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295 中毒性表皮坏死松懈症

295 中毒性表皮坏死松懈症

        (感谢好友人生如梦、chunyi、jjmj月票鼓励)

        来到了食堂的刘半夏也是美滋滋的,他手下的实习生们还没吃完饭呢,他就直接将这个好消息给宣布了一下。

        真的没想到会提前这么多,还以为得延期到9月中下旬呢。对于急诊科的人们来讲,这无异于一剂强心针,还是很给力的那种。

        “总算是熬出头了,等搬过去以后应该能轻松一些,我也能够正常上班了。”周莉听到这个消息后伸了个懒腰。

        “总是上单一的班确实有些煎熬,不过你不担心其余科室的护士调过来以后会威胁到你的位置啊?”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有啥好担心的,反正我现在已经决定将我的重心倾斜到家庭方面来。让我们家老王冲锋陷阵吧,要不然我们这个家就该废了。”周莉无所谓的说道。

        “不过你对你老大可是真够意思啊,给我打电话了,帮他参谋了一下。还差二十万的首付款,咱们俩帮忙凑凑?”

        “莉姐,你家还有闲钱啊?”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废话,反正都已经决定贷款了,不得留点压腰钱?你能拿出多少,剩下的我给补上。反正小石头也能还上,又不是借了就没了。”周莉说道。

        “我出八万吧。”刘半夏斩钉截铁的说道。

        “哇塞,守田啊,你让人刮目相看啊。这俩月赚了这么多?”周莉比他还吃惊。

        “我自己当然没有那么多啊,跟朋友再串俩钱呗。要是许院长那边给力,帮我再张罗几台手术,也就差不多了。”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周莉点了点头,“行,这是你的心思,你自己说了算。这是按照目前的情况,到时候再给些优惠就不至于差那么多了。”

        在这一点上她也不会坚持,这是刘半夏跟石磊之间的情分。而且对于现在的刘半夏来讲,几万块钱也真的不是什么事。

        现在也没有患者,急诊科的人们都在讨论即将搬家的事情。刘半夏也没有干涉,毕竟这是真正的好消息。

        等真正搬过去以后,急诊科就算是真正从其余科室中独立出来了,成为财务单独核算的急救中心。

        医护人员的工资上也会有相应体现,至于说将来是盈利还是亏得血本无归,就得看急救中心的运营情况。

        医院的口碑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树立起来的,二院在滨海市有些名气不假,但是急救中心这一块的业务就属于特殊范畴。

        120急救中心那边在分配患者的时候,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给倾斜太多。还是要考量一下接诊能力,医学水平。

        “你们都是这么办事的么,我明明已经知道自己是憩室炎,以前也是在你们医院看的,为什么还要检查?”

        这时候在内科诊室那边传来了叫喊声,给刘半夏都吓了一跳,赶忙跑了过去。

        “您病历上确实有诊断,可是那都是以前的诊断。距离现在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您想开药,我们必须要进行检查。”王欢的声音传了出来。

        “王医生,怎么回事?”刘半夏赶忙走了进去。

        “憩室炎,不想做任何检查,只想开甲硝唑。”王欢无奈的说道。

        “您好,您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刘半夏冲着王欢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患者。

        这也是很难缠的一种患者,并不是说拿着病历来看病不好,这样其实才是最佳的选择。但是拿着病历看病就按照病历上的病来治,那就不行了。

        过往病例只能作为医生诊断时的一个参考,不能作为这次接诊的诊断依据。不管什么病症,即便是一些可以反复发作的病症,你隔了一段时间里来就诊,都需要重新检查。

        但是有些患者不理解,只是将医生当成了工具人,为得就是给开处方药。

        其实类似甲硝唑这种抗生素药,在有些药店管理的也不是那么严格。但是在医院来讲,每一位医生都得为自己的处方负责,开出去就是责任。

        “你是领导?怎么没有看过你,你们秦主任呢?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要不然我打?”患者看向了刘半夏。

        “您可能还不清楚,秦主任已经退休了。如果您执意要打,也是可以的。”刘半夏语气平淡的说道。

        怪不得这位患者这么有底气,合着跟老秦还有些关系。

        患者看了他一眼,把电话掏了出来,应该是拨给了秦海。

        “王哥,别往心里去啊。”刘半夏说道。

        “哈哈,我啥场面没经历过?这点事哪里会放在心上。”王欢笑着说道。

        “就是不知道秦海怎么没建议他做手术,半年内三次发作,这样的憩室炎可不是药物控制就可以的,省钱也不能这么省法。”

