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38章 对异常的认知

第38章 对异常的认知

        “不是鬼?!”

        听郑瑞军这么一说,沈星表情一怔。

        “如果不是鬼,那这干枯的脸皮是什么留下的?”

        “不知道。”郑瑞军也回答的很干脆。

        一边回答,他一边站起身,从地上蜷缩的宋小雨身上收回目光,投向沈星:“我经历的异常比你要多,就现在看来,一些特殊案件中的确可能是我们说理解的鬼物在作祟,但一些案件,嗯,我也不知道所接触的到底是什么,就好像现在这起案子。”

        换做在平常,郑瑞军不会对一个普通人讲这番话,他能够对沈星说这些,完全是基于沈星已经不止一次撞见异常。

        按照这些特殊案件调查员的推测,沈星应该和自己差不多,也属于精神力强大的一类人,且拥有一定的“异常吸引力”。

        否则在刚才的遭遇中,这家伙不可能支持这么久,说不定此刻已经和宋小雨一块儿躺在地上,陷入昏迷。

        “难道这不是鬼附体吗?”沈星更是纳闷,“这只鬼通过伪装被附体人面孔的方式,悄悄隐藏,在关键时刻可以直接控制人身。而且,它通过某种我们暂时不知道的方式,将附体分身传到了我和你的身上。”

        郑瑞军愣了一下,不由多看了沈星几眼:“你小子可以啊,我才说了几句,你就推测出这么多东西!”

        话落,郑瑞军习惯性的准备伸手过去拍拍沈星的肩膀,但他的黑色手套刚刚才摸了宋小雨后脑勺那些溃烂生蛆的皮肉,所以在空中顿了顿,又收了回来。

        “不过推测归推测,既然你说它是鬼,那你见到它的本来模样了吗?”郑瑞军问。

        一边问,他一边捻起地上从沈星头上脱落的皮层,问道:“你见过哪种鬼是一张干枯的头皮?而且是实质的?你我都能触摸,且可以产生化学变化,比如因为失去水分而干枯。”

        沈星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好不容易才强忍下来,心里嘀咕:“这东西现在的影子就在我脑海里,你又怎么解释?”

        转念一想,对于郑瑞军的疑问,他的确也无法解释。

        当然,如果现在说出自己已经锁定了“脸皮”的事实,郑瑞军刚才的推论可能会被推翻。

        但这一刻对于掌握了两手信息的沈星来说,他反而更加迷茫。

        如果不是鬼,自己怎么能够用影子的方式将其锁定,从而再收纳入木雕里?

        但如果是鬼,这东西产生的干枯脸皮,的确也会产生化学反应,会失去水分,变得枯萎,仿佛本就是符合这个世界自然规律的东西。

        暗自思索片刻,沈星找不到答案。

        郑瑞军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继续说道:“我所碰到的鬼物,具有人的形体,且缥缈无踪,虚幻不定,并不是这种。它们无法用我们的理解来定义是否真实存在,而不是像这样,此刻被我直接抓在手里。”

        他把手里捻着的干枯脸皮扬了扬,差点扇在沈星脸上。

        这个解释,使得沈星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血瞳”的模样。

        血瞳这东西同样有实质,不是虚幻的,也不是缥缈无踪的,可以被自己抓住,且还能通过眼部神经跳动爬行。

        难道血瞳也并不是鬼?

        可这东西是来自于林菲菲的母亲、林婉茹眼眶里的器官啊!

        如果没有怨念集中在血瞳内,林婉茹怎么可能变鬼?

        之前在沈星的印象中,血瞳,其实就是林婉茹,这只是她变为厉鬼之后的另一种形态而已。

        至于假洪斌,这家伙肯定是郑瑞军口中所说的“鬼物”了,因为他具有人的形体,且行踪不定,符合鬼物的特征。

        否则不可能这世上真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类。

        按照郑瑞军的说法,沈星稍加推测后,发现这个世界更是变得扑朔迷离,不管是什么东西,此刻自己看来似乎都被披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就在此时,郑瑞军看了看四周地面,有些诧异的道:“宋小雨的后脑勺应该也有一张脸皮,你刚才有没有看见?”

        沈星当即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脸上适时的露出惊讶表情。

        郑瑞军立刻道:“你先离开这儿,李乃婧和赵文博很快就到。如果属于宋小雨的那张脸皮还在这里的话,这屋里此刻依然很危险!”

        沈星巴不得现在离去,赶紧点头,二话不说拉开客厅门跑了出去。

        郑瑞军立刻将客厅门从里面关上。

        沈星则是站在屋外的走廊,提高音量,隔着门问道:“老郑,那我先离开了,有什么事你打我电话,或者去常青藤小区找我。”

        “好。”

        屋里传来郑瑞军的声音。

        沈星不再管他,转身快步离去。

        听见脚步声离去后,郑瑞军的面色慢慢地由紧张变得冷漠,他的身体微微一抖,脸上泛起一层灰色气息,身体周围隐约响起一阵啪嚓声。

        随即他伸出那带着黑色橡胶手套的左手,往宋小雨的后脑勺摸去,食指插入溃烂的皮肉中。

        ……

        沈星在走出居佳苑小区大门的一刻,看见一辆黑色宝骉suv正好驶到小区门口,车窗是打开的,副驾驶位置坐着的人正是李乃婧。

        门口保安上前询问。

        李乃婧道:“治安厅的,过来调查居住在这里的一家人。”

        “请问是哪家?”保安问道。

        “7号楼1单元8-2号。”李乃婧回答,“他家旺财三年前咬伤了邻居还非说是邻居自己咬的自己,邻居信不过咬了自己一口,结果感染霉菌死了,然后这家人连夜带着旺财逃之夭夭。”

        那保安听得直翻白眼,而黑色宝骉车则径直驶入了小区。

        沈星站在另一头也听得一愣一愣的。

        回过神来后,他刚刚走到大街上,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至,回头看去,发现救护车同样驶入了居佳苑。

        沈星不再逗留,打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常青藤小区。

        这次计划很顺利的完成,困扰他的头皮发痒症状,已经荡然无存,且还收获了这么一张诡异的脸皮。

        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他仔细审视了一番脑海里的脸皮黑影,原本他以为这张脸皮应该就是宋小雨的模样,但仔细辨认后才发现并不太像。

        越往深处看,越觉得这张脸皮没那么简单,因为从脸皮的五官中,沈星能够感受出这五官对于自己来说很陌生,但看了片刻后又发现似乎非常熟悉。

        这是一种很古怪的错觉,介于陌生和熟悉之间,看过这张诡异的脸皮后,总会让人忍不住再看一眼。

        回到家中,此时已是中午。

        今天天气不太好,阴沉沉的,虽然没有下雨,却使人感到有一股说不出的压抑。

        沈星照例检查了一遍关好的房门,回到卧室的工作台前,打开工作台上的灯,他立刻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调出了自己保存的文档。

        目前手机里保存的加密文档共有三个,一个是【假洪斌】,一个是【血瞳】,最后一个是新近刚添加的【宋小雨(暂定)】。

        打开第三个文档,将【宋小雨(暂定)】的名称改为了【脸皮】,随即沈星开始添加最新掌握的特性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