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254 馋水喝的女孩

254 馋水喝的女孩

        对于刘半夏来讲,虽然说刚刚说话有些不客气,有训斥患者的嫌疑,但是他也不觉得有啥。

        医生当得久了,有时候看到患者糊弄的处理伤口真的很火大。都已经处理了,就不能处理得彻底一些么?非得等到创面恶化了再处理么?

        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啊。

        中午到食堂吃饭的时候还聊了一下这个事情,反正梁晓琳就觉得他太较真儿了。根本用不着这样嘛,要是都有这些医学知识,谁都是医生了。

        刘半夏也没往心里去,反正说完就完事呗。

        回到休息室进行短暂休息的时候,他也是强自按捺住自己的小心心。真的想花100点荣耀值换一颗+8的石头啊,黑也有黑的好嘛。

        只不过看看自己的“余额”,还是选择了放弃。真不行啊,还没到自己能够随意挥霍的程度。

        “刘医生,他们的片子拍好了,你给看看不?”梁晓琳溜了进来。

        “是不是未见异常?要是的话我就不看了。你也该成长了,得有自己的主意。”刘半夏说完之后翻了个身。

        梁晓琳气得不行,还是实习医生呢,哪里有这个权利?然后她就走到刘半夏的床边,气呼呼的把片子给拍在床上。

        刘半夏很无奈,只好把手机拿出来,打开手电筒放到片子后边照了照,“行了,让他们走吧,没事了。”

        梁晓琳很想对不负责的刘半夏喷上几句,只不过没办法。官大一级都压死人呢,刘半夏可是官大两级。

        还没等梁晓琳离开呢,刘半夏的手机响了起来。

        “邱哥,啥事?”接通后刘半夏问道。

        “我有个战友的孩子有些状况,一会儿就到你那里了,你帮忙给看看。”邱怀礼说道。

        “成,我这就到外边等着去。”刘半夏腾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他又不是榆木脑袋,真的不懂人情世故。邱怀礼说话这么“不客气”,肯定是有缘由的。而且今天换药都没说带人来看病的事,这就是个突发事件。

        刚刚走到门口,邱怀礼的那辆大面包就停了下来。

        “你还出来迎接干啥,忙不?”下车的邱怀礼笑着问道。

        “不忙,刚吃完午饭。怎么个情况?”刘半夏问道。

        “我战友家的孩子,详细情况让他们跟你说吧。老何,这就是我小兄弟刘半夏。别看年轻啊,医术过硬得很呢。”邱怀礼介绍了一下。

        “刘医生,大中午的赶过来真是麻烦你了。就是他太毛躁,跟当初当兵的时候一样,听着了就非得过来。”跟着下来的中年人抱歉的说道。

        “没事,邱哥的战友嘛,都是咱们自己人。先给孩子挂号,然后跟我叨咕一下是什么情况。”刘半夏笑着说道。

        往里走的时候邱怀礼用力的拍了拍刘半夏的肩膀,今天的面子给的是真够足的。

        “具体是什么情况?”来到处置室后刘半夏问道。

        “我闺女有些尴尬的情况,爱喝水,然后就爱上厕所。”老何说道。

        “以前也没啥,还都说喝水好呢,每天多喝水不是排毒么。现在就是越喝越多,厕所也是越去越频。”

        “我们现在担心是不是养成了习惯,开学就初三了,要是经常上厕所的话不仅仅会影响她自己的学习,也可能会让别的同学笑话她。”

        刘半夏看了一眼他的女儿,小丫头一直低着头。

        “每天大概要喝多少水?这样的状况持续多久了?”刘半夏问道。

        “十多瓶吧。有三年多了吧?”老何想了一下说道。

        “以前也没有喝这么多,小学五年级暑假的时候有次发烧了,然后就变得爱喝水了。当时也没太注意,只是现在越喝越多了,而且牙齿都喝坏了。”

        “来,小姑娘,让我看一下牙。”刘半夏看着小姑娘尽可能摆出和蔼的表情。

        小姑娘张开嘴,刘半夏看过之后心里就开始发怵了。

        小姑娘的牙齿在这个年纪正应该是很坚固紧实,可是现在呢?随意碰触一颗都有些松动,他都担心啃骨头的时候会不会直接把牙给磕掉。

        “刚刚我注意到下车后孩子走路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些不稳当啊?这是临时症状,还是在家里就有的?”刘半夏又接着问道。

        “有半年左右了,是不是上厕所上得太频繁的原因啊?而且现在基本上喝水后也就十多分钟吧,就得去厕所。”老何问道。

        “这个还需要仔细检查一下。小姑娘,你转过身,我看你坐得不够直,我检查一下你的脊柱。”刘半夏说道。

        等小姑娘转过身之后,刘半夏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脊柱有些往右侧凸出。虽然幅度不是很大,但是这也得记录下来。

