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83章 接电话

第83章 接电话

        这死去的男子穿着睡衣,他之所以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是因为双手双脚被撕烂的床单裹成条状捆绑着,牢牢地固定在大床的四个角上。

        他的四肢被床单捆绑的位置,手脚全部肿胀,颜色变黑,勒紧的床单线条几乎快陷入皮肤内,可见非常用力,使得他根本无法挣脱。

        且该男子并没有闭目,而是双眼睁着,盯着天花板,嘴唇微张,临死前面部表情带着一抹惊恐,就这么永远的定格在了这一刻。

        屋里的味道很难闻,但不是尸体腐臭的味道,这尸体本身似乎并没有什么怪味,反而像是干尸一般。

        不过沈星很清楚,这不是干尸。

        他把背包里的黑色橡胶手套拿出来戴上,这是自从宋小雨事件之后、在郑瑞军的提醒下后来配备的。

        走到床头,仔细查看了这男子的样子,他无法确认床上躺着的人是不是张树本人。

        如果这人是张树,那刚才接自己电话的人又是谁?

        难道接电话的人就是这死状恐怖的家伙?

        想到这一点,沈星忽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他镇定心神,弯腰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找到了一个黑色的钱包,打开钱包一看,里面除了少许现金以外,还有几张银行卡和身份证。

        把身份证抽出来,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照片,再把目光投向床上躺着的人,辨认过后,沈星认定这家伙就是张树了。

        虽然身份证上的照片是历来最不像本人的照片,但仔细辨认过后,还是可以得出结论。

        除非张树有相似的亲兄弟,但这个推测的可能性较低。

        沈星略一思索,拿出自己的手机,再次拨打了张树的电话号码。

        很快就提示对方已经响铃,下一秒,手机的铃声从这卧室里传出,来自眼前这大床的床头角落靠墙的地上。

        沈星凑过去,趴在床头右侧的位置,见到那个地方有光芒亮起,躬下身将正在震动并发出响铃的手机捡起,发现这手机的尾端还插着充电线。

        充电线一直插在电插板上,也就是手机始终保持着充电状态。

        他敢确定,刚才自己拨打的就是张树的电话,而那个时候的张树也接听了这个电话,并与自己有过短暂的通话。

        想到这一点,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不知不觉的爬上脊背,沈星侧头看向床上的死者,对方依旧保持着那副惊恐死状。

        挂断电话,把自己的手机收起来,沈星拔掉张树手机的充电线,点亮屏幕准备查看,哪知提示需要输入密码。

        他暂时将手机放在了床头柜,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床上的人。

        想了想,戴着手套的手伸了过去,触碰了一下对方的脸颊皮肤,然后轻轻按了按,并且摩挲了两下。

        很僵硬,甚至是有了干枯的迹象,不像有一层脸皮覆盖的样子。

        顿了顿,沈星屏住呼吸,对着尸体躬下身,将两只手臂伸到尸体的后脑勺位置,仔细摸了摸,特别是头皮部位他用了一些力气,摩擦了一下那块皮肤。

        没有松动的迹象。

        不过在沈星将双手收回时,赫然发现手背反而沾染了少许已经干涸的血迹,他顺势一看,在尸体躺着的枕头靠近脖子的地方,有一张完全枯萎的皮。

        这张皮被尸体后颈压住,刚才并没有发现。

        看这样子,这枯萎的皮就是那张附身张树的脸皮了。

        沈星直起身,沉思片刻,目光投向张树那张着嘴的惊恐模样,顺着张树的目光抬头,往天花板上看去。

        天花板挂着一盏卧室灯,发出淡黄色的光芒,而在这盏灯的旁边,有一团如同墨迹般的黑色,似乎已经浸透进入墙面。

        这团墨迹呈不规则形状,有一张A4纸大小,就好像是从楼上浸透下来的水渍。

        不过沈星很清楚,那东西反而更像是墨渍。

        就在此时,这团墨渍肉眼可见的开始变淡,越来越淡,大约十秒不到的样子,完全消失。

        沈星眼瞳微微一缩,纳闷的看了看房间四周的其他墙面。

        没有看到类似的墨渍。

        他想了想,后退了几步,退出了这间卧室,来到客厅外站定。

        而卧室的门在他出来之后,自然关了过来,轻轻碰到门锁,但并没有关严。

        沈星正要启动异瞳从外面好好观察这卧室时,忽然一个奇怪的想法从他心里升起,这个想法出现后,使得他当即打断了立刻启动异瞳的念头。

        看着虚掩过来的棕褐色卧室门,沈星先是把沾染了血迹的黑色橡胶手套摘下,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已拨打的张树的电话号码,然后重拨了出去。

        片刻后,卧室里的电话声传出来,沈星默不作声的将自己的手机凑到耳旁,站在原地。

        卧室里除了有电话铃声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响动。

        而就在电话铃响起大约七八秒后,咔哒,电话被接通,同一时刻,卧室里正在响的电话铃声消失。

        “喂?”

        沈星耳旁的手机听筒里,传出刚才张树那熟悉的声音。

        这一刹那,连沈星都感到了自己手脚的冰凉,仿佛瞬间坠入冰窟。

        寂静的房间中,他不仅能听见电话里的说话声,还同时能听见从卧室里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喂?”张树又说了一遍。

        沈星没有说话,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动声色的慢慢靠近虚掩的卧室门。

        左手反手取出伸缩棍,握在手中,大拇指靠在激发鬼物击打的按钮上,随时可以按下去。

        随即他来到卧室门口,手机听筒里再次传出张树的声音:“喂,是谁?”

        同一时刻,虚掩着门的卧室里也响起那熟悉的声音。

        沈星一只脚伸过去,慢慢抵开了门。

        他首先看到的是大床上暴露在视线中的那尸体的双脚,然后是腰部……

        这就证明,尸体其实一直是躺在床上的,仍旧保持着四仰八叉的姿势没有移动过。

        实际上,手脚捆绑得那么紧,他也根本无法移动。

        卧室门很快被全部打开,确定尸体依旧规规整整的仰躺在床上,沈星的目光投向床头柜,随即发现原本放在上面的手机消失无踪。

        再一细看,这手机正靠在躺着的那具尸体耳旁,屏幕是亮着的,正好被尸体举起来被捆住的手臂遮挡,差一点就无法看到。

        “真是他在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