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34章 脸(四)

第34章 脸(四)

        在沈星看来,自己因为接触了宋小雨后,头皮开始发痒并诡异的长出一缕长头发,这并不是偶然。

        或许接触了这女人的其他人也有一定几率会中招,只是他并不清楚这几率是多大,自己的运气到底有多好才会遇到。

        所以头天晚上他就下了决定,不能久等,从第二天开始一定要将这件事调查清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后,他立刻电询了孤儿院那边,询问了菲菲有没有事,然后得知她很正常。

        然后沈星又要到了那外号“大怪兽”的男义工电话,问了对方身体是否有什么异样,得到的还是相同的答复。

        看来,这两人都没有中招,或者即便中招了,但现在这个时间段还没有发作出来。

        沈星的第二个计划就是,天亮之后,去一趟宋小雨的家。

        因为按照李乃婧的说法,宋小雨的父母如果是和她一起居住的话,因为接触更加密切,这两人说不定会和自己一样,被这头皮鬼附体。

        当然,这只是沈星的猜测,他需要证实,如果宋小雨父母俩没有中招,也可以趁机提醒一下对方。

        而沈星做出去宋小雨家的决定,另一个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目前他对宋小雨的特性了解程度已经达到了75%。

        按照之前的文字提示,如果达到80%以上,即使没有木雕收纳,也可以暂时锁定这只头皮鬼。

        现在仅靠之前的接触,沈星无论如何也推测不出来对方的特性还有些什么,唯一的办法是直接过来看看,只要被他抓住一点蛛丝马迹,使得对宋小雨的特性了解程度达到80%,他就会毫不犹豫的锁定对方。

        没办法,事关自己的生命,如果时间拖久了,恐怕会生出其他变故,比如被这头皮鬼夺走神智,那可就变为行尸走肉了。

        他不会再如等待假洪斌那样,尝试着看看能不能等对宋小雨的了解程度抵达90%以上,再吸收她所谓的“潜技能”。

        毕竟性命攸关,潜技能和自己的命之间,完全没有可比性。

        所以现在不管宋小雨家是个什么情况,他都必须来看一看。

        何况昨晚特殊案件调查组的郑瑞军说他要来蹲守,自己刚才打电话给他,目的就是询问他是否还在这里,这样自己过来后也便有个照应。

        虽然郑瑞军没有正面回答他自己是否还在宋家,但听那语气等于默认了他并没有离开。

        当然,要是不用郑瑞军帮忙,沈星自己也能摸透宋小雨的剩余特性的话,这是最好的结局。

        为了安全起见,他还带了一把厨刀藏在身上。

        敲门之后,眼前给自己开门的人是一个中年女人,应该是宋小雨的母亲。

        他站在门口能见到一名中年男子坐在客厅沙发上,应该是宋小雨的父亲,此人正对自己露出友好的微笑。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只是好像郑瑞军并不在。

        当然,沈星并不能最终确定这俩口子就完全没事,所以他没有选择马上进屋,而是直接开口询问。

        “请问,你们这几天有没有什么不适症状,比如……头痒?”

        宋浩和安丽芬明显愣了一下,宋浩摇头笑道:“头痒?为什么要头痒?你是做洗发水生意的吗?”

        沈星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而是对站在身前的安丽芬问道:“阿姨,你的头皮这几天有没有痒过?”

        安丽芬的笑容很自然,摇头道:“不痒啊。”

        “嗯,宋小雨前几天说她头痒得厉害,我特意给她带了一瓶去屑止痒的洗发水过来。”

        话落,沈星扬了扬手里的一瓶刚刚买的洗发水。

        没办法,总不可能空着手过来,必须要找个借口才行。而正好这个借口又得与自己过来的目的一致。

        “我代小雨谢谢你!”宋浩乐呵呵的站起身,“快进来坐,我去叫小雨起床,昨天她似乎很累,睡得有点晚,请你稍等一下。”

        “嗯,没事。”沈星仍旧站在门口,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通往卧室的过道中响起了宋浩的脚步声,然后似乎某间卧室门被打开。

        因为饮水机仍旧是开着的,此刻水又一次烧好,安丽芬拿了个纸杯给沈星泡了一杯热茶,再一次招呼他进屋坐。

        如果现在都还不进屋的话,反而会让人怀疑了。

        沈星走进屋,在沙发前坐下,见茶几的另一端也放着一杯泡好的茶,但似乎还没有被动过。

        “阿姨,刚才家里也有客人吗?”他看似随口的问道。

        安丽芬却没有回答,仿佛没有听见,只是靠着他坐下,目光投来,带着一股丈母娘看女婿的审视意味。

        被这目光一盯,沈星没来由全身冒起一层鸡皮疙瘩,直觉认为安丽芬俩口子肯定搞错了,认为自己这么远送洗发水过来,一定是在追求他们的女儿。

        就在此时,宋浩一脸微笑的走了出来,“小雨已经醒了,让你进去,她在卧室等你。”

        “什么?”沈星愣了一下。

        如果自己真是特意为宋小雨送洗发水过来的话,这点小心思,意图很明显,宋浩两人不往那方面想反而奇怪了。

        沈星不知道的是,宋浩和安丽芬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异常问题,根本原因并不是这二人不正常,而是在他们看来,沈星可以算作“自己人”了。

        尽管他还没有真正达到失去神智、被完全控制的那一步。

        此刻双方之间的对话,隐隐被卫生间中的郑瑞军听到耳里。

        郑瑞军万万没想到,自己进屋和沈星进屋,这些家伙的对待方式完全不同,不但行为正常,甚至还跟对方客气得仿佛一家人一样。

        “难道这真是一个靠脸吃饭的年代?不仅人如此,连鬼都是这样?”

        郑瑞军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鱼尾纹,然后薅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结果弄得一手油。

        身上的静电感应正在越来越少,他知道身体表面的静电场正在减退,需要立刻补充。

        将手中的笔尖尖刺退回笔身,露出来的中空位置对准自己的手臂皮肤,正要重新按下激发静电时,卫生间门一动,宋浩推开门,走进了卫生间。

        ……

        在宋浩和安丽芬身上,沈星如同郑瑞军那样,感觉对方很热情,不过他猜测这应该是与自己给宋小雨专程送来洗发水有关,这两人多半误会自己在追求他们的女儿。

        在孤儿院的时候,变得异常的宋小雨全程没有说话,这与她父母的表现方式完全不同,而且沈星也注意到了,两人的颈部皮肤都很正常,没有任何皱褶。

        当然,现在说什么沈星也不会进卧室。

        “请叔叔让她出来吧,我就在客厅等着。”

        话刚落,卧室门传来响动,似乎被打开了,随即穿着碎花色睡衣、身材瘦弱的宋小雨披头散发的走了出来。

        就在此时,宋浩转身走进了卫生间。紧接着,安丽芬也往卫生间走去。

        沈星站了起来,而宋小雨却默不作声的坐在沙发的另一头,披散的头发上还挂了一把梳齿细密的黄色梳子。

        很显然,她刚才正在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