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32章 脸(二)

第32章 脸(二)

        “这是我老婆安丽芬,刚刚出去丢垃圾。”宋浩说道。

        这安丽芬个子较矮,大概一米五的样子,平时应该保养得好,虽然人到中年,但脸色没有皱纹,且皮肤白皙。

        但此刻落在郑瑞军的眼里,则透出一股病态白的感觉。

        在宋浩开口说话之后,原本微低着脑袋的安丽芬已经抬起头来,面带微笑,目光平视,说道:“不好意思,这鞋子是软底的,走路声音小,刚才没吓到你吧?”

        郑瑞军吞了口唾液,摇了摇头。

        刚才他在进门之前就听见楼梯间里面似乎有什么动静,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安丽芬在那个方向扔垃圾。

        这两口子,行为似乎都已经变得异常。

        因为刚才被吓了一跳,郑瑞军退了几步,此刻几乎已经来到客厅中,宋浩再次开口:“请坐,我给你倒杯茶,然后去叫小雨起床。”

        沙发近在咫尺,郑瑞军没有再推迟,而是靠着沙发边沿坐下,手里一直握着的那支金色钢笔有意无意的轻轻敲打着手指关节。

        此时站在客厅门口的安丽芬顺手将门关上,往卫生间走去,应该是洗手去了。

        “你们都没有上班吗?”郑瑞军询问。

        “本来在上班,但这两天女儿身体不太舒服,加上我胃寒的老毛病又犯了,所以请假在家休息。”宋浩回答。

        此时饮水机的热水红灯熄灭,显示水已经烧好。

        宋浩把早已装好茶叶的一次性纸杯接了大半杯开水,来到沙发前,把茶杯放在郑瑞军前方的茶几上。

        “还有点烫,小心点。”

        “谢谢!”郑瑞军点点头,看着那冒着热气的水杯表面,他根本没打算喝。

        “现在,能否让宋小雨出来一下。”他再一次提出请求。

        话落,他看向通往卧室的过道方向,里面同样没有开灯,一眼看去黑黢黢的,不知道房间的设置是什么样,也不知道有几间卧室。

        宋浩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往过道走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整个客厅安安静静的,走进去的脚步声很快消失,没有听见说话,郑瑞军则仍是坐在沙发边沿位置,手中金色钢笔轻轻敲着食指关节。

        他能听见细微的水流声,应该是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卫生间同样在昏暗的过道内,不过从这个方向能够隐约看见卫生间的门。

        从安丽芬进入卫生间后就一直有水流声传出。

        刚开始郑瑞军认为她在洗手,不以为意,但坐了片刻后,水流声依旧在传出,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止。

        就在此时,郑瑞军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出来按下接听键,听出对面似乎是沈星的声音,“喂?”

        “你好老郑,我是沈星。请问你还在宋家吗?”

        郑瑞军愣了愣,回道:“有什么事?”

        “嗯,没事了。”沈星在那头挂断了电话。

        郑瑞军莫名其妙的看着手机屏幕,原本还在诧异沈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随即他就意识到现在时间似乎已经过去很久了。

        抬头瞧了瞧正对面墙上挂着的一个精致挂钟,宋浩进卧室去叫宋小雨已经有几分钟了,却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而且这安丽芬是在洗手吗?这么长时间了一直开着水,只是倒个垃圾,这是要有多洁癖才会洗得这么干净?

        郑瑞军暂时按下对沈星的疑惑,站起身,放缓脚步,慢慢走到过道前,往打开门的卫生间里看进去。

        卫生间内并没有开灯,郑瑞军伸手到过道一侧的墙上,按下了电灯开关。

        过道内的灯没有任何反应,似乎已经坏掉了,他抬头往过道的黑暗深处看去,什么也看不见。

        略一思考,郑瑞军按下了手中金色钢笔的笔帽,在钢笔的尾部立刻亮起了一盏小灯,这灯的光芒集束性极强,虽然看起来灯小,但光亮度却很高。

        他拿着笔再次往前走了两步,来到卫生间门口站定,灯光往里面照射进去。

        套着柔软坐垫的洁白马桶、半圆形的淋浴池、一个样式高档的洗漱台……

        此时在洗漱台前,站着一个穿着灰色睡衣的女子,正是安丽芬,她前面的水龙头开着,水流较小,但一直有声音传出。

        洗漱台的正前方是一扇可以开合的镜子,此刻镜面是合上的,所以看不到安丽芬的样貌。

        但在这黑暗的卫生间里,这女人一直这样开着水龙头,一动不动的站着,这已经很不寻常了。

        郑瑞军也不说话,他伸手按了按卫生间门口的电灯开关,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似乎除了客厅里的灯,这屋里其他房间的灯都已经坏掉。

        此时郑瑞军仍旧不打算对安丽芬说话,否则说不定会惊动这诡异的女人,他略一沉吟,伸手拉住了卫生间的门,准备把门给关上。

        凭借以往处置特殊案件的经验,这屋里的异常目标不止这女人,其他房间里还有,所以将他们隔开,分别击破是最好的选择。

        正要关上门时,电筒光下这背对着自己的女人忽然动了动,郑瑞军赶紧睁大眼睛,仔细看去,发现这女人好像又并没有移动。

        正在迷惑时,他目光猛地一凝,就见安丽芬的后脑勺位置,那覆盖的头发忽然往上微微拱起,似乎有一股力量产生,正在将这片区域的头发推开。

        就在此时,身后过道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道关门的声音,好像是某间卧室门被打开,然后又关闭了。

        郑瑞军当即后退一步,快速关上了这卫生间的门,转过身将钢笔的电筒光芒照射向传来关门声的卧室方向。

        光芒中,他看见了过道的一端有两间房门,且都是关着的,应该是卧室,不过两间房门的门前空无一物,并没有谁出来。

        或者,有人已经出来了,但现在却没有站在门口。

        念头刚起,客厅的灯忽然熄灭,偌大个宋家的房间里顿时陷入黑暗。

        郑瑞军反应很快,几乎是同一时刻,他立刻按下手中的笔帽,关掉了钢笔电筒,同时快速沿着过道的墙壁往客厅移去。

        目前来说,客厅里的摆设他较为熟悉,卫生间里还有行为诡异的安丽芬在,不能进去,反而要防止她出来。此时也不可能往卧室的方向走,因为那边的房间是什么方位和陈设,他并不熟悉。

        刚刚进入客厅,郑瑞军就听见刚才自己站着的地方传来两道轻微的响动,似乎是指甲或是尖锐物品刮擦墙壁的声音。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此刻在返回客厅后,肯定第一时间就是去拉开距离自己最近的落地窗帘,使得外面的光芒可以照进屋里。

        只要能够看清楚周围环境,心里就会安定,也方便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但郑瑞军不会选择这么做,他很清楚,如果现在自己顺手拉开窗帘的话,虽然光芒会驱散屋里的黑暗,但同样也有极大概率自己会在拉开窗帘的一刻,被这屋里的人瞬间找到目标,然后袭击。

        他快速踮着脚尖,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来到沙发扶手一侧,身后抵着墙壁,使得背后不会担心被攻击。

        一阵爬行的声音从过道处刚才自己站着的附近传来,很快爬进了客厅。

        同一时刻,卫生间的门被打开,疑似安丽芬从里面走了出来,脚步缓慢,仿佛是拖着双脚在行走,同样也进入了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