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85章 照片

第85章 照片

        “看来这件案子和以往的特殊案件不一样,还挺复杂的。”沈星点点头。

        “对了,上次我说帮你查查你女友的消息,我的一个老同事回我了。”郑瑞军想起了这件事。

        “怎么样?”沈星听他说起,顿时来了精神。

        郑瑞军道:“我这老同学之前在治安厅开车,专门为法医室服务,负责运送需要法医进一步解剖研究的尸体。大概两三年前吧他就跟我说过,说有一次接到案情,说是金城大厦的后方,发现了一具女尸,初步勘察是头部和腹部中弹身亡。”

        “他说是在金城大厦后方?”沈星问。

        郑瑞军点了点头:“对,清晨被捡破烂的人发现的。后来法医过来检查后,说要运回去作进一步解剖,然后就由我这位老同学出马,负责运送尸体。我记得他在那之后打电话告诉我,语气慌张,说尸体不见了。那天你跟我提起过后,我就想到这件事,后来一问他,这老同学说他那天和同事把尸体装进尸袋,然后放进车里。”

        “路上他们并没有耽搁,径直开入治安厅技术科法医解剖室的后门,平时都是从那儿运入尸体的。等我老同学下车登记,另一个同事去打开大门时,两人回到车里就发现尸袋是空的,那女子尸体就这么不见了。从此再也没有找到。”

        沈星皱眉问:“在现场勘查的时候,有没有给尸体照相?”

        “照了,只不过他现在已经调了部门,说是今天找找看,因为时间久了,照片肯定有,一旦找到我就发给你。”郑瑞军道。

        沈星沉吟不语。

        如果这女人就是叶听的话,尸体消失,也就是找不到认定她已经死亡的确切依据,再一联想在那视频的时间点之后,身体原主还在与她发送短信并通话。

        这是不是,叶听根本没死,只是受伤。

        想到这儿,沈星摇了摇头,法医已经在现场检查了,确定是死亡后才让郑瑞军的老同学把尸体运回去、准备做进一步解剖的,所以不可能没死。

        与郑瑞军聊了一会儿案情,又等了片刻,治安官已经开始运走尸体收拾现场,但并没有看见李乃婧和赵文博赶来。

        郑瑞军说这两人还有其他事,不会过来了,沈星随后下楼离去。

        一路上,他仔细想了想。

        张树是脸皮异常的传播者,他传给了宋小雨,宋小雨再传给家人和自己,而张树又是被谁传播的?

        如果没有人传播给张树,那他又是怎么被感染上的?

        为什么他会被人将四肢绑起来,而且那团诡异的墨渍出现在张树的家中,明显是为了不让他的失踪引起熟识的人的怀疑。

        比如墨渍可以接电话,可以让张树单位的人知道,他其实没死,只是请了假暂时看不到人而已。

        在这段时间,或许墨渍这么做是有利所图,要不是就在密谋着什么。

        因为张树死亡是事实,瞒不了多久,总会曝光出去。只是在曝光之前,墨渍的目的或许就已经达到了。

        想到这一层,沈星微微摇头。

        不一定是墨渍有所图,有可能是绑住张树的人有所图,为了不引起外人怀疑,这才让这墨渍异常守在屋里。

        也就是说,有人可以控制异常?!至少,也能利用异常为自己做事。

        思考片刻,沈星来到街上,打了辆出租车坐进去,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轻轻叹了口气。

        记得还是从洪安杰的父亲开始,他就一直在遭遇异常了。

        “嗯,不对?”

        沈星仔细想了想,叶听的失踪,现在看来就已经与异常有关,也就是三年前的身体原主,其实就已经在遭遇异常,只是他并没有发现而已。

        这一切从半年多前自己穿越而来才逐渐展现出脉络,虽然现在这条脉络还不太清晰,但明显自己已经在一步一步的接近某个真相。

        这个世界的确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隐藏在平常生活下的异常,似鬼非鬼,直到现在沈星也无法给每一个异常一个准确的定义。

        说它们不是鬼,但衣柜中出现的明显是鬼物,说它们是鬼,可这衣柜又是什么?

        或许只能用“异常”来定义它们,一切非寻常和超脱理解范围的事物,皆为异常。

        想到这儿,沈星的思路忽然有了一些畅通,在视频中的叶听明显死亡,且经过法医认定之后,如果她还能离开的话,不一定是她活过来了。

        或许,叶听也遭遇到了今天自己碰到的这种墨渍异常。

        至少在电话里面自己是完全感觉不到张树其实是已经死亡了的。

        当然现在只是沈星在猜测,或许叶听可以复活也同样有可能,不知道她到底遭遇到了些什么。

        对宋小雨脸皮事件的追查,到现在告一段落。

        接下来的事,按照郑瑞军来说,似乎已经不在云谷市治安厅特殊案件调查组的管理范围内,这需要更高一级的鹤山大市的特调组出面查办。

        不过现在沈星已经对这个案件升起了浓厚的兴趣,至少这是证明叶听到底有没有死亡的一个重要突破口。

        从居佳苑小区出来时间还早,沈星选择回到店里继续制作木雕。

        现在店里的生意有了好转,这让他感到内心安稳。

        似乎从菲菲到来后,一切都开始变好了,这个小福星!

        临近打烊的时候,沈星的电话响起,是郑瑞军打来的,说是他的老同学已经找到当时的照片,马上就传给他。

        挂断电话没一会儿,手机收到了两张图片。

        沈星立刻打开第一张图片,才瞄了一眼神色就变得黯淡。

        图片中,花格纹的衣裙,白色针织毛衣,亮黑色短靴,一个面容平静的女人躺在一包包装满垃圾的垃圾袋上方,穿着打扮与大厦视频中走廊上躺着的叶听一模一样。

        虽然这是全身照片,面容并不是很清楚,但仅仅看这张照片,几乎就已经可以确认当初治安官们发现的尸体,正是叶听。

        翻到第二张照片,这是面部的近距离照,照片中的面孔皮肤白皙,鼻梁挺拔,两边嘴角显露浅显的梨涡,似乎因为清晨水露的原因,几缕发丝粘在了她的额头,额头上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子弹孔,伤口处已经变为暗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