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1章 掉落的头发

第21章 掉落的头发

        从307房间出来,沈星仍旧在消化林菲菲突然冒出来的那句话。

        “收养她?”

        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自己现在未婚,而且连女友都已经失踪了,突然就收养一个在上二年级的孩子,今后还生不生活了?

        如果被住在外州的父母知道,怕是要将自己手脚都给打断不可。

        不过刚才菲菲之后说的那番话,又让沈星有了迟疑。

        在提出让沈星收养她的要求后,菲菲说自己大概记得叶听阿姨在失踪前那段时间的一些行为表现。

        说实话,沈星最开始根本没想过一个当时还那么小的孩子会记得什么,但菲菲的行为语气像个小大人,说不定在记忆力方面会异于其他小孩也不一定。

        刚才在菲菲的口中,沈星得知叶听不见的前几天,似乎一直拿着一个什么木雕,菲菲说有两次在楼梯上碰见她时,都见她拿着相同的木雕。

        至于那木雕是什么,菲菲记不清楚了。

        不过这个线索很重要,且菲菲说了,给她一些时间,只要还是生活在常青藤小区,说不定自己还会慢慢地想起来。

        这句话的潜在意思沈星也很清楚,说到底,菲菲还是想让自己收养她。至于今后是不是真的还回忆得起来,那还得另说。

        沈星记得重生之前地球上的法律,关于异性之间的收养,似乎必须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悬殊要大于40岁,否则收养申请会被驳回。

        而在这个世界却没有这种说法,当前的法律根本没有这种规定。

        只要双方熟识,你情我愿,且收养方精神健康、无犯罪记录,且有条件可以给被收养方创造生活便利和成长环境,就可以向市政厅提交收养申请。

        这么一看,感觉重生前的世界恶意满满,不得不防,而这个世界则要单纯很多啊!

        沈星衡量了一下自己的经济条件,说实话,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和叶听在一起的时候,两人还存了一些钱。

        后来全部花在寻找失踪的叶听上面,现在基本没有什么储蓄。

        不过让沈星吃惊的是,林菲菲的钱、准确的说是她妈妈留给她的钱,竟然有小十来万!

        现在自己收养她,还真说不出是谁占了便宜。当然了,这笔钱仅能用于供林菲菲的生活成长开销。

        沈星走出房间,将房门关上时,菲菲立刻又爬上了靠近窗户的椅子,跪在上面,目光投向窗外追逐嬉戏的小朋友。

        那安安静静的样子,比起其它同龄人看上去的确懂事很多很多。

        此时义工宋小雨正站在门外的走廊上,双手在不停的挠头发,刚才扎着的丸子头已经被她放下,尖锐的指甲抓在头皮上发出摩擦声。

        见到沈星出来后,她放下双手,投来抱歉的微笑:“不好意思,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头痒,而且头皮屑很多,试了好几款洗发水都没用。”

        一边解释,一边赶紧把头发重新扎上。

        沈星随口回道:“你这种情况不能单纯用洗发水了,可能要去药店买药物洗发水,有可能是皮炎的原因。”

        宋小雨愣了一下,明显没有想到过这一层,她立刻感谢道:“谢谢,待会儿下班后我就去药店看看。”

        两人下楼的过程中,沈星也趁机问了一下如果要收养林菲菲需要办理哪些手续。

        对于林菲菲今后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宋小雨感到非常欣慰,所以回答的很仔细,包括递交收养申请给市政厅民政处,提交身份证复印件、收入证明、资产证明、无犯罪记录证明等等。

        当然,沈星现在只是问一下,说到底,他还没有做出决定是否真要收养林菲菲。

        一路将沈星送到孤儿院门口,宋小雨这才道别后转身返回。

        沈星将办理收养需要出具的材料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回头看了看正返回院里大楼的宋小雨,发现这女子又开始伸手抓挠头发了。

