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82章 宋小雨的邻居

第82章 宋小雨的邻居

        现在沈星养成了习惯,如果要出门调查与异常有关的事,他会提前把伸缩棍、电筒这些必备东西装入背包,随身带着。

        在街上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的居佳苑小区而去。

        据沈星推测,如果宋小雨的记忆没有错,那叫张树的人遭遇异常,不管是他传给宋小雨,还是宋小雨传给他的,都不可能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静。

        他总会有一些反常表现,就如宋小雨那样。

        这样的话,接触到他的人怎么都会发现,并且立刻打电话给治安官。

        但事实上,没有收到过关于张树的报警电话。

        这个信息是李乃婧刚刚反馈给他的,并且在快要到达居佳苑时,李乃婧又将刚刚查到的张树的公司电话发送了过来。

        一并发送过来的,还有一张沈星的临时调查员办案证,证上有编号,可以打报警电话直接查询真伪。

        当然,这是在必要时证明沈星身份的有力证据,以防这家伙被人当贼给抓起来。至于卡片形式的办案证,最快两天内就可以给他送过来。

        沈星看了看这张电子办案证,上面也有一个六角星的图案,这是特殊案件调查组的标配。

        沈星下了出租车,并没有立刻进小区,而是站在小区门外,给张树的公司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很快就有人接通,是一个嗓音有些甜美的女声。

        “您好,惠通物流。”

        “你好,请问张树在吗?我有事找他。”沈星道。

        那边接电话的女子明显愣了一下,很快回道:“他这几天请假了,不在公司。”

        “他多久请假的?手机也打不通。”沈星故意说道。

        那接电话的女子奇道:“通的啊,昨天钱经理都在和他通电话。”

        “哦,难道他换号码了?我这里的号码是他三年前用的。”沈星依旧故意道。

        “没换吧,这号码他用很久了,你记一下178……”

        “嗯嗯,谢谢!”

        挂断电话,沈星立刻将刚刚记下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其实要找张树的手机号很容易,问一下调查组的人很快就能查到,但既然打张树的公司他没在,沈星也不想再让调查组那边查,而是干脆从这女子口中套出了张树的号码。

        他刚刚拨打张树电话,此时正好小区的门禁被一个出来的居民打开,沈星拉住门,等那人出来后直接走了进去。

        电话铃声响了大概六七次,然后被接通。

        “喂?”电话那头是一个嗓音较沙哑的男声,所在的环境应该很安静,听不到其他一点杂音。

        “您好,先生,你的外卖。”沈星将外卖小哥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

        那边顿了顿,这男子道:“我没点。”

        “请问你是不是住居佳苑小区7号楼1单元8-5号啊?你在家吗?地址应该没错的。”沈星道。

        “但我没订外卖,你打错了。”电话挂断。

        沈星拿着手机,抬头往楼上看去。

        此时他已经走到了7号楼1单元的楼下。

        从对方的话中可知,即使自己报了正确的地址,这张树也并没有否认自己不在家,那他多半并没有外出。

        而且沈星有一种直觉,张树似乎不想有人去他家里。

        不管怎样,先上去看看再说。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有人从楼里出来,沈星在那人出来后拉住了门,进入1单元。

        乘坐电梯很快上到8楼,出了电梯左转是前往宋小雨家的方向,而8-5号房间则是在出电梯的右面。

        沈星直接来到8-5号房间的门口,如果没有单独改装的话,这里的房门样式都一样,这张树家的房门和宋小雨家的没有区别。

        此时沈星再次掏出电话,给李乃婧打了一个过去,等接通后开口道:“你那个什么万能智匙,以后能不能给我配一把?”

        “什么?”李乃婧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听李乃婧电话那端同样很安静,还能听见一颗一颗的滴水声,不知道她在哪里办案。

        “现在张树家的门是关着的,我如果要进去的话,除非动用暴力,否则只能用你们标配的万能智匙。”沈星道。

        李乃婧明白过来,点点头:“我准许你动用暴力解锁,后果我们调查组来承担。”

        话落挂断电话。

        沈星听见电话里的忙音,愣了一下。

        “那我现在可是奉旨开锁了。”

        他笑了笑,收好手机,伸出食指和中指对着门锁与门框的缝隙直接插了进去。

        因为指力强劲的原因,这锁对于他来说,如同嫩豆腐一般,一点声音都没发出,随即手指一按,将关闭的锁按下,轻轻推开门。

        一股沉闷的气味从屋里涌出,这屋中一片黑暗,窗户前那厚实的落地窗帘都是拉起来的。

        看样子,似乎屋里没人。

        沈星现在是在办案,所以并没有遮遮掩掩,伸手按下了屋里的电灯。

        灯光亮起。

        不过为了不引起调查组怀疑自己身体太过强大,他还是从背包里抽出一张白毛巾,将门锁的位置擦去自己刚才留下的指纹。

        这所房间的设置和宋小雨家不一样,没有通向卧室的过道,而是就在紧靠客厅的位置,有两扇关闭的房门,看样子应该是卧室。

        在客厅的最里面还有一扇明显一看就是卫生间的门,同样关闭。

        难怪屋里这股味难闻,应该是很久没有通风了。

        沈星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古怪的感觉再次升起。

        这屋里不简单,但具体是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他慢慢走近客厅,看了看布艺沙发、电视柜、沙发后面的餐桌椅子等,这些家具的表面,无一例外都蒙上了一层细细的灰。

        再看地面,同样因为积灰而留下了自己淡淡的脚印。

        此时一丝更加沉闷的气息从关着门的某间屋里飘荡而出,夹杂着让人感到莫名阴郁的不安感。

        沈星伸手到鼻前扇了扇,目光移到其中一间房门口,锁定了气息飘出的方向。

        他慢慢走了过去,拿出黑色伸缩棍,右手握住该房门的门把手轻轻扭动,门锁传来反馈,很快咔哒一声,被打开。

        沈星的全身汗毛微微倒竖,将警惕性提至最高,此时即使没有开启异瞳他也知道这屋里不对劲,伸手按下这间屋子的电灯开关。

        在灯光亮起的一刻,一张大床显现在眼前,不过此时床上四仰八叉躺着一个男子,已经死去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