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298 想甩锅?没门

298 想甩锅?没门

        (感谢书友20191123092721288打赏鼓励,感谢书友160519125622570、刀河领主罗峰、天天传说、无我999、leshi月票鼓励)

        “还真是多事之秋啊,老秦打了一辈子雁,这次可真够呛了。”石磊叹了口气。

        “哎……,前些日子还跟大家伙聊天提到这个事呢,没想到就着落到了老秦的身上。他们这些人咬不到医院,转过头就会去咬老秦。”刘半夏说道。

        “虽然说我也挺讨厌他的,不过这样的事着落到谁身上都不是那么舒服。咱们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啊,以后医生这个活是越来越难干了。”

        “今天齐文涛肯定是没多少心思工作了,搞不好一会儿我还得被叫去做情况说明,急诊科帮忙多盯着点。”

        “对了,9号咱们就搬家知道了吧?房子要是确定好了就告诉我,我直接给老邱打电话,赶紧把这个事办利索了,我都替你急。”

        石磊很是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你那位患者的狗到了邱家习惯么?”

        “挺习惯的,刚换环境有些陌生,不过邱家的伙食好,吃上些肉,就跟小豆豆玩一起去了。”刘半夏笑着说道。

        “本来我是想给他们做个见证,办个交接的。后来我自己都觉得难受,就没有去。那个陆刚啊,我看到他的时候都觉得心酸。”

        石磊拍了拍他的肩膀,直接去接诊患者了。

        “刘总、刘总,估摸着这一波院里会不会有所行动?”王超又凑了过来。

        “你啊,满心思就是琢磨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个科普宣传的事情会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了,到时候咱们急诊科的对接人就选你。”刘半夏说道。

        “这次是院助亲自负责这个事情,估计到时候院里别的科室也会抽人。差不多就是心脑血管方面的医生吧,你做好准备,别露怯。”

        “嘿嘿,就知道刘总最好,跟着刘总混,保准有肉吃。”王超美滋滋的说道。

        “刘总你就放心吧,咱的业务也不带落下的。我这么做就是想给我家里一个交代,证明他们儿子在急诊科那也是非常有前途的,省得总跟我念叨啊。”

        “理解你的苦,不过我们这些人就享受不到了。在医院工作,业务能力才是真正的基础,你自己能想明白就行。”刘半夏笑着说道。

        “手术方面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我跟石医生和魏医生都沟通过了,非紧急的重要手术,都会向你和齐文涛倾斜。”

        “哎……,刘总,听到这个话我本来是应该开心的。可是这个心里边却开心不起来,反倒酸溜溜的。”王超愁眉苦脸的说道。

        “同在一个屋檐下,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瞅瞅您老人家现在的高度,吾辈只能仰望。午餐给加个鸡腿呗?”

        “说说的就不正经,都说我不正经,你才是最不正经的那一个。”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上次也聊过,因为王超家里的资源太丰富,所以他才会有幸福的烦恼。自己这边就不成了,那是真烦恼。

        到楼上又看了一眼小韩,今天的状态又好了很多。两口子对刘半夏也是感谢得不行,也算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的人嘛。

        还没走到楼下呢,就接到了电话,医务科需要了解一些这次事件的情况。也是在预料之中,毕竟他是当事人,还是住院总。

        “刘医生,您别有心理负担,这次叫您过来也是想详细了解一下昨天晚上这位患者的情况。”医务科的小陈很是热情。

        “这些都理解,毕竟谁也不愿意摊上这样的事情。这一家还有些胡搅蛮缠的意思,比我遭遇的上一波战斗力更强。”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

        “病历我已经整理好了,上边不仅仅有在急诊科的接诊记录还有在ICU这一宿的详细情况,我就不多说了。你看看你有哪方面需要了解的,直接问我就行。”

        “刘医生,您能回忆一下,在急诊科的时候当时的秦主任是否有过未加详细检查就给患者开处方的状况么?”小陈问道。

        刘半夏这就明了了,合着医务科这边的消息掌握得也挺快。估计也是不想对二院造成太多的负面影响,可能就要转移火力。

        “这个情况到底有没有,我还真不是很清楚。”刘半夏说道。

        “秦主任当时在急诊科接诊的次数也并不是很多,而且我虽然在急诊科工作的时间也比较长,但是也是集中在后期。”

        “针对这次的事情,我提一些我的看法吧。第一个,就是引起患者中毒性表皮坏死松懈症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我们目前没有尸检,也只能猜测是甲硝唑。”

