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66章 衣柜中的诡秘(九)

第66章 衣柜中的诡秘(九)

        不过很奇怪,我和小辉两人什么都没有听见。

        我听人说,特别是住楼上楼下这两层的邻居议论,说是有时候晚上会听见有人哭,有人在打骂,还能听见猛烈的撞击声。

        起初听见他们这么描述,我没有多想,反正我没有听见过,也问过小辉,他说他从来没有听到过什么奇怪声音。

        但后来,我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这些邻居的描述,与我殴打梅若兰时的过程太像了。

        比如这婆娘被打后会痛哭,一直哭,而且我是边打边骂,然后会拽着她的头发撞墙,或者撞柜子。

        我打她时不分白天夜晚,不过白天居多,而且这楼里隔音也还不错,平时能够听到的人较少。

        但如果这声音是在夜深人静时响起来的话,那就有些刺耳了,恐怕我们七楼上下两层的人,都能听见。

        后来听邻居们说,几乎每晚都会听见那诡异的哭声、撞击声以及其他声音,我也有点懵,为什么我和儿子什么都听不见?

        随后那几天有人报了治安官,先后有几个治安官过来检查搜索,我倒是害怕他们发现主卧室里的尸体,而且也有治安官进屋来检查过,不过他们打开衣柜门时,里面什么也没有,竟然什么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那婆娘的尸体哪儿去了!

        但应该是屋里有小孩,且小孩的身体很健康,没有遭受虐待,看上去很正常,这使得他们并没有怀疑我。

        可是我自己不放心,在他们走后大着胆子去打开了衣柜,和治安官检查的情况一样,我什么都没发现,那尸体……消失了!

        我只是感觉衣柜靠墙的一面有些潮湿并且开始霉变。

        这些小问题我并不在意,我所在意的是,尸体哪儿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古怪的情况,我的儿子贺小辉,他的行为有些怪异。

        因为白天一直跑车,晚上回来后我有时候很早就睡了,可小辉会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都不睡,就在那儿呆呆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并且他在睡着时,有时候会突然起来走到那主卧室的门前。

        我不止一次的发现,他闭着眼睛,用额头轻轻的撞击主卧室的门。

        后来他有几个晚上忽然光着脚跑出来,说他在卧室里睡着之后,有人在拉他的脚。

        我进小卧室去检查了几遍都没有发现异样,但只有一个共同点,每次小辉说自己被拉脚的时候,我进去查看时,都发现他的衣柜门是打开着的,只是里面没有什么异常。

        你要知道,我当时的心态完全炸了,没有办法,我让小辉把床搬到了客厅,然后我本来在客厅睡沙发,所以干脆把沙发换成了一张新的床,我们父子俩都在客厅里睡。

        从那时候开始,一切怪事都停止了,我每晚都睡得很好,小辉也睡得好,没有再说谁拉他的脚,他自己也没有在三更半夜起床并且做出什么诡异行为。

        那段时间依旧有治安官过来检查,但什么也没查到。

        那婆娘的尸体都不在了,他们还能查到什么。(笑)

        然后一个姓赵的治安官来了,他是一个人来的,他进屋后就一直问东问西,同样让我打开主卧室,让他检查了一遍。

        最后,他打开了主卧里的大衣柜。

        虽然衣柜里什么都没有,但在那一刻,我察觉到他可能在怀疑什么了。

        当时他回过头一直问我一些细节问题,并且还判断,说是这里有可能死过人。

        你要知道,当时一听这句话,我头皮发麻,四肢冰凉,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在做什么,只是找了个借口走到卧室门口,本能的一把将主卧室的门关上,反锁。

        然后我转身去厨房,准备拿一把厨刀。就在此时,屋里传来那赵治安官的厉喝。

        但随即我就听见他似乎在惊呼什么,然后就没了任何动静。

        我等了很久,然后打开门,发现这治安官竟然就这么消失了,连刚刚打开的衣柜门都已经关上。

        我惊魂未定,直觉认为肯定是那婆娘的鬼魂出现,将这赵治安官给杀掉了,我不敢声张,赶紧反锁卧室门。

        后来又有一男一女两名治安官到来,他们同样和其他治安官一样,搜索了一遍屋子,也怀疑我是否有虐待儿子,但排除嫌疑后他们已经离开。

        再然后……

        ……

        说到这儿,贺军两只手臂动了动,意思是“沈星”就来了。

        他本想做一个自己已经完全摊牌的动作,但手臂断裂处传来的疼痛感让他的嘴角猛地抽动了一下,额头上冒出冷汗,不再说话。

        在他叙述的过程中,沈星一直盯着贺军的眼睛,什么也没有说。

        不过在贺军说完后,沈星倒是得出了几个结论。

        第一是自己最开始的猜测对了,的确是这家伙杀死了自己妻子,而刚才自己遭遇的那女子绝对就是他妻子的鬼魂。

        第二是最开始贺军和贺小辉没有听见大厦传出的异常声音,是因为他们俩在睡着后,不约而同的被衣柜里的诡异声音控制,进入昏睡状态,所以才没听见。

        第三则是其实贺军和贺小辉两人都有问题,每到晚上都会各自表现出异常,但他们本人并不知情,可能都以为只是对方出了问题。

        最后一个是为什么自己在又一次看见主卧室的门锁时,这门锁是处于生锈和完全没有人打开过的状态。

        那极有可能是每到夜晚的时候,就是诡异爆发的时候,也是阴气最盛的时候,一切场景归零,变成最开始的模样。

        不过在得出这四个结论之后,沈星更是纳闷了。

        他搞不明白,自己在已经推测正确、也就是梅若兰是鬼物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是没有收到任何提示?

        还有,如果这一切都是梅若兰捣鬼的话,那刚才客厅衣柜中那身穿红裙脖子断裂、右脚掌翻起的小女孩又是谁?

        在贺军叙述的整个故事中,似乎都没有她存在的原因和可能啊!

        难道现在是两只鬼物,一只梅若兰,一只红衣小女孩,而那红衣小女孩则是死在隔壁房间里的鬼物?阴差阳错和梅若兰在死后认识了?

        到了这里,自己想要锁定异常特性的想法已经陷入了死胡同,现在别说锁定,连对方异常的了解程度都还没被他发掘出来。

        内心叹气,把贺军的手机拿起来,见并没有锁屏密码,沈星点开屏幕拨通了报警电话,把电话凑到贺军耳旁,道:“你亲口说,让治安官们立刻赶来。”

        贺军一脸迷茫,在电话接通后照着说了,并且报了自家地址。

        随即沈星将赵文博身上的手铐取下,将贺军反锁在大床床脚下,这床极沉,现在贺军双臂皆断,根本使不出力气脱身。

        做完这些,沈星又看了一下躺在床上的贺小辉,见他只是昏睡,随即准备离开。

        目光往客厅那衣柜的方向扫视了一眼,内心一动,脱口对贺军问道:“既然衣柜有古怪,你为什么还把小卧室中的衣柜搬出来?”

        “衣柜?”贺军有些迷茫,“我没有搬动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