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71章 衣柜中的诡秘(续二)

第71章 衣柜中的诡秘(续二)

        沈星把电筒光照射到主卧室的门口,看了看,没有见到什么异常。

        他转过身,看向这卧室里敞开的大衣柜。

        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蹲下身,从背包里取出制作好的衣柜木雕,把包裹在表面的棉布取下,木雕放在身前。

        虽然这屋里可以打开电灯,但沈星没有这样做,而是借着手电筒的光芒,在木雕和大衣柜之间来回照射,仔细查看了两者之间是否有区别。

        当初报警后,他走得有些匆忙,现在生怕还有衣柜的某个细节是自己没有发现的。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记忆还不错,特别是在形体外观方面的记忆,木雕与这大衣柜一模一样,就连接触地面的四只脚,也都采用了倾斜的菱状体设计,角度相同。

        “啧啧这手艺,不得不佩服,如此多才多艺,连自己都想嫁给自己!”

        细节惟妙惟肖,沈星忍不住给自己拍了一记香气熏天的彩虹屁。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只要确信制作的木雕与原物的异常相同,有些许细微差别并没有多大关系,然后用该木雕在现实中碰一碰对方,就能直接吸纳异常了。

        当然,沈星也可以一只手持木雕,另一只手去接触大衣柜,同样可以达到相同的效果。

        这就与当初无意间收纳血瞳的情况一样。

        沈星弯下腰,正要从地上拿起衣柜木雕时,他的目光似乎瞥到了一物,抬头瞧去。

        以现在的诡异视角,他可以直接看见刚才自己钻过来的洞口不再是隐形状态,那后方的墙洞屋里,似乎有东西在蠕动。

        抬起手中电筒照射进衣柜,直接穿过了后面的墙洞,照到了隔壁屋子内。

        一个红色连衣裙的身影在那端出现,断裂的脚掌,歪掉的脖子,一头肮脏的头发,抱腿坐在那一面,结成条状的头发后面、那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眼不眨的盯着这个方向。

        沈星微微一愣,上次看见的那红衣小女孩又出现了。

        但对方抱腿坐在地上,只是看着他,也没有其他动作,所以沈星也没有做什么,同样注视着对方。

        这女孩应该和死去的梅若兰没有多大关系,不过她明显没有梅若兰出来的次数多,且后来李乃婧调查员到来后,只是将梅若兰的鬼魂击溃。

        现在看来,这小女孩并没有被李乃婧发现。

        沈星的腰后别着那黑色伸缩棍,但现在他觉得没有拿出来的必要,因为对方对自己没有造成威胁。

        “不管你是怎么死的,或许因为这衣柜被腐蚀穿透的原因,导致隔壁屋里也产生了异化,等我收走它,你该上哪儿就去哪儿吧。”沈星自言自语。

        拿着木雕靠近了衣柜。

        就在此时,身后主卧室的门口处,再次响起刚才他听见的窸窣声。

        扭头一瞧,黑暗中似乎有一团白色的毛发在地面蠕动。

        沈星微微一愣,把手电筒光从衣柜后的洞口转向卧室门口,待看清楚地上的东西后,随即微微一惊。

        只见一个白发老妪正从卧室门口爬进来,这老妪没有穿衣服,全身干枯,皮肤泛起一层层皱褶,垮落,在地上拖行,她的双腿明显小了很大一圈,如同已经枯萎。

        不过这老妪的一头白发却异常茂盛,在爬动的过程中,她歪着脸,看向沈星的方向,然后伸出干枯的右臂,如同白骨般的五指微微弯曲,就像要抓取沈星一般。

        这一幕的确很恐怖,也使得沈星有些诧异。

        他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白发老妪,这还是自己第三次过来后、第一次见到这只特别的鬼物。

        难道……这只鬼物也是死在贺家或者是隔壁屋里的?

        他有些迷惑了。

        在此期间,那白发老妪一边爬行,一边伸出手,对着沈星发出低沉的喉咙涌动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诡异。

        “咦?”

        就在此时,衣柜后方那墙洞中的房间内,红衣小女孩也爬了过来,似乎对这面的景象感到好奇。

        虽然形势看上去越来越诡异,但沈星不想再耽搁,他一步跨到大衣柜前,用手中木雕轻碰了一下大衣柜。

        没有反应!

        隔壁房间的红衣小女孩已经爬到了洞口,正将一只乌青的手臂深入衣柜中。

        而那白发老妪也已经爬到了卧室的中间位置,仍在伸出手,想要抓住沈星的脚。

        在用木雕轻靠大衣柜没有任何反应后,沈星其实一点都不慌,他甚至已经有过相关预估。

        立刻转身踩上屋里的大床,绕开了在地上爬行的白发老妪,往卧室门口快速而去。

        那白发老妪当即调转方向,双手抓住床沿,准备往床上攀爬,脑袋歪着,张开嘴巴,只能看到黑色牙床,看不到一颗牙齿。

        而身后那大衣柜后方的洞口处,红衣小女孩完全爬了出来,嘴里发出“呀呀呀呀”的声音,如同一只红色蜘蛛,双手攀着衣柜门上方的边沿,吸附在天花板上。

        沈星没有回头去看,他甚至在有机会对着爬上床的白发老妪那颗枯瘦脑袋来一拳的情况下,放弃了攻击,直接跳下床走出了主卧室。

        来到客厅后,打着电筒,径直走向另一个稍小一些的相同衣柜。

        身后传来爬行的声音。

        沈星没时间理会,走到客厅的衣柜前。

        此刻这衣柜是关着柜门的,不过随着他靠近后,柜门发出吱呀的一声,就见一条门缝出现在电筒光下。

        随后,一只肥嘟嘟的肉掌从门缝内伸出,这肉掌的指甲全部脱落,脱落的地方冒出一道道黄色的液体,看上去很是恶心。

        这家伙,又是一只沈星从未见过的鬼物。

        沈星没有等这东西从柜子里爬出来,而是一脚踩住正在打开的柜门,将那肥手压在门缝处,发出噗嗤的一声,大量黄色液体流出。

        拿着手中的木雕往这小衣柜上靠了靠。

        刹那间,屋里的所有异象全部消失,那原本被柜门压住的肥手变成一团黑影消散,身后的白发老妪和那红衣女孩,同样不见了踪影。

        屋里静悄悄地,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不过沈星看得很清楚,此刻他手里的木雕中,一大一小,两个衣柜的虚影正在其中,已经被成功收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