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33章 脸(三)

第33章 脸(三)

        那爬行的声音并不是在地上,而是从墙上传来,仿佛一个人如同蜘蛛般在墙面爬动。

        而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脚步较为较慢,墙上爬行的声音则很快。

        听见脚步声和那爬行声在靠近这边,郑瑞军并没有显得很慌乱,此刻陷入黑暗中看似对自己很不利,因为不能拉开窗帘,不能打开客厅门,否则有大概率会被攻击。

        他仍旧贴着墙壁,将金色钢笔的笔帽摘下,这钢笔的笔尖顶端是一个小空洞,在笔帽摘下的瞬间,他立刻将笔尖顶端的小空洞按在自己的手臂皮肤上。

        轻微的电流涌起,身体顿时透出一阵酸麻感,郑瑞军肌肤表面的汗毛一根根立起,整个人仿佛已经处于一股奇妙的静电场中。

        就在此时,墙面攀爬的黑影已经靠近了他。

        郑瑞军侧过头,盯着墙上爬来的家伙。

        他的右侧墙面上,是一个披头散发、骨瘦如柴的黑影,这人在爬行的过程中,脖子一摇一摆的快速晃动,有时候晃动的幅度之大,以一个普通人的能力已经根本无法办到。

        黑影在靠近郑瑞军时,郑瑞军的身体早就处于被静电场的包围中,全身肌肉涌起一股酸麻感,而这黑影当即停下,脑袋扭来扭去,似乎有些疑惑。

        刚才她在黑暗中锁定的目标,消失了!

        不多时,安丽芬拖着仿佛千斤重的双脚缓缓而来,同样靠近了郑瑞军站着的位置。

        虽然此刻屋里黑暗,但眼睛适应之后在如此近距离下还是能够稍微看清楚,目光中,安丽芬的那张脸没有眼球,嘴唇微张,里面也黑洞洞的,不见一颗牙齿。

        最主要的是,这张脸仿佛是假的,透出木讷、僵化、生硬,即使在发现郑瑞军这个目标忽然消失后,也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安丽芬靠得很近,这张僵化的脸几乎快触到了郑瑞军的鼻尖,但她依然没有任何发觉。

        郑瑞军眼睛大大的睁着,屏住了呼吸,一直盯着她那张僵化的脸。

        侧面墙上攀爬着的那披头散发的黑影,看模样应该就是刚才一直躲藏在屋里不出现的宋小雨。

        不过不像安丽芬那样,墙上的黑影并没有完全靠近郑瑞军,而是在发现目标消失后,她慢慢地一点一点开始后退,直至退到落地窗帘所在处的房间角落后,将自己隐藏在窗帘下方。

        在安丽芬靠近郑瑞军的过程中,他留意到安丽芬的脖子皮肤上呈现出异样。

        如同当初沈星所说的那般,这一层皮肤打起了皱褶,准确的讲,应该是这安丽芬的脖子看上去就像一块拧紧的抹布,扭在一起,但诡异的是,她的面孔并没有一百八十度旋转,而是仍旧对着正前方。

        “难道转了三百六十度,又转回来了?”郑瑞军心里升起了疑惑,同时涌起一股惊悚感。

        安丽芬似乎不愿意离去,就在郑瑞军身前站着,脑袋稍微靠近,不停的嗅来嗅去,那张僵硬的面孔也在郑瑞军眼前不停晃荡。

        如果郑瑞军是一名普通人,此刻他恐怕早就被这一幕给下疯掉。

        但他只是不动声色的调转了手中钢笔的笔尖,轻轻按了一下笔身的某处,一根大约两厘米的尖刺从中空的笔尖处伸出。

        没有尖刺伸出来时,可以通过笔头开启静电场,刺激自己的皮肤,达到被静电场包裹的目的,这样对方不会发现自己。

        而如果有尖刺从笔尖的中空位置伸出来后,则转变成了武器,可以用来对付这些异常。

        这尖刺内藏有超强麻醉剂,刺出后能够使得一头大象陷入沉睡。

        这也是特殊案件调查组的治安官与其他普通治安官的区别,之前他们尝试过,寻常的枪械对付这些东西,有大半几率不会成功,而且经常会误伤无辜的人。

        而相反使用麻醉剂的话,成功的几率被提升了一多半。

        当然也有不成功的案例,不过此时静电场会保护好他们的人身安全。

        就在此时安丽芬的脑袋往后仰了一下,郑瑞军握紧了钢笔,正要将尖刺刺入对方的手臂时,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这敲门声从客厅门口传来,安丽芬后退一步,看向门口,使得郑瑞军的机会错失。

        咚咚咚,又是三道敲门声传来。

        同一时刻,那攀爬在墙上的黑影,从窗帘后钻出,沿着墙壁快速爬进了通往卧室的过道,消失无踪。

        客厅里的灯光在这一刻忽然重新亮起,使得郑瑞军的眼睛瞬间眯了一下,一时有些无法适应。

        而下一秒,过道内缓步走出刚才一直不见的宋浩,他来到沙发前,身体有些僵硬的坐下,一言不语。

        随即让郑瑞军感到毛骨悚然的一幕发生了。

        就见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安丽芬,脖子的位置发出咔咔咔的声响,那张僵硬的、正对着自己的脸转了过去,头发合拢。

        与此同时,脖子上如同抹布一般的皮肤皱褶快速复原,另一张脸从后方转了过来,再次正对着自己。

        而此时的这张脸,没有了生硬、木讷的感觉,已经自然了很多。

        “谁呀?”嘴唇微张,安丽芬的这张脸忽然开口,一边问着,一边往客厅门走去。

        此时因为有静电场的干扰,宋浩、安丽芬和宋小雨无法看见郑瑞军,但如果换做一个正常人进屋的话,同样会看见他。

        在安丽芬走向客厅门的同时,郑瑞军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默然不语的宋浩,当即开始小心翼翼的移动,踮着脚尖走向通往卧室的过道。

        进入开着门的卫生间,轻轻拉住门把手,慢慢地将卫生间门关上。

        同一时刻,安丽芬来到客厅门口打开了门。

        “你好,请问是宋小雨家吗?”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年轻男子,满脸笑容,看上去很容易让人亲近。

        “是的,请问你是?”安丽芬嘴角勾起微笑,完全是一个正常人的模样,刚才身上透出的诡异已经彻底消失。

        “我叫沈星,和宋小雨在启光孤儿院认识的,有点事找她。”这男子道:“她现在在家吗?”

        “在,不过还在睡觉,进来吧,也该叫她起来了。”安丽芬后退一步,让沈星进屋。

        但沈星却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站在门口观察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请问,你们这几天有没有什么不适症状,比如……头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