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65章 衣柜中的诡秘(八)

第65章 衣柜中的诡秘(八)

        沈星愣了一下,并没有走过去,而是指着那涌出黑气的衣柜门,对贺军问道:“会不会从那里出来?”

        贺军摇头,明显心有余悸。

        沈星走到客厅门口,将昏迷的赵文博抱进来,放在大床上躺下。

        这样一会儿治安官过来后,这小子虽然昏迷了,但至少有尊严一些。

        “现在说吧,我没多少时间。”沈星回到贺军身前道:“那女人是不是你老婆?是不是被你杀死的?”

        贺军面如死灰,没有表示,过了片刻后才缓缓开口,道出了原委。

        ……

        她是我老婆梅若兰,早些年我的货运生意还不错,常年在外面奔波,后来被我回家后发现这婆娘竟然在外面偷人!

        那情夫害怕遭我报复,一直隐藏起来,我寻找未果后,把愤怒全部倾泻在这婆娘身上,每天打她,狠狠地打,让她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在此期间我察觉到她几次想要逃跑,所以把她关在屋里一直看着,儿子当时还小,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只是为了不让他看见,我也将他关在自己的小卧室里。

        后来这婆娘还是趁我不注意,差点就跑了出去,我追到走廊上将她拖了回来,幸好没有被人发现。

        然后我更怒了,不再是殴打她,而是想要用一根结实的尼龙绳索将她吊起来,但屋里没有可以吊住人的地方,我就反绑住这婆娘的双手,站在她身后用一根结实的尼龙绳将她勒死。

        等到她终于不动之后,我好半天才意识过来,我杀人了!

        虽然她的背叛让我依然有怒气,但那个时候我更多的却是感到害怕,我要坐牢的,孩子还小,怎么办?从小就没有父母了?谁来照看他?

        这死婆娘是外洲的人,早年和家里关系闹僵出走,二十年了一直没有再联系,我不担心有人会寻找她。

        而小辉的奶奶早亡,爷爷在乡下老家,常年卧床不起,是我大哥一家在照顾,如果我再出事后,家里就没人照顾小辉了!

        我知道我不能坐牢,所以冷静过后,我就将这婆娘的尸体藏进卧室那大衣柜里。

        这衣柜很大,别说藏一个人,就是藏三四个都看不出来。

        本来我准备隔天就将她处理掉,再一点一点运送出去,但第二天就接到一个很重要的老板打来的电话,让我马上运一批货走,开价很高,而且这个老客户很稳定且爽快,我不能失去他。

        今后的生活会更困难,只剩下我和小辉两人,我必须要赚钱。

        想着出去两天,等我回来后就立刻处理尸体。我将主卧室的门窗全部关严,反锁,带走了钥匙,并且告诉小辉他妈妈已经跟人跑了,不要我们了,让他这两天自己一个人在家。

        谁知等我拉完货回来后,屋里已经有异味传出,来自主卧室内。

        小辉告诉我,屋里很臭,特别是主卧室那边,肯定有什么东西或者死老鼠烂在里面了。

        我没有说什么,知道是那婆娘发臭了,原本想要回来将她处理后一点一点扔掉的,但现在她这个样子不知道已经变成什么模样,我可不敢再去面对。

        所以我改变了计划,将反锁的主卧室打开,买了一些石灰粉,在里面特别是衣柜的四周铺满了厚厚的一层,用来遮蔽气味。

        随后又弄了一些玫瑰精油洒在外面屋子,然后买了很多空气清新剂,每天都喷,一直在喷。

        好在那个时候天气不是很热,不知道过了多少天,臭味开始变淡,然后慢慢地,再也没有了异味。

        在这段时间,这婆娘的朋友也曾找过她,不过我同样告诉她们梅若兰背着老子偷人跑了,老子也在四处找她。

        她的朋友似乎早就知道这些事,后来没有谁再敢在我面前提起这婆娘。

        后来我把屋里的门窗全部打开通风,然后将卧室也打扫干净。我改变了想法,只等这女人变成干尸,然后找个行李箱直接装进去,拖到外面去扔掉。

        谁知等我收拾干净屋子时,发现那大衣柜的门缝处有黑色的液体往下滴落,不知道是不是尸水,我也不知道尸水是什么颜色。

        但尸体都已经腐烂完了,不应该还有尸水流出才对,我有点害怕了,不知道里面的尸体到底起了什么变化,不敢打开柜门瞧,连大号行李箱都买回来了,也一直也不敢实施。

        又等了几天,就在我鼓着勇气准备打开柜门装尸体时,忽然发现柜门的门缝中又有大量头发露了出来。

        这些头发很脏,有些还裹成了条状,但它们……似乎在生长!

        我当时吓懵了,什么也不敢再做,赶紧退出了卧室,把门关上。

        等当天晚上我大着胆子打开门,又把灯打开后,眼前的一幕让我万分惊恐,一辈子都无法再忘掉。

        这大衣柜几乎所有柜门的门缝中,都有黑色头发长了出来,一些长发还拖到了地上,它们还在不停的生长。

        我吓坏了,赶紧关灯关门,并且用钥匙将卧室门反锁。

        因为儿子在学校上课,我没敢告诉他,不过一旦我要出去运货时,就会将他托付给我一个朋友看着,不在家里。

        等我回来后才把他接回家。

        我不敢声张,偷偷观察了几天,直到一个星期后,才发现那些长出来的头发都不见了。

        不过柜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有时候柜门还会被抵开,露出一条门缝,但看不见任何东西。

        有时候可以听见里面传来抓挠柜门的声音,一点一点的抓,不急不慢的,但那刮擦的声音有些刺耳,

        从此以后我反锁了门,再也不敢进去。

        后来卧室的动静有时候小,有时候大,晚上能听见那大衣柜的柜门打开的声音,还能听见有人在卧室里面走动,我被吓得不行了,已经准备搬家,但又唯恐自己杀人的事件败露。

        那个时候小辉睡在自己的卧室,他听不见晚上这主卧室里的动静,但我睡在客厅沙发上,听得一清二楚。

        就在我最终还是决定搬家时,主卧中那诡异的声音忽然消失了,而且接连两三天都没有出现,好像一切都归于平静。

        搬家毕竟会花费很多钱,我不是有钱人,以后还要养孩子,所以就又观察了几天,发现诡异果然消失了。

        我认为这女人虽然变成了鬼,但有可能良心发现,不想吓到孩子,所以应该是自己走了。

        所以决定继续住下,但主卧的门依旧反锁,永远不会再打开。

        直至某天晚上,楼上楼下的邻居忽然都开始听到一些诡异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