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47章 凶宅?

第47章 凶宅?

        沈星扭头看了菲菲一眼,他自己也有种感觉,似乎这屋里的阴气很重,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原因,总之感觉不怎么舒适。

        “你先在门外等着,我去打开窗户通通风。”

        心想小孩子还是尽量避讳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沈星吩咐了一声,举步走进屋子,捏着鼻子先是把客厅窗户全部打开,然后去了卧室和卫生间,把其他窗户也都打开。

        屋里的通风状况好了一些,不过这三楼即使是在白天屋里的光亮也不是很充足,所以他干脆把房间里的灯全部打开。

        自己去卫生间接了一盆清水,透湿抹布后开始擦桌子、沙发、电视柜……

        菲菲进屋后拿起扫帚走进了卧室,从里面仔细的往外扫除灰尘。

        这屋里的确很脏,因为凶案发生后治安官们无数次进入这里,最开始勘查现场之前倒还小心翼翼,怕破坏了犯罪痕迹。

        但在采集完现场证物之后,治安官们就不再顾虑,导致屋里留下了数不清的脚印,而且因为长期没人,家具表面都蒙上了一层灰。

        两人分头行动,待菲菲把里屋房间打扫干净后,沈星也全部擦拭了家具。

        看了看客厅的地面,沈星抬头对菲菲道:“客厅这里我来打扫。”

        话落去卫生间洗干净拖把,拧掉一部分水后,他拿过来直接走到客厅门口,蹲下身看了看地面。

        这里的地板砖图案以及缝隙中,有大量暗色的污秽凝固,初时看去以为只是脏了,但沈星很清楚,这些都是已经干了的血迹。

        为了避免菲菲打扫到这里后被这一幕勾起内心深处的可怕记忆,他选择先将这个地方清理干净。

        用拖把一遍一遍的擦拭,然后又用抹布裹成条状,一点一点的将地板砖缝隙中的血迹全部擦掉,再次用拖把拖了一遍后,确定这个地方再也看不到一点凝固的血迹。

        做完这些,沈星感到身后有些异样,回头看去,见菲菲坐在沙发上,一眼不眨的盯着自己清扫的这块地面,泪眼迷蒙。

        不过她记得自己曾在沈星面前说过永远不会为这件事再哭了,见沈星看过来后,她立刻伸手用衣袖擦了擦眼睛。

        低下头打开书包,把里面的课本和玩具拿出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沈星内心轻叹,开口道:“先别去床上,床单被褥都要换一下,还要把棉絮拿到外面晒太阳,杀杀霉菌。”

        “嗯,我收拾一下我的书桌。”菲菲在里面回答。

        将客厅的地面全部清扫干净后,这一刻,这屋子里的霉味终于闻不到了。

        沈星站起身,如果换做在以前长时间勾着背干活的话,他的腰早就开始酸痛了,但这会儿在身体强度提升之后,根本没有什么感觉。

        将屋里不要的东西打包进垃圾袋里,提到了楼梯口,准备一会儿下楼再扔掉。

        沈星回到屋里的沙发上坐着休息,同时观察这屋里怎么放得下自己的工作台和木雕架子。

        不仅是这些,楼上还有叶听的衣物和生活用品,这些东西身体的原主都没有扔掉,而是一直好好保存着。

        现在的沈星也没有要扔掉的意思,楼下的房间宽敞了,找个地方把这些东西放起来会更加容易。

        趁着休息的一刻,他拿出手机,翻了翻刚刚拍的照片。

        这是早些时候在民政处签订收养协议时拍的,按照程序,自己现在还无法直接拿走协议,必须再经过三个月的观察期后,当局才会正式发放给自己。

        当然,他可以事先拍个照,也算作为留存依据。

        指尖滑动,翻过了这张照片,显示到上次马金龙治安官传给自己的监控视频上。

        沈星略一迟疑,再次打开了视频。

        熟悉的画面显示出来,这是目前为止能够找到的关于叶听的最后一段画面。

        “小沈!小沈!”

        就在此时,客厅外的楼梯口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沈星抬头看去,就见住在五楼、与自己同姓的沈大婶正一脸惊讶的站在那儿,双目睁得大大的,几乎是有些惊恐的盯着自己。

        沈星赶紧放下手机走了出去。

        “沈大婶。”

        “你……你……怎么……这房间……那女人……”沈大婶已经变得语无伦次。

        沈星知道她想说什么,露出微笑道:“别紧张,别紧张!是这样的,我已经收养林婉茹的女儿林菲菲了,想着住的地方宽敞一些,所以和菲菲一起正在打扫这里的房间,准备搬进去住。”

        沈大婶依旧表情惊恐,仿佛在听天书似地,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懂,只是摇着头:“你在这房间……胆子真大,那……那林姑娘,听说死得很……很恐怖!就……就在那个地方趴着……”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准备指客厅门,但沈大婶似乎忽然畏惧什么,赶紧缩回手,往楼上快速走去。

        走了两步后,她回过头来,不放心的提醒道:“去街尾的‘老刘算命’把刘一手请过来,即使要居住也要请人在家里做场法事。”

        话落后沈大婶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似地,一路小跑,三步并作两步,消失在楼梯上方的转角处,速度之快,比起早上赶公交、进超市抢购打折商品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沈星哑然失笑,盯着楼梯,半响后这才喃喃自语:“刘一手,不是卖烤鱼的么?”

        回到屋里,此时菲菲已经收拾完卧室来到客厅,她可能口渴了,原本想要从饮水机里倒水喝,随即想到这水放这么久,肯定已经不能喝了。

        “一会儿上去喝吧,明天我把饮水机洗一下,换一桶干净的‘乐呵呵’水。”沈星道。

        “嗯。”菲菲点点头,把沙发上的书包提起来,准备放回卧室。

        不过随即她伸手指了指桌上的手机,此刻手机屏幕还是点亮的状态。

        “沈叔叔,刚刚手机上的视频是你拍的叶阿姨吗?”

        沈星瞥了一眼亮着屏幕的手机,心想刚才出去急了,可能没注意关掉视频,被菲菲看见了,随即摇头道:“不是。”

        “哦。”菲菲提着书包走到卧室门口,轻声嘟嚷道:“叶阿姨刚才还在视频中看我这边,我还以为她发现你在偷拍她了。”

        听到这句话,沈星全身猛地一颤。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