        刘半夏点了点头,很认可王欢的话。

        憩室炎的患者他也诊断过,就是沈菲菲嘛。她也是反复发作,最后直接给切去了,现在就很健康。

        跟阑尾炎的情况差不多,慢性阑尾炎在经历过反复发作以后,就可能会化脓、穿孔、坏死,威胁到生命。

        憩室炎也是如此,半年内发作三次,已经够频繁的了。

        “现在看个病咋就这么麻烦呢。得做什么检查啊?是不是还得抽血、X光、肠镜啊?”这时候患者也挂断了电话。

        “如果您没有别的症状,跟病历上的症状相符,我们确实是要做这些检查。”刘半夏说道。

        “肠镜能看清楚憩室的情况,X光能够看到是否与别的器官出现粘连、瘘道。其实我个人的建议来讲,您也经常被憩室炎折磨,还不如直接做手术呢。”

        “手术切除的肠管也不会很长,恢复后也不会对您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憩室炎的瘘道很多时候都会是跟膀胱产生的,判断的标准就是气尿、粪尿。”

        “嘿嘿,你还别吓唬我,我现在也没有便血,还用挨那一刀?秦主任也说了,吃甲硝唑就行。”患者好笑的说道。

        “跟老秦也认识好几年了,虽然我不是医生,可是我也懂一些。并不是说啥病手术都是最好的选择,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何况是手术呢。”

        “其实这次我都已经快好了,已经不怎么疼了,家里边的甲硝唑吃没了,就想巩固一下。外边药店的药有些都来路不明,你们医院虽然得挂号,买药多少能放心一些。”

        刘半夏都有些无奈了,你说这位患者是个明白人吧?他还不是全都懂。你要说他啥都不懂呢,他还了解一些。

        就这样半懂半不懂的患者才难伺候,他会坚持自己的理解,不管你医生说啥。

        “先等一等。”

        在护士过来给患者采血,撸起袖子后刘半夏喊了一句。

        “你手臂上这些斑状疹子多久了?”刘半夏问道。

        “就是吃甲硝唑之后起来的,也没大事儿。就是甲硝唑的副作用,荨麻疹。但是甲硝唑管用,停药就下去了。”患者无所谓的说道。

        刘半夏皱了皱眉,“这些疹子有什么感觉么?”

        “没有啊,刚起的时候有些痒,不搭理它不沾水,它也就没什么事情了。顶多是有一点烧的感觉,那也比憩室炎疼起来舒服多了。”患者说道。

        刘半夏的心情却没有放松,这绝对不是荨麻疹。

        荨麻疹是水肿型团块,痒起来可不是说你控制不挠就能控制住的。这搞不好就是服用甲硝唑之后引起的药物不良反应,可不像什么正常现象。

        这时候王欢也仔细查看了一下患者的斑状疹,然后又将病历给拿了起来,仔细查看。

        “你前两次发病的间隔并不是很长,为什么这次隔了将近三个多月才复发呢?你不会是在家里复发后就自行服药了吧?还吃过别的药么?”看过之后王欢问道。

        这次患者倒是没有隐瞒,很是爽快的点了点头,“要不然这次也不用过来了,家里的甲硝唑吃完了嘛。而且也就是这两次起了疹子,上次停药就下去了。”

        刘半夏和王欢忽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您身上别的地方还有疹子么?”稍稍犹豫了一下后刘半夏问道。

        “别的地方?胸口和大腿上有几块。不是,你们不是得拍片和做肠镜么,管这个干什么?”患者皱眉问道。

        “还是让我们先看看吧,这个可不是荨麻疹。”刘半夏说道。

        患者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将衬衫解开,将背心给撩了起来。

        看清了他胸口的样子后,刘半夏和王欢的心都咯噔了一下子。

        “诶?这次怎么还有了水泡呢?我也没沾水、也没挠它啊?”看着自己胸口的样子,患者忍不住说了一句。

        刘半夏戴上了手套,用镊子夹起一枚碘伏棉球,在患者胸口处的水泡边缘稍稍用力擦了一下。

        随着棉球擦过,边缘的皮,直接被擦下来一块。

        “中毒性皮肤坏死松解症。”

        “中毒性皮肤坏死松解症?”

        刘半夏和王欢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只不过两人的语气略微有些不同,一个是肯定,一个是疑问。

        患者有些蒙,好像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而且看刘半夏和王欢脸上那紧张的表情,真的不像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