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11章 眼瞳(二)

第11章 眼瞳(二)

        发现充血的眼球竟然消失后,沈星的心里升起了强烈的不安感。

        他收回手,仔细回忆。

        似乎刚才靠近这里时,那条蹭了自己一裤子污秽物的癞皮狗就在林婉茹的尸体附近,并且还哀嚎了一声。

        难道这之间有什么联系?

        哗啦!

        就在此时,二楼的卫生间窗户被打开,住在二楼的一个住户把脑袋探了出来。

        平时因为这条巷子里臭烘烘的,楼下靠近这一面的窗户基本都被关严,要不是听见有异响,谁也不会打开来看。

        那窗户里的男子在瞧见地上躺着的林婉茹后,又看见了正好抬头看向自己的沈星,这家伙吓得一个哆嗦,立刻缩回头,将窗户门关上。

        在他想来,自己可能目睹一起震惊云谷市的深夜屠夫谋杀酒吧买醉女的命案了。

        沈星吓了一跳,幸好把手里的圆弧刀完全捏住,没有露出来,否则被人瞧见还拿着“凶器”,怕真是说不清楚。

        想了想,他赶紧站起身,离开了这条巷子。

        站在巷子口左右看了看,虽然街边的路灯都是亮着的,视线很好,但他并没有看见刚才跑出来的那条癞皮狗。

        没办法,快速返回小区,回到四楼自己的房间。

        他把房间里的灯全部打开,什么物品都没有移动,只是把弄脏的裤子换下来,丢进了洗衣机,然后老老实实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候治安官到来。

        五分钟后,他等来的第一批治安官却并不是熊伟,这批治安官是因为接到了楼下居民报案电话后赶来。

        等熊伟带着七八个人终于赶到后,第一批治安官问明原因,将案子进行了移交,随即离去。

        熊伟带来的人中有白天和他一起的那位女治安官和两位同事,还有法医以及太平间的工作人员。

        所有人各自开始忙碌,分出一部分人检查现场,另一部分人去楼下巷子进行封锁,沈星则是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发生经过对熊伟和那女治安官做了描述,不过隐去了自己下楼去查看的过程中还带着圆弧刀的事实。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一切都那么诡异,沈星不相信自己随便编个谎话就能瞒过这些经验丰富的、来自治安厅刑组的人员。

        熊伟问道:“沈先生,你自己没有受伤吧?”

        沈星摇头:“幸好,只是衣领被林婉茹咬破了,但没有碰到皮肤。”

        “那就好。”熊伟道:“晚些时候我们会有另外几个同事来接手这里的案子,他们可能还会问你一些问题,请你到时候配合就行了。”

        沈星有些愕然的点了点头,问道:“我能知道,林婉茹的死因是什么吗?”

        熊伟和那女治安官对视了一眼,回道:“目前根据法医的结论来看,脑后被钝器重击是林婉茹的主要死因。”

        “也就是,确定是他杀?!”沈星暗自点头。

        刚才他看见的林婉茹后脑勺凹陷的那一块,应该就是被钝器击中的致命伤。

        两名治安官没有回答,但显然默认了他的说法。

        沈星却是暗忖,这林婉茹既然是被人杀死的,那为什么那颗血瞳会产生?而且又能控制林婉茹的尸体呢?

        这颗血瞳的出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些问题实在很诡异,目前看来根本无法解释。

        对于林婉茹的尸体为什么还会移动并回到这里,熊伟和那女治安官并没有做太多的解释,只是说会有人接手这个案子,让沈星做好配合就行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熊伟和其他治安官纷纷离去,并且楼下巷子里的林婉茹尸体也再次被运走,楼内恢复了平静。

        不过沈星却搞不懂为什么他们没有封锁现场,也就是并没有封锁自己的家。

        想了半天,或许是因为这件案子在某种程度上的特殊性吧!

        这样也好,否则自己还得出去住两天小旅馆,花钱不说,还用不了工作台,刻不了木雕,非常不方便。

        至于不久会来查看这里的另一批治安官,沈星怀疑他们可能是专门负责处理这一类案子的人。

        或许能从这些人的口中,得知血瞳、甚至是那鬼洪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即便他已经猜测到这一切可能与这个世界的鬼有关,但这个猜测需要得到证实。

        当然,沈星不能对任何人暴露自己可以探查到这些鬼的秘密。

        抬头看了看窗外,此刻天色已经亮起。

        这间出租屋的隔壁虽然没人居住,但楼上有家住户的大婶也姓沈,因为五百年前是一家,平时和沈星碰面了还会热情的聊两句。

        此刻这沈大婶正趴在楼梯护栏那儿往这边张望。

        “沈大婶。”

        送走治安官后,沈星并没有关客厅门,他挤出一丝微笑,叫了沈大婶一声。

        沈大婶当即面露关心之色,走过来看了看屋里,这才问道:“小沈,你没事吧?昨晚发生什么了?他们说有人从楼上摔下去了。”

        “一个女贼,在我家里偷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摔到楼后面的巷子里,已经被治安官送医了。”

        沈星临时扯了个善意的谎言,如果他说是三楼白天死掉的那个林婉茹昨晚跑回来的话,恐怕沈大婶会当场表演去世。

        反正当时天很黑,即使有人看见林婉茹掉下去,也无法看清楚她的模样。

        再说白天的林婉茹穿了一身碎花裙子,晚上回来的这女人,已经被换了一身太平间的统一制服,头发也披散开,造型完全改变。

        “啊,遭贼了!你人没受伤吧?”沈大婶大惊失色,“难怪刚才那么多治安官过来。”

        “没事。”沈星摇头。

        沈大婶道:“我去早市买点新鲜蔬菜,顺便给孙子买早餐,你要吃什么?我一起买来。”

        “不用了,谢谢大婶!”沈星伸了一个懒腰,“大晚上被闹醒,现在想补个觉。”

        沈大婶点头:“人没事就好,那你好好休息,中午我煮面疙瘩,你要吃的话,直接上楼来。”

        话落转身下了楼。

        沈星将房门关上,回到卧室里,发现卧室门已经被损坏,无法关严。

        简单的将工作台上的木雕和工具收拾了一下,左手无意识的捏着昨晚睡前制作的那块佛像。

        瞥了一眼洪斌的半身木雕,在与林婉茹的尸体搏斗后,又经历了精神抗体等级的衰退,此刻沈星很想通过凝视洪斌木雕的方法,将抗体等级补回来。

        但脑海里却时不时浮现出那颗血瞳的影子,一直挥之不去。

        下意识的看了看不远处的洪斌木雕,满脑袋里都是血瞳影子的沈星,鬼使神差的在工作台旁整齐堆积的木料里翻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