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2章 眼瞳(三)

第12章 眼瞳(三)

        片刻之后,沈星从这堆木料中抽出了一块鸡蛋大小的不规则木料。

        这块木料一眼看去表面布满了疙瘩,就如同一块劣质品,可以随手就丢弃的那种。

        这叫影木,取自于树木生病后、树干或者数根所生长出来的瘿瘤,数量较为稀缺。

        当然,在木雕中较少用到这种影木,这要看雕刻的作品是什么,作品本身符不符合影木的木质生长结构。

        一个好的木雕作品,在成品和原木料之间,至少要平衡木料质感、纹理、色泽、枝条结构、韧性以及合蜡性等问题。

        而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影木并不属于任何木料的一种,没有北木和南木之分,只是一种病变所生长出来的特殊木料。

        不过其造型非常符合沈星对于那颗充血眼球的原始构想。

        当初购买这块木料回来,完全是沈星一时兴起,没想到今后会用,若只是单纯收藏起来,感觉这影木也非常不错。

        影木的表面坑坑洼洼、到处是不规则以及忽高忽低的木疙瘩,但在沈星看来,这东西的自然生长走势与眼球的后部分、也就是杂乱的眼部神经非常相似。

        影木前端的光滑部分走刀细致一些,后部的神经部位精修一下,赫然便是一颗完整的眼球形状。

        脑海里大概有了思路后,他开始着手雕刻起来。

        先是将木头去皮,然后用笔在影木需要雕刻出眼球的主要部位描了一只眼睛的大概形状,本来可以先在纸上画出,但重生这具身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雕刻的基本节奏他已能够把控,像制作这种小木雕根本不用再提前打画稿。

        况且这只眼睛对于沈星来说,印象深刻,已经完全映入了脑海里,无法再忘记。

        在影木上描出基本形状后,用工作台上的台钳把影木固定,用线锯去掉了影木多余的部分,使其接近一颗眼珠的大小形状。

        因为还要预留一些多余部分在随后的修整中便于削减操作,所以不可能让剩余的影木正好保留眼珠的大小,否则无法再做接下来的修整。

        随后他开始用螺旋细齿对影木进行精修。

        在此过程中,沈星表现出了比以往雕刻时更强大的专注力,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困乏。

        呈现出一种入魔的状态,满脑子的画面都是那颗充血的眼球。

        在以往的时候,做出这眼球的成品,以沈星的技艺和速度,至少要花掉一个整天的时间才能完成,但从早上直至黄昏时,他已经把整颗眼球的部分完成了。

        用圆弧刀和平口刀做了眼球的表面和四周的大面修整后,又换为电动牙机进行了细致的精修。

        很快,最后一抹夕阳也已消失,华灯初上。

        沈星重重的喘了口气,忽然停了下来,慢慢放下手中的工具,一眼不眨的盯着几乎已经成型的眼球。

        这一刻他才有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重新感受到了身遭周围的世界。

        夜风从窗台吹拂进来,昏黄的路灯照映在窗户角落,拉出一个长长的三角形倒影。

        目前为止,脑海里那充血眼球的实物,基本被他呈现出来,不过最真实的莫过于眼球正对着自己的表面和四周,眼球后部分的视觉神经因为一直没有看见,所以沈星暂时还没有走刀。

        将眼球木雕从台钳上取下,拿在手里认真细看了一遍,陡然间,一股强烈的虚弱感出现。

        沈星忽然感到极度的口渴,他立刻起身,脚步有些飘浮的走到客厅饮水机旁,接了一大杯水,咕噜噜一口饮下,很快有了饱腹感,随即就是一阵强烈的睡意涌起。

        从凌晨四点过被惊醒,与林婉茹的尸体搏斗,又心惊胆战的跑楼下准备挖眼球,然后与赶来的治安官谈了那么久,害怕暴露自己的秘密,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

        现在又心无杂念的在工作台前雕刻了这么长时间,差不多有十个小时的全身心专注,使得沈星感到从没有过的疲倦,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放下水杯,回到卧室,身体刚刚躺上床,头一挨着枕头立刻就睡了过去。

        工作台的电灯还是亮着的,窗户也是开着的,不过正如沈星告诉熊伟等治安官的那样,这栋老式居民楼内,非常安静,透出一股诡异的静谧。

        时间流逝。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5点。

        沈星是被饿醒的。

        眼睛还没有睁开,他就听见自己的肚子在咕噜噜直叫。

        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人的脸,这是一个女子,就站在他的床边,正低头弯腰,注视着自己。

        这一幕使得沈星猛地一惊,呼啦一下从床上爬坐起来。

        “别紧张,我是治安厅调查员。”这女人后退了一步,面带微笑,摊开双手,“见你睡得很熟,所以没有叫醒你。”

        她身材高挑,容貌姣好,双目清澈,留着齐耳短发,并没有穿治安官制服,而是穿了一件白色紧身短袖,一条束腰牛仔裤,背着一个亮黑色的小双肩包。

        一边说话,这女人一边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凑到沈星眼前,好让他可以看仔细。

        沈星看了一眼。

        证件上写着“云谷市治安厅调查员李乃婧”,在证件的下方正中间,还有一颗黑色的六角星。

        这个标志,沈星记得似乎不管是人口失踪组的马金龙,还是刚刚才遇见的熊伟,他们的证件上并没有类似的标志。

        “李乃婧?”他喃喃自语。

        这名字,霸气中透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奶味!

        “你是怎么进来的?”沈星收回心神,开口询问。

        李乃婧耸了耸肩:“就从门口进来,调查组有很多手段打开这种垃圾锁,而且拥有无需通过主人同意进入私家领域的权力。”

        话落李乃婧转身往客厅走去,“起来吧,咱们到客厅谈谈昨天的案件细节。”

        转身的同时,她的目光从沈星手里仍旧捏着的那未完成的木雕眼球上划过,微微一凝,但并没有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