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6章 眼瞳(终)

第16章 眼瞳(终)

        在滚动的过程中,沈星发现这眼球后面拖着的眼部神经,仿佛八爪鱼的八爪一般,纷纷弯曲扭动,接触地面,顶着眼球在往前移动。

        情形莫名的诡异!

        此刻的沈星哪还管那么多,手起刀落,将手里的圆弧刀准确插入这移动而来、明显是在靠近自己的眼球中。

        眼球虽然被插中,但依然在快速挣扎,后面的大量眼部神经不再推着它前行,而是真如八爪鱼一般,大量神经线反转过来,缠住了那把插住自己的圆弧刀。

        这一幕,仿佛是要从眼球表面裂开一个豁口,直接脱离圆弧刀的控制,再次靠近沈星。

        “杀不死!”沈星大惊。

        下一秒,果然眼球裂开了豁口,挣脱圆弧刀,对着沈星爬来。

        沈星下意识的后退,想要远离这颗眼球,很快后脑勺就抵到了床沿,他立刻反手抓住床单,准备站起来爬上床去。

        现在看样子这颗眼球爬行速度较慢,只要自己爬到床的另一边,就可以找机会离开卧室。

        刚刚撑在床沿准备站起来时,沈星没想到那颗正在爬行的眼球,忽然竖立起来,眼部神经一根根立起,随即一个弹跳,吧嗒一声直接落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几乎所有如同肉须般的眼部神经,此刻全部依附在沈星的手背肌肤。

        一股冰凉刺骨的感觉沿着手臂传遍全身,除此之外,还涌起了一股黏稠的恶心感,沈星顿时感觉整条手臂都麻了。

        这眼球在爬上手臂后并没有停下,而是顺着手臂快速往他的肩上爬,似乎是要靠近沈星的脸颊。

        沈星此刻感到手臂麻木并不是错觉,而是真正在这眼球接触到自己皮肤后产生的感觉。

        不仅如此,随着眼球在手臂上爬动,他连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都在逐渐丧失。

        感觉右半边身体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不再属于自己。

        左臂无意识的抓住床单边沿,轻轻一扯,放在床上的一个什么东西掉落下来,滚动到身旁。

        沈星目光斜视,瞥了那东西一眼,发现是自己快要雕刻完的木雕眼球。

        下一秒,他的左手抓住了这颗正在滚动的木雕眼球。

        几乎是同一时刻,那已经攀爬到他肩上的血红色眼球猛地一个激灵,原本已经触碰到沈星脸庞的眼部神经瞬间缩回,整颗眼球仿佛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挤压一般,快速变小。

        这眼球疯狂挣扎,似乎想要逃跑。

        不过只是两三秒的时间,直接化为了一道眼球的黑影,嗖的一下被沈星左手捏着的木雕眼球给吸收进去。

        沈星吓了一跳,还以为这血瞳跑到了自己的左手中,赶紧扔掉手中木雕。

        不过随即一看,手掌没事,木雕也只是在地面滚动,看上去很平常。

        再一凝神细看,这木雕眼球中,一颗淡淡的黑色眼球影子正在其中。这一幕,与那半身木雕像中的洪斌黑影一模一样。

        “果然,果然是被吸入木雕中了。”

        沈星顿时了然。

        但此刻身体受伤,一直在流血,暂时没时间研究这个。

        他撑起身子,半坐在床上,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报了警,又让警察叫救护车,随即整个人仿佛虚脱一般的躺在床上。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很多人进了房间,然后自己被抬上了医疗担架,下了楼被塞进救护车里,终于陷入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沈星慢慢睁开了眼睛,感觉脑袋依旧很昏沉,不过身体上的疼痛已经感觉不到。

        他的身体有些僵硬,轻轻转动脑袋,发现自己躺在环境安静、一片洁白的单人病房里,周围是医疗仪器,右边一个屏幕上显示着自己的心跳、血压等数值。

        身体仍旧很无力,他不想移动,甚至连眼皮也不想撑开,闭上眼睛,就快要睡过去时,病房门的方向响了一下,有人走进来。

        听声音是不久前刚刚碰面的李乃婧,似乎还有治安官熊伟以及上次和李乃婧一起的那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说了一句话后,保持了沉默,基本上都是李乃婧和熊伟在低声交谈。

        沈星本来身体就很软,不想睁开眼睛,索性闭目假寐,那没说话的年轻人似乎就坐在自己床边,他也不敢偷看,而李乃婧和熊伟则是在靠近病房窗户的方向说话。

        两人并没有刻意躲避,所以沈星也能听见他们的交谈声。

        听了片刻后,他有些恍然。

        果然如他猜测的那样,那关掉电闸、潜伏在厨房里准备杀自己的男子,正是因为感情纠纷而杀掉了林婉茹的凶手。

        至于为什么这家伙要杀自己,这似乎与他在那晚遭遇了林婉茹的尸体有关。

        治安官这边的消息完全封锁,导致这凶手并不知道是林婉茹的尸体自行回家,找上了沈星。

        而凶手是以为自己在杀林婉茹的过程中,被沈星发现了什么,所以三番五次的有治安官去沈星家中,企图从他口中得出线索。

        这么一来,那家伙坐不住了,直接隐藏到沈星家里,准备灭口。

        当然,这些治安官并不理解为什么那条癞皮狗也会出现,而且李乃婧等人检查了现场,并没有发现血瞳。

        “根据现场检查结果来看,这小子命大,凶手在门口与那条癞皮狗有过搏斗,喉咙被咬破,但狗身上也留下了致命的刀伤。嗯,也就是两败俱伤……”雄伟推测道:“应该是癞皮狗咬死了凶手后,跑到内屋准备继续咬沈星,然后体力不支,被沈星用他的工具刀反杀。”

        李乃婧道:“林婉茹被谋杀,凶手伏法,现在你们这边的案子可以了结。至于那条死狗以及沈星的遭遇,接下来我们会详细跟进调查。”

        听到这里,沈星愣了一下,之前虽然他已经有了猜测,但现在才敢肯定,这些治安官对于普通案件和离奇案件的查办,是严格区分开来的。

        熊伟只是负责处理普通案件,而李乃婧则是专门调查离奇案件。

        当然,即使面对李乃婧的调查,沈星也不可能将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趁着现在装睡的机会,他准备在心里将自己要说的话捋一遍,以便待会儿“醒来后”可以好好录一份口供。

        心里思考着,一边竖着耳朵倾听这两人还有什么话要说。

        就在此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沈星的耳旁忽然响起,这是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声音。

        “他已经醒了。”

        此话一出,站在窗户方向的李乃婧和熊伟二人顿时停止了交谈。

        而闭目假寐的沈星更是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病房里竟然还有一个男子,而且从刚才到现在,这人竟然一直就坐在床边,默默地注视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