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46章 未知动物

第46章 未知动物

        当初叶听失踪后,为了方便寻找她,所以沈星直接把自己的工作室搬到了“听物”小店。

        自己平时一时兴起制作的那些木雕,基本都放在店里,只有近期的血瞳、脸皮等摆放在出租屋。

        而这屋里原本就有叶听留下来的几个木雕,每周沈星都会把这摆放木雕的木架除尘,并且每一个木雕也都会擦拭一遍。

        前段时间菲菲说她曾看见叶听在失踪前几次拿着同一个木雕,所以回到家后,沈星把这几个叶听留下的木雕进行了仔细检查,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些木雕看上去都很正常,并没有什么黑影蜷缩在内。

        此刻菲菲要看的木雕是一只短耳猫,雕刻的时候设定的毛发为纯色,双眼看上去很是灵动。

        这短耳猫身体微微卷曲,尾巴裹在腹下,头仰起来,似乎正在观察侧方靠近的人。

        就这么个动作,使得短耳猫仿佛活过来一般,随时就有种要立刻站起来的感觉。

        沈星走过去,将短耳猫取下,因为有些沉重怕砸到菲菲的脚,他双手握着短耳猫小心放到工作台上,让菲菲走近点观看。

        菲菲走过来后,摸了摸猫的脑袋和耳朵,又下意识的抚摸了一阵短耳猫的脊背,似乎在回忆什么。

        沈星轻声问道:“有没有想起什么了?你叶听阿姨,是不是那几天一直拿着这个木雕?”

        菲菲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

        “好像……不是这个。”

        沈星皱起眉头:“她拿的木雕,是不是一个动物?”

        “嗯,和这猫咪有点像。”菲菲这次的语气算是肯定了一些,“那木雕的样子,也像是什么东西蜷缩在一起,但好像耳朵不是立起来的,而是耷拉下来,又细又长。”

        “是不是狗?”沈星问道。

        他在心里过了一遍,记忆中似乎没见过叶听雕刻小狗。

        “不是。”菲菲摇头,“那动物的身体很瘦,很细长,耳朵虽然是耷拉下来的,但如果立起来的话,可能有这么长……”

        一边说着,菲菲一边比划。

        她双手张开的长度使得沈星微微一惊,这个长度快赶上菲菲自己的手臂那么长,虽然她还是个孩子,但也不可能有什么家养动物的耳朵长成那样。

        最主要的是菲菲说了,这双耳朵又细又长。

        “你再仔细想想,不着急。”沈星认为菲菲的记忆肯定还是变模糊了,安慰道:“想到了以后再慢慢告诉我。”

        他很清楚,菲菲能够离开孤儿院,心里面肯定很感激自己,而这个时候她会急于想要帮助自己,或者表达她的感激之情。

        有时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越想努力的回忆,有些东西反而越是回忆不起来。

        或许今后在某个瞬间,那快要消失的记忆会被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个不经意的动作、甚至是旁人的一句话就重新被唤起。

        菲菲用力的点着头:“嗯,我再想想,我慢慢想。”

        沈星从工作台的抽屉里拿出一块之前雕刻好的木雕,这是一块用乌木打造的可佩戴佛像,前段时间刚刚完成。

        记得那个时候刚好是菲菲的母亲林婉茹遇害的时候,自己受那血瞳的画面影响,心中不安,还曾将未制作好的佛像半成品放在床头,以求心中安定。

        自从佛像做好后,就被沈星一直放在了抽屉里。

        这乌木经常被用在护身挂件的制作上,而且历来都是被作为辟邪之物。

        乌木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木香气,有让人产生心神安宁的效果,至于能不能辟邪倒是不知。

        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开光”一说,只是流传制作好辟邪之物要密闭三天的说法。

        而这乌木佛像早就在抽屉里密闭三天了,一直没有动过。

        照沈星看来,在这世上就等于已经开光了。

        他将乌木佛像递给了菲菲:“平时把这东西放在书包的内袋里,这不是玩具,不要拿出来玩,让它好好和你在一起就行了。”

        “嗯,谢谢!”菲菲乖巧的接过去,回到客厅沙发前,将佛像小心放在书包内袋,提着书包返回卧室问道:“沈叔叔,晚上我睡哪儿?”

        “你睡卧室,我睡外面沙发。”沈星已经安排好了,想都没想回答道。

        菲菲却摇了摇头:“这屋里太小了,晚上你要工作的话,我睡在这里会打扰你的。”

        顿了顿,她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串钥匙,“我的家面积比你这儿大,要不干脆我们搬下去住,下面有两间卧室。”

        沈星愣了一下,菲菲继续道:“这样不仅可以住得宽敞一些,而且你还省去了一笔房租费,三楼的房子是我妈妈买的,贷款早还清了。”

        沈星露出迟疑:“如果搬下去住,你会不会……”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林婉茹就死在楼下的客厅门口,现在让菲菲每天看见那里,可能每天这小姑娘都要面对内心的痛苦煎熬。

        菲菲的脸上浮现出微笑,她摇了摇头,很懂事的说道:“妈妈去世这件事,我已经想通了。即使今后会难过、会悲伤,那也只是回忆,我会写在日记里,不给任何人看。”

        顿了顿,她似乎又做出了某个决定,补充道:“嗯,只能给你一个人看。”

        沈星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要搬家不可能今天就搬,出租屋里杂乱的东西太多,要顺一顺。而且楼下很久没人住了,也需要打扫。

        现在说到要搬下去住,其实沈星的心里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连林婉茹那到处走动的尸体他都见过了,还打了一架,结果还是自己占上风。

        只是现在他还真的托菲菲的福,不仅省去了房租费,还住进了宽敞的房子。

        两人都是说做就做的人,菲菲拿着钥匙走在前面去开门,沈星则是拿了扫帚、一个干净的盆和一张抹布跟在后面。

        两人来到三楼,沈星一把撕掉黄色禁行封条,菲菲拿出钥匙,很认真的插入锁孔内,扭动了半圈。

        自从出事后客厅门就并没有再反锁,反正也不会有人进去。

        因为屋里的门窗全部处于关闭状态,客厅门打开的一瞬间,没有光芒的阴暗屋子呈现在眼前,一股沉闷发霉的气息涌出,随即就是透入心扉的阴凉感袭遍全身。

        站在沈星身旁的菲菲明显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