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4章 眼瞳(五)

第14章 眼瞳(五)

                        从小区门口出来,转了个弯,沈星提着铁铲来到林婉茹尸体掉落的位置。

        这里已经被清理干净,连污水都被冲洗,此刻没有散发出太大的垃圾臭味,但依旧有绿皮垃圾箱停放在墙角。

        他打开紧靠着墙角的三个垃圾箱,忍着垃圾巷里不断往上涌的臭气,一个一个用铁铲在里面翻找起来。

        不过找了半天,并没有找到王大爷说的那条死狗。

        仔细回忆,王大爷说的地方肯定是这里,这周围没有再比这里更适合丢一条死狗。

        十分钟后,沈星放弃了翻找,确信那条死狗不见了。

        他把铁铲顺手塞进了垃圾箱,找了巷子旁不远处的一家卖拉面的小店,进厨房用洗手液洗干净手,就在这店里点了一份加面加肉的大碗拉面。

        一边吃一边思考,王大爷肯定不会说假话,那死狗刚才肯定存在,也肯定被丢进了垃圾箱。

        想到这里他有些愕然,这条死狗不会被哪个不要碧莲的家伙捡去炖了吧?!

        反正捡去的人自己也不吃,做成香喷喷的狗肉,还可以卖了赚钱。

        想到这一点,沈星面露异色,忍不住对刚好从旁边走过来的小店老板娘问道:“慧姐,你们这店里都是牛肉,没有狗肉吧?”

        慧姐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他:“小沈,这种天气吃狗肉,我就问你燥不燥?”

        “随便问问。”沈星嘿嘿一笑,低下头专心吃面。

        平时他的饭量并不是很大,这一碗加量的牛肉拉面,撑得肚子圆滚滚的。

        从拉面店出来后,沈星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就在这附近街边走了两圈,消化消化。

        夜幕降临,街上散步逛街的人逐渐多了起来,附近一个小广场上挤满了正在舞动的大妈们。

        这老城区的街道有很多缺漏的地砖没人补,行人多了走起来还得小心翼翼。

        走了半个小时后,沈星转身回了常青藤小区。

        上楼时看见一楼那原本出现死狗的地方,此刻被铺上了一层灰白色的细灰,这样既可以吸收地上的水汽,又可以防止臭气弥漫。

        应该是王大爷做的,这老爷子平时看上去脾气火爆,但实则心地不错,也喜欢帮助邻居。

        经过三楼时,沈星注意到林婉茹的住所周围还是被黄色警戒线围绕,依旧被封锁着。

        他瞥了两眼,想起林婉茹的尸体站在自己床尾时那古怪一幕,顿时心里发毛,几步上到四楼,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屋关门。

        顺手按下电灯开关,却没有任何反应。

        沈星愣了一下,又按了两次,还是没有反应,看向客厅一直插着电的饮水机,常亮的绿灯也已经熄灭。

        应该是家里的电路出现了问题。

        借着窗外的灯光,他举步往卧室门口走去,准备找到电筒后去看一看电闸是否跳了。

        刚刚走到卧室门口时,这才想起来那晚在与林婉茹搏斗时,电筒已经被砸坏,此刻那支坏电筒正在沙发旁的垃圾篓里安安静静的躺着。

        沈星当即转身,准备下楼去买,哪知就在此时,他目光一凝,隐约见到厨房门口,一只穿着深色裤子的脚,快速缩回了厨房内。

        见到这一幕的沈星,当即头皮发麻,屏住了呼吸。

        屋里竟然有人!

        而且,电灯线路也坏了!

        沈星相信,这很可能不是偶然,或许是这偷偷潜入屋里的家伙造成的。

        同一时刻,他对客厅门那把锁升起了很深的怨念。

        这锁必须得换,调查组的人可以进来,现在隐藏在屋里的人也可以进来,感觉这把锁纯粹就成了摆设。

        屋里不能再待下去,不知道那人进来多久了,或许对方已经准备了针对自己的手段,就等着自己回家。

        沈星不相信这人是小偷,因为不可能有那么巧,现在不管是林婉茹还是小偷,都在这两天接二连三的光顾自己。

        刚才他往卧室里走时,明显隐藏在厨房里的那人准备跟上来的,但没有想到自己忽然又转身走出来,所以才被发现。

        而且这人穿着寻常的裤子,不是林婉茹尸体的那番打扮,应该是一个活人。

        沈星收回目光,装作没有看见厨房门口的异常,口中自言自语道:“怎么又跳闸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来到客厅门前,伸手去拉门。

        就在此时,眼角余光发现那厨房里的人似乎按捺不住了,身影再次显露,随即一个细小的黑影速度奇快的对着自己飞来。

        沈星此刻刚刚拉开门,还没来得及走出去,在察觉到有什么东西飞来后,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蹲下,噗的一声,一把菜刀陷入他头顶的门板中,几乎没入三分之一。

        因为老式小区的门并没有换成金属防盗门,所以这种木板门很轻易就使得菜刀嵌入进去。

        抬头一瞧,沈星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感觉头顶凉飕飕的。

        “尼玛,扔把菜刀都扔得这么好,是耍杂技的吗?”

        一个念头快速冒起,人还没完全站起来,厨房门口一个高大的男子身影在菜刀扔出来的同时已经急速冲出,对着沈星一个侧肩撞击。

        沈星这副身子骨,和那高大的家伙根本没有可比性,嘭的一下,被结结实实撞个正着。

        两人的身体压在客厅门板上,这扇门顿时咔嚓一声扭曲变形。

        那撞倒沈星的高大男子动作很快,稳住身形后,一把抓住沈星的胳膊,将其拽入屋里,并反手准备将客厅门关上。

        但门已损坏,关闭后,慢慢又反弹回来。

        高大男子不再理会,抓住嵌入门板中的那把菜刀刀柄,猛地一拽将其取下,对着已经晕头转向的沈星脑袋上就是一刀砍下。

        这一刀没有一点含糊,力道极猛,完全就是要置人于死地。

        即使换做在平时,沈星在有防备的情况下,正面与这高大男子搏斗也毫无胜算,何况对方有埋伏,且还有武器在手。

        这一撞,使得沈星的脑袋嗡嗡作响,但他也知道自己性命危在旦夕,发觉菜刀对着自己脑门砍来后,潜力爆发,身体一缩,拼命用双手抵住这男子的身体,使他无法使出全力攻击。

        菜刀快速落下,砍在侧头的沈星左脸颊旁边的地面,地面冒出一串火星。

        沈星在这一刻真切的感受到有凌厉的劲风拂面而过,差一点就被砍中自己的脸,左脸颊火辣辣的,整个人呼吸一滞。

        他不顾一切的猛烈挣扎,但被这高大男子用右膝死死的抵住了肚子,一只手肘压在他的双臂上。

        男子另一只手再次举起菜刀,这一次对准了他的脖子,一刀狠狠地砍下。

        沈星整个人都麻木了,体内再次涌起一股力量,身体拼命侧翻,堪堪避过了刀锋,菜刀沿着他的耳朵边沿划过,噗嗤一声砍中了肩膀。

        剧烈的疼痛感袭来,沈星一声惨叫,左边身子发麻,似乎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那高大男子再次调整姿势,膝盖上移,将沈星的胸口抵住,让他无法动弹和挣扎,拔出菜刀又一次举起来,对着他的脖子正要继续砍时。

        后方的客厅门外,就在此时,忽然想起了一阵诡异的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仿佛在磨牙,又好像是从喉咙里发出的,如同某种动物快要攻击前传来的强烈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