        刘半夏到外边接了一杯水,放到了桌子上,靠近自己的这一边。然后他就注意到小姑娘看着水竟然露出了眼馋的表情,就好像吃货看到了美食一样。

        “喝吧,不够的话我再给你接一杯。”刘半夏说道。

        小姑娘也没有刚刚那么腼腆了,将水杯抓过来抱着就喝,还是一口气喝完的那种。很明显,这一次性杯子的水根本没喝够,刘半夏就又给接了两杯。

        “兄弟,有啥眉目没有?”邱怀礼问道。

        “再等等,一会儿再作个检查。”刘半夏说道。

        “哎……,现在丫头都有些不敢去学校了。”老何叹了口气。

        小姑娘再次低下了头。

        刘半夏就有一搭无一搭的跟邱怀礼和老何聊了起来,让老何都有些着急。不是过来看病的么?老邱都给夸上了天,现在怎么还不看病,光扯淡了呢?

        “爸爸……,我想上厕所。”正聊着呢,小姑娘开口了。

        “梁医生,你领着孩子去吧,再采样做尿检。”刘半夏说道。

        而且在梁晓琳带着小姑娘出去的时候,他还认真观察了一下。

        “刚刚我留意了一下,这次喝完水,大概是8分钟左右她就想上厕所了。”等孩子离开后刘半夏说道。

        “孩子的走路确实有些问题,从你们过来到现在也算是有段时间了,可是她现在走路左右脚还是有些不协调的感觉。”

        “从这么快就要去厕所的反应来看,有可能是尿崩症。引起的原因有很多,有原发性和继发性的。原发性就是身体先天的原因,继发性就是后天原因造成的结果。”

        “不过这个病好发于青壮年男性,在女孩中比较少见。为了确诊,接下来咱们要做一系列的检查。包括脑部核磁、颌骨CT、血常规、血液电解质、尿检,等这些检查全部出结果之后,才能有一个全面的诊断。”

        “刘医生,那尿崩症能治么?”老何着急的问道。

        “这个目前我还不好说,并不是我为了推卸责任。”刘半夏想了一下说道。

        “您是邱哥带过来的,我就有啥说啥。咱们还得看看这个尿崩证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到时候就能看看有没有替代疗法。”

        “一般都是神经性的原因,等核磁结果出来以后,我还会请神经内科的主任过来帮忙会诊。现在咱们还是耐心等待结果吧,要不然我说的都只能是猜测。”

        邱怀礼看向了老何,“你就先别着急了,反正都过来了,就等着吧。”

        “哎……,你说要是咱们男的也就无所谓了,孩子还这么小,要是治不好以后可咋办啊。”老何很是愁苦的说道。

        “老何,孩子的眼睛在这几年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情况,比如说眼球凸出的情况有没有?”刘半夏又接着问道。

        老何皱眉想了想,“这个我还真没注意,家里开饭店呢,平时都在店里忙,对孩子的事儿就没太上心,你等我问问啊。”

        老何说完之后就拿起电话到边上打了起来。

        “老何的大闺女在外地上大学呢,这些年也都是忙着做买卖赚钱,才发现的。”邱怀礼说道。

        “要是早一些就好了,不过这个事就别跟他说了。”刘半夏压低了声音。

        邱怀礼皱了皱眉,“怎么说呢?”

        “我觉得孩子爱喝水的时间可能更多,这类慢性病都是由小及大。”刘半夏说道。

        邱怀礼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就像他的宝贝闺女豆豆,如果不是刘半夏发现了,耳朵的中耳炎可能就会变得很严重,都可能会搞坏耳膜呢。

        “刘医生,我问我媳妇了,她也没留意过。”这时候老何放下了电话。

        “也先不着急。咱们就按照咱们原定的计划做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咱们就可以做对应的专项检查。”刘半夏说道。

        “刘医生,你就告诉我这个病是不是很危险?”老何问道。

        刘半夏有些为难了,这也是给熟人看病的一个缺点,都比较着急。

        “老何,你就别为难他了,等检查结果出来的吧。我给明远打个电话,他在这里做志愿者呢,让他领着丫头检查去。”邱怀远说道。

        “何哥,不是我不想说,而是现在的我也做不出明确诊断。能够影响的因素太多了,而且咱们现在还不知道主要原因是什么呢。”刘半夏说道。

        老何点了点头,也知道自己有些着急了。可是他也没想到孩子的病好像变得很重很复杂,能够从刘半夏的表情和语气中感受出来。