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52章 菲菲的手艺

第52章 菲菲的手艺

                        通常情况下,一份报纸有一个版面内容印错,或者颠倒,或者是空白版的,有大概率是印刷的时候出了错。

        有可能是印刷机械故障,有可能是人为疏忽,谁也不知道。

        只是沈星的狗屎运太好了,两份报纸的两次出错都被他给遇上。

        肯定是刚才那卖报的故意把这出错的两份挑了出来,放在一起低价出售,碰上自己中招。

        沈星记得那家伙好像经常在这附近走动卖报纸,要碰上这人的几率很大,等下次见到了,一定要问问。

        但随即转念一想,自己也没那个闲心理会这种事,还是算了。

        “把茶几收拾一下,吃饭了。”菲菲的声音此时从厨房里传出。

        沈星立刻站起来把茶几上摆放的东西挪开,然后顺手就把印错的报纸扑在茶几表面,这样吃饭的时候弄脏了可以直接扔掉,不用费力收拾干净。

        不一会儿饭菜上齐,菲菲炒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个蒜泥小白菜,煮了一个土豆肉泥汤,抬上桌来顿时香气四溢。

        沈星给自己整了一大碗饭,菲菲则是用的儿童的小碗。

        她身上的围裙还没脱,坐在那里小身板笔直,俨然一副屋里小主人的模样。

        沈星有些忍俊不禁,提醒道:“把围裙解了,快吃吧。”

        “不用,待会儿还要洗碗。”菲菲一边夹菜,一边摇头。

        “吃完饭后我来收拾,你不用管。”沈星夹了一口西红柿炒鸡蛋,放进嘴里,嘟嚷着道。

        “好吃吗?”菲菲问。

        “好吃,比我炒的蛋炒饭好吃多了。”沈星毫不吝啬的夸奖。

        话落他又夹起一筷蒜泥小白菜,刚刚放进嘴里,随即神色一顿。

        “怎么?不好吃吗?”菲菲在对面紧张的问。

        沈星那微微皱起来的眉头快速舒展开,不断点头道:“好吃,好吃,是我刚才吃得太快,磕到牙了。”

        话落,他轻轻瞥了眼前的那盘小白菜一眼,卖相很好,菜叶翠色欲滴,植物油色泽滑亮,但盐放多了,甚至沈星吃起来已经有些咸的发苦。

        难怪……

        沈星想起菲菲自己说过,她的母亲曾在她盐放多的时候,仍旧装作不知情的一边吃一边叫好。

        脑海里浮现那一幕画面,不知不觉和现在的一幕一对比,他自己毫无察觉的又露出了老父亲般的微笑。

        随即这微笑就僵在了脸上。

        “好吃你就多吃点,要把菜吃完,不能浪费了。我在孤儿院的那段时间,每天义工阿姨们都要监督我们做好光盘行动。”

        菲菲没有察觉沈星是什么表情,她自己同样吃了一些小白菜,但似乎感觉不出来盐放多了,还喝了很多土豆肉泥汤。

        “哎呀不巧,这几天蔬菜吃多了,就想多喝点汤。”

        沈星也给自己倒了半碗汤,这汤的味道不咸,甚至略淡,不过煮汤就要这种清淡点的味儿,喝起来正好。

        吃完饭洗了碗,菲菲抱着一本儿童读物坐在沙发上看得津津有味,沈星则是接连喝了两杯水,然后去了卧室的工作台前坐下。

        “我在里面做木雕,有事儿叫我。”

        菲菲答应了一声。

        不过很快她就抱着书,撒着拖鞋悄悄走了进来。

        带着手套、双手拿着一把大号平口刀正在操作的沈星回头瞧了一眼,露出微笑:“你可以靠在我床头看书,今天我不用电动牙机,不会吵到你。”

        “嗯。”菲菲轻轻点了点头,蹬掉拖鞋,爬到沈星的床头靠在那里安安静静看起书来。

        沈星心里很清楚,这姑娘心里没有什么安全感,一个人呆在客厅会不自觉感到害怕,虽然嘴上不说,但行为表现却很真实。

        谁都没有说话后,片刻后屋里开始安静下来,偶尔响起书页翻动的声音,还有平口刀将木头如同一张张薄片般切下来的轻微摩擦声。

        自从吸收异常特性之后,沈星发现自己双手不但力量大幅度增强,更诡异的是,十指的控制力也变得极强、

        在处理木雕时手指灵动异常,只要脑中想到了要将木雕做出什么形状,手中出来的成品就有九成九的相似度,少给一成是怕自己太过骄傲。

        全神贯注后,沈星很快忘记了时间,直到他突然意识到很久没听到书页翻动的声音了,这才回头看去,发现菲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

        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半,明天还要上学,这小丫头本来也该睡觉了。

        将她抱回隔壁的卧室床上,盖上一张刚刚洗过、散发着清香的夏凉被,将床头柜的灯调成睡眠模式。

        此时灯光变成了淡淡的昏黄朦胧色,然后沈星给这间卧室里插上无味电蚊香片,这才轻手轻脚的离去。

        现在搬到三楼来住后,为了便于照顾菲菲,他强忍着强迫症的冲动,睡觉的时候不再关上卧室门。

        不过睡前还是会把所有门窗检查一遍。

        第二天一早,菲菲离开的时候沈星仍是在熟睡中。

        这小丫头的手脚很轻,虽然沈星的睡眠较浅,但是和上次一样,依然没有吵醒他。

        直至八点钟的时候,沈星醒来。

        去卫生间洗漱完,站在马桶前撒了泡尿,随手把卫生间的窗子开大一点,通通风。

        这两天后面垃圾巷的臭味减轻了很多,几乎快闻不到。

        应该是上次林婉茹事件后,治安官们给负责该区域的环卫管理打了招呼,最近清运垃圾的次数增加了一些。

        沈星目光投去,很快找到了金城大厦的7楼位置,目光在那条走廊尽头安装过监控探头的位置停留片刻。

        现在那叫贺小辉的小孩和菲菲一样,已经去学校了,而他的父亲贺军看上去很疲惫,应该是经常在外面跑货运,很难有时间休息。

        加之贺军昨天说过一句,白天他们都不在家。所以现在沈星敢肯定,对面家里多半没人。

        虽然没见到过贺小辉的母亲,但想来应该也是白天在外面工作。

        这一刻他有种想要偷偷摸摸潜入贺小辉家去看看的想法,以现在自己双手的力量,徒手就能破坏那把防盗门锁,要想进去很容易。

        不过随即这个想法就被压制下去,因为这让沈星忽然有一种变身李乃婧的感觉。

        “是不是和异常遭遇多了,都会不知不觉的冒出这种侵入他人私人领地的想法?”

        沈星一边琢磨,一边拿上手机、钥匙等随身物品出了门,往听物小店走去。

        这几天遭遇脸皮的异常和忙着处理收养菲菲的事,小店都快荒废了,那可是自己的根基,必须搞起来,否则家里这一大一小两个人恐怕要坐吃山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