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48章 对面的摄像头

第48章 对面的摄像头

        沈星的表情有些突然,脸上写满了震惊。

        这一幕使得已经走到卧室门口的菲菲蓦地一愣,停了下来,还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了。

        沈星把手机拿起来,快步走到菲菲身旁,问道:“你刚刚说,你看见你叶听阿姨在看视频中的镜头方向?”

        菲菲愣了愣,点头道:“啊,她肯定发现有人在拍她了。沈叔叔,真不是你拍的?”

        沈星摇头。

        他还记得,自己上次看见叶听扭头看向视频中的镜头时,还曾问过马金龙治安官,当时对方说不仅没有看见,后来还问了失踪组的其他人,也都说没有看见叶听的这个更加反常行为。

        虽然其他人没有看见,但沈星却记得很清楚,他的确看见了,不可能看花眼。

        后来他还在饭桌上让洪斌和洪安杰父子俩观看视频,但这二人同样没有看出其他异样。

        现在谁也没想到,这视频在菲菲看过之后,竟然在这小女孩的眼前呈现出了自己曾看到过的同一个画面。

        沈星没有细说,而是再次打开手机视频,把菲菲拉过来两人坐在沙发上。

        他准备和菲菲一起再看看视频,因为自从自己第一次看见叶听在注视镜头后,后来他同样也没有再看见过相同画面。

        这或许要一定的几率才能撞见,也或许需要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才能开启。

        沈星不清楚原因,但现在既然菲菲说她看见了,总要再试一试。

        视频中,叶听那熟悉的身影站在卫生间的窗户旁,对着空气在说着什么,期间还伴有一些手势。

        这一幕与之前沈星反复看见的画面一模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在视频快要播放到尾声时,一直在密切留意的沈星忽然感觉视频画面似乎出现了微微的停顿。

        这停顿的时间很短,就好像在播放的过程中卡了一下,而且卡顿感稍纵即逝,如果不是认真观察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沈星也记不清了,不知道自己第一次看这视频时,当时有没有出现细微的卡顿现象。

        不过就在卡顿之后,画面中的叶听忽然停止了与空气交谈,而是缓缓侧过头,看向视频中的镜头方向,虽然画面有些模糊,但能够感觉到她的目光很专注,一眼不眨的盯着镜头。

        菲菲指着手机屏幕道:“你看,叶阿姨发现有人在拍她了!她可能……和拍摄视频的人认识。”

        听了菲菲这番话,沈星心里忽然打了个突兀,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古怪感觉。

        “认识?”他默念出这两个字。

        沈星心里其实很清楚,这视频来自于街道斜对面一栋大楼的监控,并不是某个人故意拍摄的,所以不存在叶听和拍摄者认识的可能。

        但叶听在画面中说呈现出的诡异行为,是真的故意这样做,还是某种暗示?

        或者是……她发现了视频方向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

        当初沈星以为叶听侧头看镜头的方向是在注视自己,有可能是他的想法先入为主,也就是自作多情了。

        也许叶听根本不是在看自己,而是真的在看镜头。

        “认识……拍视频的人?”

        沈星再次默念了一句。

        此时手机视频已经播放完,而这一次,他和菲菲两个人都见证了叶听的诡异行为。

        但菲菲并不知情,还以为视频中的叶听本来就是这样,每一次播放都会准时看向视频镜头的方向。

        她也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似乎启发或者提示了沈星什么。

        离开沙发,沈星往卫生间走去,来到卫生间面对垃圾巷子的窗户处站定。

        虽然现在他是在三楼,但位置与自己在楼上的出租屋几乎没有差别,只是高低和倾斜度稍微有些不同。

        抬头斜看过去,凭着记忆中搜索,很快他就找到了斜对面那栋大楼,然后目光继续在大楼的楼层中寻找。

        差不多一分钟左右,通过方位的估计,沈星把目光定在这栋大楼的七楼和八楼的位置。

        看样子,那视频应该就是从那个方向拍摄过来的。

        当然,目前那里早已经没有任何摄像头,以前的摄像设备已经拆除。

        和菲菲回到楼上出租屋,三楼的房间依旧保持着窗户全部打开,屋里除了电视机以外,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他们准备让房间多通通风,吹一下。

        晚饭的时候,住在五楼的沈大婶来到楼下,热情的请沈星和菲菲去自己家里吃饭,说是包了饺子。

        之前沈大婶虽然也邀请过沈星去家里吃饭,但没有今天这样专程下来叫的,这么做的原因肯定是因为菲菲。

        沈星也没客气,谢过之后,拉着菲菲来到沈大婶家里,这一家有三口人,沈大婶没有工作,丈夫在一家制药企业上班,有个女儿正在读高中。

        这家人都很热情,拉着菲菲嘘寒问暖,明显考虑到这丫头很不幸,这下成了孤儿,升起了怜悯之心。

        菲菲也不怕生,和沈大婶的女儿聊得起劲,还给她们讲起了自己在孤儿院的所见所闻。

        吃了饺子,沈星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刚才的想法一直在心头萦绕,他准备去斜对面的大楼看看。

        正好这会儿菲菲有人照顾,离开一会儿并不担心。

        跟菲菲和沈大婶说了一声,说是自己要上街买点东西,菲菲先在这里等着,其他人也没有多想。

        快速出门下楼,离开小区后沈星立刻往后面的垃圾巷方向走去,然后在巷子口穿过街道走到了斜对面的大楼。

        这大楼在老城区也有些历史了,一眼看上去倒并非破败,但掩饰不住岁月在外墙留下的斑驳痕迹,这外墙的瓷粉几乎脱落了三分之一。

        这栋楼最早是写字楼,叫“金城大厦”,后来新城区发展起来后,大部分办公地点都已搬迁,后来隔出了许多房间,用来出售和出租。

        所以现在这里基本上变成了居住楼。

        沈星来到楼下,因为里面住的人也不少,所以楼道出入口随时有人进出。

        他跟着一男一女两个人上了电梯,按下7楼的按键。

        那两个人要到11楼,所以电梯停在7楼后,沈星首先走了出去。

        出了电梯后他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电梯里那女的正用一种异样的目光在扫视自己周围,但并没有看自己,而那男的则是立刻按下电梯的关门键,给人一种很迫切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