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3章 眼瞳(四)

第13章 眼瞳(四)

        此时客厅的门已经被关上,李乃婧坐到沙发上不久,沈星撒着拖鞋走了出来,不过并没有到沙发这边,而是先去了趟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后这才来到沙发旁坐下,他昨晚睡觉的时候本就穿着睡衣,此刻也没有换衣服,不过刚才已经顺手把那木雕眼球放在床上。

        在进入沈星的房间之前,李乃婧已在楼后面的巷子里查看了一遍,而且林婉茹的尸体她也已经检查过,特别是对那没有了眼球的眼眶部位。

        所以她与沈星说话并没有绕弯子,而是开门见山道:“昨晚你在遭遇林婉茹的尸体后,她的行走方式是什么?”

        沈星没有隐瞒,想了想,道:“就好像脑袋被什么东西牵引着往前走,而且四肢好像没有太用力。”

        “发现她的身体有什么异常没?”李乃婧问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沈星。

        沈星道:“眼睛,她有一只眼睛是血红色,而且睁得挺大的,看上去很恐怖。”

        “就是你刚才手里捏着的那颗木雕模样?”李乃婧忽道。

        沈星愣了一下,如实回答:“是的,可能是因为职业的缘故,我对于让自己印象深刻的事物,会自然而然想用木雕的形式表现出来。”

        李乃婧点点头,表示理解,继续问道:“林婉茹的尸体摔下去后,你为什么要跑下楼去?”

        “我担心其他不知情的居民会靠近,因为我曾亲眼见到林婉茹的尸体,所以认为她是诈尸的,如果有人在那个时候因为好奇而靠近,将会很危险。”沈星胡诌道。

        “楼上有人看见,说你当时蹲在尸体前,似乎在检查什么。”李乃婧又问,目光中多了一些审视的意味。

        沈星点头,表情看不出有什么不同,镇定的回道:“因为我发现她那颗血红色的眼珠不见了。”

        “你是掀开她的眼皮发现的?”李乃婧问。

        沈星又不是傻子,肯定不能回答是,否则这番行为对方不怀疑才怪了。

        “不是,我可不敢那么做。当我靠近时,这女人的眼皮还是睁着的,不过我才瞄了一眼,就发现她左眼球已经不见了。”

        “你抵达巷子里时,有没有发现其他异常情况?”李乃婧似乎没有怀疑,继续问道。

        沈星想起了那条狗:“那条巷子平时臭得很,除了一些流浪狗以外,平时很少有人会去。那么晚了,当时有一条狗在那儿,不过我去的时候好像将它吓跑了。”

        李乃婧点了点头,和她了解的情况都对上了,随即不再多问。

        沈星认为如果眼球的消失和那条癞皮狗有关,也就是说如果被那家伙给吃掉了,这可不关自己的事。

        通过李乃婧目前的问话来看,包括林婉茹的尸体和那充血的眼球在内,在其他人看来,这些画面对沈星造成了强烈的恐惧冲击。所以才会导致他注意到眼球,并制作木雕。

        这只是一个常人对待恐惧事物的正常反应而已。

        但要是沈星表现出对那颗眼球太过关注,或者超乎想象的过分重视,这什么调查组的治安官肯定还是会怀疑他隐藏了什么秘密。

        李乃婧思索片刻,拿出手机给沈星打了个电话,等手机响铃一声后,她立刻挂断,说道:“把我的电话保存,这两天要是身边还有什么异常,立刻联系我。”

        沈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自己的手机号,但他的手机还在卧室里,忍不住问道:“你们调查组,是专门负责处理这种类似诈尸的特殊案件吗?”

        李乃婧没有正面回答他,站起身来,道:“相比于你们经常见到的那些治安官来说,我们调查组人手一直不够,至于处理什么案件暂时不便对外透露。”

        话落,李乃婧走到了客厅门口,打开门,此时屋外的门口处,竟然还站着一名穿着黑色短袖t恤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在见到李乃婧出来后,往右后方退了两步,给她让出空间,明显是在外面一直等候着。

        而楼梯通往五楼的方向,一个男子的背影在转角处消失,似乎正好在上楼。

        李乃婧指了指那男子背影,对等候自己的年轻男子问道:“这人是谁?”

        那年轻男子看了一眼通往五楼楼梯口的方向:“应该是楼上的住户,提着超市的购物袋,刚刚经过这里。”

        李乃婧不再询问,转身对跟在身后的沈星道:“林婉茹和你接触,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件案子我们会继续追查,在此期间如果你发现有什么可疑,切忌像昨晚那样一个人下楼行动,一定要先通知我们。”

        沈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目送李乃婧和她的同事下了楼后,他慢慢关上门,期间似乎还听到了楼上传来的塑料购物袋发出的摩擦声。

        “林婉茹和我接触不是没有原因的?”

        沈星默默重复了一遍李乃婧的话,皱眉思索片刻,但对于林婉茹为什么要来找自己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就在此时,他的肚子却忽然咕咕叫了起来。

        沈星这才意识到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晚饭的时间,想着在家里呆久了,出去活动活动身子骨,他并没有叫外卖,而是洗了澡换了身衣服,然后锁门离开。

        从一楼的楼梯口出来时,沈星正好看见住在一楼、历来脾气以火爆著称的王大爷正在那儿骂骂咧咧,手里拿着一把粘了污秽物的脏铲子。

        “王大爷,您看您这是……谁又把您惹生气了?”沈星面带微笑问道。

        王大爷穿了一件白色的老汉衫,宽松大短裤,抬起手里的铲子,指着楼梯角落一个还留有痕迹的位置,扯着嗓门道:“不知道这两天咱小区是触了什么霉头了,昨天白天楼上姓林的姑娘刚刚去世,晚上就听说楼内来了小偷,今天这楼梯口又突然多了一条死狗。刚刚我才把这死狗铲出去,把那地儿弄干净,特么的晦气!”

        他这么生气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那条死狗趴着的地方正好对着他家门口。

        看样子,王大爷连这铁铲都不准备要了。

        “死狗?”沈星一愣,问道:“您把死狗丢哪儿了?”

        “还能丢哪儿?街后面的垃圾箱呗!”

        “正好我要从那边经过,大爷,您这铁铲也脏了,还要不?不要我帮您丢了。”沈星道。

        王大爷一把塞给了他:“刚才忘记扔了,麻烦你了,小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