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58章 衣柜中的诡秘(一)

第58章 衣柜中的诡秘(一)

                        沈星仍是没有动作,直勾勾的盯着已经关上的防盗门。

        现在他在猜测,刚才这门后面到底有没有人,是不是该人将门打开一道门缝后,一直在门中窥视外面走廊。

        又或者门后面根本就没有人,而是因为另一个不知道的原因,使得防盗门会这样诡异的开启,然后又在一定的时间之后自行关闭。

        甚至这扇门就是为了故意吸引自己而开的。

        又等了片刻,再没有什么异响。

        沈星把注意力转回到了眼前的贺家门锁上。

        伸手直接插入贺家的门缝内,超强的指力将门缝崩开变形,摸到门锁后往内按下锁扣,几乎没有声响的就把门拉开。

        随即他一闪身进入屋内。

        在进去的瞬间,沈星似乎听见身后那打开的防盗门内,发出一串轻微的刮擦声,如同指甲在抓挠金属门板。

        关上门,屋里一片黑暗,在他进去的这一刻,什么都看不见。

        站在过道换鞋的地方大约半分钟后,双眼终于适应了屋里的黑暗,可以模糊看见两三米内的物品。

        沈星弯下腰,注意脚下的动静,以免不小心碰到什么东西弄出声响。

        他小心翼翼走到客厅内,四处看去,黑暗笼罩的房间里虽然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此刻沈星相信自己的眼睛恐怕瞪得和血瞳一样大,努力的观察着周围。

        这一刻他忽然很期待,如果能够吸收血瞳的特性,并且血瞳也有潜技能的话,或许可以让自己的眼睛产生变异,拥有新的功能,比如在黑暗中清晰无比的视物。

        等现在的事情忙完过后,要腾出一些时间好好研究一下血瞳的特性,现在无法完全琢磨出血瞳,最大的原因应该就是对异常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如果自己能够多了解一些不同的异常,掌握了某些关键的共同点的话,或许血瞳特性早就被他吸收了。

        沈星凝视了客厅里的两张床片刻,可以看见床上的被褥微微拱起一个人形,小床上拱起的幅度较小,是贺小辉正在睡觉。

        而大床上传来轻微的鼾声,这贺军正在打呼噜。

        仔细听了听,屋里没有异常声音,这栋大厦也没有传来任何奇怪声音。

        从进入大厦开始到现在,让沈星感到最可疑的反而是外面刚才那自行打开又关闭的防盗门。

        这屋里在之前进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家具和物品的摆放位置他心里大致有数,不会碰到其他东西。

        挪动脚步,来到厨房看了看,因为这里没有窗户,只有一个换气扇,光线更为黑暗,但没有发现什么。

        随后他缓缓走到贺军的床头柜前,伸手一点一点拉开抽屉。

        之前贺军当着他和李乃婧的面,从这抽屉里拿出了主卧的钥匙,后来沈星见他又放了回去。

        而此刻贺军仍在打呼噜,这给沈星暗中行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如果什么时候呼噜声没有了,他将会立刻停止动作。

        从进屋到现在,贺军的呼噜声很均匀,说明他此刻睡得正酣,很快沈星将抽屉无声无息的拉开了一小半。

        伸手进去小心摸索。

        空的!这抽屉里竟然什么都没有?!

        沈星顿时愣在那里,不放心的重新摸索了一遍,抽屉里的确是空的,而这个抽屉他敢确定就是之前看见贺军放进去钥匙的那个。

        怎么回事儿?

        沈星有些纳闷,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看错,就像当初不可能看错叶听在视频中看向自己的那一幕一样。

        “是不是这把钥匙又插在主卧室的门上了?”

        他转身轻手轻脚的走到主卧室的门口,伸手往这紧闭的卧室门锁上摸去,这一摸,顿时一惊。

        他摸到了锁孔,但锁孔上没有插钥匙,不仅没有钥匙,沈星的手指还沾染了脱落的锈迹,且一些黏黏的蜘蛛网缠绕在了手指上。

        门锁不仅没有钥匙,还锈迹斑斑,根本没有过钥匙插入和扭动的痕迹,否则锁上面不可能还留有如此多的蜘蛛网。

        但沈星清楚的记得,之前贺军给他们打开主卧室的门时,这主卧的门锁虽然是反锁的,但上面光滑清洁,看不出任何锈迹,更别说像现在这样竟然还有蜘蛛网!

        难道自己和李乃婧刚才进错了房间?根本没到过这里?

        否则这里的门锁怎么会呈现出不一样的状态?

        或者……

        沈星忽然猛地一惊,心里升起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

        要不就是,现在的自己进错了房间,没有进入和李乃婧在一起时的那个房间?

        毕竟,现在是在黑暗中,要弄错也只有现在弄错的几率要大一些。

        如果真弄错了,那自己现在在哪儿?难道在贺军隔壁那忽然打开了防盗门的屋里?

        自己什么时候进来的?

        一连串疑问突突突的从脑海里冒出来,沈星一时之间感觉坠入梦里,有些迷糊。

        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仔细一回忆,刚才在门外走廊上时,身后那扇防盗门虽然打开了,但自己根本没有靠近。

        这是物理隔绝。

        不仅如此,他的精神力也没有丝毫减退,说明即使防盗门后面有异常的话,也没有对他施展精神攻击或者影响。

        不可能在精神没有丝毫影响的情况下,自己不知不觉的走进那防盗门中去。

        这是沈星目前在连番遭遇异常后,能够大概推测出的一些关于异常的硬性规则。

        他轻轻摇了摇头。

        “不可能,我没有接触那扇防盗门,也没有精神抗体减退的任何迹象,即使门后真有异常,也无法让我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那间屋子。”

        顿了顿,他内心肯定的告诉自己:“现在我绝对是在贺军的家中,不会在其他地方。”

        至于这主卧室的门锁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锈迹斑斑且布满了蜘蛛网,可能是因为发生了某种自己未知的情况。

        就在他推测时,贺军的鼾声停了下来,屋里顿时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沈星下意识的立刻蹲下,往靠近贺小辉床尾的方向移动了两步,使得床尾隆起的被褥可以更多的遮挡自己。

        虽然现在是在黑暗里,但即便是在灯光下,只要没人走近沈星大约两米距离内,是无法发现他的。

        念头刚刚才升起,大床的方向传来轻微的吱呀声,原本躺在床上的贺军此时忽然坐了起来。

        不过仅此而已。

        就在沈星以为他要下床去卫生间时,才发现他没有了动静,就这么沉默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屋里再次陷入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