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41章 另一个自己

第41章 另一个自己

        在看清楚自己的穿着后,沈星再次把目光投向那门后蹲着的人。

        这一刻他有种坠入梦里的感觉。

        这人……就连穿的袜子也与自己一模一样,但对方不可能是在故意伪装自己!

        难道只是凑巧吗?

        沈星难以置信的盯着那蹲着一直默不作声的人,不,不可能是凑巧。

        他喉结动了动,开口道:“出来,我已经看见你了。”

        蹲着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现在的情形太过匪夷所思,看着那门后的人,沈星有种短暂缺氧的错觉。

        “出来!”又高喝了一声。

        对方仍旧没有反应。

        没有办法,他大步走了过去,一手握紧平口刀,一手一把将卧室的门拉过来,使得那蹲着的人完全暴露在自己眼皮底下。

        这人的确是个男子,双手抱膝蹲着,身上的穿着与自己一模一样,最主要的是他也穿着家里唯一一双但却一模一样的拖鞋。

        现在即使对方不抬头,沈星也敢肯定,这家伙极有可能真的是自己。

        他没有再靠近,而是反而后退了一步,戒备的盯着这蹲着的“自己”。

        “听不听得见我说话?”沈星问了一句。

        数秒之后,蹲着的人缓缓抬起头来,目光涣散,似乎并没有关注点。

        沈星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他的那张脸上,果然,与自己一模一样!

        随即这人放开抱膝的双手,慢慢站起,不过他的脸很僵硬,神情冷漠,仿佛看不见沈星一般,迈步往客厅走去。

        沈星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直至这人从卧室消失,客厅外的脚步声也很快停止。

        自从这人在自己面前站起来后,沈星就有一种正在照镜子的错觉,除了对方的行为动作有些僵硬以外,他感觉那似乎本来就是自己。

        客厅外没有动静再传来。

        顿了顿,沈星也缓缓走到卧室门口,往客厅看了一眼。

        走到客厅的另一个自己并没有消失,而是坐在了外面的沙发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前方,什么也没做,宛如一个没有思维的zz。

        沈星不再说话,就这么盯着那人的侧颜。

        他的心里似乎有些明白了,现在自己的遭遇,与当初洪斌的遭遇如出一辙。

        这也就说明,自己应该是完整吸收了假洪斌的特性后,才会产生这种情况。

        至于该情况是不是在吸收特性后一定会产生,还是只是出了意外,现在暂时不得而知。

        而且沈星也不知道这相同的自己是否会一直出现,还是因为某种副作用,现在出现后,未来会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又消失。

        只是现在看来,这家伙除了是zz以外,好像没有什么威胁。

        最重要的是,这人在出现之后,自己并没有像真正的洪斌那样,开始变得精神恍惚或者行为异常。

        或许,这就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

        洪斌碰到这家伙,然后被复制,这是陷入被动局面。而自己则是主动吸收其特性,然后因为“副作用”出现了一个复制品,这是因为主动才产生。

        这样做的区别就是,自己这个本尊有极大可能不会受到对方影响,而相反这位复制品的沈星,表现得却很木讷。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的侧脸还是挺好看的,仿佛陈年老酒,越品越香。

        不要碧莲的暗自欣赏片刻后,沈星返身回了卧室。

        来到工作台前将洪斌的半身木雕拿起来,仔细端详片刻,发现木雕里的黑影仍在。

        不过他很清楚,这黑影的特性已经没有了。

        现在认识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另外一个自己,沈星转身走到客厅,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子。

        这家伙嘴唇微张,一动不动,感觉下一秒就要淌出哈喇子。

        就在此时,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

        “沈星,开下门。”

        听声音似乎是李乃婧!

        随即就见客厅门旁边的窗户外有人影在晃动,似乎想透过窗户看一下他在不在屋里。

        沈星一惊,这窗户上贴了窗花纸,从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但此刻肯定不能让李乃婧见到另一个自己。

        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子,对方依旧一副zz模样。

        沈星没有回答李乃婧,而是赶紧走向卧室,把手机拿起来,立刻调成了静音模式。

        刚刚调好没多久,手机画面一变,显示“李乃婧治安官来电”的字样。

        他拿着手机没有接听,轻轻走到客厅,双眼盯住仍旧坐着一动不动的另一个自己。

        现在最好让这家伙先躲起来,沈星四处寻找屋里能够藏人的地方。

        一把拉住坐着的自己,将他扯了起来,往卧室里面推去。

        在此过程中,沈星终于见到这家伙口里的哈喇子掉了下来,吧嗒一下砸在地上,随即被他推进了卧室。

        转身回到客厅时,手机来电状态已经持续了接近一分钟,这才终于挂断。

        门外传来李乃婧的声音:“不在家里,也没听电话。”

        那年轻男子赵文博的声音回道:“可能出去了,要不要在这儿等一会儿?”

        这句话之后,门外没有了动静。

        过了片刻,客厅门锁忽然响了起起来,似乎有一把钥匙已经插进了锁孔里。

        沈星顿时一惊,就听赵文博也吃惊道:“婧姐,你又这样做……如果被郑哥知道了……”

        锁孔里的声音停下,李乃婧回道:“怕个屁,我们特殊案件调查组拥有无需通过主人同意,进入任何私家领域的权力。”

        在沈星的印象里,他记得自己曾经听过李乃婧说过相同的话,很显然,这是李乃婧的经典口头禅。

        而且,这女人似乎很喜欢做这种事。

        对于没少干这种事的人,即便现在自家的门锁已经换了,但沈星毫不怀疑她开锁的本领。

        他赶紧转身,准备进卧室把另一个自己藏起来,哪知目光转了一圈,发现卧室里空无一人。

        刚刚才被自己推进来的那家伙,不知什么时候不知所踪。

        也不知是藏起来还是消失了,沈星来不及细想,身后的门锁再次开始扭动,且发出咔嚓的一声。

        就听李乃婧道:“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但被我打开了。”

        言下之意就是屋里可能一直有人在。

        “卧槽,这女人!进别人屋跟进自己家里似地,无耻!”

        沈星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猛地扑到床上,一动不动,装作酣睡,同时把手机塞到了枕头下。

        下一秒,门被打开,李乃婧和赵文博一前一后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