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30章 消失的宋家

第30章 消失的宋家

        如果自己头皮出了问题,也就是有什么东西陷入皮肤中,使得这一块地方的头发违反了自然规律,突然开始加快生长。

        但如果自己头皮没问题,会不会只是因为长出来的这一缕古怪长发的原因,导致头皮发痒?

        出租屋内,沈星坐在工作台前陷入沉思,不断的揣摩。

        现在他的诡异遭遇,要是换做其他普通人的话,早就吓得魂不守舍,甚至直接打电话给李乃婧或者往医院跑都有可能。

        但沈星却显得异常的镇定,一是因为他的胆子本来就大,二是之前已经遭遇了两次惊恐情形,所以面对这第三次,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强大了很多很多。

        不管是头皮还是这缕头发的问题,现在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诡异,至少头发在急速生长这是事实。

        沈星又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按了按头皮处,暂时没有了痒感,他返回工作台拿了手机,回到卫生间的镜子前,一边通过镜子观察后脑勺的异状,一边继续输入对这缕长发特性的推测。

        不多时,关于特性的描述再次被他加入了新的事实和推测。

        【头皮发痒后,发痒部位的头发会急速生长,超过其他普通生长的头发,暂时无法得知其会有多长,或者这缕长发是否会脱落……】

        写到这里时,沈星想了起来,那宋小雨最开始本来就是披肩长发,在第一次和她见面时,当时宋小雨将扎好的丸子头放下,正在菲菲的307室门外不停的挠头发。

        应该是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产生异样好几天了。

        也就是说,自己的头皮刚开始发痒,等要成为宋小雨现在的诡异模样,应该还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期。

        至于当时为什么宋小雨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头发变长了,应该与她本身就是披肩长发有关。

        从这一点可以推测,现在沈星生长的这缕头发,长度应该不会太离谱,否则宋小雨不可能不会发现异样。

        现在沈星疑惑的是,头皮怎么会痒?这头发又是怎么来的?自己到底是被鬼附体了,还是被下了什么降头?

        当初洪斌被鬼复制身体,林婉茹的眼瞳变异(应该是受到了怨魂执念的影响),到现在这皮痒的诡异症状似乎是通过某种方式传染的。

        不知道菲菲有没有事?还有那个晕倒在门口的男义工,会不会也像自己这样已经被感染了。

        沈星愈发对现在的遭遇感到好奇。

        而且他发现在自己的特性推测中,对这些东西到底是否是鬼的推测,特性程度的百分率并没有任何变化。

        不管自己说洪斌是鬼,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特性了解的数值都没有改变。

        沉默片刻,他再次将对头皮发痒的推测做出最后的力所能及的特性推测。

        【如果任凭头皮发痒以及头发生长下去,到最后该人的身体将会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完全控制,变成……行尸走肉。】

        特性描述完后,脑海里的银色字体一变,数值再次发生变化。

        【未知异常,当前特性了解程度75%。】

        “我擦!”沈星有些吃惊的内视脑海里的文字。

        他没有想到推测这么顺利,竟然使得这不知是头皮还是头发的鬼魂,被自己扒得快只剩下个裤头了!

        按照之前的经历,如果特性了解程度超过80%以上,就可以直接锁定“宋小雨”了,那自己也应该就能免遭和她相同的厄运。

        现在对于宋小雨鬼魂的了解,沈星就好像在剥洋葱皮一样,一层一层的拨开,直至完全扒下对方的裤头为止。

        没想到这种感觉还挺爽的,要是有可能,在见到某只鬼后,仅凭推测的方法或许就能将对方撂趴下,直接封锁起来。

        当然这只是沈星的美好愿望,接下来的时间里,不管再怎么推测,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将特性了解程度提升5%了。

        拿出剪刀,把这缕诡异的长发剪掉后,他返回了卧室。

        这一晚因为担心发痒的头皮会导致身体产生更多变异,沈星根本无法入睡,坐在卧室的床上,不停的琢磨着这东西还有什么特性。

        一直坐到凌晨3点钟的时候,仍旧不敢入睡的他终于有了一个决定,这才靠着枕头小心翼翼的打了个盹,准备明天天一亮就行动。

        同一天晚上。

        云谷市中心的居佳苑小区,7号楼1单元的对面花园内。

        花园中的长椅后面,一直默不作声的蹲着一个男子,这人正是郑瑞军。

        因为担心在夜晚的小区花园内一动不动,被路过的居民发现后,吓到对方,所以郑瑞军选择蹲在花园的隐秘处,尽量避开夜出的居民。

        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对面1单元的8楼。

        宋小雨家住在1单元8-2号,从花园这个位置一眼就能看见客厅的落地窗户,而屋里一直没有亮过灯。

        郑瑞军蹲的地方属于花园的阴暗处,喂了一晚上的蚊子。

        在这夏夜里这种地方的蚊子聚集最多,耳边一直有嗡嗡声飞来飞去。

        但他基本没怎么移动过,因为常年在外奔波、皮肤粗糙厚实的原因,被蚊子叮咬的地方倒也很少,只是耳边的嗡嗡声有些干扰人。

        不过郑瑞军依旧稳如老狗,从夜晚八点过到了这里后,一直蹲了一晚上,直到天边翻起了鱼肚白。

        抬起手腕,看了看已经戴了有十七年的手表,现在是五点半,很快就要完全天亮。

        郑瑞军眉头微皱,这一晚上虽然有人从7号楼1单元楼下进出或者经过,但他看得很仔细,这里面没有宋小雨。

        而那8楼房间里的灯也一直没有亮过。

        “竟然没有回来,这一家人上哪儿去了?”

        清晨六点一过,郑瑞军皱着眉头从花园的长椅后站起来,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双腿,反过身坐在椅子上。

        因为常年在外走动,他看上去虽然身体单薄,其实身体素质很不错,晚上腿蹲麻的时候,稍稍变化一个方位,又可以支持很久。

        现在休息了十五分钟后,郑瑞军起身走到7号楼的1单元门外,探头往关闭的门禁走廊内瞧了瞧,发现里面正好有个摄像头对着门口。

        他略一思索,往小区物管办公室而去。

        来到物管办公室,拿出自己的证件,很快就让一名值班人员打开了7号楼1单元门口的监控录像。

        这名值班人员非常配合,熟练的调出监控后,将时间调整到昨天启光孤儿院下班之后的不久一刻。

        观看了约有二十分钟,监控里能够看到大约有二十多人从1单元的门口进进出出,也能隐约看到经过一单元的小区其他居民。

        又看了几分钟后,一个身穿淡蓝色义工制服的女人出现在画面中,从小区外归来,并且正在打开门禁往单元楼道内走。

        “停。”郑瑞军立刻开口。

        那值班人员当即按下暂停键。

        郑瑞军凑到屏幕前仔细分辨了一下,确认这女人就是昨天从孤儿院归来的宋小雨。

        很好辨认,他之前提前看过宋小雨的几张照片,视频中的人不仅身材和容貌很像,就连义工制服都没有换下。

        就在此时,郑瑞军忽然升起了一个念头,一个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念头,随即沉吟不语。

        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有些惊异的自言自语道:“难道这家人根本一直就呆在家里,只是没开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