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37章 脸(终)

第37章 脸(终)

        见到脑海里的最后一行文字提示后,沈星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对脸皮的锁定有效期只有10天,如果超过了10天,这什么脸皮的特性还是会流失。

        也就是说,自己到时候就是想要吸收其特性也无能为力。

        当然,解决的办法是在这10天之内,打造一个脸皮的木雕出来,让木雕吸纳被锁定的脸皮,这样才能起到保存其特性的作用。

        只不过现在这被锁定的脸皮哪儿去了?

        沈星皱起眉头,陡然间身体一震,发现只要自己一想到这张脸皮,这东西就会立刻在脑海里浮现。

        但要是转移注意力想其他事物,脸皮瞬间消失。

        “这妮玛……竟然在我脑海里???”

        一阵古怪感觉涌出,沈星感到全身都不自在。

        他低头瞧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宋小雨,这女人胸口微微起伏,仍有呼吸,且呼吸均匀,而且脖子也诡异的回归了正常,并没有在这脸皮被锁定后落个当即去世的下场。

        万幸!

        沈星弯下腰,将她后脑勺已经覆盖的头发轻轻拨开,发现头发下面的头皮没了,也没有血肉模糊,而是整张后脑勺的皮肤已经溃烂,还有白色蛆虫爬动。

        “难怪这么臭!”

        这一幕,使得他差点就吐了出来。

        不过看这模样,应该只是头部的皮肉因为头皮鬼附体的原因而溃烂,宋小雨的头盖骨还是好的,赶紧送医救治应该没有太大的生命危险。

        随即沈星愣了一下,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自从锁定“脸皮”后,他的后脑勺刚才的痒感已经消失,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事。

        伸手刚刚触碰到后脑头发,一个什么东西掉落下来,回头往地上一瞧,是一小块已经发干的头皮,还有少许头发相连。

        不过看这模样,这些头发也都纷纷枯萎弯曲,如同突遇寒冬的枯草。

        卫生间内。

        郑瑞军先是被宋浩的双手箍住了他的双臂,使得他一时之间无法挣脱,然后安丽芬紧跟而入。

        她伸出双手,直接卡住了郑瑞军的脖子,一股腐烂的微臭气息席卷而来,让人作呕。

        同一时刻,郑瑞军的后脑勺开始发痒,但因为当前遭遇到了危险,这种痒感已经被他自动忽略。

        他的右臂袖子一抖,一根黑色的伸缩棍滑了出来。

        右手刚好握住伸缩棍时,掐住自己脖子的安丽芬忽然双手一松,整个人歪倒下去,没有了意识。

        同一时刻,箍住他双臂的宋浩同样脚步一颤,噗通一声摔倒,脑袋还磕在了马桶盖上,同样没有了任何反应。

        气喘吁吁的郑瑞军有些莫名其妙,他微微喘气,快速收好伸缩棍,伸手扶住旁边的洗漱池站直身体,低头往这倒下的两人瞧去。

        因为此刻只有外面的光照射进来,看得并不太清楚,郑瑞军走到门口打开卫生间的灯。

        低头一瞧,就见安丽芬的后脑勺位置似乎有头发掉落,他蹲下身拉住一缕头发轻轻一扯,扯下来一张已经干涸枯萎的脸皮,如同一张已经没有了水分的面膜。

        不过不一样的是,这张“面膜”上粘连了大量黑色长发。

        而且“面膜”覆盖的地方,属于安丽芬自己的皮肉则已经坑坑洼洼,一股异味传来,只是还没有见到蛆虫。

        郑瑞军仔细观察,发现安丽芬和倒在她旁边的宋浩两人都有呼吸,只是晕过去了。

        然后他感觉宋浩的脸颊也有些奇怪,仿佛在刚才那一瞬间脱了一层皮一般,一张干巴巴的、苍白而纤薄的脸皮搭在他的鼻尖上方。

        为了保险起见,这位治安官给自己戴上一副随身携带的黑色橡胶手套,然后才伸手捏住这张纤薄干枯的脸皮,凑到眼前瞧了瞧。

        还真就和大蛇蜕下的皮没有什么区别!

        而属于宋浩自己的那张脸,因为一直被这假脸覆盖,看上去虽然还是光滑的,但也已经发红,就如常年沉迷饮酒、整张脸都被酒精烧熟的模样。

        数秒钟后,郑瑞军忽然意识到客厅外此刻一直没有动静传来。

        他当即不再研究掉落的干枯皮肤,而是快速转身出了卫生间,冲到了客厅。

        客厅里,此时沈星也捏着一张枯萎的脸皮站在那儿沉思。

        “别直接用手摸。”郑瑞军走出来后立刻提醒,“这蜕下的脸皮很怪异!”

        话落,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李乃婧,让对方增派人手过来处理现场,并叫救护车一并前来。

        沈星赶紧将脸皮放下,发现是郑瑞军后愣了愣:“你刚才……一直在卫生间?”

        “我一直都在卫生间。”郑瑞军点头,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你没事吧?”

        沈星摇了摇头,他发现郑瑞军处理这些东西似乎很小心,一直都带着黑色橡胶手套。

        “你为什么过来?真的是送洗发水?”郑瑞军瞥了一眼已经掉在地上的洗发水。

        沈星没有回答,而是扯了一张桌上的抽纸,伸手往郑瑞军后脑勺摸了一下,随即用纸巾夹到一张几乎透明的皮质,这层皮质上还粘了几根刚刚长出来的头发。

        “这就是我来的原因。”沈星将这层皮质在郑瑞军眼前晃了晃,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刚才丢在地上的干枯头皮。

        郑瑞军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你小子,就不怕过来出意外?”

        “不是想到你也在这儿嘛?”沈星信口胡诌,耸了耸肩,“结果差点估计错误。”

        郑瑞军凝视他片刻,将沈星手里的透明皮质接到手中,“现在没事就好,除了这些东西,你刚才还发现其他异常没有?”

        沈星仔细想了想:“没有,这女人想要攻击我,但突然就倒在地上,然后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

        “你什么也没做?”郑瑞军继续询问。

        “没有。”

        郑瑞军眉头皱起来,想不出为什么突然结局就向有利于自己的一面发展了。

        他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宋小雨的后脑勺,腐烂的皮肉并没有让郑瑞军的表情发生变化。

        在他仔细观察的时候,沈星也凑了过来,开口道:“老郑,这种头皮鬼,你们以前的案子有没有碰到过类似的?”

        说实话,沈星一直都很好奇,加上当前的特殊状况或许和叶听的失踪有一定的关系,所以现在趁着这个机会,能够多了解一点信息总没错。

        郑瑞军头也没抬的重复道:“头皮鬼?”

        他随即轻笑了一声:“这东西,不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