        回到出租屋,吃了晚饭后,将工作台上的血瞳木雕拿过来,一边端详木雕内的血瞳黑影,一边着手将这木雕的后半部分,也就是眼部神经的部分开始走刀,梳理出了神经的线条脉络。

        在此过程中,沈星不断回忆当初那血瞳在眼部神经的支撑下、如同八爪鱼一般跳到自己手臂上的一刻,心里时不时会升起一股恶心感。

        但正是这种感觉,使得他在雕刻这些眼部神经时,更为细致、更为灵动,每一根眼部神经的线条都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如同蠕动的肉须。

        接近凌晨一点时,整颗名为“血瞳”的木雕作品终于才算完成。

        沈星犹如看着自己的亲生孩子,满眼溺爱的盯了血瞳好些时候,终于才爬上床睡觉。

        而这个时候他也发现,自己的精神抗体等级已经抵满,也就是已经是最高的5级,进度条不再增长,而是成为一条黑色的进度条。

        这种程度的精神抗体,即便现在碰见什么异常,沈星也有信心面对。

        当然,这只是纯精神方面的,如果该异常在力量方面完全能够压制自己,则是另一回事儿了。

        就在这天晚上的早些时候。

        居佳苑小区,7号楼1单元8-2号的住所内。

        宋浩和老婆安丽芬像往常一样,十一点准时入睡。

        在孤儿院里忙碌了一天的宋小雨,则是在父母睡觉后去卫生间洗了一个热水澡,顺便用今天在药店买来的皮康洗发露好好的洗了一次头发。

        听了沈星的建议,她做完义工后就去了药店。

        在按照沈星的说法后,她意识到自己的头皮一直发痒,应该就是皮炎的问题,所以在药店店员的推荐下买了这款皮康洗发露。

        说是坚持洗一周后,头痒的问题就会明显得到改善。

        所以宋小雨在洗头的时候洗得很是仔细,对头皮进行了充分按摩,以便让药水能够完全吸收进去。

        洗完澡吹干头发,宋小雨很快爬上床,半躺下后看了一会儿手机,随即关灯睡觉。

        大约凌晨一点时,睡意正浓的她忽然醒了过来,醒来的原因是头皮很痒,不知不觉在睡梦中她一直在伸手挠头。

        因为指甲刮破了皮肤,头皮吃痛,所以宋小雨才被完全惊醒。

        从来没有哪一次,头皮会这么痒过,以至于宋小雨开始怀疑那什么皮康洗发露有问题。

        醒来后发痒的感觉并没有消褪,反倒是后脑勺的痒感愈演愈烈,仿佛头皮都要被撕裂一般。

        宋小雨一边挠头,一边忍不住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惺忪的打开床头灯,往卧室的卫生间走去。

        来到卫生间,打开灯站在镜子前歪着头,仔细看了看,头皮并没有被抓破血,但依然很痒。

        宋小雨感觉整个脑袋都已经发麻了,她不敢继续挠,只是伸手轻轻拍着后脑勺。

        虽然很想睡觉,但这种痒感让她根本睡不着。

        就在此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后脑勺脱落下来,似乎是一绺头发,或者是……头皮!

        伸手抓下来一瞧,果然是一块头皮连着一些头发,这块头皮只有两个指甲那么大,看样子似乎已经干枯,早就没有了营养。

        宋小雨吓了一跳,赶紧歪着脑袋,看了看自己后脑勺的头发是不是少了一块,不过仔细看过后,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异样,还是好端端的。

        这就说明,这块掉落的头皮和头发,可能是自然代谢后产生的,并不是什么斑秃或者脱发。

        此时头皮的痒感在那一块头皮掉落后,已经减少了很多,并且仍在逐步减轻。

        宋小雨心里的不安放下,她随手将掉落的干枯头皮连同头发丢进了卫生间马桶旁的废纸篓里。

        理顺了满头长发,此时已经不怎么感觉到痒感,这才转身关灯关门,继续返回床上安心睡觉。

        大约十多分钟后,卫生间的黑暗中,那位于马桶旁的废纸篓里,长发连着的干枯头皮忽然间动了一下,随即这看似快要完全干枯的头皮,如同一张薄薄的面皮一样慢慢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