是思恋叶听的这块记忆,有时候真的让他无法消受。

        不过还好,本我的思想和记忆,其实并不排斥叶听,这是能够与身体的潜意识共存的。

        放好东西,洗了手,沈星跑进厨房开始帮菲菲打下手。

        现在菲菲听了他的话,自己炒菜的时候也学聪明了,在拿捏不准该放多少佐料时,直接放少点,哪怕味道略淡,沈星照样吃得起劲。

        不过沈星这几天在考虑能否通过针灸的方式,帮助菲菲恢复味觉。

        毕竟医院的药吃了那么多都被证明没有什么作用,说不定采用针灸刺激穴位的话,会有一定效果。

        不过这只是他初步打算,具体操作起来,起码要先找到一位名医才行,必要时可以借助治安厅的人推荐一下,哪怕这名医在外州都不在乎。

        吃了饭,沈星照例洗碗,菲菲则是进卧室完成老师布置的手工报。

        等沈星洗好碗、抹干净手走出厨房时,菲菲一手拿着画笔,一手拿着一把长尺站在客厅,她的前方平铺了一张8开的白纸,为了避免沾染桌面没有擦掉的油污,白纸下方还垫了几张报纸。

        那第六版是空白的报纸也赫然被垫在下面。

        “沈叔叔,帮我画几条网格直线,我手太短了,一直画歪。”菲菲举了举手中的笔和直尺。

        沈星乐了:“我还以为你做什么都不要我帮忙的,嗯,划线先用铅笔,不能直接用画笔。直尺给我……”

        把直尺拿过来,进卧室拿来一支削好的铅笔,因为有时候雕刻之前,他也需要用笔在上面描一个大概轮廓,加之穿越过来之前沈星本来就有绘画底子。

        很快他就将网格线画好,菲菲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看着,沈星侧头对她问道:“还需要画什么?”

        “这里……”菲菲指了指白纸的右上角,“有一片绿色山脉,这边是一片森林,里面我准备填充‘思维森林’的内容进去。然后这里还有两只小白兔,它们在讨论一个数学问题,有对话气泡的那种。”

        “想象力还挺丰富的。”沈星笑了笑,低头画了起来。

        不过他只是完成了大概的轮廓和方位的布局,使得整张手工报看起来没有那么乱,然后交给菲菲自己来制作和涂色。

        菲菲制作的过程中,沈星一直在旁边观看,不时提议,在菲菲确实画不出来时,他才会帮忙。

        菲菲目光灵动,等这幅手工报的版面差不多做完时,对沈星举起了大拇指:“沈叔叔,你画的画很棒!嗯,但依然掩盖不了你不会做饭的事实。”

        “噗!”

        沈星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小不点,你懂不懂什么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不懂。”菲菲扑闪着眼睛。

        沈星想了想,问道:“喜不喜欢画画?我可以教你。”

        “好啊!”菲菲快速点头,不多时,目光投向沙发旁靠着的智力拼图,“这是给我买的吗?”

        “嗯,每天看完书后,换换脑子,玩一下拼图,或者学画画。”沈星点头道。

        “谢谢沈叔叔!”

        菲菲乐呵呵把拼图拿到自己卧室放好,然后回来继续做手工报,等将文字内容全部抄上去后,花了菲菲差不多一个小时,她握笔的两根手指都被笔杆挤压变形,大呼酸痛。

        沈星从工作台前起身出来,给她轻轻捏了捏。

        在没有和菲菲一起生活以前,他还不知道小学生的负担有多重,但现在却深有体会。

        如今学校布置的小学生作业,几乎就是给家长布置的,没有家长动手,根本无法完成,甚至有时候连家长都要求助度爹。

        这还是菲菲自己很聪明,几乎不用沈星操心的情况下。

        在菲菲收好手工报、去卫生间洗漱时,沈星的手机响起,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他没有挂掉陌生电话的习惯,因为店里平时有发出去名片,万一是某个顾客打来的,可能就会错失一笔生意。

        电话接通,听对方的语气果然就是顾客:“你好,请问是听物木雕店的老板吗?”

        “嗯,我是。”沈星一边接听电话,一边回到自己的卧室。

        “我叫卓大同,上次在店里给你预付订金的那人,你还记得吗?”对方说道。

        沈星点了点头:“嗯,记得记得,请问你是要现在购买那件面具木雕吗?”

        “不是,我可能两三天后会过来。我只是想确认一下,那面具你没有卖出去吧?”

        这叫卓大同的男子嗓音有些苍老,如同七八十岁了,不过沈星记得他大概也就是六十出头的年纪。

        “没有,你放心,在说好的时间内木雕一直为你预留着的。”沈星暂时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好的,麻烦你了。”卓大同挂掉电话。

        虽然才刚满六十,但他却比其他同龄人苍老了很多,一眼看去,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稀疏的花白头发和两只大眼袋。

        此刻他坐在一张塑料凳上,手里拿着手机,有些发呆的盯着眼前的一口……冰棺。

        这是位于北风镇自己家中的院子,卓大同所在的地方布满了花圈和鲜花,还有一群和尚在念佛诵经,不断有人从他眼前走过,而卓大同的两个儿子则带着妻儿坐在冰棺的另一面。

        冰棺之中,躺着刚刚去世的老伴姜桂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