        “在过往病例中,点滴滴注甲硝唑有引起过这样的反应。但是这位患者是否是这个原因引起的,我们真的没法去确定。”

        “在一线接诊也算是有段时间了,又做了这么长时间的住院总,所以接触得各种患者也多了一些。有些患者并不会完完全全的说实话,有些是故意隐瞒,有些是无意忽略。”

        “第二点,这也是在某一种假设的前提下。那就是患者真的是因为服用甲硝唑引起的药物反应,我觉得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立场来考虑,跟我们院方都是没有关系的。”

        “他的病历中,上一次就诊记录已经是很早以前了。就算是患者家属拿憩室炎说事,那也说不着。秦主任在病历上体现的诊断,完全是正确的,到哪里都挑不出毛病来。”

        “我跟秦主任以前有过矛盾,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就事论事。我们院方得有自己的坚持,在整个接诊过程中,我没有犯任何错误,救治的过程中,也没有犯过错误。”

        “所以我希望院方不能给予对方任何赔偿,哪怕是处于人道主义方面的赔偿也不要有。该收的抢救费用,还得收上来。”

        “因为咱们医院哪怕给了一分钱的赔偿也好、救助也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都在表示我们急诊科在接诊和救治的过程中,存在了某种意义上的失误。”

        小陈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看,很尴尬的点了点头,“刘医生,其实我们也是这样的想法。只不过现在患者家属虽然不在院里闹,却在医院外边打起了横幅,已经对我院造成了影响。”

        刘半夏乐了,“那怕什么?拿起法律的武器啊。这应该也是诋毁还是污蔑啥的罪吧?可以同情患者家属,但是不能纵容他们。”

        “我上次那档子事不就是拿起了法律的武器么,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他们得给我赔偿,还得给我登报道歉。钱不钱的无所谓,关键的是这个理必须得整明白了。”

        “虽然这件事情我还没有跟周主任汇报,但是依照周主任的性格来讲,也必须要清清楚楚才行吧。”

        “我们急诊科即将转型为急救中心,哪怕仅仅是试运营,也需要有自己坚持的底线。如果是因为我们的失误产生了医疗纠纷,我们必然会追究到责任人。”

        “我们不会因为怕麻烦而选择和稀泥,这样看似减少了麻烦,影响的却是我们二院的声誉。人们会知道,二院好碰瓷、好讹钱。”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想法吧,毕竟是我们急诊科接诊的患者。我现在也是急诊科的住院总,能够代表急诊科发表看法。”

        小陈点了点头,“刘医生,谢谢您,这样我们做起来就很轻松了。我们医务科也不容易啊,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感谢您的配合,那就先这样?”

        “好,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咨询情况。病历上有些东西看不懂也没有关系,我可以过来给予解释。”刘半夏很是热情的说道。

        “谢谢刘医生,要是每一位医生都能够这么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都会轻松很多,我送您出去。”小陈也是满脸的热情。

        从医务科出来,刘半夏的脸上虽然挂着淡淡的笑容,心里边却气得想骂娘。自己可谓是将心比明月了,奈何啊,明月却照进了臭水沟。

        刚来的时候还以为医务科要转移火力,他不会在这个事情上给秦海落井下石。究竟秦海跟患者一家是怎么交流和沟通的,他不清楚。

        可是后来一琢磨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老秦头以前能够调进医务科,就证明是有私人交情的。这个当口医务科能够转移患者家属的实现么?

        叫自己过来应该是想自己说一些诋毁的话,然后就很顺利的引到急诊科上,到时候就可以把这口锅甩给整个急诊科。

        毕竟当时的秦海还是急诊科的主任,看似把事情给搞大了,却将秦海的责任给分担了不少。

        想甩锅过来?没门,必须得直接给堵回去。

        自己不会给秦海落井下石,但是也别指望把这个事丢在急诊科的头上来。别看也会有秦海的责任,这一笔账也都会记在急诊科的头上。

        他们打的注意估计就是用这样的说辞来应付患者,到时候再赔偿几万块钱,这个事就不了了之了。

        而且几万块钱的赔偿,对于二院这么大的医院来讲,也并不算什么事情,这笔帐很容易就能够混进去。

        因为这件事的核心就是患者家属想弄俩钱,并不是想要真的给患者讨公道。他们自己对于患者的情况清楚得很,院方根本都没有毛病。

        得说老秦头的动作够快,这么点的时间里就已经把关系都给疏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