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63章 衣柜中的诡秘(六)

第63章 衣柜中的诡秘(六)

                        隔壁的哭泣声仍在继续。

        沈星站在赵文博晕倒的这间屋里四处看了看,看不出这屋子是干什么的,因为这里面没有任何家具。

        地面的灰尘也较厚,显然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不管怎样,现在既然发现赵文博没死,还能救的话就先将他救出去再说。

        至于隔壁那蹲着哭泣的女人,或许不仅和赵文博的昏迷有关,可能还与叶听的失踪有关也不一定。

        做了决定后,沈星弯腰一把抓住赵文博的胳膊,准备先将他拖出这个房间后,再背起来从那防盗门的门口离开。

        现在带着赵文博,通过衣柜后面的诡异墙洞返回贺家的话,显然不再合适,所以直接从防盗门离开最好。

        沈星双手拉着赵文博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拖行了一米。

        就在此时,他发现隔壁的哭泣声停止了。

        静止不动,等待了片刻,隔壁女人还是没有哭,也没有任何抽泣的声音。

        又过了片刻,沈星不再等待,继续拉着赵文博的双臂,慢慢往门口拖行过去。

        主要是这间屋子的门框较小,如果现在就把赵文博扛起来的话,需要费些力气和巧劲才能顺利走到外面的客厅,所以最好的方法是拖出去再扛。

        不多时,沈星将赵文博拖到了这间屋子的门口,他听到隔壁也传来了拖行声,而不是刚才的哭声。

        诧异之下,沈星探头出去,往隔壁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今晚第一次产生了毛骨悚然的感觉!

        视线中,隔壁平行的屋子门口处,同样有一个脑袋已经探了出来,转到这个方向,正在盯着自己。

        这脑袋一头肮脏的长发,脸颊清瘦,头发下的面部皮肤呈现紫青色,就如长时间的气血淤积,导致整颗头颅都血脉不通而变色。

        这女人的眼睛有些微凸,盯着沈星时,显得异常狰狞恐怖。

        沈星的目光往她颈部移去,果然就见在她的脖颈位置有一条黑色的细绳缠绕,这细绳勒得极深,要不是有线头掉出来,加之这女人脖子皮肤明显呈圆形凹陷进去一圈,沈星也不会发现。

        惊惧过后,沈星很快镇定下来,目光死死的盯着这女人,以防她会突然袭击自己。

        但出乎意料,对方就这么趴在隔壁门口,如同自己一样,探着头,只是盯着自己,没有任何表示。

        片刻之后,沈星试着移动了一下,对方没有动作,还是盯着他。

        沈星干脆把头又缓缓缩了回去,随着他缩回,眼前那女子一双凸出的眼睛,慢慢地被门框给遮挡,再也看不见。

        不过由始至终,这女人都趴在那里注视着他,没有移动。

        缩回身子后,沈星微微喘了口气,现在对方并没有攻击自己。

        这女人和刚才他在衣柜外面碰见的那女人不同,衣柜外的女人没有固定形体,而是一团黑影,缥缈无踪。

        但现在隔壁女人明显有物理实体,有点像是刚才那黑影女人的本体。

        也不知道这女人为什么会幻化出黑影离开衣柜,控制贺家父子的。

        现在看来,这女人明显属于异常中的鬼物,沈星开始试着对现在自己遭遇的异常进行推测。

        首先,女人死在这间屋子,或者是刚才的大衣柜里,导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其次,她的死,或许与贺家那边有关系,也或许贺家只是碰巧住在她的隔壁,被这女人打穿只有一墙之隔的衣柜,每天夜晚用另一种形态悄悄爬过去,再用只有贺军才能听到的耳语吸引这男人不受控制的靠近衣柜。

        推测一遍后,关于这女人的死,沈星认为大概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她在这屋里自杀上吊而亡,或者被人用绳子勒死,也就是死于他杀。

        另一种情况是这女人实际上就是贺军的老婆,她并没有如贺军所说跟人跑,或者是本来要跟人跑的,但被贺军阻止,然后用绳子勒死了她,再把这女人的尸体藏匿在这屋里。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的话,贺军需要提前知道隔壁没有人居住,这样才能便于他藏尸。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推测了,被贺军杀死的妻子变成了厉鬼,每晚返回家里诅咒和戏弄熟睡的贺军。

        推测出来的这两种情况,沈星不敢肯定到底是哪种,但第二种情况明显符合阴谋论者的猜想。

        在没有得到有效证据前,沈星不想将自己的猜测强加在这两种情况的任何一种上。

        他需要证据。

        而最好的证据就是自己的提前推测,如果对该异常推测成功,按照以往的经历,此时脑海里会有文字弹出来,提醒他对该异常的特性了解程度是多少了。

        不过等了片刻,事与愿违。

        沈星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惊异,他发现自己不管相信哪一种猜测,脑海里都没有那熟悉的文字提示弹出。

        “难道都是错的?哪一个都没猜对?”

        隔壁那哭泣的女子难道不是鬼物?不是死于他杀?那她脖子上为什么还会有细绳勒紧的一幕?

        “不对,到底是哪里不对?!”沈星极度纳闷,“难道自己全猜错了?还是系统爸爸失灵了,即使猜对了都不会显示?”

        沈星忍不住来到刚才的门口,再次探头看出去,微微一愣,发现刚才隔壁门口伸出来的女人头颅已经不见踪影。

        看了片刻,隔壁没有声音传来,不知道那女人是消失了,还是退回到屋中的某个角落里。

        沈星当即返身,将赵文博半抱起来,拖出了这个房间。

        出了房间后,他立刻侧头看了一眼,发现那女人的脑袋还是没有探出来察看,不过隔壁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沈星当即将赵文博扛在肩上,大步往那防盗门的方向走去。

        就在此时,身后同时响起了脚步声,沈星赶紧回头一看,就见那脸颊为紫青色的女子已经出了自己的房间,对着自己的方向跟来。

        她走路的姿势很古怪,双脚没有弯曲,直挺挺的伸出腿,踏在地面的时候较为用力,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如同榔头在敲打。

        而在此过程中,这女人上半身一直在扭动,每走一步,身体就要不规则的扯动一下,似乎是被那脖子上勒住的细绳使得四肢僵硬,有些不受控制。

        沈星哗的一下拉开防盗门,将赵文博丢在了走廊上,此时女人已经来到他身后。

        他来不及细想,转身就是一拳。

        五指的诡异力量爆发,嘭的一声,这女人被击中胸口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不过在摔落的同时,一道和她本体身形一模一样的黑影从她体内飞出,张牙舞爪,对着沈星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